【章魚法官來說法】張瑜鳳/意外的爸爸

圖/豆寶
圖/豆寶

「媽咪,妳在看什麼?」妹妹好奇地湊到書桌前,看著我手上那本有著藍色封面、紙張泛黃的日記本。

「這是妳外公的日記。」媽咪忍住眼眶中的淚,默默收起來。

「我小時候,外公都會說妹妹我帶妳去逛家樂『湖』、大潤『花』,買好多糖果餅乾!」妹妹無限懷念。

是啊!媽咪工作忙,外公外婆都是媽咪的救火隊,常常要請他們來家裡照顧妳跟哥哥。

「我最愛跟阿公逛玩具店了。」哥哥說道,「有次看到一隻很貴的限量版鋼彈,阿公身上沒那麼多錢,但我跟阿公說,萬一明天就被別人買走怎麼辦?阿公晚上就去買回來了。」哥哥真有當詐騙集團的潛力,阿公也很甘心被騙吧!

「我對於內公內婆沒什麼印象耶!」妹妹說。

「什麼內公內婆?是妳的爺爺奶奶,我的爸爸媽媽啦!」爸爸啼笑皆非地指正。

因為他們年紀較大,老天爺提前召喚他們去天上當神仙,當時你們還很小。

「沒有爸爸媽媽的日子,應該怎麼過?」妹妹突然很傷心。

所以媽咪看到外公的日記,心中特別感傷。尤其今天是父親節,真希望可以跟我的爸爸一起吃頓飯、看電視,再享受一次這平凡的幸福。

妹妹遲疑了一下,趕緊跑去倒了一杯茶,畢恭畢敬地端給爸爸。

爸爸翻著報紙,酷酷地只「嗯」了一聲,其實嘴角偷偷泛起微笑,得意極了。

「爸爸只有一個,要珍惜。」哥哥狗腿地拿著扇子幫爸爸搧風,可能有考得不怎麼樣的成績單要請爸爸蓋章,先熄火再說。

親子之間的感情,錯綜複雜,有時候發生的故事,比小說還要離奇,比電影還更戲劇化。

還記得我們一起去看的那部日本電影《我的意外爸爸》嗎?婦產科護士嫉妒別人的幸福,偷偷將兩個新生兒交換。六年後,真相大白,兩個家庭該如何面對這場人生意外?

兩個父親,一個是事業有成的建築師,典型菁英;另一位是水電工師傅,自在隨性。到底哪方才是最適合孩子生長的家庭?

「真的發生這種事情,怎麼辦?」妹妹很擔心。

電影中的鋪陳,有溫柔而體諒的一面。但是現實上的親子關係,還是要依據法律規定。法律上的親子,有來自血緣關係的,也有收養成立的。

「子女應孝敬父母。民法第1084條。」爸爸馬上背出來。

「第二項: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媽咪隨口接上。

要比記憶力嗎?第一次約會時,你自顧自地過馬路,完全忘記要牽我的手;第二次約會時,看電影居然睡著了還打鼾;還有,第三次約會時……(以下刪除幾萬字)

喝著茶的爸爸突然嗆到,咳嗽聲不斷,忙不迭地逃進廁所。

「媽咪,美國有個十六歲女兒告她爸爸,理由是不給她錢買手機。」哥哥看網路新聞,大開眼界。

「媽咪,也有爸爸告子女要討贍養費,但是法官判不用給的耶!」妹妹也發現了。

唉~媽咪在法庭上看到的故事,一千零一夜都說不完啊!

