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嘉義醫院主任清秀女兒在韓遭酒駕撞死 父母哀痛向青瓦台連署

吳晟/樹與樹葬——致內政部(民政司、殯葬管理科)(上)

推動公墓森林化的吳晟。圖/林靖傑提供
推動公墓森林化的吳晟。圖/林靖傑提供

公墓森林化的意義多矣!

不但化「埔」為「園」,將荒蕪、淒涼,

乃至於髒亂、陰森的墳場,

改變為綠地綠蔭,

可以休憩徜徉的好所在,

美化環境、提升生活品質,

同時為減緩地球暖化盡些力量……

1.

公共電視節目《我們的島》,廣泛關注自然環境變遷,挖掘問題、深入探討、真實報導,雖然不「熱門」,卻甚獲好評,每周一晚間十點固定播出一個小時,至今已持續播出二十年、近千集,每集有二、三個單元。

2018年4月2日,清明節前數日,《我們的島》第948集,第一個單元「一木換一墓」,播出16分鐘,是公視年輕記者陳寧及其團隊費時數月,四處訪談製作而成,陳寧撰寫文字並旁白。

「一木換一墓」的標題,出自2013年10月《天下雜誌》記者高有智的一篇專訪:「一木換一墓,共守永續千頃林」,報導我推動「公墓森林化」的願景與實踐。

「公墓森林化」,顧名思義,簡略而言,就是將公墓用地重新清理,整頓、綠化,種植樹木,成為一片小森林,將「墓仔埔」轉變為綠茵、林木蓊鬱的「墓園」。

公墓,俗稱「墓仔埔」,大都在偏遠「山頭」、荒郊野外,一向荒蕪、陰森,乃至於恐怖之地。

近年來國人殯葬觀念大改變,土葬比例快速減少,荒地增多,大都乏人整理,任其蔓草叢生,甚至成為傾倒垃圾、廢棄物的髒亂區域,不斷堆積;即使有人「報案」,向誰「報案」才有用?誰該來「依法究責處理」?

陳寧製作的「一木換一墓」節目中,訪談我的部分,同時介紹吾鄉第三公墓,已經略具森林化規模的「範例」,作為背景,並引用鐫刻在公墓石碑上,我的詩作〈森林墓園〉:

「種一棵樹,取代一座墳墓∕植一片樹林,代替墳場∕樹身周邊闢一小方花圃∕亡者的骨灰依傍樹頭∕埋葬或撒入花叢∕送別的親友圍繞∕合掌追思、默念、話別」。

這是我醞釀、構思多年,發表於2005年《聯合文學》雜誌的系列組詩「晚年冥想」其中一首,已經清楚描繪公墓森林化的想望,進而推動樹葬的觀念。

這一集節目播出後,引發一些回響,有談話性節目跟進,「熱烈」討論,但話題都集中在樹葬、花葬、海葬等等「環保自然葬法」的儀式,未見公墓如何整地、如何種樹的討論。

樹葬,先決條件當然要有樹,有大樹;沒有樹,何來樹葬?沒有大片森林,如何稱為「樹葬區」?至少要在埋葬骨灰之地,種植小樹苗,善加照顧吧!

我看到多篇新聞報導,某些鄉鎮的公墓,開闢一方「樹葬園區」,鼓勵樹葬,但我留意這些「園區」,只有花花草草、斑斕「玉石」等繽紛的擺設、裝飾,卻少有、甚至完全沒有樹木。顯然這幾位鄉鎮首長,接收了「進步」的環保殯葬觀念,任期內就急於展現「政績」,沒有心思做基礎工作,不願花費時間規畫大環境的改善;媒體也著重在「現成」美美畫面的報導。

我深感悵然若失,這和構想中的「公墓森林化」,未免本末倒置吧!

2.

我萌發改造公墓的起心動念,和我家鄰近公墓有必然關聯。

我的父祖舊家三合院,和吾鄉第三公墓只相隔一條牛車路,幾乎是面面相對。在我五、六歲進小學之前,我父母才搬遷出來,在舊家附近另建新家,距離舊家、距離公墓,也只有數百公尺。

公墓,是我和村莊童伴飼牛牧羊的大牧場,也是尋野果、灌肚猴的遊戲場……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年歲增長,自然而然特別留意各處公墓的景況,包括歐美各國的「墓園」。

1980年我應邀赴美國短期遊歷,「參觀」了一些墓園,驚奇發現,「墓園」與「公墓」,品質差別太大了。

我們的「公墓」,大部分多麼荒涼、陰森,近乎恐怖;而歐美的「墓園」,何其靜謐、肅穆、清幽,綠蔭盎然如「公園」。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心嚮往之。

