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長芳/飛不出去的航班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我們再次的回到希斯洛第二航廈,感覺已經在那裡住了一輩子,熟得不得了!這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突然都變成戴鋼盔的主管了, 個個陪著笑、發著班機延遲的證明、耐心地傾聽大家的抱怨。第四次過安檢時,警衛笑出來, 問怎麼又是你?為什麼還在機場?演電影嗎?……

手邊這盒淡藍色、上有小兔小狗的餅乾盒子真是美麗。嘴裡嚼著死甜掉著糖粉的餅乾,即使皮膚已經因為餅乾的防腐劑而起了一些疹子,也是一樣要配著伯爵茶吞下去,畢竟,這盒餅乾可是人家誠摯的心意、是人家雙手恭敬奉上的禮物,得來不易,不能糟蹋!

話說那日跟英國好友們十八相送完,K小姐她七十幾歲的阿爹堅持要在傍晚下大雪之際,一路瞇眼如MI6特務般的S型開車送我去倫敦希斯洛機場。路程之刺激跟演電影沒兩樣!

按照往常,排隊check-in時冷眼看各國旅客氣急敗壞的把超重行李攤在地上重組、然後檢查護照、托運行李、過安檢、看帥哥、去免稅商店噴香水、坐在登機室蹺腳等飛機。想到等等坐的可是生平第一次要享受的豪華經濟艙,再也不用窩貨艙了,嘴角不禁失守。這可是我存錢存很久才買的位子,不好好享受太可惜了。

看著聚集的人群,飛機又是滿班,全都是要飛曼谷度假的英國人。還沒上飛機,大家就已經穿好有異國風情的短袖襯衫加短褲、戴上大草帽、腳踩夾腳拖,個個心情愉悅。

應該要登機了吧?晚上九點廿分的飛機呢,都已經過了九點怎麼沒動靜呢?果不其然,航空公司廣播說,因為飛機要檢修,所以延遲卅分鐘登機。那就再坐一下吧,豪經艙的梅酒等等再喝。

每隔半小時,就聽到延遲登機的廣播。不知播了多少輪,忽然間看到機組人員從登機門離開,同時又是延遲登機的廣播,大家不禁焦躁起來。時間來到了午夜過半小時,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地勤跟大家說,飛機修不好不飛了,要大家過海關回英國境內。大家怨聲載道,不得已只有跟著地勤走。一過了海關,地勤忽地消失,只剩下我們這班機三百多個飛不出去的旅客,在黑乎乎的入境大廳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有人出了主意,也許上去到Level 5掛行李的櫃台,會有人可以幫我們。於是大家在零度的氣溫裡,陸陸續續的往上走,走到了發現departure大廳櫃台全關,黑悠悠的,連隻鬼都沒看見。既然如此,又有人建議回Level 2 arrival大廳,也許可以問問地勤。於是三百多人又浩浩蕩蕩的走回樓下。大家就這麼六神無主的像羊群一樣跟著前面的人走上走下,居然無人發現其實機場早就關門了。一直到巡邏安全人員瞠目結舌的發現我們,才全部一擁而上、七嘴八舌的要他給個交代。

一直到凌晨快兩點,才出現了一個睡眼惺忪、蓬頭垢面的航空公司砲灰,萬分抱歉的跟大家告知已經安排巴士載大家去旅館休息,明天再回機場登機。由於行李都在飛機上,大部分的人穿著熱帶短袖短褲夾腳拖在零度的寒風中瑟瑟發抖,望眼欲穿地等待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巴士。我們快三點才分批抵達旅館,快四點才領了房間鑰匙。

早上十點多旅館大廳已經擠滿我們這班飛機的人了,空氣中瀰漫著沒有刷牙的氣味。飯店櫃台的砲灰們閉著氣,耐心的跟大家解釋他們真的不知道飛機今天會不會飛、改成幾點飛、航空公司幾點來載大家去機場。這時大家已經各自形成小圈圈,互相取暖、順便罵罵航空公司。

到了機場,拿著證明再次過了安檢、過了海關、昨天看到的帥哥還是很帥、免稅店的香水再噴一次。千里迢迢的走到登機門,要不是隔壁的提醒,還沒發現我們的左手邊的登機門封閉正在整修,然後飛機在右手邊的停機坪上。果然是不好的兆頭。

有人說飛機改到15:30起飛、也有人說是改到19:30。三百多人坐在登機門前,個個情緒不安,應該只有我跟K小姐通電話時笑出來。後來出現耳語,說從歐盟國家飛出去的飛機若是延遲超過多少時間,可以拿到六百歐元的賠償。忽然間大家都在填資料、發Email,這錢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地勤又像鬼魅般的出現了,老話一句:「飛機修不好,請大家入境拿行李,再聽從航空公司安排。」大家集體唉了一聲,也只得照做。短短18小時內入境英國兩次,連海關官員的眉毛都挑了挑,順便再多看我們一眼。行李拿了,正不知去哪裡見識航空公司的安排呢,某砲灰又出現了,扯著嗓子喊說飛機修好了,請大家再去掛行李、拿新的登機證、在原登機門集合。哪有這麼快?變魔術嗎?還是卡在管線裡的螺絲起子終於找到了?

