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編織流亡的孤寂?遺落塵世的大吉嶺藏人自助中心

真正沒房產立委是他!昔當律師沒發財 今月租1.5萬擠全家

【文學紀念冊】葉國威/好融書卷入毫端——憶汪中先生

汪中先生與夫人。(圖/葉國威提供)
汪中先生與夫人。(圖/葉國威提供)

歲月悠悠,

聚散總是無常,

諸先生都已經故去了,

一切都風流雲散了,

昔賢安仰?

如今看著他們遺留下來的

往來書信,

書畫詩文唱和,

又添幾許人事滄桑的

惆悵!……

汪中先生隷書。(圖/葉國威提供)
汪中先生隷書。(圖/葉國威提供)
臺靜農先生生平最後所居的溫州街25號日式房子,聽說台灣大學準備要把它拆來重建了。一代文人殞落,是逃不過生死病痛的鐵律,臺老晚年自居住四十二年的溫州街18巷6號移居此地時,已患食道癌,真正居住在這房子的時間不長,這雖不是林文月著名的一篇文章〈溫州街到溫州街〉的現場,更不是莊靈1969年拍攝臺老和莊嚴合影的「歇腳庵」,然而這已是剩下能憶及臺老身影、憑弔一代學人的一座荒宅。一個如此富裕的社會,一所一流大學,卻不能保有、修整那一點僅存的文化紀念價值的空間,供後來者緬懷,殊覺可惜。

汪中先生位居四樓的家往下看,正好可以看到臺老的房子,兩家僅有15步寬的一巷距離,就像汪先生與臺老的關係,非常親近,是書友、詩友,更是酒友,即便臺老長汪先生23歲,他們是忘年之交,親如兄弟。而汪先生的隸書,也受到臺老的影響很深。臺老能篆刻和繪畫,他畫的梅花深具文人氣韻,故有識者無一不想折得一枝於書齋供養。昔年我在董橋先生書齋中也看到一紙梅香,乃臺老為壽莊嚴而畫。至於臺老的書法則廣涉金石、碑刻和各家書跡,於篆、隸、草、行、楷諸體兼精,尤其是他的行書,張大千評價至高以為「三百年來,能得倪書神髓者,靜農一人也。」在二十多年前,王北岳先生知我想尋得一幀臺老的書法,便取了兩紙給我看,其中一張全開書法正是倪書神韻,寫得極好,可惜落款是臺大校長錢思亮的名字,由臺老代筆,我就沒要。選了另一張臨爨龍顏碑臨,這碑被康有為譽為「漢京以後音塵絕,唯有龍顏第一碑」,後來拿去給雨盦先生看,先生言臺老生平寫楷書不多,以為神品,並在邊絹上題了一長跋:「客歲九月游燕京得見梁任公藏舊拓二爨整本,書體楷隸兼之,世所希見。來臺於臺靜老齋中,恆見蔣轂蓀氏所攜沈寐叟所書二爨屏軸,皆備寐叟沉潛書藝,涉獵甚廣,用功尤勤,所寫兼帶章草,下筆澀頓厚重,駭人心目,靜老亦時為之。歲月不居,昔賢安仰,威棣其珍重寶愛之。癸未五月後學汪中拜識。」

臺靜農先生書贈汪中先生。(圖/葉國威提供)
臺靜農先生書贈汪中先生。(圖/葉國威提供)
汪中先生字履安,號雨盦,安徽桐城人,因桐城古稱龍眠,故先生常於書法落款中自署「龍眠汪中」,有不忘故鄉之意。我讀大學時得雨盦先生夫人之介而得識先生,並向請益。有一回到先生家閒話,我提及新得先生一部線裝《雨盦和陶詩.附儒城雜詩》,說我喜歡極了,不意先生自書房取出一本《靖節先生集》送我,囑我要好好讀書,將來最好能讀研博,同時更勉我要認真臨帖寫字,當時我竟一句:「反正我只是偶然寫寫信,又不要當書法家。」以應,如今想起來,真是後生小子,有負先生勉勵嘉護之心。

