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世新宿舍費2年漲180%成真!學生反對票慘輸校方同意票

【閱讀‧傳記】白先勇/君臣一體,自古所難──序白先勇、廖彥博著《悲歡離合四十年》(時報出版)

《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書影。(圖╱時報出版提供)
《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書影。(圖╱時報出版提供)

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孜孜矻矻,鍥而不捨,要為父親立傳,其中一大原因是這些年兩岸三地出現有關父親的論述、傳記,對於父親一生的歷史多有不實之處,有的甚至扭曲、掩蔽、汙衊。即使桂系要員程思遠寫的《白崇禧傳》,因為此書在大陸出版,程思遠的一些觀點不得不順從中共官方的說法。至於台灣方面,又因為父親與蔣介石總統之間有了嫌隙,國民黨官方對父親的歷史也就先意承旨,隱善揚惡了。例如,官方一直宣傳這樣的謠言:徐蚌會戰,白崇禧按兵不動,國軍因而大敗。目的在諉過白崇禧,替蔣介石解脫責任。

父親白崇禧將軍一生的起伏與蔣介石總統息息相關,可以說蔣介石是影響父親一生命運最關鍵的人物。自從一九二六年,北伐蔣介石力邀父親白崇禧出任參謀長,兩人結識開始,一直到一九六六年父親歸真台灣,長達四十年,蔣、白兩人之間恩恩怨怨、分分合合、極端複雜、極端糾結的關係,並非三言兩語,黑白分明說得清楚。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分合之間又往往牽動大局,影響國家安危。我們這部《悲歡離合四十年》便是將白崇禧與蔣介石的關係,分北伐、抗戰、國共內戰、台灣歲月,四大段,逐一詳細記載、分析、論述。前面三大階段,戰亂連綿,幾乎沒有停過,蔣介石一直是三軍統帥,白崇禧在各階段出任參謀長、副參謀總長、國防部長,是蔣介石的最高軍事幕僚長,兩人都是國軍最重要的首領,因此兩人互動之間,北伐、抗戰、內戰的重要戰役,無不深深涉及。這部書雖著重蔣、白關係,但都扎根在綿密的軍事戰爭背景上,所以廣義來說,這部書也可以說是一部民國軍事史。桂系是國軍中除了中央黃埔嫡系以外最強的一個軍事集團,桂系以李(宗仁)、白(崇禧)為首,《悲歡離合四十年》雖然突出蔣、白之間的恩恩怨怨,但實際上也就牽涉到桂系整個集團與中央的分分合合。因此,這部書同時亦可以看作桂系與中央二十多年的關係史。

《悲歡離合四十年/國共內戰》書影。(圖╱時報出版提供)
《悲歡離合四十年/國共內戰》書影。(圖╱時報出版提供)
史書敘述,首重真實。作者的史觀也許自有定見甚或偏見,但下筆必須徵信有據,不容任意添減。「信史」是我和廖彥博撰寫《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時追求的最高原則。我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蒐集大批史料,有關蔣、白的材料,浩如瀚海,梳理選擇煞費工夫,國史館、中國國民黨黨史館以及南京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所存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往來的電報、函件、手令、簽呈、報告就超過上萬件,可見兩人關係之複雜、來往之密切。當然最重要的根據當屬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典藏的《蔣介石日記》,從蔣的日記中,我們可以窺見蔣在各階段內心中對白崇禧真正的看法、評價,其間愛恨交集,矛盾重重,後階段,蔣對白怨毒之深,令人吃驚。一九二六年北伐,蔣介石獨排眾議力邀時年三十三歲的白崇禧出任國民革命軍參謀長,蔣信任一位非中央嫡系的青年軍官擔此重任,是他獨具慧眼能夠賞識到白的軍事才能,白崇禧統一廣西已獲「小諸葛」盛名。