這可是第三次過安檢了,警衛瞪著我,問怎麼又是你?

大家再次回到傷心地,希望這次可以登機成功。個個心情緊張。喔?聽到了久違的登機廣播!大家開始雀躍,真的修好了?我終於可以坐在豪經艙裡喝梅酒了?

登了機,一屁股坐在寬闊有地方伸腳的位子上,舒舒服服的鬆了一口氣,跟隔壁幾個因「共患難已經熟識」的英國人們打打招呼、聊聊天、酸一酸航空公司,一切都很美好。嗯,奇怪?不是說好19:30起飛嗎?都八點了怎麼還沒有消息呢?「聽說」地勤們要到處去找失散的旅客、「聽說」還要確認行李什麼的。過了好久,大家又開始焦躁不堪,已經有人開罵了。這時,廣播系統嗤嗤喳喳的傳出據說是機長廣播:……嗤嗤嗤……因為……嗤嗤……所以……嗤嗤嗤嗤……取消……下機……嗤嗤嗤嗤嗤嗤。大家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消化各種複雜的情緒,這時航空公司的某砲灰被推出來給大家翻譯廣播的嗤嗤嗤:

因為機組人員的工作超時,所以塔台取消了這班飛機,請大家下機。

大家終於爆炸了。機場也只得請警衛出來把幾個激動的按在地上。25小時內第三次入境英國時,海關官員開始嚴格質問了,一些華人乘客英文不太會講,被嚇得結結巴巴。我只得舉手自告奮勇幫忙翻譯。大家在行李轉盤那邊等行李,個個潑婦罵街,但卻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我只有拿出印出的電子機票,告知大家我有航空公司在機場的聯絡電話,但是徵求一位講話威嚴、口音神聖的人打這通重要的電話。一位先生舉手應下了,說他最高、有204公分,所以他來打。

在眾人殷切期盼下電話居然打通了!只是語音告知:機場櫃台已經下班,明日請早。

這時,某位行動如鬼魅的地勤,在我旁邊跟一些旅客們竊竊私語,被我耳尖的聽到內容,說是我們這班飛機的乘客,等等要在level 1的bus stop 15等巴士,航空公司會載大家去旅館。我抓住他確認訊息,順便問他為什麼不廣播、寫牌子?他丟下一句話說他寧可一個一個講後就如同忍者般消失不見。

這怎麼可以呢?

小姐我這時舉起手,大聲喊說xxx068D的乘客們請集合!大家如同看到救世主般的圍過來。我趕緊把剛剛得到的資訊,字字精準的告知大家,先確認每人都知道了,才帶隊下去level 1。

到了飯店,坐下來吃晚餐,開始有人陸陸續續遞來名片,有的要聯絡方式,有的問要不要在他們的歐洲總部工作、有的邀請我去泰國他們開的民宿玩、還有的來謝謝在這「艱難的時刻」讓他們感覺有了依靠。害我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天早上,大家緊張的吃著早餐,因為不知道今天到底飛不飛得出去。我耳朵聽著台灣旅行團領隊舌粲蓮花的「第一手資訊」,同時應付三不五時來問消息的其他乘客。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巴士還沒來,台灣旅行團倒先在旅館大廳發難。四十幾人排了三排,對著某團員正在錄影的手機,拿出台灣人熟悉的舉布條抗議方式,大聲喊著:XX Air, liar! XX Air, liar!其他國籍的旅客像在看馬戲團一樣覺得有趣,有的還戲謔地跟著喊。我只有躲在204公分先生後面,全身起著雞皮疙瘩,心裡拜託他們趕快演完,不要再丟臉了。因為,一點用都沒有。

我們再次的回到希斯洛第二航廈,感覺已經在那裡住了一輩子,熟得不得了!這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突然都變成戴鋼盔的主管了,個個陪著笑、發著班機延遲的證明、耐心地傾聽大家的抱怨。第四次過安檢時,警衛笑出來,問怎麼又是你?為什麼還在機場?演電影嗎?

緊張緊張緊張,下午3:30的飛機,我們今天飛得出去嗎?

航空公司的砲灰再度出現了,臉色發白、抖著嘴唇廣播:「很抱歉這班飛機延遲起飛,因為送餐的貨車塞在路上,請大家見諒。」

算了,在飛機上總是要有吃的。幾天都等了,不差這一點時間。

飛機終於起飛,我的梅酒也喝到了。在曼谷停時,跟這次共患難的各路人馬依依不捨的互道珍重。下飛機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拿著一盒又一盒淡藍色包裝精美的餅乾,一個一個分送。他們看著我的眼睛,雙手交給我這個禮物,然後很誠摯的為了這延遲72小時的班機跟我道歉。

再次上飛機飛台北,很神經兮兮的以為又要延遲起飛,應該是新的強迫症。在台北下了飛機,一出登機門就是一排的攝影機跟記者,我趕緊快步通過,早知道先套個紙袋在頭上。為了飛機延遲72小時而出現在新聞上,真是太丟臉了。但還是不忘抓住一個航空公司幹部,要了他的各種聯絡方式,我的600歐元賠償,可是絕對要拿到才行!