媽咪就遇到一個中年大叔在法庭上哽咽掉淚,害得我自己也差一點失控。

「媽咪不要哭。」哥哥趕快拿張衛生紙給媽咪,「我以為只有爸爸會惹妳哭,想不到其他人也會。」此時廁所再度傳來爸爸的咳嗽聲。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哥哥妹妹都很好奇。

那位大叔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就離家,無消無息,是他媽媽一個人含辛茹苦養大了三個孩子,只能租房子住的他們一再更換租屋地點,也忘了去戶政機關辦理戶籍遷移的事。三兄妹靠著打工和助學貸款完成學業,好不容易大叔也成立了自己的家庭,養育下一代,終於讓他媽媽得以過上好日子。

可是大叔的父親突然回來了,社會局通知他去領取遺體。

「什麼?」妹妹摀著耳朵不敢聽下去。

從小只在身分證上出現的父親,在安養院裡走完人生最後的路。在此之前,社會局曾發函多次到他的戶籍地,通知他們要去繳交多年來的安養費用,但他們早就搬離那裡好多年,經過層層調查及尋找,社會局終於找到他們三兄妹。依據法律規定,父母子女互負扶養義務,所以要他們償還費用。

「可是這個爸爸,從來沒有對子女負過責任啊?」哥哥很不懂。

在父親離家這段期間,他們根本不懂得去聲請宣告失蹤人口,媽媽也沒有提出離婚的訴訟,更別提孩子們會想要提出「免除扶養義務」的訴訟。

「爸爸小時候沒養孩子,老了就不能要求孩子養他,是這個意思嗎?」哥哥問。

「嗯,法律上稱作『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民法第1118條之1的規定。」爸爸終於出現,回答:「每個不幸的家庭,都有不一樣的辛酸故事。」以前人家說,養兒防老,現在的父母卻是,養老防兒。

「所以妳現在給我們的零用錢,我要存起來,以後還妳嗎?」妹妹問。

不用啦!妹妹。教養是父母的權利也是義務,兒女孝敬父母也一樣。這不是做買賣談交易,不是以物易物,更不是用青春歲月換一張老了之後的長期飯票。

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世界的確有怠忽的父母,也有不盡責任的子女。例如這位大叔的父親該負扶養義務,若真有事實證據他根本未盡到責任,法律也不得不承認,此時強迫子女要盡孝道,也太過悖離人性。

「可是這種訴訟,是向後生效。也就是必須去法院正式提起訴訟,獲得勝訴之後,才可以免除扶養責任。」爸爸嚴肅回答。

所以這位大叔的父親生前積欠的安養費,國家認為這是暫時幫他代墊的扶養費用,終究要大叔擔起責任。

「那沒有生小孩的人怎麼辦?」妹妹開始擔心,她打算以後不要結婚不要生小孩。

老人照顧問題涉及國家福利政策,要怎麼擬定,真是大哉問啊!

我國傳統認定的血緣關係,應該成為孝親撫養的唯一理由嗎?社會福利是慈善行為還是全民分擔風險呢?《禮運大同篇》的境界───「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可以在這個世代呈現嗎?

「媽媽別煩惱了,皺紋會增加喔!」哥哥貼心提醒。

爸爸大徹大悟,立馬提議:「今天父親節,我們一起去向外公、內公上香,跟他們說我們都很幸福。」

然後呢?

「當然是去大吃美食,感謝我這個負責任的父親啊!」爸爸肯定地說。

電影 親子

延伸閱讀

破天荒 Lifetime首次播放「華人家庭」節日電影

曾靠iPhone 8+拍盧廣仲MV 廖明毅如何用iPhone拍攝電影「怪胎」?

送禮送到心坎裡,富蘭克林推父親節快閃優惠

愛爾蘭首位華裔女市長仍飽受歧視之苦 她被嗆滾回中國

相關新聞

【空間記憶】蕭裕奇/關於小房子的心靈記憶

1942年,美國出版了一本叫《小房子》(The Little House)的兒童繪本,作者是維吉尼亞‧李‧巴頓,後來這本兒童繪本成了影響非常多人的經典名著。 繪本內容敘述有一間在鄉下的美麗小房子,主

【心情點滴】黃珠玉/化干戈為玉帛

眾人皆愛美,整形美容在現今已不再是少數特定人物為之的事,我周邊的朋友也有幾位涉足。如將其定義擴廣,有整能美都算數,那麼我是行之有年了:被整的是衣服的形,美則美了我的容。很多人尤其是女人都知曉,一件衣服

【章魚法官來說法】張瑜鳳/法不入家門?

