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郭台銘曾找趙少康操盤 傳趙開出兩條件難倒郭

被遺忘的歷史:你知道死亡人數最多的地震是哪一場嗎?

【兒女心情】楚淇/母親再見

2019-08-26 06:00聯合報 楚淇

其實她的離去讓我心裡終於鬆了口氣,但是我沒勇氣向任何人說,無論是身旁的老公,或是幾乎無話不談的妹妹。

母親的告別式安排在春天結束前,訃聞上寫著享年八十八歲。母親算是長壽的,但也真如十幾年前去拜訪的一位靈媒所說,母親雖然長壽,一生卻過得很苦。

母親因為跟嫂嫂不合,被迫離開哥哥家與我同住。很長一段時間後,才深刻明白母親心裡的苦多半源於她的個性。

母親不識字,傳統的她重男輕女,雖然在日常生活上對三個孩子似是一視同仁,實則心心念念哥哥一人,偏偏她的兒子很少來探望她。

母親一生沒生過什麼大病,除了年邁髖關節退化,動過置換手術外,阿茲海默症是伴隨她晚年的課題。幸賴電視報導及早發現,藥物治療讓她維持了清醒的七年,那七年除了有時會記憶稍微混亂外,基本上她吃得下睡得飽,作息固定,時間到就看她的電視。換過幾任印尼看護,除了偶爾被她抱怨對方懶惰骯髒之外,也大致相安無事。

母親跟我住在一起,不知道是她跟我特別無緣?還是她跟許多做父母的一樣,對愈是就近照顧的子女就愈不上心愈嫌棄?每次哥哥或妹妹來家裡探望,她總是向他們數落我的不是。我心寒,當作不知情。

後來母親意外在客廳跌倒,腦部中風,從加護病房出來,醫生建議帶回家或送至護理之家。和兄妹商量時,我勇敢地說出我受不了了!我沒辦法繼續照顧這樣的她,指責我殘忍吧!批評我不孝吧!可知我主動接下照顧她責任的這九年來,無數個夜晚,我也曾問上天,上輩子我是欠了多少,為什麼我的愛被這麼不珍惜?

年初某一個深夜她因為一口痰卡住,被發現時為時已晚。告別式上我沒有哭,卻仍然悲傷,這輩子的母女緣分盡了,希望來世不要再見。

告別式中風印尼手術阿茲海默症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