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白金莊園(中)

白金莊園。(圖/吳孟芸)
白金莊園。(圖/吳孟芸)

惠雯對疫情的擴散

不太擔心,

Anne待在「白金莊園」,

不會外出,

只要確保食物充裕,

孕母跟體內的

寶寶體重增加,

兩個月後就生產,

功成圓滿……

Anne擁有的「白金莊園」,是室內、戶外三英畝的西班牙式豪華莊園,她跟睡美人一樣,不能走出這個空間,在花園散步時,閃紅點的攝影機,及牆頭釘著「警告──二十四小時視頻監控」的紅色標語如影隨形的盯著她走。缺少玩伴的運動設施,即使有戶外游泳池、網球場,不過是豪華的擺飾。她不能外出,不是因為懷胎七月、走不動,因為沒有肚子裡孩子的所有權。

她當然羨慕小鹿輕盈地蹦蹦跳跳,在綠草如茵的草皮享受微風、暖陽,她撫著八個月的大肚子,想像兩個月後生出小孩,她就要跟男友會合,回到當初相戀的日子。他們在愛沙尼亞的高中相戀到大學,他堅持來美國念電腦碩士,想辦法留下來,Anne不想再念,為愛,也只好來。他申請到俄亥俄州立大學,Anne申請到密西根州立大學,雖在鄰州,卻是分隔兩地。Anne讀得進退兩難,厚厚的英文書像是天書,得硬著頭皮念,好保持學籍,再想辦法從密西根轉校到俄亥俄州跟男友團聚。

Anne常拿書在校園的鐵椅上呆坐,為困境發愁,旁人很容易被她幽然縹緲的眼神給迷住,以為她在沉思。在一個萬里無雲的晴天,她散發無比的抑鬱,吸引代孕公司的經紀人走向她。代孕的條件很好,幫她從校園轉為網路上課,她不用進校園,待產期間,在「白金莊園」遠距學習,生完小孩,學位也到手。

她跟男友相信,幫助不孕的夫妻成為父母是一種善行,孕母的報酬又可支撐兩人美國的學費、生活費,就不需拮据地打工,可專注課業,儘快取得文憑留下工作。當孕母,是前進美國夢的快速通道,Anne生產完,帶著報償和學位,去俄亥俄跟男朋友團聚。

Andy親眼看到Anne,很詫異她比視訊看到的美上許多,Anne有柔軟的金色鬈髮,湛藍色的眼睛,側面看有如希臘維納斯女神的靈秀五官,當她看你,你絕對會掉進感情的漩渦,她的眼像黑洞,吃掉宇宙的萬物,除非妳能躲開她的眼。Andy留意Michael一進門,眼神留駐在Anne的臉上多時,就像Michael常盯著他瞧,他希望出生的孩子也能像這樣長時間攫取Michael的目光,因此對Anne迷惑Michael的魅力更加的滿意,Anne能代表自己的特徵:金髮碧眼、四肢細長、主修藝術,還能彌補他不能懷孕的缺憾。這九個月,他不會缺席,代孕公司每周傳來懷孕的進度,他跟Anne一樣感覺孕吐、腹部的沉重、下肢的水腫,感受胎兒的心音、胎動。Andy具有敏感的女人心,曾以男兒身為恥,出櫃前抱定這輩子單身,沒想到出櫃後找到心儀的伴侶Michael結婚,Michael還願意花費巨資,讓Andy量身訂做他們的後代,Michael對他的愛已溢於言表,真愛存在於伴侶間,不限異性或同性。

Anne經過Andy的身家調查、健康檢查、學業成績、基因檢測、年齡……嚴格的篩選,是精挑細選後的最佳卵母、孕母的人選,代孕公司將委託人Michael的精子及Anne卵子受孕的胚胎植入Anne的子宮,等待她產下Andy及Michael愛的結晶。他們送上兩克拉Tiffany的鑽戒給Anne當見面禮,她是Michael跟Andy兩個人的新娘,他們一起掀開她的頭紗,讓Anne在「白金莊園」孕育他們的後代,他們還想添老二,讓老大和一般的家庭一樣,有手足相伴成長。