雨盦先生善飲人人皆知,有美酒豈能無佳肴,安寧師母廚藝精湛,汪門弟子都必定嘗過師母的巧手,我自不例外。有一次我前去探望,師母留我用飯,佳肴席上,豈能無酒,因先生晚年特別喜歡金門高粱酒,一瓶老酒56度,先各斟一小杯,我敬先生,他一飲而盡,我因不善飲,只是抿了一口,一杯打到底,那一頓飯吃下來,酒瓶只剩三分一,雨盦先生兩頰只稍紅外,全無醉態,酒量實為驚人,那年先生已70多歲。當晚我要離開雙安廬時,外間微雨飄飄,先生以王維〈山居秋暝〉詩贈我,因為全開書法,不忍摺疊,說日後再來取。然往後雖常探望,卻不好意思言及,故「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只能永在想望之中。

前些日子雨盦先生公子汪選兄說舊宅要都更,選兄便約汪門幾位弟子徒孫全面整理先生遺作及收藏,我因幫忙整理之便,得睹先生行草、隸篆、巨幅長卷以至蠅頭小字,及溥心畬、啟功、臺靜農、劉太希、魯實先、江兆申等人畫作書跡,真是大飽眼福。而啟功為先生榜書「汪雨盦先生法書展」,寫得特別精神,還另書一紙詩:「右軍蕭散冠名賢,草隸風華別有天。不許黃塵來腕底,好融書卷入毫端。壬申仲春敬拈里句奉題雨盦先生法書展覽。啟功具草。」可見啟老對先生書藝的推崇。江兆申先生則言:「桐城汪雨盦嗜酒喜陶詩……又愛作書,從右軍蘭亭集敘出,益以米谿堂,此猶遡江源而窮大海,況深於文事,波瀾三變,文彩煥然……朋輩中書雅正而典則者,莫先生若也。」臺老早年更說:「隸分得兩京遺韻,行草在晉宋之間。雨盦教授治文學之暇復工書道,卓然成家為之欽佩。戊午仲夏臺靜農於台北龍坡。」在雨盦先生故去後,我曾攜先生所贈一紙書法,拜請96歲年高德劭的張光賓先生求賜題跋,光老先賜寫「雨盦先生遺墨」,附跋云:「雨盦遺墨,瀟灑出神,如其人如其人,清言難追尋,長相憶。」光老比雨盦先生長十歲,然對雨盦先生詩文書法一向讚賞不已,他家中牆上所掛,除了他自己的作品後,便是雨盦先生贈予光老的幾幅書法了。

在雨盦先生的遺物中,有一卷陶光臨米芾、蘇過和米友仁等尺牘,後題:「靜農先生見假影印帖子,并惠此紙,臨奉方正」,這卷當是陶光為感謝臺老而書贈,為何會在雨盦先生手上?想應在陶光逝後,臺老知雨盦先生為陶光的學生,遂以之相贈,以資紀念。昔年我曾為寒齋所藏俞平伯書贈陶光詩卷求雨盦先生題跋時,先生亦曾對我提及這一卷,可惜那時未能找出,不想十多年後竟能親睹。雨盦先生當年的跋文是這樣寫的:「余渡海來台,庚寅歲秋就讀師範學院,曾得俞老《清真詞釋》,讀之北平口語,多所未諳。其後又知俞老為紅學專家,皆不曾見其作品。如此韻語格律,辭藻精工力作,又為與陶重華先生者。庚寅秋,陶師執教師院,授歷代詞選,一襲青衫兒甚丰腴。壬辰秋畢業受軍訓於南部,翌年陶師殂謝,不及追悼。葉生出此數紙,想是陶師亡後所散出者,可不悲夫!壬午五月龍眠雨盦汪中拜識。」後來雨盦先生告訴我,楊承祖先生知陶重華先生事最詳,促我訪承祖先生,並代我轉一信去。

結果承祖先生收到信後,一時不察,閒置一角,十多年後整理書房時才發現未覆,便連忙依信封地址回信:「十餘年前自汪雨厂兄所轉來大札……雨盦逝將三歲,弟亦衰病,因請學生整理舊篋,竟覓出尊函……」那是2013年8月10日。

到了2016年10月10日中午,我們約在新店蘇杭小館聚面,當日承祖先生還把多年前答應為我憶寫陶重華先生專文予我。飯後我拿出畫仙板,請承祖先生賜題數語以為紀念,不意承祖先生不假思索,下筆成文,順時針而書,轉了數圈,剛好寫畢,真不得不佩服老輩之學養功深。先生言:「因重華師所涉詩與君重仁仲數度相逢,亦有緣也。余素怯於書寫,竟莫能逃,雖慚焉而何能避。君重氣度瀟灑,能與中外學者交,每得尺幅悉加珍庋,更以相示,莫不忻然如觀其人,此亦斯文之交道,而通於霛明者,今世雅道殆將淹沒,唯賴存古之士各盡其心,同堅其志,則賢聖之道可望永存也。」但經此一聚而別,未想竟成永訣,一年後承祖先辭世,享壽88歲。

