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鍾玲/成都高尼曇暉:神助篇

劉宋孝武帝大明三年(459年)曇暉三十八歲,當朝英名最著的武將柳元景(406-465年)那年五十四歲,把她由成都請去巴東郡(四川奉節)主持佛寺。何以武將竟然請尼師任住持呢?柳元景出身官宦世家,曾祖、祖父、父親都任太守。他由年輕起戰功彪炳。但跟想像中的武將不同,他勇猛之外,沉穩寡言、善於用兵、心胸寬宏。

柳元景先討伐蠻族,又奉宋文帝之命伐北魏三次,還助宋孝武帝奪得帝位,平定內亂,可說無役不克。著名一役為450年的陝城之戰,陝城(今河南省三門峽)為兵家重地,北臨黃河,東連洛陽,南接南陽。柳元景調度宋軍攻打陝城,已經攻入外城牆,但宋軍糧食將絕,外有北魏援軍,眼看兵敗,柳元景調遣副將柳元怙率二千步騎突襲魏軍,以寡克眾,宋軍大勝,攻下陝城。柳還大赦俘虜,為宋朝打贏心戰。

大明三年宋孝武帝命柳出任位高權重的尚書令,並封驃騎將軍、巴東郡公。封地的意思是他將領受巴東郡佃農的稅收。柳決定用稅供養巴東白帝城的佛寺,想自己殺業重,該為刀下亡魂多做法事。他聽說成都的曇暉法師具神力,能通陰陽,於是修書派副將領一隊親兵到益州府,請刺史幫他邀請曇暉。曇暉答應了,因為她聽聞柳元景是武將中唯一具善根者,願意幫助他,也發願把佛法傳到巴東。

大明四年(459年)春曇暉帶比丘尼弟子十人、婢女二,由柳將軍的親兵護送到白帝城的文殊院。柳將軍親自從建康城到他東巴來會曇暉。她眼中的將軍遠觀高大剛勁,步態透著殺氣,近觀他的雙眼流露一絲沉靜。柳將軍步入佛殿,看見站在佛像前的尼師個子高䠷,三十多歲,氣韻脫俗,眼神靜如深潭。他向曇暉行拱手禮,她向將軍回問訊禮。

柳將軍在東巴逗留三日,除了跟曇暉學習禪法。還向她請教殺業的問題。曇暉告訴他:「將軍殺敵時抱護民衛國之心,惡業不重,然而殺業還是要受報應,我也會幫你做超渡法會。倒是要注意朝廷上的關係。」

柳將軍點頭:「住持說得是。伴君如伴虎,我小心翼翼多年了。」

她說:「不只是君王。不過你已經略知因果,不會亂。要修習無生法忍,《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說『無有受害者,無有受輕慢恭敬者。』」

曇暉主持巴東的文殊院兩年,信徒過千,她廣傳禪坐法,日日為信徒解惑。兩年後她修書給柳將軍,說母親年事已高,決定回成都覺雲庵。

曇暉離開白帝城後兩年,464年,孝武帝去世,長子劉子業即位,殘暴的皇帝猜忌前朝大臣,動了殺機。次年柳元景等計畫叛變,被其中一人告密。皇帝遣使召見柳,他自知大禍至,先向母親告辭,然後穿上朝服,乘車應召。出門時弟弟帶部屬激憤地要殺過去。柳將軍勸說:「不要作亂。」他的車駛出巷子,大軍開到,柳元景便下車受死。《宋書》說他被戮一刻「容色恬然」。

曇暉由巴東回到成都覺雲庵已四年,又有五十多人要追隨她出家,覺雲庵已經住不下。每次講經說法,禪堂內外擠了三、四百人。信徒懇請曇暉建寺。半年後曇暉宣布佛寺已蓋好,十日後開光。那天萬人出成都城到東門外跨郫江(今改道為府河)市橋之西北,迎面立著一座嶄新的長樂寺。佛塔、佛殿、寮房規模偏小,雅潔樸實,禪堂卻大到可各容四百人。信眾訝異極了,好像整座寺一夜間平地而起,覺得曇暉一定有神助。如果修行人德養具足,全無私心,發願利益眾生,達官貴人面對她仁慈的目光,自然興起建寺之心,出錢出力。以她多年傳布的善種,教導的不望報布施,工程很快完成。之後三十年她低調地再建三座佛寺,由她的弟子去主持,佛法在蜀地開花散葉。

