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華航「台灣意象」777貨機載運美捐疫苗 背後原因其實很「單純」

防打疫苗猝死有撇步 長輩3大疑問一次解答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吳晟/悲傷溪州糖廠(下)

溪州糖廠廠房。(圖/吳晟提供)
溪州糖廠廠房。(圖/吳晟提供)

4

我昔日溪州國中學生章靜蘭,任教國小,子女皆已就讀大學,中壯年才去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進修,撰寫碩士論文《吳晟詩文中的「童年」探究》(指導教授杜明誠),數度來訪談。有一次問我一道題目:「人生有什麼遺憾?」

我愣了一下,隨即觸動我一直耿耿於懷的憾恨,我以前為什麼不懂得挺身而出、號召鄉親盡力去顧好那麼美、那麼有歷史意義和價值的溪州糖廠。

不只是我,這些年來,常聽到許多有文化意識的鄉親,大大感嘆:如果當年溪州糖廠寬闊廠區保留下來,包括廠房生產設備、純檜木招待所拾翠樓、辦公廳、一排一排規畫齊整、前院後院都有植栽、花木扶疏的日式宿舍,尤其是數百、近千棵的百年大樹……如果善加維護、管理、規畫,現今的溪州鄉,絕對是非常重要、非常吸引人的文化觀光好所在。

我的憾恨,來自於作為溪州鄉在地老師,在溪州糖廠全面毀棄的過程中,竟然只知感嘆,沒有任何阻擋的行動作為,是多麼無用的書生呀!

為什麼我的環境意識那麼薄弱而遲鈍?

1970年代,我留意到整個園區,逐年荒廢,但因還有人居住,未見什麼拆除。不曾料想到,1980年代後,毀棄得這麼快速、這麼徹底。

首先是位於廠區東側的大廠房,包括溪州地標、二支高聳煙囪、溪州人稱為黑白管(黑白講)等等製糖設備,忽然整片夷為平地,不知所蹤。而後興建國民住宅(取名為「溪糖社區」)。

1983年12月14日,我在《聯合報》副刊發表一篇文章〈又一簇新起住宅區〉,記述惋嘆;我的感覺是「一簇」,密密麻麻擠在一起的房屋,取代了有前院後院、植栽綠籬的日式房舍。

文章起首句:「巨斧交相揮舞、怪手肆意連根挖掘」、「砂石、水泥、柏油層層覆壓下,再也望不見一株小草掙扎得出來;每一處可坐可臥可打滾,青翠柔軟、芳香沁人鼻息的草坪,再也尋不到蹤跡。」

「一大片鳥鳴啁啾、清幽邃遠的林木,就此輕易毀棄。代之而起的,是一排緊挨一排、分隔成一小間一小間的鋼筋水泥樓房,倨傲緊迫地矗立。」

宿舍群等建物,放任逐年荒廢朽壞;大樹,逐年消失。

一棵一棵大樹,如何消失的?

有鄰近的「勤奮」居民,紛紛占領荒地,開闢菜園,近乎「燒墾」,因為大樹遮蔭、妨礙種植而燒樹,或枯枝落葉雜草成堆而燒,一燒再燒,終而一畦菜園至少燻死一棵大樹。

有拆除建物時,順勢剷除……

有台糖公司發包的「遷移」……

還有被「愛樹」人士悄悄盜走。那些樹的去處,地方上大都了然於心,不少私下的「傳言」至今仍流傳。

1997年12月11日,我在副刊發表一篇文章:〈尖銳的諷刺〉,敘述我的教學心情:

「我分配到一間專用生物教室,特地找了十幅各國代表性的大樹圖片,加上裱框,掛在牆上。每年新生入學第一堂生物課,我必定按圖介紹這些大樹的特徵,並強調樹木是大地最忠實的朋友,是人類絕對不可或缺的活命依靠。

「本學期開學之初,我還是照往例一一講解牆上圖片,然則越講心越沉重,幾乎講不下去。只因學校對面,正恣肆進行屠殺大樹。

「道路這邊教室內,我諄諄教導著學子,要珍惜樹木資源;道路對面則恣肆進行大樹的屠殺。

「這是多麼尖銳的諷刺呀!我還講得下去嗎?」

回想到這裡,我真痛恨自己,當時為什麼只知感嘆,卻不懂得出面阻擋,只能寫篇小文章,真是無路用的書生呀!

