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老婆張淑芬見過林秉樞?張忠謀:好像見過一次面

直播/今本土+0、境外移入10例 無死亡病例

【國際文學獎巡禮】施清真/英國文壇的文學指標——漫談英國布克獎

2019年,瑪格麗特.愛特伍(左)和英國籍奈及利亞裔作家柏娜汀‧埃瓦里斯托共同獲頒布克獎,後者為第一位獲得該獎的黑人女性作家。(圖/取自twitter.com,TheBookerPrizes)
2019年,瑪格麗特.愛特伍(左)和英國籍奈及利亞裔作家柏娜汀‧埃瓦里斯托共同獲頒布克獎,後者為第一位獲得該獎的黑人女性作家。(圖/取自twitter.com,TheBookerPrizes)

足與諾貝爾文學獎分庭抗禮

放眼國際文壇,或許只有「布克獎」足以與「諾貝爾文學獎」分庭抗禮。這個文學大獎由英國歷史悠久的布克集團贊助,一九六九年首度頒發,二○○二年贊助單位由「Man Group」接手,名稱隨之更改為「曼布克獎」,二○一九年贊助單位再度易手,名稱隨之回歸為「布克獎」。「布克獎」是英國文壇的年度盛事,舉凡以英語創作、在英國或是愛爾蘭出版的小說都有資格參賽,「布克獎」獎金高達五萬英鎊,連決選入圍者都可獲頒獎金兩千五百英鎊,是獎金最優渥的文學大獎之一。二○○四年主辦單位增設「布克國際獎」,獎勵全球各地以英語創作、或是翻譯為英語的小說,原本兩年頒發一次,二○一六年改為每年頒發,獎金五萬英鎊由作者與譯者均分,二○一八年吳明益以《單車失竊記》入圍初選,是目前為止唯一入圍「布克國際獎」的台灣作家。

「布克獎」創設至今已逾半世紀,奈波爾(V.S.Naipaul)、魯西迪(Salman Rushdie)、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等享譽國際的作家都曾獲獎。歷屆得獎者之中,柯慈(J.M Coetzz)、彼得.凱瑞(Peter Carey)、希拉蕊.曼特爾(Hilary Mantel)、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曾經兩度獲獎。得獎小說之中,潘妮洛普.費茲傑羅(Penelope Fitzgerald)的《離岸》(Offshore)篇幅最短,僅只132頁,伊蓮諾.卡頓(Eleanor Catton)的《發光體》(The Luminaries)篇幅最長,全書達832頁,卡頓亦是「布克獎」有史以來年紀最輕的得獎者,二十八歲就拿下這個文學大獎。

媒體津津樂道的不只是評審

「布克獎」的評審由委員會指派,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作家、出版商、文學經紀人、書商、圖書館員,含括出版界各個層面。委員會從書評人、作家、學者、知名公眾人物薦舉五位評審,負責「布克獎」的評選。評審們最起碼必須閱讀一百五十本小說,而且必須多番商討,提交初選與決選名單,然後再次閱讀決選作品、再次多番商討,評選出該年的得獎者。這個工作不但責任繁重,而且吃力不討好,因為無論評選過程多麼嚴謹,文學的標準畢竟主觀,到頭來不免招來非議。一九九七年阿蘭達蒂.洛伊(Arundhati Roy)以《微物之神》獲獎,前一屆的評審團主席卡門.卡莉爾(Carmen Callil)卻公開宣稱《微物之神》是一部「可鄙之作」,甚至不該名列初選名單。評審們都是一時之選的菁英,各個主觀強烈,評選過程的是是非非,亦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一九九三年,厄文.威爾許(Irvine Welsh)的《猜火車》(Trainspotting)名列初選名單,《猜火車》的主角們放蕩不羈,全書充斥毒品、性愛、暴力,引發兩位評審激烈抗議,甚至揚言退出評審團,結果《猜火車》從初選名單上除名,連決選都沾不上邊。

媒體津津樂道的不只是評審,得獎者的言行舉止也引發注目。一九八○年,安東尼.伯吉斯(Anthony Burgess)和威廉.高汀 (William Golding)同被視為熱門的得獎者,伯吉斯以《發條橘子》聞名於世,高汀的《蒼蠅王》亦是舉世聞名,兩位都是知名的文壇耆老。頒獎典禮前夕,伯吉斯宣布除非主辦單位保證他會獲獎,不然他就拒絕出席頒獎典禮。主辦單位拒絕做出這種保證,伯吉斯也就果真待在旅館,堅持不願露面,結果該年的「布克獎」頒給高汀,這場「文學爭鬥」自此落幕。愛爾蘭作家約翰.班維爾(John Banville)更是有趣,一九八一年,班維爾初選落榜之後投書《衛報》,直言「布克獎」菁英色彩過於濃厚,無助於提振讀書風氣,他建議主辦單位直接把獎金頒給他,讓他用來購買決選名單的每一本小說,然後全數捐贈給圖書館,藉此保證小說絕對有人閱讀。

1980年,安東尼‧伯吉斯入圍布克獎,揚言若不保證他獲獎則不出席,最後他未出席也未獲獎。(圖/取自網路)
1980年,安東尼‧伯吉斯入圍布克獎,揚言若不保證他獲獎則不出席,最後他未出席也未獲獎。(圖/取自網路)

是否過於菁英?

