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康友炒股案 立委吳怡玎之父涉違反證交法300萬元交保

「CHINA」變超小…華航新塗裝拍板? 交通部長林佳龍回應了

隱匿/毀三觀的貓

毀三觀的貓。(圖/貓小姐)
毀三觀的貓。(圖/貓小姐)

平常牠如廁前後必定連續不斷地激動鬼叫,

然而,那時卻安靜無聲,怎麼會這樣呢?

後來我特別留意,終於確認了這件事:

如果我在睡覺,漂漂就會壓抑牠的女高音,

或者跑到最遠的房間去號叫一番,

總之,牠很努力,不打擾我休息……

第一眼見到這隻貓的時候,我倒抽了一口氣並倒退了兩步,緊接著,牠的名字便自動地從嘴邊冒了出來:「阿醜」(台語)。

當時阿醜骨瘦如柴、尖嘴猴腮,全身上下黑色和肉色混得亂七八糟,簡直就像燒燙傷一樣,很多書店的客人還以為牠有皮膚病呢。而在那張謎一般的臉上,不容易找到眼睛的所在,或許正是因為看不出表情,無法像其他貓一樣用眼波攻勢向人類要求食物吧?所以牠習慣用聲音來表達自我,每次出場,必定激動萬分地東奔西竄,且搭配著世界末日般的號叫,以自壯聲勢。

明明瘦小醜陋卻氣勢驚人的牠,打遍眾貓無敵手,毫不客氣占據書店裡最舒適、最顯眼的位置,自在地伸展著牠那彷彿穿著破綻百出露趾襪的四肢,自我感覺如此良好,竟讓我想起三島《天人五衰》裡的絹江,那是一位「無須改變自己的長相,只消使世界換一副嘴臉即可」的醜女,書中是這麼寫的:「那是一張從任何角度審視都只能稱之為醜的面孔,這種醜是種天賦,任何女人都休想醜得如此徹底。」

在我看來,阿醜就是貓界的絹江小姐了。但後來因為阿醜身體不好,不斷進出醫院,我終於聽從鄰居的建議,將牠改名為「漂漂」。我和本來給牠取名「醜醜」的鄰居,都花了很大的力氣才終於改口,可牠卻很快適應了新的名字,那陣子每次呼喚漂漂,我心裡總有種隱隱的懷疑:是否我和鄰居腦波太弱,所以都遭到牠的控制呢?還是說人類的審美觀本來就太落後了,所以無法欣賞漂漂走在時代尖端的美?

總之,改名之後,漂漂身體狀況好多了,身上也長了肉,而且牠向人撒嬌的功夫更上一層樓,居然也迷倒了一些書店的客人,有時我嫌牠醜,還會有牠的粉絲跳出來罵我呢!因此牠大約三歲時被領養了,當時已被牠吵到崩潰的我,真是歡欣鼓舞,簡直要放鞭炮慶祝了!可惜的是,漂漂到新家後始終無法適應,牠經常憂鬱地躲在角落,整夜鬼哭狼號,最後身上還出現多處脫毛,醫生判斷牠得了憂鬱症,這時牠當家貓已經快要一年,當然不能野放,於是我便將牠帶回家了。此後,便開啟了我的試煉之門!

坦白說醜對我不是問題,我最受不了的是吵。以前牠是街貓,在書店裡如果吵得我受不了,還可以把牠趕到露台或屋頂上,然而來到我家之後,那驚人的女高音迴盪在四壁之間,還自帶Echo,格外具有破壞力,我常被嚇得忘記自己正要做的事,或者把碗掉在地上,有幾次甚至撞到家具,最近一次我被嚇得割傷了腿,到現在傷口還沒痊癒。

起乩鬼叫的情況在大小便前後,以及餵罐頭前更是到達極致。但餵罐頭時,每隻貓有不同的調配濃度和保養品,我無法迅速裝好餵食,這段時間我就被漂漂吵到經常理智斷線!甚至曾經怒罵、追打牠,這讓我非常慚愧,因此我很認真想了許多辦法。

第一招,每次吵鬧就停止餵罐頭,但這完全不行,因為這樣只是把吵鬧時間無限延長而已,罐頭還會壞掉。第二招,把桑納沛或腸寶的空膠囊丟給牠玩,這還不錯,但也只能讓牠分心一下子而已。第三招,把自己關在廁所,等分裝好全部罐頭之後再出來餵食,鬼叫聲隔了一扇門,勉強可以忍受。

第四招是我頗得意的:模仿牠的鬼叫!不管音色、音量或長度都儘量模仿,這招真的有嚇到牠,牠聽到類似自己的叫聲之後也震驚了,音量瞬間降低,並滿臉狐疑,在一邊模仿鬼叫的時間裡,我就把罐頭分裝好了,趕緊結束這一回合。不過後來因為持續大叫導致頭暈,所以改成錄音,每次欣賞牠被自己的聲音所驚嚇的表情,真有說不出的愉快啊!

