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受困香港理大台高中生 陸委會證實被拘捕於葵涌警署

「不會對不起栽培我的黨」 謝龍介宣布留國民黨不分區

【女性心聲】綠月/愛妳的女兒,請教她「她的性不髒」

2019-09-16 06:00聯合報 綠月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分享

我有不孕症,嚴重的子宮肌瘤跟肌腺症,導致我生理期會一來二十天,量大的時候一小時更換一塊夜用衛生棉也無法阻止血崩,家裡會被我搞得血跡滿地,這種時候我只能感謝台灣有生理假,雖然生理痛可以靠吃藥解決,但坐過、走過的地方都有血跡,並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我時常想,自己究竟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我也曾是個生理期一切正常的女生,我猜想或許是過去有許多年必須偷偷服用事後避孕藥的壓力惹得禍。不要想錯我,我一直只有一個性伴侶,是我愛情長跑許多年的男友,也成為我現在的丈夫;我們從大學時就在一起,很認真地交往,也認定對方就是要結婚的對象。然而雙方的父母一直有些不同的壓力,總是很難順利地讓一切進行下去,偏偏我們又很在意我們的家人,於是婚事也一直拖遲。

在這期間,我們自然發生過許多次肌膚之親,也有些時候不見得那麼安全。這種時候我總是非常焦慮,深深擔憂自己會成為玷汙父母名聲的女兒,雖然也想過先有後婚,看一切會不會變得順理成章,但我還是憂慮這會讓父母生氣,我非常希望我們的婚姻能獲得祝福,也總希望事情不要發展到自己無法控制的狀態,所以我吃過不少事後避孕藥。

我曾陪伴朋友去婦產科檢查,當時醫師曾說:「事後避孕藥不要常吃,吃了以後可能造成子宮內膜習慣性剝落,以後反而無法順利懷孕。」我一直記得這番話,但我說不出口請先生以安全的方式發生關係,更說不出口讓父母知道我有婚前性行為,或哪天讓他們知道我懷孕了。所以我總是一個人默默背負這些壓力,默默地一個人去買事後藥,一個人默默地服用。

最嚴重的一次,是兩周內吃了兩次藥,高劑量的黃體素讓我暈眩,語無倫次,但我似乎沒有別的選擇。我的父母沒有做錯事,我的伴侶沒有做錯事,我必須要負起身為一個大人的責任,是我願意發生關係的,我只能拿我自己的身體來償還。

很久以後,等我讀了許多女性主義的書後,我才了解我不孤單。

女性的性時常被禁錮為不能提的事,縱使提了,也好像只能是「妳要好好保護妳自己,結婚以後再發生關係」這樣的禁令,當然這些都非常重要,也沒有不對,只是會造成像我這樣的女性──當我愛著所有人時,我就必須拋棄自己的身體,或是自己的慾望。

我時常在想,如果有一個機會,讓這一切不一樣,那會是什麼?

我想,假使父母曾告訴我,我的性不髒,有慾望代表我是正常的人,我與我的性都很尊貴,而我應該找一個能尊重我的身體、尊重我想發生的方式、尊重我的需要的人來享受。我想,我應該會好很多。

比起,將我的性,鎖在壓力及不能談的事後避孕藥裡。

避孕子宮生理期結婚懷孕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