「布克獎」是否過於菁英?或許所有文學獎都面臨同樣的質疑。畢竟「文學小說」和「大眾小說」經常分屬不同的類別,正如「菁英文化」與「流行文化」的對比。為了平衡與抵制「布克獎」的菁英色彩,《衛報》甚至於二○○九年設立「非布克獎」,由讀者們票選最喜歡的小說。平心而論,「布克獎」的評審雖然年年不同,但都是來自同一批文化菁英。同溫層中的書評人、作家、學者,意見或許不同,但品味趨於一致,更何況文化圈不大,即使素不相識,多半也都彼此聽聞,評選結果能否公允?曾經擔任評審的蘇格蘭作家A.L.肯尼迪(A.L. Kennedy)直言無諱地表示,「布克獎」的輸贏總是取決於「誰認識誰、誰跟誰上床、誰賣毒品給誰、誰跟誰結婚、這回輪到誰」,此話一出,媒體當然又是一片譁然。

除了菁英色彩,「布克獎」的多元性也受到質疑。綜觀半世紀以來的得獎者,白人男性依然占了多數,二○一九年「布克獎」的爭議,更是突顯這個問題。該年的「布克獎」打破慣例,頒給瑪格麗特.愛特伍和柏娜汀.埃瓦里斯托(Bernadine Evaristo) ,其實這不是頭一次出現兩位得主,一九七四年和一九九二年的「布克獎」都由兩位作家共享殊榮,正因如此,所以委員會於一九九二年明令「布克獎」只可以有一位得主,但二○一九年的評審團不予理會,硬是把「布克獎」頒給兩位作家。更令人玩味的是,柏娜汀.埃瓦里斯托是第一位榮獲「布克獎」的黑人女性作家,評審團為什麼不讓她獨享殊榮?更何況瑪格麗特.愛特伍聲譽卓著,也已於二○○○年獲頒「布克獎」,評審團為什麼非得再頒一座布克獎給她?

還稱得上是英國的文學大獎嗎?

其實「布克獎」的定位從創設之初就是議題。根據最初的設定,只有英國、愛爾蘭、辛巴威或是大英國協的作家才有資格參賽,原意或許在於獎勵英國的文學佳作,但部分人士認為這個決定難脫殖民主義色彩,畢竟所謂的「大英國協」,基本上就是殖民帝國。一九七二年的「布克獎」得主約翰.伯格(John Berger)就曾提出質疑,他在獲獎感言中指出,贊助單位布克集團以糖業起家,長年欺壓加勒比海各國,然後話鋒一轉,當眾宣布把獎金的半數捐給促進黑人民權的黑豹黨,另外半數用來贊助移工的研究。

這麼說來,如果擴大參賽者的資格,「布克獎」是否就可以擺脫殖民主義色彩、提振獎項的多元性?或許因為如此,所以主辦單位在二○一四年做出重大變革,舉凡以英語創作的作家都可以參賽,不再限定於英國、愛爾蘭、辛巴威,或是大英國協。換言之,美國作家也有資格參賽,結果二○一五年入圍決選的五位作家之中,美國作家就占了三位,二○一六年和二○一七年的「布克獎」得主也都是美國作家,如此看來,「布克獎」還稱得上是英國的文學大獎嗎?

英美文壇原本就存有瑜亮情結,美國作家連續兩年拿下英國文壇視為文學指標的「布克獎」,英國作家當然頗有微詞。誠如專欄作者亞歷克斯.謝波德(Alex Shephard)在《新共和》的分析,開放「布克獎」的參賽資格純粹基於經濟考量,無助於獎項的多元化。主辦單位藉由美國作家的聲名提振「布克獎」的知名度,藍燈書屋等跨國出版集團多了一個管道推廣旗下的作家,側重新進作家的小型出版商難以抗衡,英美文壇因而趨近同質化,聽不到獨特而多元的聲音。部分作家直稱這是美國文化霸權,約翰.班維爾(John Banville)等作家則認為,英國作家沒有資格競爭「普立茲文學獎」,「布克獎」何必開放給美國作家?二○一八年,柯慈、伊恩.麥克尤恩(Ian McEwan)、莎娣.史密斯(Zadie Smith)等重量級英國作家聯名上書,籲請主辦單位回歸初衷,切勿讓「布克獎」淪為美國的文學大獎。其實美國文壇也不樂見所謂的「布克獎美國化」,《華盛頓郵報》首席書評人朗恩‧查爾斯(Ron Charles)即以「Dear Britain, please take your Booker Prize back home」為題撰文,依他之見,「布克獎」原本提供美國讀者不同的閱讀視野,開放美國作家參賽之後,美國讀者失去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更何況美國已經設有「普立茲文學獎」、「國家圖書獎」等文學大獎,美國作家何必越洋爭奪英國作家的光采?截至目前為止,這個議題仍無定論。

