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親子互動】劉素美/那落漆的炸排骨

2019-09-28 06:00聯合報 劉素美

圖/PPAN
圖/PPAN
分享

去年大兒子到英國留學前,搬回家中小住了一些時日。我這為娘的廚藝再不濟,總也要想方設法煮幾頓澎派的餵飽他。這一去可不是幾日就回,異國他鄉飲食大不同,怕他犯思鄉病,更何況他竟出自肺腑地對我告白:「我想念媽媽的味道!」

聽了這話,感動之餘,怎能不奮起操鍋鏟,煮幾頓可入口的「熟食」?唉呀,總不能只端出水餃湊合嘛!

我是不煮則已,一煮定有魚肉蛋菜湯。呵呵,別咋舌,完全是重量不重質,中看不中吃啦。擺著有顏有色,嚼著,可能少滋少味。我的烹飪史上曾載有:滷肉清淡得猶如白煮肉(經兒子同學認證過的),三杯雞不知要放麻油,勾芡就整把粉往鍋裡撒。洗個蚵仔,竟被小姑提醒:「大嫂,您再洗下去,蚵仔要糊了!」嘖,這蚵仔怎麼總是一碰就開腸破肚了?削絲瓜皮,小嬸連忙制止:「嫂子,瓜肉要沒了!」啊,不是要削到見白嗎?

市東買條魚,市南挑把菜,市西秤斤蝦,市北剁塊肉,然後站在攤前,柔聲問道:「老闆,有賣透抽嗎?」老闆咧著嘴大聲回:「老ㄙㄨ,妳頭前規排攏是啦!」一旁的太太撇頭偷笑,幹嘛這樣,隔行如隔山,老師我就永遠分不清什麼是花枝、墨魚、透抽還中卷的,反正都是白白的,海裡游的,無毒可下肚呀。

今晚的重頭菜正是香炸排骨。這可是婆婆親授的哦,醃好肉裹好粉, 下鍋炸囉!瞬間香氣大噴發。咦?鍋裡的粉皮,怎麼一塊接一塊地剝落,毫不眷戀肉香?是粉有問題,還是油出槌?不解不解呀,油海無涯,嗤嗤冒泡,快快撈起為上策。

訕訕端上一盤衣不蔽體的排骨,想到兒子出國在即,我真心覺得不忍,想了想,說:「你等一下,我把它們回鍋黏一黏吧。」頗有女媧補天的壯志。兒子馬上搖頭說:「不用了啦,我就喜歡這樣,這才是媽媽的味道。」也罷,那層皮不就只是粉和油,多吃無益!看著兒子吃得津津有味,好生感動,子不嫌母醜,這傢伙鐵定是親生的,沒有抱錯。

時間流水般過,再過一陣子兒子就要回台了,他爹在LINE裡問他想去哪些餐廳打牙祭,他要作東。沒想到兒子竟回:「只要能吃到媽媽那炸得皮肉分明的排骨就覺得心滿意足了。」哈哈,這馬屁拍得我整顆玻璃心都融了。嗯,手機要少滑了,最近親戚五十、朋友一百的,沒大事少LINE我,我要洗手準備大炸排骨了!

LINE婆婆告白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