Anne以為Andy是委託人,入門就盯她瞧,雖然她從小習慣被人多看兩眼,但緊迫盯人的凝視讓她總覺得哪裡出錯,過不久,她開始低頭看Andy盯著看的肚子,確認衣服沒有沾染番茄醬。整個會面的談話都由Andy主導,Michael則像Andy的助理,整場看著Andy,時不時應和他,彷彿屋裡只有他一人。他倆的談吐不凡,Andy有主見、Michael隨興,兩人很好相處,除了希望Anne在飲食上多吃蛋白質及微量礦物質。

惠雯從同學Jennifer得知,Anne是愛沙尼亞的留學生,肚子的胎兒是借她的卵及子宮受孕,有一半是她的血源。孩子的生父是事業有成的企業家,因為另一半不能生育,所以請代孕公司幫忙。

惠雯忙碌照顧代理孕母的工作,常被美國的大姊笑稱,念書當學生是幌子。惠雯不負責前端仲介媒合委託人及孕母的工作,負責孕母在「白金莊園」的吃住起居,定時更新懷孕狀態的資料傳給代孕公司,惠雯的男朋友是電腦高手,兩人合作,把孕母的體重、菜單,胎兒超音波的照片做成彩色圖表,易於對比,代孕管理公司很欣賞惠雯的巧思,將她從代班升成正職。惠雯從學生的新貧族跳升為小資女,她勤奮的在學校、「白金莊園」兩邊努力,護理的學位帶來專業信譽,專業信譽生產智慧財富,她知道怎麼把抽象的知識變成銀行的存款。

Anne在愛沙尼亞沒吃過菲力牛排,現在天天吃,她的菜單是委託人即孩子的生父Michael開出的,為了確保孩子在母體裡有最優渥的成長環境,委託人的菜單裡包括牛排、龍蝦、鵝肝、有機的蔬果,Anne不太喜歡吃鵝肝,鵝肝有種腥味,委託人說裡面有不飽和脂肪酸,多種微量礦物質,像銅,鋅,硒,她盡力配合委託人的要求,捏著鼻子吞下去,她倒很喜歡柔嫩的菲力牛排,比以往吃過的硬牛排好吃多了。惠雯每天送上最好的食材,廚師Alex烹飪午餐及晚餐,變換各種菜色,讓Anne不會吃膩,在「白金莊園」她被伺奉得像公主,寵壞的公主,沒有自由的公主。

惠雯從廚師Alex微挺的胸部,很詫異的發現Alex是女性,她的短髮、裝扮像小男生,她猜廚師剪短髮為方便料理食物,萬一頭髮掉在菜肴裡,會影響廚師的專業。Alex不久留,作完晚餐,清洗碗盤,量完Anne的體重就開車離開,惠雯猜得出為什麼偌大的房子只有一個性別,跟後宮只有太監一樣,委託人不想節外生枝。

惠雯在周三的五點準時出現,她走到廚房擺放採購的食物,沒看到Alex,她看了手機,確認今天是星期三,她又看行事曆,周三下午五點,沒錯,Alex遲到了。她卸貨的速度特意放慢,等Alex從某個角落出現。她注意家中一切如常,冰箱沒有蛋糕、桌上沒有鮮花,Alex會將蛋糕藏在哪?果然是精心設計的驚喜慶生。腳步聲慢慢靠近,惠雯轉身,Anne滿面笑容地走過來,「Alex這兩天吃壞肚子,不能來,我自己做飯。」Anne很高興地說:「試試我做的家鄉菜—─Sult,像果凍,晶瑩剔透,美國吃不到的。」惠雯沒看過她這麼高興,她仔細看了Sult,像媽媽的拿手菜三色蛋,鑲嵌在水晶裡,她吞了口水。惠雯很久沒回台灣,想念家鄉味及媽媽的手藝,又想逃離家的掌控,這種衝突左右拉扯,像歷史老師說的酷刑「五馬分屍」,好幾次就要扯斷,若是斷死,她就認命,偏偏痛到骨肉分離,行刑的手又鬆放,千鈞一髮的活命不知幸還是不幸?過去的往事不能換個空間就抹去,時不時地蹦出跟現在的日子交疊。