翻開日曆,轉眼又是九月,記得二十幾年前,媽咪也是在這個季節披上白紗,爸爸牽著我的手走上紅毯,一步一腳印,既是遲疑又是興奮,婚姻的道路,就這樣展開了嗎? 致詞的教授苦口婆心地告誡:「新郎新娘啊!一個是

【她們的世界】陳姵穎/「猩弟」劉芯怡 端出日常鱻滋味(上)

說起吃海鮮,浮現在你我腦海的,是龍蝦干貝,還是石斑魚、黑鮪魚?「猩弟」劉芯怡認為台灣的海鮮文化應該擁有更多底蘊,讓在地漁產得以天天上桌,而非一味講求豪華澎派。

【為母心情】柯孟君/像打開開關一樣的長大了

身邊朋友的孩子們,隨著幼稚園或小學等新階段的到來,已從需要爸媽陪睡的依賴,步入可以獨自入睡的成長。睡覺時間一到,我想像他們家會出現像電影般溫暖的鵝黃色系畫面。父母呼喊著:「孩子們,該睡覺囉!」接著在孩

【心情點滴】夏迎藍/午餐的約會

「走,去拉麵館了。」在新冠病毒大肆猖狂時期,這是每天午餐前同事間的玩笑話。

【生活點滴】賴賴/有些話別對孩子說 

朋友告訴我,有天她替女兒綁頭髮時,女兒因為她不打開電視,鬧脾氣嘶吼:「我最討厭媽媽了!」朋友幽默回應:「可是就算討厭,妳也不能換一個媽媽喔。」五歲女孩繼續嘟著小嘴,叫嚷著不滿的字句。 這時,朋友的老公轉過身來,用凌厲目光斥責:「再這樣亂說話,我就先把妳換掉。」

【心情點滴】黃珠玉/這個這個

連鎖咖啡店的玻璃蛋糕櫃裡有各式各樣的蛋糕、甜品,都是耳熟能詳的品項,特點是相對低價。

【老人嫁妝】林家惠/臨終的旅行包

拜讀5月6日柯孟君〈我的媽媽包〉及6月28日李貞宜〈我的女兒包〉,心有所感,想要延續討論另一種包包的想法,談談「臨終的旅行包」。

【我為親愛之人付出的情緒勞動‧網路徵文優勝作品】金太/主婦要裝忙

生完小孩,我便辭職專任家庭主婦。頭幾年,我把自己當上班族,嚴格執行一天的工作計畫,在老公回家前,已將洗衣晾衣、摺衣、拖地、煮飯統統做好,兒子也已餵飽哄睡。我想自己累了一天,便坐在沙發滑手機休息。

【我為親愛之人付出的情緒勞動‧網路徵文優勝作品】楊璧華/其實你不懂我的累

曾經讀過一篇英語短文,大意是一個貼心的小男孩,看著母親每天早晚操勞家務,為了減輕她的辛勞,送了拖把當母親的生日禮物,想不到反而引起她難過。在母親心裡認為送拖把是要我做到死嗎?而小男孩是以為新拖把比舊拖把更好用,可以幫助到母親。當年讀此文我年紀輕,無法理解為何這位母親會難過?如今自己在家庭主婦位置上工作三十多年,方知:小男孩啊,其實你不懂母親的累!

【心情點滴】林聆/LINE上的和平大使

媳婦有天興奮地在家族LINE群組表示離家不遠處多了一排擺攤夜市,傳來的圖片是燈火通明的一排巷道,看到盡是一些油炸物及電動遊戲小天地,我立馬回覆:「小心夜市用油,也不宜讓小孩涉足那些遊戲,容易沉迷……」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