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洗腎婦人打疫苗後腦血栓腐爛 兒痛曝現況…衛生局、醫院回應了

華航「台灣意象」777貨機載運美捐疫苗 背後原因其實很單純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吳晟/悲傷溪州糖廠(上)

溪州糖廠,俗稱「黑白管」二支大煙囪聳立。圖/吳晟提供
溪州糖廠,俗稱「黑白管」二支大煙囪聳立。圖/吳晟提供

1

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和文學好友汪其楣教授相遇,她告訴我有一篇我的家鄉溪州糖廠子弟的臉書貼文,敘述她對生於斯、成長於斯、夢中永遠的故鄉溪州糖廠,無盡的感懷。我表示很想看,但我還不會用臉書、我們還不是「臉友」,我請兒子從汪其楣的臉書搜尋,列印下來,收藏在我的資料夾。

這篇2014年12月寫的貼文,作者張樂濱,大學時代,曾經參與過1986年台北藝術季,汪其楣負責製作、導演莎士比亞戲劇《仲夏夜之夢》的演出,她是飾演小仙女之一,一起排練數月、從此結緣,稱呼汪其楣老師,1989年赴美定居,多年後她們在臉書重逢。

貼文篇名叫〈落腳〉,落腳溪州的生命歷程。不時流露滄桑、漂泊之感。

我讀之再三。

張樂濱的父母,1949年新婚不久、相偕渡海來台;父親剛從醫學院畢業,分發到屏東空軍醫院,而後落腳溪州,擔任溪州糖廠醫務室醫師,「成了一輩子的台灣溪州人」。

張樂濱出生於1960年冬天,「有幸在台灣『糖盛年代』的溪州糖廠度過童年」,「那時的生活是甜的,甜到連公共澡堂的蒸汽都帶著甜味」。

她所說的「糖盛年代」,1960年代,其實已是台灣糖業興盛的尾端,正在快速沒落。而當時溪州糖廠,作為台糖總公司的所在地,「營運鼎盛,載運甘蔗的小火車鎮日忙碌,從日出川流到日落」,資源豐沛,「兩千多戶人家」,而有繁華熱鬧景況。

然而好景不長。

1970年,台糖總公司舉遷台北,人員全面撤離,廠區停止營運,溪州糖廠忽然成了廢棄的空城,沒人巡守管理,任其荒廢。

「交通車沒了,福利社關了,三角公園冷清了,左鄰右舍的房子空了,站崗的保警也撤了。」

張樂濱的父親是少數決定舉家留在原地的溪州糖廠員工,見證了「失去系統的社區,在短短幾年間成為斷壁殘垣、入夜之後一片漆黑。」

「那個原本家家戶戶花木扶疏、夜不閉戶的安樂之地」,「忽然藏汙納垢連警察都敬而遠之。」

一讀再讀張樂濱的貼文,感觸良深。讀到這一段時,我的內心更是一陣一陣揪痛:

「我在北斗念國中,每天騎腳踏車去街上搭公車上學,經常路經兩旁早上還在的一片林子,放學時竟然見它們都成了木樁。砍了,因為台糖抓了點剩餘價值,把這些老樹賣了。砍樹的卡車總是一早匡噹匡噹空空而來,然後傍晚轟隆轟隆滿載而去。

我媽媽常常站在大樹跟前,邊看邊難過地掉眼淚。那些年對我們這種多愁善感的人來說,大概天天都很折磨吧。眼見家園荒煙蔓草,幫派窩聚,那種荒涼感真是不健康,媽媽的病就是那時開始嚴重的。」

「匪類」啊「匪類」!什麼人有權力准許如此暴行橫行無阻?什麼樣無知無識、惡劣品質的社會,可以這樣摧殘百年大樹的生命價值?

「我上國中那段時間,開始拆空房,我家那棟兀自獨立於廢墟好幾年的帶院日本式房子,終於也在1986年夷為平地」。

張樂濱描述的溪州糖廠快速頹敗荒涼的景象,我很熟悉。

我在1971年返鄉教書,正是溪州糖廠關閉,畫下句點,人員全面撤離那一年。

我任教的溪州國中,就在溪州糖廠東側對面,僅隔一道馬路,繞過圍牆,只需幾分鐘,即可走到昔日糖廠大門,進入園區。我剛回鄉那年,還有警衛崗哨,不久即撤掉,無人管制、無人看守,自由進出。

1970年代,我常帶學生離開教室,去園區上課。在綠蔭道逛逛、圍坐大樹下開講,師生輕鬆自在,是我很喜愛的自然大教室。

張樂濱國小畢業,去鄰鎮北斗國中就讀;我不認識她,但我認識她父親張醫師。

台糖總公司舉遷台北,張醫師想必是喜愛溪州農鄉、溪州糖廠的美麗純樸吧,他決定留在溪州,曾在街上一家診所看診,而後在台糖新社區自己開設了小診所。我曾帶小孩去看病,是一位溫文儒雅而客氣的醫師。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小孩需要多抱抱。