隨著國人殯葬觀念逐漸改變,土葬率逐漸下降,吾鄉公墓荒地逐年增多,我的「公墓森林化」夢想越來越清晰,輪廓越具體、越成熟。

近二十年來,我鍥而不捨宣揚理念,不厭其煩「說服」認識的行政首長,可惜至今成效很有限。

2009年,我的外甥黃盛祿當選本鄉(溪州鄉)鄉長,我理所當然和他「參詳」,他很快認同我的建議,著手畫定第三公墓納骨塔東西二側為禁葬區,占公墓一大半面積。禁葬區,只出不進,並積極勸導「年限」已到的墓地家屬,儘快「撿金」,二、三年內,只剩幾「門」新墳,及少數「無主孤墳」。

2013年3月,溪州鄉公所依據內政部「殯葬環境永續發展推動計畫」、「102年度申請作業要領」,提出「彰化縣溪州鄉公所第三(圳寮)公墓環保多元化殯葬設施示範計畫」,申請補助經費四百萬元。4月初即接到彰化縣政府公文,因「規畫設施要點為示範公墓非傳統公墓,核與該計畫補助要項規定不符,惠請修正,以利報部申請」。

溪州鄉公所計畫書修正後再次提報;7月中,鄉公所收到內政部「補助計畫核定本」,審查意見「本項列入替代方案」,亦即未通過。

在公文往返中,一拖再拖,溪州鄉公所終於放棄申請:「囿於內政部申請公費不易且建議事項確有窒礙難行之處,擬不提報104年度計畫補助案」。

所謂「窒礙難行之處」,簡化二點,就是要求全區「淨空」,並經代表會通過。

「淨空」,處理「無主骨骸」較容易,但需經公告、發包等程序,至少也要一年吧;而少數新墳,按規定,土葬年限8年至10年,需遷葬(即撿金),則二任鄉長已到期。

至於「代表會通過」?代表會結構,不談也罷。

溪州鄉公所放棄申請補助經費,但並未放棄願景:「未來擬朝向民間資源贊助為主,並積極推廣樹葬觀念,逐步落實環保自然葬目標」。

我聽黃鄉長說明申請經費公文往返過程,聽得頭昏腦脹。

我無意討論、批評繁瑣的法規條文,只能配合鄉長「朝向民間資源贊助為主」。

「禮」失求諸於野。機緣降臨有心人。

某日,有位鄉親,我昔日教過的學生鐘德順,來我家聊天,正好黃鄉長也在。

鐘德順歷經多年奮發,事業有成,提到回饋家鄉的心願,有不少想法;我趁機介紹公墓森林化的構想,探問他有沒有意願贊助。沒想到他當下一口應允,無須我再費唇舌,承諾負擔整地、種植草皮、樹木等所有工程費用。

他的態度十分積極,過了數日,便找來景觀園藝工程公司老闆,約鄉長和我一起去公墓現場討論、畫定範圍,設計藍圖。

劍及履及,工程開始進行,完成整地,再從我家樹園移來200多株、約10年生的烏心石種植。

整地、種樹、植草坪,綠化後這片園區,一點多公頃,煥然一新,青翠綠意取代荒蕪髒亂。還有二大特色,其一是種植樹木的巧思,採取「八卦陣」,從每棵樹的位置,任何角度看過去,都是直直排列整整齊齊,有綿延縱深之感;其二是有一座純手工打造的五角涼亭,石椅石桌,古樸典雅,清涼宜人。

贊助緊接而來,這片園區綠化工程剛完成,明基友達基金會董事長李焜耀,來我家樹園走走,我們最大的交集,都是愛樹人、愛自然,理念頗為投緣。

他看我家樹園有些蕪雜,透露可協助我整理。我靈機一動,帶他到吾鄉第三公墓看看納骨塔西側,已經完成綠化的這片園區,再對照納骨塔東側的禁葬區,面積也是約1.5公頃,荒蕪雜亂的景象,「暗示」他需要有心人贊助整理。

李焜耀會意,笑了笑,直接回應道:「這一區的整理經費,我來負擔。」只隔數日,李焜耀便和我約了時間,親自帶著和他多年合作的園藝師傅,豐田景觀公司老闆謝從地,還有幾位重要幕僚,來公墓現場勘查、規畫;經多次密集討論藍圖,拍板定案,報給鄉公所同意、行政配合;隨即進行整地、植樹工程。

最令我佩服、感動的是,費時二、三個月施工期間,李焜耀董事長數度親自來「督工」,提供意見,他對於工程細節的講究,還有設計美學的細膩追求,讓我見識到他的經營風格,學習甚多。

這一區域最大特色是完全沒有水泥「建設」,以碎石鋪設步道、以石塊圍砌水池。

其實,這二處園區,並未「淨空」(不符合內政部要求),還有幾座墳墓尚未「撿金」,卻無礙整地,只要小心繞過,勿毀損,予以保留,即不會有「糾紛」,等到年限到了,勸導家屬來遷葬,每年再陸續進行整地、補植的小工程。

有趣的是,有幾座墳墓的家屬,打趣說:「先人住在這麼清幽漂亮的地方,一定很喜歡,我們怎麼捨得遷走呢。」

3.