溪州糖廠拾翠樓已遭夷平。(圖/吳晟提供)
溪州糖廠拾翠樓已遭夷平。(圖/吳晟提供)

5

溪州糖廠關閉後,經常聽到地方人士提議,如何善用這一大片園區,促進地方發展,例如設立大學啦!設立大型醫院啦!也有人希望保留原貌、作為公園……我偶爾也加入討論,卻未曾想到文資保存,成為文化園區,既蒙昧無知、又沒有任何作為。

負責「管理」的溪湖糖廠、台糖總公司,完全擺爛,沒有任何願景規畫,只「負責」讓某些建商、廠商蠶食鯨吞,一塊一塊「合法」取得土地。

第十二、十三屆(1994-1998-2002)溪州鄉長任內(曾涉嫌工程綁標、圖利廠商,多人被起訴),溪州鄉公所「爭取」到緊鄰當年糖廠員工子弟就讀的南州國小園區,設立「溪州森林公園」,占地面積2.3公頃。謄本登記時間是民國88年,原因是進樂市地重劃,89年(2000年)正式啟用。

設立公園是美事,卻是又一波大劫難,以建設之名,施工期間,堂而皇之進行大破壞。

不只全面剷除「拾翠樓」等建物,闢建水泥停車場、兒童遊樂設施等等,必須「淨空」,還設計了多處「花台」,理所當然要「移開」(或除掉)大樹障礙。另有許多大樹,也「趁機」不知所蹤。

當年園藝工程大流行砌造「花台」。花台的樣式很多種,最普遍的大致上有二種,一種是既有的大樹周邊,砌上圓形水泥台當座椅,把大樹框在裡面,周邊再鋪上水泥地;另一種是以磚、以水泥砌上一整排長形花台,高與寬大約數公尺,填上土壤,再種植樹木。

小小美其名為森林的溪州公園,就有四、五座數十公尺的長形花台;更糟糕的是,都種上1990年代前後一窩蜂流行的黑板樹

黑板樹長得又快又旺,根很強勢,四處竄,而花台窄,沒幾年,多處被撐破,連花台周邊水泥地也被竄根拱起,影響行人安全。常在公園休憩的鄉民,多次反應,溪州鄉公所的作為是,豎立一個紅色警示標誌,貼張紙寫幾個字:「危險!勿靠近!」就算了事,拖過一年又一年。

直到2016年左右吧,縣政府城觀處才撥款,將公園門面的一座花台,連同黑板樹一併剷除,推平,重新設計、種植。種植什麼樹呢?換上這些年新流行的藍花楹、阿勃勒等等樹枝脆弱、壽命不長的外來樹種「賞花植物」。

好好的台灣原生種大樹,大量消失無蹤,換來這些不當建設、不當種植,何其悲傷;更令人浩嘆的是,這是全台灣至今非常普遍的「建設」模式呀!

錯誤的工程設計、錯誤的種植,一再惡性循環,不只平白消耗國家可貴資源,未來我們的鄉鎮城市生活環境,將永遠沒有可長可久的大樹。

溪州糖廠拾翠樓拆除後,匾額流落坊間。(圖/吳晟提供)
溪州糖廠拾翠樓拆除後,匾額流落坊間。(圖/吳晟提供)

