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心意已決!交通部長林佳龍周末低調回部長室打包

菲立普親王逝世 安德魯王子:女王生命「留巨大空洞」

【科幻小說】張系國/夜半歌聲(中)

圖/可樂王
圖/可樂王

只要他掌握造生鑽石一日,他就可以隨時複製簡化了的自己,因為他最忠實的部下就是頭腦適度簡化的複簡阿炳。複簡人沒什麼心思因此戰鬥力特別強……

晚上小均從學校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問她:「妳見到李老師了?怎麼樣,她很不錯吧?我知道你們會談得來的。」

「你的導師的確是位很優秀的老師。」蘇珊說不下去,拐個彎問:「今天在學校怎麼樣?有沒有討論昨天城裡發生的事情?」

「有的。老師說明天下午學校會帶領全校學生去遊行抗議,連校長都會去。」

這倒是創舉﹗蘇珊暗自驚異,難道校長自己要帶頭嗎?或許他知道學生都蠢蠢欲動,以為不如他自己帶領師生一齊去反而比較安全?

小均對參加遊行抗議非常興奮,蘇珊卻擔心到快吐了,她往往一緊張就會作嘔。這炳妖不是個好對付的人,去年屠城的記憶猶新,他的部下殺死多少無辜的市民。小均不知道遊行抗議有多麼危險,還在蹦蹦跳跳。

「媽,李老師也要去。如果我們學校師生都去遊行抗議,你要不要一起去?」

蘇珊想到和仇人的女兒一起去遊行,未免有些尷尬。露西算是仇人嗎?或許不是仇人,但至少不是朋友。好在小均不知道這些。

「我們酒館的同事一定也會去,我們在城中廣場會面好了。到時我會去找你,你跟緊學校隊伍,不要一個人亂跑。」

「媽,真高興我們可以一起去。今晚我們把壁爐點燃好不好?我去搬木柴﹗」

小均最喜歡看壁爐裡燃燒的木柴。蘇珊記得她小時也喜歡,父親會陪著她坐在火堆前,一直到熊熊大火變成餘燼,一點點火星在餘燼裡閃爍,她還捨不得離開,往往是父親把睡著的她抱上床。現在換了她陪著小均看火,一代傳一代,這都不用任何人教導。

第二天下午蘇珊和往常一樣步行到酒館。雖然隔了一晚,城裡仍然是低氣壓,路上行人低頭疾走,臉上都缺乏笑容,或許都在想今天的大遊行。走著走著她覺得有些怪異,突然明白少了一樣東西。

那歌聲消失了﹗

或許時間還早,但在往日下午就會有歌聲,今天卻沒有任何聲響。真是奇怪的感覺。有那歌聲時她覺得坐立不安,沒有那歌聲時她又覺得若有所失。究竟是怎麼回事?

酒館裡仍然只有酒保東尼在擦洗酒杯,見了蘇珊就說:「妳來的正好。等會大家要一起去遊行抗議,妳要不要去?」

「是啊,我要去的,到那裡再和小均會合。他的學校全體師生一起去。怎麼,大家都要去遊行抗議?」

「全城的人都會去吧。」酒保東尼說:「大家都忍無可忍,不打倒炳妖這日子過不下去。」

果然幾乎全城的人都到了城中廣場。旅館、餐廳、加油站、美容院、電玩游樂場的員工、城裡的中學和小學的師生,甚至療養院行動不便的老人都坐在輪椅上出動。酒館的工作人員全部到齊:王經理、酒保東尼還有三名樂隊以及蘇珊。

阿炳的三百多名部下也都集中在廣場上,隊伍圍繞著市政廳排成兩排。第二排多半是高大粗壯的工人和農民。有的手裡如飛般舞動著軍旗來吸引人注意。有的把家族歷史和殺戮紀錄寫在赤裸的上身,走來走去驕傲展示他們的美麗紋身。

