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系列】蔣勳/愛鳥,何不種樹——再談鄭板橋

鄭板橋墨跡:「縣中小皂隸有似故僕王鳳者,每見之黯然」。(圖/蔣勳提供)
鄭板橋墨跡:「縣中小皂隸有似故僕王鳳者,每見之黯然」。(圖/蔣勳提供)
自然生態的尊重

不是從狹窄的人類視野

看待龐大的生物鏈,

而是把自己也放進

這環環相扣的生物體系,

所有的「利他」

才是「共生」「永續」的

基礎……

十八世紀的揚州有揚州八怪,有鄭板橋這樣的知識分子,也許應該視為清代前中期一次重要的啟蒙運動。

歐洲的啟蒙運動強調「生而自由」,每一個個體生命都應該被尊重,打破社會階級貴賤貧富的差異,打破種族的歧視,打破男女性別的不平等,近現代人類的文明,從啟蒙運動做基礎,一步一步走向人性的全面解放,兩三百年間,從法律上、道德上、觀念一步一步解放,雖然還有許多逆勢而行的保守阻礙,但是,啟蒙運動尊重個體生命自由的大方向一直是全世界文明社會努力的目標。

如果把鄭板橋作為清代人性啟蒙的重要思想人物來看待,他就遠遠不是「書畫家」「詩人」可以搪塞。摘錄他文集書信裡的一些片段,可以看到他在十八世紀與歐洲許多哲學思想家的論述主張不約而同的相似,甚至,鄭板橋的哲學思想放在現今的社會思潮上來看,仍然令人耳目一新。

●愛鳥,何不種樹

青年時讀鄭板橋文集書信,常常驚訝他超前時代的思想觀念,隔了四、五十年,重新閱讀,還是覺得充滿新銳進步的現代感,因此把他文集中昔日圈畫紅筆的幾段抄錄出來,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

他在濰縣做縣令時寫給弟弟一封家書,書信裡談到「養鳥」一事:

「平生最不喜籠中養鳥。

我圖娛悅,彼在囚牢,何情何理?而必屈物之性以適吾之性乎?」

這段話談籠中養鳥,涉及對待生命的基本態度。

喜歡鳥,卻把鳥囚禁在籠中,「我圖娛悅,彼在囚牢」。鄭板橋談的已不只是籠中養鳥一事,而是擴大到人類對待所有生命的態度,他下面講得很清楚,「髮繫蜻蜓,線縛螃蟹,為小兒玩具,不過一時片刻便拉折而死。」

他是在書信裡告誡弟弟對自己兒子的教育,從幼兒開始就不可以以玩弄折磨動物昆蟲為樂。

書信裡很清楚闡述了天生萬物的自由平等思想:「天地生物,化育劬勞,一蟻一蟲,皆本陰陽五行之氣氤氳而出,上帝亦生生愛念。」

鄭板橋以為:人類是萬物中最貴重的,「萬物之性,人為貴」,人類如果不能體念上天生長萬物的心意,「萬物將何所托命乎?」

這是啟蒙運動的核心思想,殘虐生命,在任何狀況都違反天意,也違反人性。近現代文明社會的政治改革、宗教改革、社會運動都建立在這個尊重生命的基礎上。

知本卡大地布部落呼籲知本溪河口濕地生態有多少生物棲息,不可貿然破壞。七千多年形成的桃園外海藻礁孕育多少生物的生態,不能貿然用短視經濟利益破壞。斯馬庫斯部落研發無藍光的路燈,減少蝴蝶昆蟲死亡,思考的基礎,都是民間對天生萬物的尊重愛惜。也是鄭板橋反對用牢籠囚禁動物禽鳥的基本觀念。

人類常從自我的短視利益看待萬物,對我們有用的叫「益蟲」,對我們有害的叫「害蟲」。但是,從自然生態的觀點來看,天生萬物,並沒有區分「益」與「害」。

鄭板橋在信中說得很清楚:「蛇蚖蜈蚣、豺狼虎豹,蟲之最毒者,然天既生之,我何得而殺之?」

這是非常先進的生態自然的平衡觀念,天地間複雜而環環相扣的生物鏈,不應該以人類單一的狹窄角度來區分「益」與「害」。

池上因為自然有機農業的發展,各種生物都跟著復育。一次在池上國中,有蛇從屋頂掉下來,都市學生可能驚慌大喊大叫,池上的孩子知道如何避免危險,保護自己,安安靜靜把蛇送回山林中去。

自然生態的尊重不是從狹窄的人類視野看待龐大的生物鏈,而是把自己也放進這環環相扣的生物體系,所有的「利他」才是「共生」「永續」的基礎吧。

在萬物中有「毒蟲」,務必殺盡,人類就會在同類中區分種族、宗教、階級、性別差異,指為「異端」、「毒草」,也務必除惡務盡,最終就一定是非理性的虐殺,把「不同」視為異端仇讎,納粹以種族殺數百萬猶太人,殷鑑不遠,人類不仁,還會有浩劫嗎?