齊朝時曇暉六十多歲,是長江南北名望最高的尼師。劉悛是齊武帝寵信的大臣兼將領,派任益州刺史。劉刺史聽說曇暉有護法神辦事,存心試探她。一天他臨時帶三十多個州府部屬,故意在中午前抵達長樂寺,看她能端出什麼齋食。他們在大殿拜見曇暉,她說:「諸位由城裡來必然餓了,我們到禪堂去。」

被她戳穿,劉刺史有些不好意思。三十多人在禪堂才坐下,兩位婢女給他們每人送上几案,案上一碟熱騰騰的粽子,餡是美味的栗子、冬菇、核桃,一碟新鮮水果。眾人嘖嘖稱奇,曇暉一定具神通,早知道有不速之客。

曇暉七十四歲那年,蕭懿打敗北魏,齊朝廷封他征虜將軍、益州刺史。武將出身的地方大員喜歡挑戰,尤其對出名的女人,出家尼師就更有趣了。蕭刺史派從事官到長樂寺說,下月初一會送食物一百份來舉行供僧會,刺史因公務不克參加。那天蕭刺史卻臨時帶隨從一百人來。方丈曇暉請蕭刺史到禪堂,堂中已經安坐三百位僧尼,加上刺史部屬一百人,坐滿四百人。曇暉和蕭刺史坐在前面,對著大眾。曇暉說法前,派婢女去雇人幫忙。她說法時,禪堂中只有兩個弟子和兩個婢女忙進忙出,沒有別的僕役,四百份齋食很快一缽缽布好。

蕭刺史叫一位屬下的夫人問曇暉:「長樂寺是小寺,弟子只幾十人,這次辦大齋會,大寺院都做不到,您怎麼做到?」

曇暉微笑說:「我們寺院儲存的糧食有限,所以拿三兩金子雇人操辦的。」

越問謎團越多,沒有人看到其他僕役,沒有看見食物運送來?如何操辦呢?有傳言說因為曇暉修煉《華嚴經》之無盡藏。

曇暉在梁武帝天監三年(504)圓寂,年八十三。

●參考《比丘尼傳》卷四傳三。

法會 法師 粽子

延伸閱讀

成都女遊塞爾維亞失聯多日找到了 炎夏穿羽絨衣、拒回中

中秋連假何處去?台南「一見雙雕」微旅行推優惠

將軍好宅 眷村生活懷舊開箱

成都車展搭舞台 新能源車競技

相關新聞

【剪影】梁正宏/凝視

喜歡傾讀螞蟻凝視彼此的模樣。

【文學紀念冊】汪啟疆/想念管管(下)

〈太陽族〉和〈四季水流〉都顯現了憤怒與悲愴。綣繾經投映出自戀式的引言:給愛吾吾又不知道的人。您具有必須聞著床頭上浸在墨水...

【文學紀念冊】汪啟疆/想念管管(上)

記得您來的時候很寧靜,如同曦微在金門旅館外出現;您立在一棵野龍眼樹下;「早安,人們還在入寐時候」,金門特早的晨光裡,您舉著一串掛樹頭的龍眼,繼續朝我說:「甜,可以吃了」。您口裡含著它們,且遞給我一串折斷的成熟渾圓。周邊樹叢和草野真的很寧靜,有幾句鳥聲。旅館旁一排金門莊園和一些廢棄的老屋舍,記得叫金湖鎮。您說:走走吧。兩人首先停在獨幢殘間由裡頭封閉的窗櫺口往內看,碰觸那些板壁,您又說了一聲:「歲月啊,是封閉的了」。

【跨界時代】翁智琦/讀也沒用的韓國文化雜談

夏至那時,從釜山前往慶尚南道馬山的路上,前輩告訴我,在大學時期她曾參加漢城教會,那是主要由旅韓(台籍)華人組成的基督教會。當時經母親友人的推薦,在能學習中文又能親近基督信仰的雙重誘因下,前輩勤奮地去了。教會在固定禮拜前後,總有升降旗儀式。因此,前輩相當自然且帶點懷念地在我面前哼出了中華民國國歌與國旗歌。下一刻,前輩說起1992年的夏季也許是最深刻的教會記憶。

【瘟疫蔓延時】陳蒼多 /模範哲學家——康德很適合生活在COVID-19流行的年代

談到康德,就想起他那一板一眼的作息時間,以及一生幾乎不曾離開家鄉的奇聞。

【當代小說特區】楊隸亞/飄洋過海來做工(上)

青春是門好生意。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