6

2020年10月19日,溪州青年洪嘉琪,看到森林公園周邊,築起鐵片圍籬,正在施工,公園內多棵大樹,綁上紅帶,編號,很顯然有所動作。

洪嘉琪中興大學農企業科系肄業,遊歷澳洲、東南亞二年之後,決定返回農鄉定居,親身耕作有機蔬菜自產自銷,是兼具鄉土情懷、生態理念與行動力的知識青年。

她心生疑慮,立即探問,原來是溪州鄉公所向內政部營建署「爭取」到的一項工程,名為「109年彰化縣溪州鄉森林公園城鎮風貌改善工程」,補助經費九百萬元。上網調閱承包的景觀公司規畫設計圖,驚訝發現問題重重,其他工項太複雜,暫且不論,只以「對樹施工」部分,對照園區內既有樹木實際狀況,太多輕率、離譜到不可思議的「設計」。

洪嘉琪試圖向溪州鄉公所反應,若依此設計圖進行工程,勢必又要砍掉不少園區內「倖存」下來的大樹。卻只獲得鄉公所於臉書澄清「本次工程並無砍樹計畫,僅移植至適當位置」,鄉長並透過新聞媒體再三強調「本次工程並無砍樹計畫」。

洪嘉琪十分氣憤,不得已號召鄉親發起「溪州愛樹聯盟」,並製作一張抗議海報:致溪州鄉親公開信,「為何溪州鄉公所要騙咱?」

「公所公告的工程規畫設計圖,明明白白,白紙黑字,寫到要『移除11株+移除80株』,就是要砍掉91株樹」。

「移除就是砍樹!不然是什麼?欺騙鄉親看不懂中文嗎?」

她更進一步,多次現勘,詳細列出「對樹施工」工項名稱,附上公園樹木位置分布對照圖,一棵一棵標示,指出重重疑點。

工項名稱一,「全區既有植栽整枝修剪/200株」;二,「既有珍貴老樹整枝修剪/13株」。

疑問:1、「珍貴老樹」13株,有沒有包含在「全區既有植栽」之內? 2、修剪理由是「影響民眾出入安全」,全區大大小小200多株樹木都「影響民眾出入安全」嗎? 3、如何修剪?像以往「修剪」黑板樹等方式,砍頭或剃光頭嗎?

工項名稱三,「既有植栽移植/30株」。

疑問:1、經現勘,規畫移植的30棵樹,有22棵高度超過一層樓高,甚至高達10多公尺(其中有三棵珍貴樹種九芎);而這項工程預定完工日期為2021年1月17日,即將到期,卻完全沒有任何養護計畫與動作。大樹移植,未經斷根(養根)、修枝剪葉等前置作業,說移植就移植,可能存活嗎? 2、預定移植到哪裡去?去向不明。 3、規畫公司人員親口說,移植後死活非他們負責。那麼,誰負責?死了如何負責?

工項名稱四:「樹根扶正移植/2棵」。

疑問:經現勘,這兩棵約4層樓高的大榕樹,明明直挺挺,蓊鬱茂盛,何須「扶正」?又要「移植」?簡直莫名其妙。

工項名稱五:「既有枯木移植/22棵」。

疑問:1、明明是活生生的樹,卻被列為枯木; 2、既列為「枯木」,竟然又要「移植」,真懷疑設計者識不識字。

工項名稱六:「生病樹種由公所移除/11棵」。

疑問:1、其中有三棵、目測數層樓高,生命力旺盛,活得好好的大樟樹,竟然也被列為生病樹種;2、如果真是生病了,就應設法醫治,而不是移除(砍掉);3、為什麼這幾棵樹是公所要處理?

工項名稱七,「既有植栽移除(認領)/80棵」。

疑問:1、移除等同砍掉;80棵呀;連同莫名其妙被列為「枯木」22棵、被列為「生病」11棵,總計100多棵,公園內超過一半的樹要被砍掉呀!2、既要「移除」、又要讓人「認領」,是什麼意思?誰可以認領?如何認領? 3、最啟人疑竇的是,其中有三棵約二、三層樓高、市價高昂「珍貴老樹」九芎,「一魚雙吃」,既被列為「既有植栽移植」(工項三)、又被列為「既有植栽移除(認領)」,到底是要移植,還是要移除,還是要免費讓人認領?是否涉嫌偷偷送人?