板橋這一封重要的家書,希望弟弟正確教養他的兒子,其實更是在思考人性普世應該遵守的生命原則,他信寫完,覺得應該講得更清楚,因此信後又附一紙,正面說明「欲養鳥莫若多種樹」。

他再次說明自己也愛鳥,愛鳥從種樹開始,「繞屋數百株」「為鳥國鳥家」,這才是板橋愛鳥的最終理想。

這一段,常常覺得應該讓今日縣市鄰里鄉鎮從政者一讀,從關心自然生態開始,一個城市,一個鄉鎮,有樹有鳥,尊重生命,尊重自然。

●王鳳是誰

鄭板橋結過兩次婚,徐氏和饒氏夫人,育有三個孩子,多早逝。他的故事中也常有貌美女子和男子的邂逅交往,他常率性書寫,像日常札記,也在書信裡直接跟朋友說,沒有避諱,沒有掩蓋。

他起初在揚州賣畫維生,是一名自由自在的畫家,風流韻事,隨意書寫,不難理解。五十歲以後,他是朝廷任命的官員,一縣的長官,這段時間,他依然留下很多完全溢出官場常規的「外遇」事件,直言不諱,放回到十八世紀的清帝國,這樣的特立獨行,不在意輿論,今天讀來仍覺不可思議。

上次有寫到他邂逅女子的豔遇,這次試著摘幾段他與男性的情感與慾望,可以看到板橋叛逆時代潮流的驚世駭俗之舉。

他在做縣令時遇到一個長得好的「小皂隸」,縣官外出,前面有喝道的「小皂隸」,類似今天的保安或警察吧。

鄭板橋騎馬或坐轎子,喝道的小青年忽然回頭,眉眼讓他想起以前的舊僕人「王鳳」。鄭板橋寫了幾首詩,懷念有過一段感情的「故僕王鳳 」:

「喝道前行忽掉頭,風情疑是舊從遊。

問渠了得三生恨,細雨空齋好說愁。」

這幾首詩的題目是「縣中小皂隸有似故僕王鳳者,每見之黯然」。

可能只是偶然回頭的一個漂亮小警察,鄭板橋想起了以前交往的僕人王鳳。這個小皂隸在板橋的保安隊伍中,常常會見到,板橋因此每見到就有點黯然神傷,總是想起王鳳。

從四首詩來看,這王鳳不只美,也懂書畫,替板橋用印、抄書、謄稿,「可憐三載渾無夢,今日輿前遠近魂」,王鳳大概死了三年了,卻在一個車前侍從的小青年身上一時還魂。

形貌肉體相似,引起一時舊情悸動,然而這小皂隸畢竟不是王鳳,鄭板橋詩中感慨:「縱然面上三分似,豈有胸中萬卷藏」,板橋的情慾不只是肉體,也是文化性情上的惺惺相惜。

板橋的書法是「畫家的字」,與一般傳統書法篆隸行草的規格都不同。「畫家的字」是把漢字點捺當抽象視覺來玩,這一派書法從明代徐渭發展,到揚州八怪大放異彩,板橋說自己的字是「六分半書」,用來調侃一成不變的「八分」隸體,他是很清楚自己的顛覆傳統意圖吧。

●此輩利吾金幣來

鄭板橋的率真,完全不在意社會輿論毀譽,他在「板橋自敘」裡講如何讀書,但也說日常偏好,他毫不隱瞞地說自己「酷嗜山水,又好色」,傳統文人多說前一項「山水」,至於「好色」,可能孔夫子感慨「未見好德如好色」,知識分子文人就避而不談。

板橋不僅直言自己「好色」,更直接表白自己的「性趣」:

「尤多餘桃口齒,及椒風弄兒之戲」。

「餘桃口齒」典故來自《韓非子》,衛靈公男寵彌子瑕把吃了一口的「餘桃」給靈公吃,靈公大為感動。

「椒風」指漢哀帝男寵董賢,連妹妹也受寵,住進皇后等級的「椒房宮」。

「板橋自敘」承接了晚明張岱等人的思想觀念,自傳、墓誌,都有「懺悔錄」的人性真實告白,也正是啟蒙運動擺脫虛偽社會教條,闡發個人真實自我的基本態度。

鄭板橋的「好色」卻沒有陶醉到頻呼愛人名字不克自制的假象,「自敘」裡他彷彿最好的寫實畫家,像老年林布蘭在鏡子裡細細觀察容顏衰逝,沒有一點偽裝掩飾,他說:「自知老且醜,此輩利吾金幣來耳。有一言干與外政,即叱去之,未嘗為所迷惑。」

寫「自敘」時板橋五十八歲,還在做官,他直言自己嫖妓養孌童,也清楚知道自己「老而醜」,此輩也只是為錢幣而來,不必太陶醉。尤其不能在性交易裡昏了頭影響到政務上的事。

●男人的屁股

鄭板橋的特立獨行來自他毫不受拘束的觀念思想。刻板保守的教育常常產生一批一批人云亦云缺乏獨立思考判斷的知識者,我們常常譏笑古代八股教育,但是,板橋是道道地地八股教育科考出身,卻沒有一點迂腐氣,對許多事物都有不同於俗世大眾的獨特看法。