惠雯與Anne到美國,都為了擺脫原鄉的束縛,走出自己的路。這陣子長時間和長她四歲的Anne相處,一度有了錯覺,她不是躲避接班才和男友遠走天涯,她跟Anne一樣,為愛遠走高飛。然而,惠雯心裡有數,男友是浮木,有浮木的支撐,她才有動能前進。惠雯嘗了一口近似三色蛋的Sult,發現鹹得難以下口,在Anne空靈大眼的期待下,她笑得尷尬,吞吞吐吐的嚥了下去。

Anne一連幾天興高采烈地分享家鄉菜,惠雯為Alex的處境擔心,這麼久沒來,她生什麼病,病得不輕嗎?Anne是外地人,不知道住的小城已成為新冠病毒的熱區,每天有幾百人確診,她不想嚇Anne,也不好問,她的責任是照顧好Anne,Alex好不好,其實不干她的事。一周後Alex還是不見人影,惠雯擔心之餘才恍然大悟,Alex不想在疫情下冒險外出,藉生病辭職了。

惠雯對疫情的擴散不太擔心,Anne待在「白金莊園」,不會外出,只要確保食物充裕,孕母跟體內的寶寶體重增加,兩個月後就生產,功成圓滿,大家可拿尾款畢業,各走各的路。她要拿錢跟男友搬離分租的公寓,找一個跟「白金莊園」一樣獨門獨戶的小洋房;Anne要拿這筆錢到俄亥俄州跟念碩士的男朋友團圓。(中)

懷孕 疫情

延伸閱讀

喬丹著名豪宅半價求售 至今仍乏人問津

鄭爽赴美爭孩子撫養權 親揭為何找代孕的原因

代孕謠言滿天飛!42歲濱崎步下個月真的要生了

鄭爽代孕風波後 陸人大代表建議:有條件允許合法代孕

相關新聞

計畫(上)

我看見落地窗上我們兩人的倒影, 我在裡面揮舞著手臂, 我瘋狂吶喊著, 然而,我就像一個陰影, 或者是某種無法定型的液體, 正在設法不要流失掉自己的形狀。 而她則像是一抹落在泥地裡的, 早已腐爛的花香。 一切都在扭曲、旋轉……

黃光男/夢境迴望

我是怎麼啦?我是否夢遊太虛, 是否在現實人生受到了 無可抒發的晦氣, 才有如此「黃葉無風自落, 秋雲不雨長陰」的惆悵? 是真實的另一個世界, 還是虛妄的這世憂愁?……

【文學相對論5月 二之一】張貴興vs.徐振輔/廢墟之下仍有野性(下)

寫作者不再只是喪禮上

洪雯倩/不傳之道——最後晚餐的訊息

有三年多的時間,達文西徘徊於「恩寵聖母院」一面五公尺高、九公尺寬的牆前,他受命繪製〈最後晚餐〉。《聖經》裡的這題材,是許多畫家的一種宿命考驗,考驗他們的慧心,考驗他們的領悟力,考驗他們的別出心裁……

【國際文學獎巡禮】黃英哲/漫談芥川獎作家柴田翔及其時代

1989年我重整留學生活, 離開東京轉往關西將一切再度歸零, 完全忘了是在怎樣的機會下讀了 柴田翔的《即便如此,日子仍然繼續──》, 對小說中純真、充滿理想、誠實認真追求自我的主人公起了高度共鳴, 多年來仍不時地反覆閱讀, 告誡自己要忠實年輕時候的夢想……

【當代小說特區】徐振輔/和你一模一樣的眼睛

獨自經營的茶館裡,央金百無聊賴地趴在櫃台,耳朵貼著收音機,一個勁擺弄天線。雜訊淹沒前傳來的最後播報是:「提醒部分地區居民...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