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心靈勵志】凌性傑/箭是自己射出去的

《箭藝與禪心》書影。(圖/心靈工坊提供)
《箭藝與禪心》書影。(圖/心靈工坊提供)

推薦書:Eugen Herrigel╱著,魯宓╱譯《箭藝與禪心》(心靈工坊出版)

曾經參加過幾次禪修,也曾經報名能量調理課程,試圖調伏躁動的心,也讓內在能量可以妥善清理。若說還有一些其他的想望,便是從這些具有儀式感的活動裡重新塑造人生。然而,生命中許多糾結疑惑不會在一次課程裡馬上獲得解決,長期累積的習氣也不會因為一次名師指點當下清除殆盡。這些課程讓我受用最多的,是日常的功課。所謂日常,指的是沒有捷徑可走,沒有一條輕鬆的悟道之路。豁然開朗這件事,背後隱藏著持續探索修習的真積力久。

自我安頓之道無他,調身、調息、調心而已。身心靈失調的人,在現實生活裡盲目追逐,迷失了自我。一旦真心蒙塵,形體也就不會乾淨清爽。我常在空寂之地靜坐,端整自己的肢體與呼吸,讓心流通暢無礙。靜坐調息之際,有一些近似於神祕體驗的收穫,我偶爾覺得那就是禪。在思想方面,禪很容易被誤解為玄妙的空談,或是言語的機鋒。禪宗故事也具有濃厚的神祕色彩,禪宗祖師以不立文字、以心傳心的方式進行傳承。

禪學東傳到日本,似乎更加講究儀式規範,透過重複又重複的行為鍛鍊,讓禪幾乎成為了自身的直覺。熟能生巧,技術中藏著道心──插花、喝茶、寫字、練劍,這種種藝術都是「道」,與禪的理念有密切關連。訓練、熟習的方式,幾乎成為目標。透過訓練,可以讓身心靈合一,在凝神專注的過程中進入禪境。《箭藝與禪心》說的射箭之道,也是這樣的故事。

《箭藝與禪心》的作者奧根‧海瑞格(Eugen Herrigel, 1884-1955)是德國籍哲學教授,著迷於東方禪學,曾遠渡重洋到日本東北帝國大學任教。為了深入理解禪的奧祕,他把射藝作為禪的預備學校,透過親身體驗去探索那些看似不可捉摸的道理。於是,他在法學教授小町谷操三(Sozo Komachiya)引介之下,拜「弓聖」阿波研造(Kenzo Awa)為師學習射藝。

射箭之前,海瑞格花了很長的時間學習拉弓,在師父的指導下調整呼吸,用最放鬆的方式拉開一張弓,終於明瞭心靈拉弓的道理。真正開始要把箭射出去,又是一連串的挫折,好像怎麼做都做不好,情緒沮喪低落。海瑞格有一次自以為聰明,用自創的偷吃步放箭,差點被師父逐出師門。這讓我明白,世界上所有真正重要的事,用偷吃步是不行的。他的射藝沒有任何進展,師父只說:「不要問,繼續練習!」直到有一天,他體驗到了最理想的發射,師父深深鞠躬說道:「剛才它射了。」

讀到這個段落,想起靜坐時最理想的狀態,個人知覺融入宇宙生命之流裡。不是人在射箭,而是有一種能量,通過人的身心,讓箭射了出去。我知道了,箭是自己射出去。但我也知道,箭本來是不會自己射出去的。發心,準備,訓練,時機成熟了,箭才會自己射出去。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講的都是類似的機緣。射藝裡有禪心,海瑞格說:「只有當冥思的人完全達到空靈無我的境界,才能與那超然的實體合而為一。因此我終於明白,除了靠個人親身的體驗與痛苦之外,沒有其他道路通往神祕。」放開自我,拋棄執念,直到什麼都沒有,最不刻意的張力就會現身。阿波研造諄諄告誡另一項艱難的功課,射壞了不要難過,射好了不要高興。我想,解脫於痛苦與快樂,在平靜裡悠遊,那是禪心的最高境界。

我很喜歡鈴木大拙說的這段話:「如果一個人真心希望成為某項藝術的大師,技術性的知識是不夠的。他必須要使技巧昇華,使那項藝術成為無藝之藝,發自於無念之中。」擺落自我,融入無念之境,當下真心就會湧現。忘了自己的存在,也忘了自己專注修習的技藝,人與技藝才能合而為一。技進於道,然後不凝滯於道,那或許就是真正的道了。

禪心不遠,就在日常。對我來說,禪源自於宗教,卻又超越了宗教性,有一點神祕體驗,又時時顯現在尋常事物之中。禪也適時提醒我,不要想太多,做就是了。心念的奧祕在於,相信的事到最後可以成真。

日本

延伸閱讀

射箭夏令營!培養君子射藝禮儀「小小神射手」

前CIA探員媽媽超猛育兒法曝光 4歲兒已會騎車、射箭、用刀

獨/心疼夥伴成酸民箭靶 蔡尚樺揭鼓鼓幕後動人暖舉

射箭/凱撒射箭隊本周返新北主場 辦小選手對抗賽

相關新聞

【聯副不打烊畫廊】詹賀油彩作品〈鋼琴師〉

●「荒謬劇──疫情下的獨白」於南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F)展至6月5日。

【文學台灣:新竹篇 之1】黃文鉅/青衫落拓九降風

自從有了社群媒體,政治正確陡然變成一樁大江大海,略比名人猝逝少轟動些的事蹟。不需要誰來饒富深意,寫字的人無端端冒出了為故...

【今文觀止】張作錦/孫中山若見了李鴻章就不革命了?

孫中山倡導革命,推翻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後人尊他為「國父」。某些研究歷史的人認為,如果孫中山〈上李鴻章書〉能被李看到,...

沈信宏/愛著愛著就忘了

這幾天,IZ*ONE在線上演唱會無預警地解散了。

【跨界時代】黃麗如/以酒與聶魯達相遇

傍晚,行走在Maruri街,天空已露出點點彩雲。朋友一直遊說我搭纜車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山的聖母教堂看城市暮色,他說:「在那...

林谷芳/禪在鎌倉(下)

對日本禪,兩岸實修的禪家與文化人之間呈現著有意思的不同褒貶。禪家,尤其是經過抗戰的,不管是基於對唐.五代的舉揚,或站在禪...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