張樂濱的國小同學,大都就近讀溪州國中;我的學生中,仍有台糖子弟,因為少數另有工作(如學校校工、老師),和有些已屆退休人員及眷屬,仍可繼續留住宿舍。多位教過的台糖子弟,左玉芳、張盛舒、王文蔭、羅慕貞……雖已畢業數十年,至今和我仍有聯繫,有時候談到溪州糖廠的變遷,都不勝唏噓、說不盡的感嘆。

在毫無任何願景規畫下,全面毀棄整個廠區,包含所有最珍貴的歷史記憶、文化情感,也連根鏟除呀!如果好好保留下來,這裡不只是台糖子弟如張樂濱、如我教過的學生,「夢中」永遠的故鄉,而是有寄託、有歸屬感的故鄉,不論身在何處,必然會召喚他們回來看看的心靈故鄉。

黑板樹斷頭。圖/吳晟提供
黑板樹斷頭。圖/吳晟提供

2

簡單整理溪州糖廠身世「年表」:

1. 1907年(明治四十年),台灣富豪林氏擬議在溪州創辦糖廠,藉用官廳權力強制收買民地(類似現今的強制徵收),設立臨時土地登記所,辦理此項土地買賣手續。所屬「農場地」,總面積約一千多公頃。

2. 1908年,正式成立林本源製糖合名會社,除了會社所屬農場種植甘蔗,也獎勵民間種植,為運送甘蔗之便,以糖廠為中心,向各地農場鋪設鐵道,通稱「五分仔車」。

3. 1912年(大正元年),改名為林本源製糖廠,次年又改名為林本源製糖株式會社。廠區(含工廠、辦公廳及宿舍群)約二十多公頃;另在多處農場設「事務所」。

4. 1940年代初,太平洋戰爭,糖廠屬日本政府重要設備所在,成為聯盟國(美軍)轟炸、掃射目標,廠區受創嚴重。

5. 1945年,太平洋戰爭結束,中國國民黨政府渡海來台統治,凡屬日本人公私財產者,皆歸國民政府所有,糖廠由國民政府接管,時局動盪,多次更名,1947年更名為「資源委員會台灣省政府台灣糖業公司溪州糖廠」。爾後簡稱「台糖」。

6. 1954年,溪州糖廠關閉。

幾乎所有「文獻資料」一致說法是「因逢國際糖價低迷、漲落無常……」,以致台灣糖業失去國際競爭力,快速沒落,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四十多所糖廠,逐年陸續關閉,停止生產,溪州糖廠即是首波關廠並逐漸毀棄的「範例」。

應該還有人事制度、經營不善、重工業輕農業的經濟政策等等重大因素吧!只是很少見到誠實檢討。

(我有一冊厚而重的《台糖70周年紀念專刊》(2016年5月1日出版),印刷十分精美,洋洋灑灑歷數輝煌政績,隻字不提四十多所糖廠(製糖所)怎樣消失,董事長的序文「七十有成,再造輝煌」,典型的塗脂抹粉官場文化,不知從何評述。)

7. 1955年,台糖總公司部分處室搬到溪州糖廠來辦公,利用原有廠房、倉庫改設成辦公廳,宿舍區則保留,分配給員工使用。

1968年,曾經短暫設立於此的台糖員工訓練所,又由台中潭子遷回這裡。

溪州鄉儼然成為台糖公司的重鎮。

這十多年間,是溪州街區最繁盛時期。

由於員工多、家眷多、來賓多,消費量大,小小溪州市街,就有二家大戲院、三家餐館、五間酒家、多家旅社,郵局電信局、冰果室、五金行、醫院、百貨行、大菜市場……生活需求、應有盡有,幾乎比鄰近的北斗鎮、西螺鎮,還要繁華熱鬧。

8. 1970年,台糖總公司遷回台北;隔年,員工訓練所遷往台南糖業研究所。

人去、樓空、房荒廢,好景不長,迅即沒落。

9. 1971年,溪州糖廠所有廠房、財產,撥交溪湖糖廠管理。溪州糖廠畫下句點。

3

溪湖糖廠如何「管理」溪州糖廠?主要「業務」大概有三項:

一、毀棄(或放任毀棄)所有廠房、宿舍、辦公廳,一律夷為平地,不留片瓦「遺跡」,包括大水井、大水池等等生產設備;包括非常有名、純上等檜木建造的招待所「拾翠樓」。你想像得到摧毀的拾翠樓原址,做什麼用呢?做水泥網球場。

近日,無意中發現,拾翠樓匾額,竟然收藏在溪州街上某家商店,甚為不可思議。聽說當年摧毀這棟樓房時,所有材料隨人拾取。

敗家,真是敗得有夠徹底呀!

二、販賣大樹,或假「移植」之名、「建設」之名而不知所蹤,或莫名其妙消失,約二十多公頃的原糖廠園區,眾多何其珍貴的大樹,樟樹、九芎、台灣黑檀、羅漢松、茄苳、桃花心木……早已所剩無幾。

所剩無幾的幾棵大樹,執政黨輪替再輪替這幾年,還在繼續販賣呀!