第五招也是最後一招,把漂漂的叫聲聽成是在叫:「媽!」,坦白說確實挺像的,而且實際上牠也真把我當成媽了,每當我被吵到爆青筋時,突然看到牠一邊叫媽,一邊自認為很可愛地路倒翻滾,我的氣就消了一半。換言之,這招改變的是我的心境。

到現在,漂漂來到我家已經兩年了,牠的長相和吵鬧,一點也沒改變,只是牠在打遍全家的貓之後,慢慢地接受了其他的貓,唯獨鎖定了高大帥氣、體型是牠兩倍大的「樣子」,不僅見一次打一次,且手法十分兇殘。比如埋伏在箱子裡等樣子經過時,以驚人的聲勢竄出擊打之!那箱子傾倒翻滾發出可怕的聲響,把樣子嚇得屁滾尿流;或趁樣子過貓洞時堵在門口恣意抓咬,夾雜以不休的怒罵,那時樣子只能繼續卡在貓洞裡,任牠宰割。最可惡的是,趁樣子如廁時從背後攻擊,把這大個子嚇得屎尿全都落在盆外了!

漂漂只有在幾個狀態時會停止鬼叫:睡覺、吃飯、罵鳥還有罵樣子。貓咪罵鳥的時候發出「喀、喀、喀」的聲音,這是模擬將鳥生吞活剝的唇齒動作,雖然有趣,但還是比不上罵樣子。

每當我在做事的時候,耳朵(不得不)聽著漂漂不斷地發表高見,每當那鬼哭狼號突然切換成從鼻腔發出的帶有威嚇感的:「嗯、嗯、嗯嗯!」時,我轉頭一看,必定是樣子出現了,「嗯」聲必定伴隨著樣子,絕無例外,漂漂從未將這聲音獻給其他貓或人,唯有樣子獨享,真不知這算不算是用情至深呢?

然而,真正的用情至深是怎麼樣呢?有天清晨我被激動奔跑的聲音給吵醒,我半閉著眼睛看見原來是漂漂正打算上廁所,可是,有點不對勁,平常牠如廁前後必定連續不斷地激動鬼叫,然而,那時卻安靜無聲,怎麼會這樣呢?後來我特別留意,終於確認了這件事:如果我在睡覺,漂漂就會壓抑牠的女高音,或者跑到最遠的房間去號叫一番,總之,牠很努力,不打擾我休息。

是不是很感人呢?現在看著漂漂的臉,我已經看得到眼睛和表情了,甚至覺得在牠黑色如夜的臉上,那些燃燒著的橘紅色斑紋,有點像蝴蝶狀的玫瑰星雲,而牠身上每個細節都是流金碎銀,閃耀著漂漂的光澤……好了,這就是我三觀全毀、目盲又耳聾的故事。

憂鬱症 貓咪 野放 台語

延伸閱讀

HomePod Mini 採全新球形設計:黑白兩色價格更便宜

公車蜂鳴器太擾人 民眾氣:住15樓還裝氣密窗一樣很吵

高雄輕軌一階音量改善 二階加強優化

中國大媽跳廣場舞太吵 居民放「大悲咒」神見效

相關新聞

高苦茶/巴黎解放,解放巴黎

在香榭麗舍大道飽餐一頓後, 散步遊賞約1.5公里到這頭來又想上廁所了。 幸好公園內有公廁。乃一般建築式。 有位非洲裔女員工負責打掃收費。看到價目表,心臟一沉: 收費不分男女每人1.5歐元(約新台幣54元)……

王浩一/寂寞沙洲冷

詩人葉慈說:「年輕時,我曾經浪蕩度日,如今我就要凋謝並走入真實。」蘇東坡說:「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我卻在葬禮開始思索:所有的亡者,「他是怎麼成為現在這個人?」他有恨?他有遺憾?他有過熱情?當他凝視逼近的死亡,他想了什麼?……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7】崔舜華 /忝而十年

離開百年樓的那個清晨,中庭的鳳凰樹在仲夏的催促下綻落金霞色的花朵,鍛金般的花瓣打在肩頭和髮際,落土後轉眼便快要凋萎。我想自己終於抵達了我的黃金歲月,即便僅僅是碎金贗鑽,微小卑細如花泥,卻非常非常快樂……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6】李屏瑤/松鼠之年

是有些風雨欲來的徵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5】陳思宏/極鬧極靜的2004

人間交遊,很難避免此問句:「來柏林多久了?」答案清晰,身處當下時空減去2004,就是我在柏林的時間長度。2004年六月,...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4】賴志穎/我那軋團的日子——寫給那些曾經一起軋團的朋友

「副修」農化系的我是系上一條蟲,每學期都擔心被二一,怕到我連台大正門口的「二十一世紀炸雞」都迷信到不敢踏進半步。因為怕,音樂更是讓我唯一能在絕望的課業中回神的靈丹,似乎在完成音樂的過程中,才能看到一點點人生尚仍值得追求的什麼……

【美學系列‧臺靜農紀念展7】蔣勳/鄭羲碑與鄭道昭碑

十一月九日是臺靜農老師逝世三十周年忌日,整理一些資料,希望在池上的紀念展結束前,寫一段結尾。

【追憶似水年華——2000年代 之2】向鴻全/2003,那近乎無聲的叫喊

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也是我即將退伍前,我被調離實兵野戰單位,到一個相對輕鬆但每天有忙不完的文書作業的幕僚工作,我怎麼也沒...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