但是阿炳部下裡最引人注意的倒不是舞旗兵和紋身客,而是前排站著一大堆土頭土腦長得很像阿炳的人。酒保東尼特別指給蘇珊看,說:「看到那些複簡阿炳嗎?」

蘇珊說:「他們長得是有點像阿炳,是複簡阿炳又怎樣?」

東尼說:「不只是長得有點像阿炳,根本就是阿炳﹗這些複簡人頭腦簡單,對阿炳忠心耿耿。」

有位複簡阿炳剛好摔了一跤,另外一位複簡阿炳也被他絆倒,兩人摔成一堆,引得廣場上的蒙罕人都笑了。

「不要以為複簡人愣頭愣腦可笑。」東尼說:「要知道,阿炳的真正權力基礎並不是蒙罕城的貧苦大眾,而是造生鑽石。只要他掌握造生鑽石一日,他就可以隨時複製簡化了的自己,因為他最忠實的部下就是頭腦適度簡化的複簡阿炳。複簡人沒什麼心思因此戰鬥力特別強,而且遠比貧苦大眾更加可靠。」

「阿炳萬歲﹗」這時阿炳的三百多名部下突然一齊喊。

「打倒炳妖﹗」廣場上全城的近萬名蒙罕人一齊回答。

雙方對嚷了一陣,阿炳的陣營裡突然起了騷動。全身披掛的阿炳從市政廳大門走出來,站上炳奴為他預先搭好的講台說:

「蒙罕城的同胞,各位父老兄弟姊妹,我是阿炳。」

廣場上立刻噓聲四起。阿炳並不在意,繼續說:「各位父老兄弟姊妹,我知道你們對我不滿。可是你們有沒有想到過,是誰把你們從連將軍的專制統治解救出來的?是我阿炳。是誰把你們從城委會的無能管理釋放出來的?是我阿炳。」

「不要聽炳妖胡說。」有人駁斥說:「炳妖破壞蒙罕城城主高育博士建立的制度,他才是真正的惡人﹗」

蘇珊注意到,講話的正是那位中學老師露西,小均的班導師,手持一個小型擴音筒走來走去鼓舞民眾。

「各位父老兄弟姊妹,蒙罕城本來就是惡人的城市。正如城主高育博士所說,純粹的惡是美麗的,殺戮是美麗的,血是美麗的。這是蒙罕城的傳統。」

露西立刻駁斥說:「炳妖說謊﹗城主從來沒有說過純粹的惡是美麗的,殺戮是美麗的,血是美麗的。」

「各位父老兄弟姊妹,我是蒙罕城的新城主。我說純粹的惡是美麗的,它就是美麗的。我說殺戮是美麗的,它就是美麗的。我說血是美麗的,它就是美麗的。你們希望我再度屠城嗎?」

廣場上的蒙罕人都沉默了,連露西也無言以對。阿炳再問一次:「你們希望看到我屠城嗎?」

沒有人說話。阿炳洋洋得意正要下台,一個年輕稚嫩的聲音突然說:「打倒炳妖﹗」

說話的是一名小學生。然後別的小學生也同樣叫嚷,不久廣場上的蒙罕人都在喊:「打倒炳妖﹗」

蒙罕城遊行示威的民眾隨即向前衝,阿炳見狀倉皇逃下台。他的部下圍過來保護他,和遊行示威的民眾衝突,雙方大打出手。因為阿炳的部下人數較少,不得不逐步退向市政廳。複簡阿炳果然特別頑強,打輸了也不肯住手,又都拿了大木棍,許多人因而受傷。複簡阿炳保護著他們的主公,退入市政廳後把大門關上。

民眾雖然暫時占了上風,其實傷亡相當慘重。等到阿炳的人馬退入市政廳,廣場上一片哀號,大家忙著救人。幸虧今天參與遊行的人非常多,十個救一個,被打傷的人不久就獲得救助。只有少數不幸被打死的在家屬哭泣中被抬走。