但是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相處融洽的時間並不長,幾個月後,明的暗的,兩人的磨擦,便逐漸浮上來。黃旭初對北伐這段時期蔣、白兩人的關係有如此評語:「蔣先生確實深愛白崇禧的長才,但又每每對他不滿,真是矛盾!」此話一針見血。蔣介石常常批評白崇禧「不守範圍」,黨國元老張靜江力勸,謂白乃難得將才,不宜抑制,蔣坦承:「白崇禧是行,但是和我總是合不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不喜歡他。」蔣介石這番告白,充分說明了蔣、白之間的矛盾。蔣介石深知白的軍事才能,但父親白崇禧個性剛直,不喜奉承,做事明快,劍及履及,有時不免恃才傲物,獨斷獨行。這就犯了蔣介石的大忌,批評他「不守範圍」,蔣用人以忠貞為尚,不容忤逆,而且事必躬親,管得太細。白崇禧曾向李宗仁抱怨,當蔣介石的參謀長,常常綁手綁腳,不易發揮,說穿了蔣、白兩人雙雄並立,不免產生瑜亮情結,蔣看不慣白的行徑,所以才「不喜歡他」。

後來白崇禧率領第四集團軍一路打進北京,最後完成北伐。北京人民夾道歡迎國民革命軍,北方報紙如天津大公報大幅報導白總指揮的消息,一時間,白崇禧成為推翻北洋軍閥的英雄。父親那時才三十五歲,年輕氣盛,全然不知功高震主的危險。白總指揮在北方的張揚舉止,看在蔣總司令的眼裡,恐怕滿不是滋味。同時桂系勢力在北伐期間,大肆膨脹,兩廣、兩湖、平津皆屬桂系勢力範圍,中央受到威脅,蔣介石「削藩」已是既定計畫,其間正好桂系少壯軍人胡宗鐸、陶鈞等用兵,爆發「湘變」,於是蔣桂戰爭開打。蔣買通唐生智策反唐舊部第四集團軍,白崇禧倉皇出走,坐日輪逃亡。蔣介石密令上海衛戍司令熊式輝派人上船緝拿白崇禧,倘該輪拒絕搜查,即令海軍砲艦將其擊沉。中央分三路攻打廣西,李、白流亡安南河內,後又踅返廣西,加入中原大戰,從此廣西與中央對峙六年,直到一九三七抗戰軍興。

蔣桂戰爭是廣西桂系與中央蔣介石第一次分裂,其後果影響嚴重深遠。如果當時中央與桂系是合而不是分,閻錫山、馮玉祥恐怕不敢貿然造反,中原大戰不至於發生,中國不會又變得四分五裂。清共後,當時中共已經十分虛弱,如果中央軍與桂軍聯合起來剿共,中共恐怕難以抵擋。中國不分裂,日本未必敢侵略東北。蔣桂戰爭埋下分裂惡因,觸動日後一連串的動亂,影響了國家的命運。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蔣介石委員長在廬山發表「最後關頭」談話,號召全國人民抗日,父親白崇禧第一個響應蔣委員長的號召,八月四日飛南京參加抗日戰爭的行列。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八年浩劫,中國軍民傷亡慘重,蔣介石與白崇禧也進入了一輪更加複雜詭譎,波瀾洶湧的新關係。一場對民國更大的災禍,即將來臨。

國民黨在大陸失敗,中外歷史學者、軍事專家,論述多矣,原因雖然多元複雜,但近年來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國民黨在軍事上的錯誤,乃造成大陸失敗最直接的原因。北伐、抗戰,國軍在戰略上沒有犯大錯誤,所以贏得最後勝利,這兩個階段,三軍統帥蔣介石與其參謀長白崇禧在大方向、大戰略上是一致的,而在國共內戰階段,蔣介石與白崇禧對剿共的戰略觀點,卻處處牴牾,最後牽動大局,致使國軍在大陸失敗。

