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921廿周年專題/「棉被裡哭一哭就好」134個地震孤兒長大了

柏林圍牆倒下30年:「次等公民」極右大反撲

【大叔的中年小事】程耀毅/像超級英雄電影裡面說的

2019-09-11 06:00聯合報 程耀毅

再沒幾周,大兒子即將就學的瑞士日內瓦大學就要開學了。但是因為散仙下凡的他太晚開始申請學生簽證,所以一切的安排都因為要等待簽證的核發而停了下來,或說是先拉滿了弓。生活變成了日常,全家人好像都刻意地裝作(或暗地裡希望)他好像沒有要出國念書一樣。每天的天氣和心情,都是炎熱高溫和晴朗無雲,像是颱風來臨前的寧靜日常。

然後,就在學校規定他必須要完成入學報到程序的七天前,他的學生簽證核准通知書來了。全家像是在空曠的平地遇到龍捲風一樣,沒有時間想為什麼,只有全體神經總動員地忙著幫他(或是愈幫愈忙地)做什麼以及反應什麼。訂機票,確認校外住所,忙著翻譯法文網頁和確認信函,預訂開學前幾天租不到宿舍的Airbnb住宿,用不同的體重計測量及控制行李在三十公斤以內,參加不同的送別聚餐以及在不同的LINE群組謝謝大家曾在不同的時間點提供不同程度的幫忙及協助(或是無用的嘮叨及擔憂)。

「你會從香港回來送他嗎?」我親愛的老婆問我。

「不用吧?他自己也可以坐機捷去機場啊!」我碎念,「而且現在大家視訊一下都可以見得到面……」然後我發現自己好像有點賭氣。氣他怎麼一個高中畢業生了還沒能辦好所有本來應該要按時完成的事。像是每次細切小黃瓜時總是會切到自己食指尖般地自然。我自然地想到那個都已高中四年級了還是一枚生活白癡,沒什麼自我思考能力的自己。

「要我回去嗎?」在香港工作的我,有點假民主地在和大兒子通話時問了他一下。

「真的嗎?喔,看你呀……」他用有點壓抑喜悅及強裝無所謂的大人口吻說。

「你可以直接蹺課單手翻牆出來,我開車在牆外接應你!」我和小兒子說。「可以喔,就像電影裡搶銀行的情節一樣!」他熱情地回應他老爸。

後來的後來,一家四口裡的三口,都決定用一種最沒有創意的方式依照規定請假,一起送大兒子去機場。才剛在出境停車場停好車,將兩咖大行李推到航空櫃台邊,我大兒子他媽的眼淚就像最近毫無預警的午後暴雨般,無聲地潰散在她剛在車上才好不容易補好的妝上。「有多少人要出國?」航空公司的地勤櫃台小姐看著我們,四個人兩咖行李一長盒小提琴一大袋鳳梨酥伴手禮臉上好幾行似乾未乾的淚痕把櫃台滿滿地包起來,卻只遞出一本護照,她頭上很多問號飄浮卻很把持專業謹慎地詢問。

事後證明我大兒子遇到一位好心的地勤小姐。她幫他安排提前一班飛機飛香港,說「這樣到阿布達比轉機就不會那麼趕」並只要求他從大行李拿出一些明顯超重的東西到手提行李,然後就讓他三十好幾公斤的行李直接託運到目的地日內瓦了。「我剛剛在飛機上睡得很不錯喔!因為我旁邊的三人座都沒有人,所以我就直接在飛歐洲的長程飛機上躺著睡了,開薰。」後來的他還說。

我真的相信,像超級英雄電影裡面說的,幸運也是一種超能力。而我也相信,我的大兒子應該還有另一種可以讓他旁邊的人都哭慘的能力。

行李香港簽證機場地勤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