餅乾吃完了,精美的盒子是留還是不留?拿著盒子當鼓敲,不禁再次回味這次有趣的經驗。

我從中得到的教訓是:

1. 隨身行李裡必備盥洗用品!

2. 保持警醒,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好重要。潑婦罵街並不能解決問題。

3. 機場關門了沒關係,巡邏的安全人員一定會找到你。

4. 倫敦希斯洛機場第二航廈的帥哥很帥!

5. 在危機發生時是交得到朋友的。

6. 航空公司的前線砲灰都是聖人!

7. 600歐元賠償金有撫慰心靈的功效。

8. 餅乾真的好甜。

機場 地勤

延伸閱讀

華航飛機塗裝重設計 蘇貞昌近期將聽取報告

「飛往華府的飛機坐滿惡棍」臉書不實傳言 川普拿來散播

【航空慘業/上】李世聰、賴英里不搞飛機 騰達確定收攤

眷村男孩造飛機:華錫鈞,從U-2飛官到IDF之父

相關新聞

【雲起時】洪荒/以第三名字之名

「認老!」復健醫師用這兩字做我的處方藥,不要拖地、不要提水、不要買菜、不要擦桌子,在書桌前不要坐超過15分鐘。

隱匿/毀三觀的貓

平常牠如廁前後必定連續不斷地激動鬼叫, 然而,那時卻安靜無聲,怎麼會這樣呢? 後來我特別留意,終於確認了這件事: 如果我在睡覺,漂漂就會壓抑牠的女高音, 或者跑到最遠的房間去號叫一番, 總之,牠很努力,不打擾我休息……

翁禎翊/小熊維尼獵蜜記

那麼漫長的 童年和少年時光。 我一直覺得, 我的妹妹根本不是需要我 為她著想的對象。 就算我為她著想了, 可是有人為我嗎? 大家對於理想哥哥的想像, 存在著一個隱形的前提吧 ──哥哥比妹妹有實力。 妹妹不能是個超人一般的 角色……

羅青 /當曾文正公遇到後現代狀況(下)

三、後現代狀況出現了

沈信宏/芒果在哭

這麼熱的天,芒果真的全被蒸熟了,父母分別所在的城鎮裡不知道有沒有同樣的風景,好幾年了,我們的夏天已經不是同一個……

李蘋芬/隱形戒指

在我身上發生的多數事情都很無聊,但唯一幸運的是,至今我仍保有一件看不見的禮物,它讓我得以度過某些渣漬般微不足道的片刻。

阿布/肉身的神殿

身體是一座神殿,裡面供奉著時間的神祇。

【文學紀念冊】胡子丹/亦師亦友亦兄長——悼念卜少夫和劉紹唐逝世20周年(下)

另有一稿,和新天和傳記都有淵源。我給新天寫了好幾個長篇,其中之一為筆名「霍必烈」的〈我在綠島3212天〉,約二十萬字,自...

【文學紀念冊】胡子丹/亦師亦友亦兄長——悼念卜少夫和劉紹唐逝世20周年(上)

卜老有套奇書,那就是《卜少夫這個人》。 卜老邀稿時說:「通常朋友中有一方死亡, 另一方會寫文悼念,但對死者毫無意義。 我現在請你趁我活著時寫篇文章, 寫關於卜少夫的文章……」 這封信付郵後,有了動靜,但不如預期理想。 他明裡忍了,暗裡有了埋怨。 有次他和我同階站尿,抖擻抖擻, 怪不順暢,提起了這檔事,嘀咕起來: 「他媽的,還差不少篇,請人寫文章, 比湊飯局還難。」……

【今文觀止】張作錦/國家是我們的青山——胡適說:若是國家沒有了,我們到哪裡去呢?

不管讀過沒有,中國人都知道我們有《古文觀止》這本書——由清人吳楚材、吳調侯叔姪所主編和註釋的一部文言散文選集。目的在「正蒙養而裨後學」,作為家塾訓蒙課本。

吳晟/樹與樹葬——致內政部(民政司、殯葬管理科)(下)

我交代子女,我過世後,火化,將我的骨灰灑在我親手種植的樹下,天寬地闊、自由自在;和我的觀念「志同道合」的朋友,越來越多,這是必然趨勢……

樹與樹葬——致內政部(民政司、殯葬管理科)

公墓森林化的意義多矣! 不但化「埔」為「園」,將荒蕪、淒涼, 乃至於髒亂、陰森的墳場, 改變為綠地綠蔭, 可以休憩徜徉的好所在, 美化環境、提升生活品質, 同時為減緩地球暖化盡些力量……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