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家的形狀‧一樣的愛】吳廷勻/有愛的人,背起的甜蜜負荷都一樣

2019-09-12 06:00聯合報 吳廷勻

圖/老川
圖/老川
分享

過了五年,到現在聽到「哐噹、喀咔、碰!」的聲響,心裡仍不禁會微微一顫。

五年前的初春,小寶和她的單車摔倒在下坡的陽明山上,當我跑回她身邊時,她跌坐著大聲在哭,臉上流滿血。她眼角皮開肉綻的傷口裡,還有一朵沾著泥沙和鮮血的小花。

到醫院急診室的路上,發抖的手從沒停過。就在護理師跑來問了不知道第幾次我到底是她的誰,以及說了不知道第幾次的「等一下」,小寶終於被推進急診間,以及讓我順利安排住院。她沒有生命危險,但她的臉,看起來像是個戰場。

在她緊急縫合急救時,我腦袋不敢跟著慌亂。我要聯絡她的主管和家人。

她唯一的家人,只有媽媽。而她的主管,也是我的主管。

我和小寶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一年多了,但主管並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我要如何告訴我們的主管,她受傷了必須請假,而我也必須跟著請假,是因為我是她最親密的伴侶,我必須要照顧她。

「所以妳現在要先去她家拿她的日常用品嗎?」主管問。

「她的所有東西,都在我家,」我低著頭說,「我們不只是今天一起出來騎車,我們還是一起生活的人。」該怎麼說,就是另一半啊!

或許對當時身處在這同一個急診室的其他人來說,要請假照顧「家屬」或「另一半」,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頂多拿出個證明吧。但當時的我,不知道如何陳述我們這般人的「天經地義」,五年前的我們也不像今年有了〈釋字第748號解釋〉,可以拿出我們的證明。

我深埋的自責、心焚如火的害怕、快炸斷理智線的擔憂,可以解釋我們的天經地義嗎?要從我胸口掏出來做證明嗎?

出院後的兩年,小寶臉上每天帶著大大小小的紗布、人工皮,出現在花蓮的海邊、鎌倉的神社、沖繩的公路上,也出現在我們每年的生日、周年紀念,以及一起牽手參加的同志大遊行照片裡。即使社會不願為我們作證,我們要在厄運前承諾彼此不離不棄。

小寶臉上的傷口一天天癒合,然而這幾年來,新的傷口也曾來到我們身上。比如2018年的婚姻平權公投,我們都自問,愛家公投票數要多低、平權公投票數要多高,我們才有勇氣、抬頭挺胸生活在這島嶼上?愛,變成一道殘酷的選擇題。

那場公投,雖然尊重我們的「天經地義」是少數人,比如當年簽了我們假單的主管,但在平權已成為普世價值的時代,我們等到了〈釋字第748號解釋〉,這讓我們在明年拍了婚紗、結婚登記後,要對這世界掏出個證明,不再那麼難。

但我們沒有忘記那道殘酷選擇題上,多數的另一群人,如何讓他們看見不一樣的愛,是更艱難的長征。當然,踏進所謂「愛情的墳墓」還要保有怦然心動,可能更難,但也證明了,有愛的人,背起的甜蜜負荷,都是一樣的。

公投投票婚姻平權婚紗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