台灣出版界也相當關注

2013年曼布克獎得主紐西蘭作家伊蓮諾‧卡頓為該獎最年輕得主,曾應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圖/本報資料照片)
2013年曼布克獎得主紐西蘭作家伊蓮諾‧卡頓為該獎最年輕得主,曾應邀來台參加台北國際書展。(圖/本報資料照片)

不可諱言,文學獎有其商業考量,主辦單位意圖推廣優質文學作品,但也意圖促銷獎項本身,還有什麼比一位聲譽卓著的作家更能提振獎項的知名度?就此而言,開放美國作家參賽,或許是「布克獎」的商業考量,而相較於「普立茲文學獎」,「布克獎」在行銷方面確實略勝一籌。「布克獎」初選和決選名單皆是英國文壇的盛事,民眾投以高度關切,甚至計算入圍作品勝率賠率,把「布克獎」當作運動競賽一樣下注。歷屆「布克獎」得主不乏文壇巨擘,娜汀葛‧蒂瑪(Nadine Gordimer)、奈波爾、柯慈、威廉.高汀、石黑一雄都是「布克獎」和「諾貝爾文學獎」的雙料得主,《英倫情人》、《辛德勒的名單》、《長日將盡》、《少年Pi的奇幻漂流》等根據「布克獎」小說改編的電影更是票房冠軍,「布克獎」的聲譽因而再度加成。難怪英國出版界盛傳所謂的「布克獎彈跳效應」(The Booker Bounce),舉凡入圍決選的作品,銷量皆明顯上揚,若是獲獎,銷量更是扶搖直上,根據「布克獎」主辦單位的統計,二○二○年的得獎小說《夏吉.貝恩》(Shuggie Bain) 獲獎當周就賣了兩萬五千本,比前周增加了二十倍,在美國也躍登《洛杉磯時報》等主要媒體的暢銷書排行榜,由此可見「布克獎」的影響力。

台灣出版界也相當關注「布克獎」,二○○○年迄今,只有兩本得獎作品尚無繁中版(附表見聯合新聞網)。對喜愛文學的讀者們而言,奈波爾、魯西迪、石黑一雄、柯慈、愛特伍肯定都不陌生,《午夜之子》、《長日將盡》、《贖罪》、《屈辱》等小說也都耳熟能詳。身為讀者,「布克獎」小說是我的必讀,身為譯者,「布克獎小說」卻與我無緣,至今依然沒有機會翻譯得獎佳作。但我會持續閱讀、持續期待,時時關注這個英國的文學大獎。

英國布克獎。(圖/聯合新聞網設計,施清真製表)
英國布克獎。(圖/聯合新聞網設計,施清真製表)

英國 美國 菁英

延伸閱讀

美國協防台灣?口譯哥:三個理由 拜登說出「真心話」

Delta亞變異株國內未檢出 指揮中心持續監測

加勒比海島國巴貝多選出首任總統 不再臣屬英女王

美國施壓別用中國貨 以色列:世界正處於「5G冷戰」中

相關新聞

【當代小說特區】楊明/堆填區的種子(上)

夏天,冷氣房裡低沉的馬達運作聲終日不斷,彷彿辦公樓的喘息。這樓也夠舊了,五十多年前蓋的,三十年前地產商預估接下來人口還會...

【文學相對論12月 二之一】張亦絢vs.孫梓評/好勝心

我想聊聊好勝心。我常常在觀察人身上的這個部分,在看創作者生平時,有時會覺得「嗯,這個好勝心很有趣」,有時會覺得「哎呀,這個好勝心不太佳」。八歲那年,有次在做壁報,隔壁班的老師來找我們的導師,她看了我們一陣後,對導師說:「小傢伙們表現慾都很強呢。」——我在一旁偷聽到,有點震驚。雖然說我們「表現慾都很強」的老師口氣並不反感,但我聽出某個東西,那就是大人懂得更複雜的生存之道。覺得自己最好,就毫不保留地自我擁護並與人爭勝——那就是我們在做壁報時正發生的事,雖然不怎麼壞,但可能並不優雅——有點像那樣。

【當代散文】金慶雲/記憶儲藏室

所有的存在,都將成為記憶。

【我們的歌──五年級點唱機】宇文正/台北的天空

飛往洛杉磯的那個夏日午後,跟爸爸、二哥揮手道別,走進機艙,我以為自己很勇敢的,一找到座位、安置好行李,心從很深很深的內核...

【國際文學獎巡禮】陳宗琛/雨果的靈魂——雨果獎,當代科幻的最高榮譽

科幻大師艾西莫夫一生多采多姿,而且極富幽默感,無論什麼事,只要和他扯上關係,都會變得妙趣橫生,就連雨果獎也不例外。

【跨界時代】林貴榮/曹雪芹建構了什麼樣的「異托邦」?

以往的西方哲學裡,空間一向附屬於時間。文學的書寫,也總是以時間為主軸。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