同時在整理的過程中,還發現一件鮮為人知的文壇軼事,在雨盦先生往來的書信中,理出了一通周夢蝶寫給雨盦先生的信,他們都是近代詩壇的巨擘,分屬古體詩和現代詩兩個不同領域,他們又是什麼因緣有來往?據信中內容,原來是周公的朋友劉錦榮甚激賞汪先生的書法,希望能得雨盦先生為他的夫人孫慶瑛主持的現代舞群賜題「新雪舞人」作招牌,故請託周公,然周公又與雨盦先生不熟,周公本欲託雨盦先生的學生代求,後來想了一想,雖覺得素昧生平,有點唐突,但還是決定自己投石問路,寫信給先生說明來意,並約在21號上午拜訪,那是1984年10月的事。難怪在2000年我拿著周夢蝶先生第一卷送我的書法《尚書省郎官石記序》長卷去請雨盦先生題字,先生賦詩題:「蒙莊椽筆寫逍遙,飄渺真人在九霄。如此賞心應共契,同追妙善永今朝。與夢蝶先生久不相見,庚辰冬生後一日,天氣晴和,展此卷覺有妙悟,正不在晤言一室中也」,原來當時他們已有十六年不曾相見。後來「新雪舞人」的書法,在2017年出現在拍賣場中,最後不知何人投去。

歲月悠悠,聚散總是無常,諸先生都已經故去了,一切都風流雲散了,昔賢安仰?如今看著他們遺留下來的往來書信,書畫詩文唱和,又添幾許人事滄桑的惆悵!

張大千 軍訓 都更

延伸閱讀

準備人生下半場/退休忙當志工 天天充滿喜樂

基隆市書法教育園區教師節落成 不讓孔子像淋雨表敬意

「蒸雲洗石」周澄八十回顧展 國父紀念館展出

設計拿金質獎 桃園橫山書法藝術館施工品質落漆

相關新聞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7】崔舜華 /忝而十年

離開百年樓的那個清晨,中庭的鳳凰樹在仲夏的催促下綻落金霞色的花朵,鍛金般的花瓣打在肩頭和髮際,落土後轉眼便快要凋萎。我想自己終於抵達了我的黃金歲月,即便僅僅是碎金贗鑽,微小卑細如花泥,卻非常非常快樂……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6】李屏瑤/松鼠之年

是有些風雨欲來的徵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5】陳思宏/極鬧極靜的2004

人間交遊,很難避免此問句:「來柏林多久了?」答案清晰,身處當下時空減去2004,就是我在柏林的時間長度。2004年六月,...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4】賴志穎/我那軋團的日子——寫給那些曾經一起軋團的朋友

「副修」農化系的我是系上一條蟲,每學期都擔心被二一,怕到我連台大正門口的「二十一世紀炸雞」都迷信到不敢踏進半步。因為怕,音樂更是讓我唯一能在絕望的課業中回神的靈丹,似乎在完成音樂的過程中,才能看到一點點人生尚仍值得追求的什麼……

【美學系列‧臺靜農紀念展7】蔣勳/鄭羲碑與鄭道昭碑

十一月九日是臺靜農老師逝世三十周年忌日,整理一些資料,希望在池上的紀念展結束前,寫一段結尾。

【追憶似水年華——2000年代 之2】向鴻全/2003,那近乎無聲的叫喊

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也是我即將退伍前,我被調離實兵野戰單位,到一個相對輕鬆但每天有忙不完的文書作業的幕僚工作,我怎麼也沒...

【追憶似水年華——2000年代 之1】鴻鴻 /有牆可穿就不用穿地板

在「老同安」聊劇本聊到最後, 突然櫃台送來三碗牛肉麵。 小妹說,剛離去的一位客人點了送給我們的, 謝謝我們對台灣電影的付出。我百感交集, 決定開一次葷,把整碗麵吞下……

【閱讀‧歷史】齊邦媛/弦歌不輟在戰火中國

二○一七年除夕將至,我收到方德萬教授(Prof Hans Van de Ven)寄來哈佛大學出版的他的新作《戰火中國》(...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