2014年,吾鄉第三公墓,納骨塔東西二側園區,約三公頃左右,我的鄉親鐘德順和明基友達基金會董事長李焜耀贊助,總計花費五、六百萬元,即完成整地、種植等工程,在鄉公所約僱人員、公墓管理員用心照顧、維護下,園區維持綠草如茵、清幽宜人,樹木逐年成長、樹型逐年開展如傘而成蔭。

年年清明節日,沒有「雨紛紛」,而是日頭「赤炎炎」,大批返鄉掃墓、祭祖的鄉親,都由衷稱讚這片綠蔭。

公墓美化,多植樹綠化,少水泥建設。圖/明基友達基金會提供
公墓美化,多植樹綠化,少水泥建設。圖/明基友達基金會提供
公墓森林化的意義多矣!不但化「埔」為「園」,將荒蕪、淒涼,乃至於髒亂、陰森的墳場,改變為綠地綠蔭,可以休憩徜徉的好所在,美化環境、提升生活品質,同時為減緩地球暖化盡些力量。

公墓用地所有權,六都屬市政府,縣屬鄉鎮市公所,無須徵收土地,絕大多數居民不可能反對自家附近的「墓仔埔」變「公園」,只有少數特例,如牽涉「保育類」物種,或文資保存價值,必須另行評估、規畫;因為不做水泥「建設」,無須編列太多經費,即可進行(少則約百萬元,至多千萬元吧!)。從公告禁葬、勸導遷葬(撿金)、處理無主孤墳,到整地、種樹,約二、三年即可完成。

依我想,這是多麼容易做的「綠化工程」呀!全國有三千處公墓,如果各縣市鄉鎮積極進行公墓森林化,十年,全國即可增加千處綠蔭盎然、清幽美麗的公共休憩園區,多麼美好的願景。

1950年至今七十年,消失了的公園及其預定地,不計其數,例如彰化市的中山公園、員林市將近十處的公園預定地,都早早就被「開發」掉了,「公墓森林化」正可以追補回來。

然而,從中央「官員」到地方首長、民意代表,顯然大都「興趣缺缺」,一拖再拖,少有進展。

再次想起幾年前我專程去「拜會」某位熟識數十年的行政首長,解說「公墓森林化」的意義及實踐;他很耐性聽我「報告」完,「懇切」的回覆我:「吳老師,我知道種樹很重要,這個構想也很好,不過,實在說,沒有那麼急迫性……」

這真是「經典名言」呀!種樹、公墓森林化,和「急迫性」的事務,有衝突嗎?

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呀!

(上)

樹葬 清明節 廢棄物

延伸閱讀

桃園平鎮第九公墓111年完成遷葬 變公園用地多目標使用

每年補發42萬張 內政部:晶片身分證資安成本高

影/李登輝安葬五指山公墓 反台獨團體持旗表達不滿

前總統李登輝移靈 車隊自翠山莊出發莊嚴送行

相關新聞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7】崔舜華 /忝而十年

離開百年樓的那個清晨,中庭的鳳凰樹在仲夏的催促下綻落金霞色的花朵,鍛金般的花瓣打在肩頭和髮際,落土後轉眼便快要凋萎。我想自己終於抵達了我的黃金歲月,即便僅僅是碎金贗鑽,微小卑細如花泥,卻非常非常快樂……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6】李屏瑤/松鼠之年

是有些風雨欲來的徵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5】陳思宏/極鬧極靜的2004

人間交遊,很難避免此問句:「來柏林多久了?」答案清晰,身處當下時空減去2004,就是我在柏林的時間長度。2004年六月,...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4】賴志穎/我那軋團的日子——寫給那些曾經一起軋團的朋友

「副修」農化系的我是系上一條蟲,每學期都擔心被二一,怕到我連台大正門口的「二十一世紀炸雞」都迷信到不敢踏進半步。因為怕,音樂更是讓我唯一能在絕望的課業中回神的靈丹,似乎在完成音樂的過程中,才能看到一點點人生尚仍值得追求的什麼……

【美學系列‧臺靜農紀念展7】蔣勳/鄭羲碑與鄭道昭碑

十一月九日是臺靜農老師逝世三十周年忌日,整理一些資料,希望在池上的紀念展結束前,寫一段結尾。

【追憶似水年華——2000年代 之2】向鴻全/2003,那近乎無聲的叫喊

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也是我即將退伍前,我被調離實兵野戰單位,到一個相對輕鬆但每天有忙不完的文書作業的幕僚工作,我怎麼也沒...

【追憶似水年華——2000年代 之1】鴻鴻 /有牆可穿就不用穿地板

在「老同安」聊劇本聊到最後, 突然櫃台送來三碗牛肉麵。 小妹說,剛離去的一位客人點了送給我們的, 謝謝我們對台灣電影的付出。我百感交集, 決定開一次葷,把整碗麵吞下……

【閱讀‧歷史】齊邦媛/弦歌不輟在戰火中國

二○一七年除夕將至,我收到方德萬教授(Prof Hans Van de Ven)寄來哈佛大學出版的他的新作《戰火中國》(...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