從雙方開始衝突起,蘇珊就到處找尋小均。但是小均不在他們學校的隊伍裡面,讓蘇珊急壞了。原來小均和他的死黨衝去和複簡阿炳打鬥。他們哪裡是複簡阿炳的對手,和其他許多示威的蒙罕人一起被亂棍打倒。幸虧露西趕過來幫助蘇珊將小均從受傷的人堆裡拉出來。小均傷的不輕,一條手臂被對方打斷,他卻堅持自己並不疼。兩人七手八腳把他抬離城中廣場。

等到他們回到酒館把小均的傷包紮好,讓他在壁爐前安躺下來,其他人也陸續回來了。酒保東尼說:「廣場上的人現在都散了。這次算炳妖吃了小虧,但是他不會甘休的。我怕他變本加厲,再次大舉血腥屠城都有可能﹗」

王經理絞著手說:「怎麼辦?怎麼辦?我們必須先發制人。」

連個性平和的王經理都這麼說,眾人更是七嘴八舌。自從小均受傷,蘇珊整個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無心參加眾人的討論。倒是露西過來問她:「你要不要先帶小均回家?」

蘇珊看到小均已經睡著,心中不忍道:「讓他睡吧,等他好些我再叫醒他。你們討論有什麼結論?」

「我很同意我們必須先發制人,因為等到炳妖再度發動攻擊恐怕就太遲了。問題是炳妖的部下雖然人少,可是受過戰鬥訓練,我們人多卻是烏合之眾,怎麼跟他們拚?」

蘇珊沒說話,低頭點燃酒館壁爐的木柴。她看出露西眼中的問號,就告訴露西,小均最喜歡看壁爐裡燃燒的木柴,等會他醒來給他一個驚喜。露西點頭笑道:「我小時也喜歡,我爸會陪著我,一直到一堆木柴燒完,我還捨不得離開。」

蘇珊有點驚訝,轉念一想小孩不都喜歡看火?所以毋寧是很自然的事。這時露西說:「我讀了你留下的字條。我們都喪失了最愛的親人,再怎麼樣都忘不了,但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回來。所以我們不可以成為仇人。」

蘇珊拭淚說:「不僅不是仇人,我們的經歷太相似,所以我願意永遠和你為友。」

露西感動擁抱她。這時蘇珊聽到熟悉的歌聲。

「他回來了﹗」蘇珊全身發冷,又開始有想吐的感覺。「怎麼辦?」

外面有吵鬧的聲音,果然是炳妖的部眾來搜查酒館,沒有敲門就直衝進來,幸虧被王經理和東尼攔住。蘇珊和露西趕快抱起小均,躲入酒館的藏酒庫。王經理和東尼先是和炳奴口角,不一會打了起來,其後就沒有聲音。良久,露西跑出去打探,立刻回來說:「他們兩人被捉走了。」

蘇珊知道兩人故意犧牲自己來保護她和小均,懊惱說:「都是我的錯。我應該先帶小均回家的。」

露西說:「沒有關係。反正我們遲早必須和炳妖拚一場。人總要死的,尤其你和我,死反而是一種解脫。」

每到了最愁悶的時刻,蘇珊就想起父親遺留給她的小型時光機器。拜了這部時光機器之賜,蘇珊多少次通過時光隧道去尋找父親。

她記得那天父親從外邊回來,遞給她一個不起眼的深咖啡色小匣子。她打開一看,裡面有個小輪盤,中間嵌著一顆黑鑽石。

「爸,這是什麼?」

「這是你的生日禮物。」父親說:「爸爸很抱歉,自從你媽走後,很少有時間陪伴你。我又沒有錢,什麼生日禮物都沒法給你買,突然想到這個小型時光機器。它是一位物理學家送給我的。你記不記得上次我破了一樁綁票案?被綁票的就是這位著名的物理學家的兒子。我把他的兒子救回來,物理學家很感激,後來就送我這架時光機器。」