抗戰勝利,中國列為世界五強,蔣介石的聲譽在國內外都達到巔峰,返都南京之日,全國人民萬眾歡騰,蔣委員長被視為「抗日英雄」、「民族救星」,在勝利氛圍的陶醉下,蔣介石以及國軍中許多將領都大大的低估了共軍的實力與潛在的危險。父親白崇禧是少數深知共軍的將領,他一直認為共軍是一支有組織、有信仰、有外國勢力(蘇聯第三國際)支援的軍隊,不容小視。他不僅反對戰後裁軍,他還主張戰後立刻全面剿共。他這樣的認知,與蔣介石後來許多措施南轅北轍,格格不入,埋下兩人最後衝突決裂的原由。

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其實也就是中國歷代「雙雄不能並立,一山不容二虎」許多故事的翻版。但他們兩人在軍事戰略上的分歧,尤其在國共內戰時嚴重背道而馳,是國軍、國民黨政府的大不幸、大悲劇。如果一九四六年東北戰爭、一九四八年徐蚌會戰,蔣介石採信他的最高軍事幕僚長國防部長白崇禧的戰略建議,國共內戰的結果,恐怕不致於此。

楚漢相爭,大將韓信替漢高祖劉邦打下天下,功高震主,兔死狗烹,為蕭何、呂后誘殺於長樂宮。太史公司馬遷寫〈淮陰侯列傳〉最後結論:君臣一體,自古所難。這是至理名言。中國人有句話:伴君如伴虎。蔣、白關係亦可作如是觀。

抗日戰爭 國軍 抗戰

延伸閱讀

黨產遭清算...藍需妥善保存歷史資產

高師大蔣公銅像被拆?校長:移存另闢公共藝術

台灣年輕世代值得找比黃國昌「時代力量」更好的政黨來代表他們

最新民調:SOGO案沒影響 民進黨支持度高國民黨兩倍多

相關新聞

王安祈/向內凝視《閻羅夢》

1988年我在清華大學任教,同時為雅音小集和陸光劇隊新編京劇劇本,每天在課堂、研究室、戲院、排練場奔波忙碌,直到那一天,...

高苦茶/巴黎解放,解放巴黎

在香榭麗舍大道飽餐一頓後, 散步遊賞約1.5公里到這頭來又想上廁所了。 幸好公園內有公廁。乃一般建築式。 有位非洲裔女員工負責打掃收費。看到價目表,心臟一沉: 收費不分男女每人1.5歐元(約新台幣54元)……

王浩一/寂寞沙洲冷

詩人葉慈說:「年輕時,我曾經浪蕩度日,如今我就要凋謝並走入真實。」蘇東坡說:「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我卻在葬禮開始思索:所有的亡者,「他是怎麼成為現在這個人?」他有恨?他有遺憾?他有過熱情?當他凝視逼近的死亡,他想了什麼?……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7】崔舜華 /忝而十年

離開百年樓的那個清晨,中庭的鳳凰樹在仲夏的催促下綻落金霞色的花朵,鍛金般的花瓣打在肩頭和髮際,落土後轉眼便快要凋萎。我想自己終於抵達了我的黃金歲月,即便僅僅是碎金贗鑽,微小卑細如花泥,卻非常非常快樂……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6】李屏瑤/松鼠之年

是有些風雨欲來的徵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5】陳思宏/極鬧極靜的2004

人間交遊,很難避免此問句:「來柏林多久了?」答案清晰,身處當下時空減去2004,就是我在柏林的時間長度。2004年六月,...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4】賴志穎/我那軋團的日子——寫給那些曾經一起軋團的朋友

「副修」農化系的我是系上一條蟲,每學期都擔心被二一,怕到我連台大正門口的「二十一世紀炸雞」都迷信到不敢踏進半步。因為怕,音樂更是讓我唯一能在絕望的課業中回神的靈丹,似乎在完成音樂的過程中,才能看到一點點人生尚仍值得追求的什麼……

【美學系列‧臺靜農紀念展7】蔣勳/鄭羲碑與鄭道昭碑

十一月九日是臺靜農老師逝世三十周年忌日,整理一些資料,希望在池上的紀念展結束前,寫一段結尾。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