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日職/確定了!田中將大回歸樂天 穿回18號球衣

大陸1毒王毀全城!害這區200人確診、14官員下台、40萬人斷糧

【家人關係】邵慧綺/青絲結

圖/Dofa
圖/Dofa

捷運上看到一個女生的長辮,忽然喚起我的童年記憶。

小學時我留長髮,早晨上學前母親都會為我編髮,那是每日與母親最親近的時刻,因為頭髮被她這麼拉著時,我根本也跑不掉。母親會為我編不同的樣式,有時是公主頭,時而是小包頭,也可以是雙邊各十條或是單一的辮子;再花俏一點時,每條辮子上會有不同顏色的髮繩或飾品,甚至當母親心血來潮,還會將辮子編成髮箍等花樣。

每天到學校,同學都會以欣羨的表情查看我的造型。所有造型中,我最喜歡母親為我編辮子,因為那會耗時很久,我可以對母親嘰哩呱啦地說不停,而當辮子拆開後,頭髮會變得捲捲的,成為另一種造型,像極了浪漫的少女。有一年母親工作弄傷了手住院,她特別交代父親隔天早上要代為整理我的頭髮,但父親一個大男人,卻怎麼樣都無法處理那些細軟的髮絲,為此我還嫌棄了他的手藝。然而,輪到自己第一次試圖綁頭髮時,才知道我其實連馬尾都綁不好。

升國中時尚有髮禁,我慎重地選了一天剪去長髮,那天還哭了一陣,並視如珍寶地將長髮保留了好幾年。剪斷了長髮,少了出門前編髮的程序,加上課業繁忙,母女間的親密連結也漸漸減少;加上叛逆期順理成章的理由,我跟母親大大小小的口語衝突更是不斷。

高中階段,為了煩人的「耳下五公分」髮禁(當時的教官真的會拿尺量),常常必須上美髮院。高三時我負氣剪了個男生頭以示抗議,但這次我並未掉眼淚,反而覺得自己帥極了。從美髮店回到家後,父母的驚訝多於責罵,或許,那就是當考生的特權吧!而第二天到校的時候,在純女校的環境裡,我那頭短髮可是造成了一陣轟動。

大學時終於沒有髮禁,我卻不想留回長髮。一方面是方便整理,一方面是窮學生不想花太多錢在頭上做文章,索性一直留著不過肩的短髮。但父親一直希望我能留長髮,說那樣比較像女生,叛逆如我自是不願順從他的期待。直到二十八歲那年,為了一個喜歡長捲髮的男人,我終於留了過肩的長髮,燙染一次做足,頓時嚇壞了眾多親友。許久沒見到我的父親,也難得開口說了一句:「妳頭髮這樣弄比較年輕。」那是多年之後他第一次滿意我的髮型。只是因為我長年都在外地工作,父親沒見到我的長髮幾次就意外離世了。再後來,那個我為他留長髮的男人為了其他留長髮的女人走了,我卻不曾再剪短髮。這一次,我是為了過世的父親而留。

父親走後,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療傷。之後的某年,我帶母親去國外散心,當時天氣酷熱,心情不禁浮躁起來,與母親一陣衝突後,她忽然一把抓住我的頭髮,在我叫嚷的瞬間已幫我綁好馬尾。這個動作讓我想起多年前的母女互動,於是我任由母親繼續編弄我的頭髮,興致一來的母親拆了馬尾,另綁了公主頭,又繼續為我編織許久未見的辮子。同行的團友不住讚嘆她的傑作,母親則滿是驕傲地說:「她小時候的頭髮都是我編的。」

我在旁勾起微笑,並在那瞬間變回了純真的小學生。

教官 捷運 時尚

相關新聞

【子女心情】柯幸玫/馬蹄花開的時候

盛夏無風,陽光閃閃。庭院裡,油亮綠葉烘托的純白花朵正盛開著。鄰家綠手指阿姊笑著走來:「這馬蹄花真不錯,年年都開花。」原來...

【2020第一屆「台灣房屋」親情文學獎‧佳作】等拾雨/不跟外婆說話

外婆的第三隻腳趾跟第四隻一樣長,腳小彎彎的,指甲幾片灰濛濛的,跟她的眼睛一樣。她看我時,我常低頭看著她的腳。於是,她腳的...

【親子之間】劉秀敏/與孩子的黃金交叉

「媽咪,妳變得好嬌小!」望進電梯裡的鏡子,高一與國一的兒女身高分別超越了我與先生,女兒的發現宣告著新時代的來臨。

【章魚法官來說法】張瑜鳳/大人冤枉啊

寒假還沒到,哥哥妹妹卻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我的居心地‧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向小花/老式縫紉機

曾經有他在的地方就心安。眷村的小房只有兩間房,他鋪成榻榻米,蚊帳下姊弟三人依舊睡得香甜;親手蓋的磚造房子,雨太大會漏水,但聽著桶子裡叮叮咚咚的滴水聲,

【家人關係】獅江之女/生一個孩子還是生兩個

生兩個孩子好?還是生一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