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賞文迴響】TSAI,WAN-FANG/我們的家

2019-06-25 06:00聯合報 TSAI,WAN-FANG

圖/PPAN
圖/PPAN
分享

拜讀3月30日作者桃樂絲〈那些留在娘家的物件〉一文,想到自己類似的處境,不禁心有戚戚焉。

當初和外子論及婚嫁,我並不願遠嫁外島,但外子希望夫妻倆能住在一起,不當遠距離夫妻,說這樣才像一個家,我只好將自己連根拔起,搬到一個遠離娘家、沒有任何親戚朋友、風俗民情迥異的異鄉。

婚後迄今,外子相當疼惜我。公婆為人純樸老實,但公公明白我原本不願嫁過來,不免對我有成見,加上我不是勤快嘴甜的媳婦,他對我不甚友善,時常擺臭臉。他也常對定居台北的大伯大嫂抱怨我這個次媳,導致沒有接觸過幾次的他們對我的印象不佳。明明身為家中的一份子,我毫無發言權,好比離島氣候潮濕,衣服曬不乾,公公聽從大伯的意見購買除溼機,而非我認為更為適用的烘衣機;客廳的椅子因老舊需要汰換,也是由大伯決定款式。即使不是我出錢,但日子是我們在過呀,為何公公從不願採納我的建議?

公公因病往生後,把房子留給大伯及小叔共有,外子分到鄰近的一塊地,日後得自行蓋房子,其他兄弟再憑心意「相添」。婆婆雖然口頭問了一句我有無意見,但身為次媳的我哪能有置喙的餘地?只能回答外子沒意見我也沒意見。幾年後大伯搬回老家並未事先告知,更讓我覺得我的住處彷彿是旅館。

原來,我和〈那〉文作者一樣,這不過是我們短暫的棲身之地。我有時想這樣也好,反正在此留下的幾乎都是不愉快的回憶。我從未覬覦過夫家的財產,連聘金、餅錢、金飾、喝茶禮皆分文未取,憑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是應該的,我有專業執照,有工作能力,怕什麼呢?長期承受無形的壓力,我試著與外子討論,既然我們遲早得搬出去,何不早點進行,難道要等到感情磨損了才考慮?但孝順的外子總回以「媽愛熱鬧,喜歡大家住一起」這樣的答案。

除了這點,我們夫妻間的感情依然融洽,假日時常攜帶一雙年幼的子女參加親子活動或出遊。我告訴稚齡的孩子:「雖然我們只是暫住在爺爺奶奶家,但有爸爸媽媽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家。」

夫妻婆婆親子聘金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