蘇珊驚奇拿著深咖啡小匣子。父親繼續說:「我現在轉送時光機器給你,因為將來我們總有必須分開的時候。只要你想念我,利用這時光機器,不管我在哪裡你都找得到我。」

「爸,我們不會分開的。」蘇珊急切說:「我永遠不要離開你﹗」

「傻孩子,你就是我的一切,我也永遠不要離開你啊。」父親輕輕摸著蘇珊的頭髮說:「這時光機器只是以防萬一,你留著吧。」

可是「以防萬一」的事真的發生了。父親走後,果然蘇珊利用父親遺留給她的小型時光機器,她想念父親的時候總是找得到他。即使他進了監牢,她扮成賣火柴的女孩,還是可以在他出庭或回牢的路上看到他一眼。

這時蘇珊從手袋拿出深咖啡小匣子,露西在旁邊看到了十分驚奇,問:「這是什麼?」

蘇珊解釋,這是從前她父親送給她的時光機器。露西大喜道:「假如我記得沒錯,時光機器正是造生鑽石的剋星啊﹗造生鑽石是白鑽,時光機器裡面是黑鑽,對不對?」

蘇珊驚奇說:「不錯裡面是黑鑽。你怎麼知道?」

露西說:「我在我爸的筆記裡讀到過,造生鑽石的白鑽可以用來創造生物,時光機器的黑鑽的效果恰好相反,能夠還原造生鑽石所創造的生物。」

「生物如何還原?」蘇珊說:「我知道了,那麼就是毀滅造生鑽石所創造的生物。」

「沒有錯。」露西拍手笑道:「阿炳用造生鑽石來創造複簡阿炳,我們可以用時光機器來摧毀複簡阿炳﹗」

整個晚上蘇珊和露西都在構思對策,然後和酒館的同事商量。第二天中午,酒館的人和平常酒館的老顧客統統出動,到市政廳前向阿炳挑釁。小均也要去,他雖然斷了手臂,卻堅持不痛自己還能走路。蘇珊很不想讓小均去,但又無法阻止,不能不十分懊惱,向前走的腳步放慢下來。

露西看出蘇珊心裡想變卦,立刻把蘇珊拉到一旁說:「不要猶疑,我們只有這個機會可以打敗阿炳。」

「可是小均……」

「不用擔心小均,你大膽去做。」露西說:「萬一你有事,我保證會照顧小均。」

鑽石 中廣

延伸閱讀

【科幻小說】張系國/夜半歌聲(上)

【活動快訊】尋找異空間的入口:《藍屋子》 蔡素芬X王聰威對談

多老算是老到無法擁有性愛?對老年生活的刻板印象是如何形成

克魯曼:共和黨提的經濟方案是在侮辱人

相關新聞

【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白金莊園(上)

在這,日子被規畫好, 每個時段自有意義, 人人在倒數 自己的生日願望, 等著一起吹熄蠟燭 實踐夢想……

林達陽/飛翔的證據

念研究所時, 上小說家老師的課, 老師講到精采處, 真心在乎處, 偶爾會停下來深思, 看著窗台上 孤獨的鴿子出神, 鴿子往往也偏著頭 注視老師, 久久不動。 修課的我們也停下來, 窗外的風景也停下來, 時間也停下來……

【文學台灣:桃園篇 之11】葉儀/舊城新事

機車前座換了一個背影, 同一座城市像是重複曝光的底片, 兩張面孔疊合在一起, 說不一樣的話、畫不一樣的菜單, 同一條街上有不一樣的故事 會重新發生……

黃維樑/我的雲端音樂廳

我是君臨大廳的「指揮」

【文學相對論4月 二之一】姜泰宇vs.林立青/作家只是眾多身分之一

我們把真實世界 那些瞎唬爛亂七八糟 不被看見的感觸及人物寫下來, 讓別人看見我們所處的世界, 也看見我們……

胡靖/雞蛋之城

這座城之所以能像帽子魔術一般地,不斷生出新的面貌,有一原因或許是來自於此地本身的色彩淺淡,一如雞蛋那般,帶著包容性,結合之後便讓出自己。……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