獨立思考是啟蒙運動的基礎,沒有獨立思考,不能懷疑人云亦云的教條規章,沒有提出自己看法的勇氣和判斷,自然只是隨波逐流,或屈服於政治威權,或迎合商業利益,如何能有超越俗世大眾的獨特見解。

板橋有一封信談他做官時要打男人屁股,他看著男臀,忽然起憐惜之心,寫了一封信給好朋友李鍇(1686-1755),大談笞打男臀刑律的荒謬,正經當一件司法改革的事來談。

這封信談的人頗多,但大多是譏笑訕諷,很少認為板橋真心要改革刑律。

這封信寫給李鍇,這李鍇出身名門貴族,是清代著名的詩人史家,娶妻赫赫舍里氏,是康熙朝大學士索額圖的女兒。兩人雖然都家世顯赫,但也都淡泊名利,隱居盤山豸峰下,自號「豸青山人」。

板橋跟這樣一位官場同僚談他在范縣做縣令時的一個案件:

「昔宰范縣時,有一美男犯賭被捉,問治何罪,按律須責四十大板……」

板橋很猶豫,請求胥吏罰別的,「吏對『不可』。余無奈坐堂。但聞一聲呼喝,其人之臀已褪露於案前。潔如玉,白如雪,豐隆而可憐。笞責告終,幾至淚下。」

這大概是議論司法刑律最詭異奇絕的一段文字,如此談男人的屁股,如此對肉身不忍,在那樣還存在各種慘酷刑律的清帝國,板橋的特立獨行至今仍讓人驚訝。

板橋會和李鍇談他對打男人屁股的異議,是因為李鍇曾經和板橋提到對「犯法婦女摑頰掌嘴,最為可憐可痛」,李鍇以為「桃腮櫻口,豈是受刑所在?」這兩個人的司法改革,都從對肉身的美的疼惜出發,板橋的形容值得再讀:「堆雪之臀,肥鵝之股,為全身最佳最美之處,我見猶憐,此心何忍?」

板橋的詩詞文章好,其實書信札記更精采,隱藏著許多超越時代的觀念思想。在當時被視為異端,今天拿到廟堂上,恐怕也還是異端,要引發很多的酸民攻擊辱罵吧。

知識分子擅長指他人為異端,酸民愚蒙,板橋、李鍇這類啟蒙先驅只好隱居的隱居,辭官的辭官,寫一寫「難得糊塗」裝瘋賣傻度餘生吧。

司法改革 自然生態 詩人 猶太 納粹 藻礁 外遇 虐殺 性交易

延伸閱讀

新北捷運購屋學 新埔站外雙捷特區,房價支撐有漲聲

黃偉哲再度北上板橋賣鳳梨 銷售6千箱破去年紀錄

買3盒送1盒!肉鬆餅「武松殿」首度北上 插旗板橋環球

影/新北警「雲龍系統」發威 男子偷機車不到3小時落網

相關新聞

【三城記之一】張系國/戀曲2020(下)

大概因為劉幼梅說過,這世界上沒有誰比武 博士對李眉更好,李眉就讓她來當自己的替 身。劉幼梅也不知道為什麼昏了頭,她竟然 當場答應了……

王壽來 /正義終究沒有缺席——名將王靖國70年後入祀忠烈祠

在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的最後階段, 家父擔任第十兵團司令兼太原守備司令, 率領十萬英勇國軍死守太原孤城六個多月, 奮勇抵抗三十多萬共軍的圍攻, 直到彈盡援絕,城破被俘,最後病死獄中, 這不啻是他求仁得仁,對國家的忠誠! 七十餘年後的今天, 政府終於讓成仁取義的家父, 入祀國民革命忠烈祠, 總算是正式還給了他一個公道……

【致我的十八歲.駐站觀察】騷夏/魔幻的刻度

文學大小事部落格「致我的十八歲」詩文徵稿,共收作品398則,經駐站作家馬翊航複審、騷夏決審,選出10則優勝作品。評委表示,十八歲是魔幻的刻度,最好的狀態就讓筆帶著你走,哪怕那些過不去的,也像採茶時最值得摘下的嫩葉,經過烘焙和揉製,你即將喝到醇美與回甘。 即日起,聯副將陸續刊出獲獎作品。(編者)

楊明/群鳥棲止薄扶林

一些史學家和文化遺產專家將薄扶林村視為港島唯一的傳統鄉村, 但是薄扶林村一直面臨可能遭清拆的未來, 如兒童堆疊積木,不論有價值的沒價值的, 最終都將傾倒頹圮,化為泥塵……

【當代小說特區】李紀/邂逅的海(下)

徬徨的意義和邂逅的意義交織歷史和地理意味。海連接沖繩和台灣,也連接日本,在東亞右側形成一條軸線,亞洲大陸在左方,更遠的是右方的美洲大陸。 徬徨與邂逅既在國與國,也在人與人之間。……

【當代小說特區】隱匿/計畫(下)

我在樓下看著她打開又關掉每一層樓梯間的燈,一直到她抵達她的樓層時,從窗口探出頭來對我揮揮手。我側耳傾聽著她用鑰匙謹慎地打...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