2017年1月,在溪州鄉森林公園休憩的民眾,留意到公園旁台糖地,有人雇工圈圍多棵高大的樟樹、桃花心木,正在進行斷根作業,向溪州鄉公所舉報,公所祕書吳音寧趕往現場,以車、以人,阻擋怪手施工。隨後鄉長黃盛祿和關切的鄉民也趕來,要求停工,施工者態度強硬,毫不退縮,發生激烈言語衝突。

依據2017年1月22日新聞報導,各方說法——

施工的景觀公司人員表示:「這是依照買賣契約,合法做移植動作,不知為何被擋。」

鄉公所祕書吳音寧表示:「上周才跟台糖公司達成口頭協定,針對該區老樹如何做保存,但是會議都還未召開,怎麼廠商就來挖……」

台糖公司則說:「與公所的移植協議仍未完成,已經告知業者先停工、覆土,下周一將召開協調會議。」

台糖溪湖糖廠農場課課長說:「這塊農地閒置多年,最近台糖進行閒置農地活化計畫,想出租給民間,因區內有27株原生種老樹影響整地,曾辦理三次招標作業都流標,後來有民間業者想買其中13株老樹,洽談後以28萬元成交。」

農場課短短說明,有幾個關鍵詞:閒置多年、活化計畫、影響整地、洽談(議價),透露了溪湖糖廠如何管理溪州糖廠的玄機。

千百種理由賣樹呀!

經鄉長、祕書阻擋、民眾聲援、「高層」關注、媒體到場等「搶救」行動,台糖(溪湖糖廠)終於「取消賣樹之議」。

如果沒有這些行動,這13棵大樹的命運可想而知,勢必如數十年來許許多多棵大樹,悄悄消失。

三、蓋住宅(例如溪糖社區)、出租或標售土地;一地一地切割,變更為建築用地、工業用地、商業用地……蠶食鯨吞。其餘,任其荒廢(閒置),任由地方勢力的家族占用,沒有任何願景規畫。

誰,啥款人,作何用途,有權力、有能力、有資格,來「承租」、來占地?太深奧的社會學,非我所能理解。

最近,又發現明道大學學生宿舍附近一大片台糖農地,鐵皮密密圍起來,怪手、挖土機、大貨車,轟轟作響,進進出出,2021年1月請彰化縣議員行文給在地立委:

「主旨:建請協助了解鄉親詢問位於溪州鄉俊勇路與中央路三段204巷口之台糖用地工程事宜。

說明:一、民眾詢問上述地段,目前施作工程項目為何?二、該地段係出租或售出於何人或何單位?」

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中彰地區覆函:

「說明:旨述土地使用分區為都市計畫乙種工業區,由本公司提供土地設定地上權予廠商作低汙染業設廠使用。廠商已申請取得建築執照興建廠房及辦公室等,目前施作基礎工程作業。」

這是什麼樣的回覆?「有講如無講」。

提供給何人或何單位、何家廠商?憑什麼可以提供土地?出租或售出?如何取得?

含含糊糊,一概避而不回。

誰,啥款人、啥款條件、啥款需求,可以「申請」到台糖大片豐沃農田,興建住宅、工廠、商區?可否查查看,有沒有特定人士、特定集團、特定地方勢力?

(上)

宿舍 醫師 日本 甘蔗 農地 建築 莎士比亞 台北國際書展 空軍 腳踏車

延伸閱讀

史上最強星級飯店聯手出擊 推「府城星級滋補美食包」

台南6家星級飯店因應疫情 首次聯手推外帶餐組合

偽出國解封身心 台糖度假美地秒給異國風情

恢復洗車!台糖台南、高屏加油站至本月10日推洗車半價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新竹篇 之1】黃文鉅/青衫落拓九降風

自從有了社群媒體,政治正確陡然變成一樁大江大海,略比名人猝逝少轟動些的事蹟。不需要誰來饒富深意,寫字的人無端端冒出了為故...

【今文觀止】張作錦/孫中山若見了李鴻章就不革命了?

孫中山倡導革命,推翻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後人尊他為「國父」。某些研究歷史的人認為,如果孫中山〈上李鴻章書〉能被李看到,...

沈信宏/愛著愛著就忘了

這幾天,IZ*ONE在線上演唱會無預警地解散了。

【跨界時代】黃麗如/以酒與聶魯達相遇

傍晚,行走在Maruri街,天空已露出點點彩雲。朋友一直遊說我搭纜車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山的聖母教堂看城市暮色,他說:「在那...

林谷芳/禪在鎌倉(下)

對日本禪,兩岸實修的禪家與文化人之間呈現著有意思的不同褒貶。禪家,尤其是經過抗戰的,不管是基於對唐.五代的舉揚,或站在禪...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吳晟/悲傷溪州糖廠(上)

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和文學好友汪其楣教授相遇,她告訴我有一篇我的家鄉溪州糖廠子弟的臉書貼文,敘述她對生於斯、成長於斯、夢中永遠的故鄉溪州糖廠,無盡的感懷。我表示很想看,但我還不會用臉書、我們還不是「臉友」,我請兒子從汪其楣的臉書搜尋,列印下來,收藏在我的資料夾。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