綜合而言,如此充斥荒謬、離譜的工程規畫設計圖,竟然可以審核通過,進行施工,太不可思議。我不厭其煩列舉疑點,記錄下來,提供給所有景觀公司及行政部門工程審查人員做借鑒,知所警惕。

7

洪嘉琪鍥而不捨,作圖表、說明書,明確指出工程規畫圖諸多荒謬、離譜,獲得越來越多在地青年、鄉親及護樹團體的響應、聲援。(109年10月23日,通過立法委員林淑芬辦公室、在地黃盛祿議員服務處,行文給內政部營建署:「109年彰化縣溪州森林公園城鎮風貌改善工程一案,工程預算書圖錯誤百出,與現地實況不符,涉及不當修剪、不當砍移樹木之情事,要求重新規畫設計,確保樹木原地生存,並經營建署審核通過,依法召開說明會之後,始能重新施工。」)

109年10月27日,內政部營建署發文給溪州鄉公所:「請貴公所立即通知廠商停工,本署邀集中央委員於本(109)年10月29日辦理現勘,重新檢視工程設計書圖,經同意後再行施作。」

經多方人員重新現勘、檢討、設計、公開說明會等等程序,若工程單位有得到教訓,真正按照新設計圖進行施工,園區內大樹應該可以「原地生存」吧。

我深深感慨,若非返鄉青年洪嘉琪有警覺,及早發現、鍥而不捨追查,有知識、有能力指出工項的荒謬、離譜,多人聲援,原溪州糖廠至少千棵以上大樹,而今僅存少數這幾棵,勢必又是悄悄消失的命運。

有多少人在乎?一旦消失了,在乎有什麼用?

一個鄉鎮,顯現一座島嶼。

溪州糖廠從全面毀棄,直到現今這項小小森林公園小工程,絕非個別事件,而是長年以來全台灣普遍模式,具體而微的縮影。

見微知著。一項小工程,可以看出台灣人的工程品質,從設計規畫圖到施工作業,是多麼粗率、散漫、輕忽,多麼青青菜菜、馬馬虎虎、便宜行事。

長年以來,全台灣不計其數的珍貴大樹,是在這樣無良品質的工程之下而消失。無比悲傷。

最最悲傷的是,滿朝(從中央到地方)大大小小行政官僚體系,怠惰、因循的習性;大大小小土木工程、景觀公司的輕率態度,有在意、有警惕、有認真檢討、改進嗎?(下)

森林公園 黑板樹 宿舍 阿勃勒 護樹 砂石 賞花

延伸閱讀

朋億5月營收達5.49億元 年增40.7% 為歷年同期新高

連日大雨沒淹 中華醫大校長感謝治水收效

阻外籍移工疫情擴散 桃園綠捷社宅11工地505移工快篩

聖暉、朋億5月營收 雙雙交出年增逾四成佳績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新竹篇 之1】黃文鉅/青衫落拓九降風

自從有了社群媒體,政治正確陡然變成一樁大江大海,略比名人猝逝少轟動些的事蹟。不需要誰來饒富深意,寫字的人無端端冒出了為故...

【今文觀止】張作錦/孫中山若見了李鴻章就不革命了?

孫中山倡導革命,推翻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後人尊他為「國父」。某些研究歷史的人認為,如果孫中山〈上李鴻章書〉能被李看到,...

沈信宏/愛著愛著就忘了

這幾天,IZ*ONE在線上演唱會無預警地解散了。

【跨界時代】黃麗如/以酒與聶魯達相遇

傍晚,行走在Maruri街,天空已露出點點彩雲。朋友一直遊說我搭纜車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山的聖母教堂看城市暮色,他說:「在那...

林谷芳/禪在鎌倉(下)

對日本禪,兩岸實修的禪家與文化人之間呈現著有意思的不同褒貶。禪家,尤其是經過抗戰的,不管是基於對唐.五代的舉揚,或站在禪...

【文學台灣:新竹篇 之2】薛好薰/烏魚記

每年冬至前後的烏魚汛是母親最惦念的事,因為隨著魚群洄游之後,離家在外的兒孫返鄉潮也不遠了。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