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疫苗怎麼買? 陳時中:不買中國製、冷鏈都會準備好

【他鄉‧故鄉】沈珮君/這樣的傅斯年(下)

傅園寂寥,傅斯年骨灰葬在此,很少人去。(圖/沈珮君提供)
傅園寂寥,傅斯年骨灰葬在此,很少人去。(圖/沈珮君提供)

他對蔣介石及國民政府遣詞用句之霹靂,接連轟下兩個都是蔣至親的行政院長,有人曾形容這是當年知識分子和買辦階級鬥爭的最高峰。傅斯年曾說,「我擁護政府,不是擁護這般人的既得利益,所以我誓死要和這些敗類搏鬥,才能真正幫助政府」……

傅斯年有強烈「省籍意識」,他直言自己「常常以培養台灣的人才為念」,因為台灣人最有可能留在台大服務。

台灣學生因長年受日本教育,國文、英文較弱,傅斯年第一年讓他們英文加10分,而外省人在台灣高中畢業者則不適用。第一年新生錄取,工學院第一名是外省人,第二、三名都是台灣人,化學系第一名也是台灣人。傅斯年說,「這是我做校長以來最高興的一件事」。這些人即使不加分也會錄取,而因加分錄取的人,約三十人。第二年總分加10.5分,多錄取64人。當然有人反對這種省籍差別,但傅斯年認為眼前「必須認清事實」,加分是讓台灣青年得到相對公平機會,只要台灣高中教育進步了,即可取消。

傅斯年去世前幾天,攝於台大校長辦公室,已有憔悴之色。翻攝自《傅斯年文物資料選輯》(王汎森、杜正勝/編)。(圖/沈珮君提供)
傅斯年去世前幾天,攝於台大校長辦公室,已有憔悴之色。翻攝自《傅斯年文物資料選輯》(王汎森、杜正勝/編)。(圖/沈珮君提供)

他也致力協助台大醫院募集台籍人才,「台大醫院是百分之百台灣省人辦的」,「我向我的同事保證,……必須以扶植台灣省人醫學人才為用心」,人事由院長杜聰明決定,傅斯年只推介過一位教授,台灣人,在日本學醫,他問杜聰明此人學問、人品如何,杜院長回答兩個「好」,所以就通過了,但幾位醫師寫信反對,傅斯年說,「我在此地一定想盡方法培植台灣省的人才,然而萬萬不容許把持,休想把持!」

他對青年學人非常重視,「學問上已有萌芽,前途大有希望的,年輕力壯,尤其要多多注意」,他鼓勵「特別是台灣籍的,有機會出去一趟,可因多所接觸引起心中研究的問題」。反之,他對部分大陸來的所謂名教授、老教授,有很辛辣的批評,令人絕倒:「『名』而有實,自然很好;如果『名』只是報紙上多見,各種職員目錄上多見,還是不名的好。『老』而造就出好些好學生,自然好,若果老字的解釋只是教育部或教育廳的二十年或二十五年之說法,或者三年一遷地方,則不老也好」。

當時《中央日報》有一位記者對台大醫院抨擊甚力,而當年醫病關係也時有緊張,甚至病人家屬還會動手,傅斯年一方面讓媒體了解台大醫院千瘡百孔的現狀,那不是短期可解決的,另方面也讓他們看到台大醫院努力進步的痕跡,及有些家屬對護理人員要求不盡合理,譬如,多陪病人聊天。傅斯年以極淺近的例子,讓外界了解台大醫院的能與不能,「若以為我們是個無心肝的組合,實在太冤枉了」,「這些誣枉,使我的同事很灰心」。

台大醫院在二戰時被盟軍炸得很厲害,除了尾部已修不起來,中間炸彈區滿目瘡痍,「下層是水,頂層要打傘」,房間多半沒門,窗戶也幾乎沒有玻璃,他曾為此添購了幾萬塊玻璃,參議會黃議長跟他開玩笑:「你把台北巿的玻璃價提高幾倍了」。此外,一人住院,一家子都來,就在走廊開伙做飯,走廊到處是痰和垃圾,而副院長室也被一家人占居,地下室被商人占著做買賣。

他盡力籌款大修醫院,也曾為了了解醫院問題,自己去掛號就診,有一次還到開刀房閣樓偷看開刀,後來提出了他的觀察建議,其中之一是疑問:為什麼這麼多人不戴手套?他建議派幾人去美國進修,得到的回應是「我們很好了,美國醫學不如日本」。

他要努力溝通說服,但學校沒有可以集合全校師生的大禮堂,他不斷藉由校務會議和校刊說明理念,也鼓勵學生到辦公室找他,或寫信給他,有時他到學生食堂看他們吃飯,有時去福利社,學生圍著他,七嘴八舌像里民大會。

傅斯年深惡痛絕權貴腐敗,在轟走孔祥熙之後,以〈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左)轟下第二個閣揆,並在半個月後又發一篇〈論豪門資本之必須剷除〉。翻攝自《傅斯年文物資料選輯》(王汎森、杜正勝/編)(圖/沈珮君提供)
傅斯年深惡痛絕權貴腐敗,在轟走孔祥熙之後,以〈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左)轟下第二個閣揆,並在半個月後又發一篇〈論豪門資本之必須剷除〉。翻攝自《傅斯年文物資料選輯》(王汎森、杜正勝/編)(圖/沈珮君提供)

傅斯年是國民黨政府派任到台大的,看看他和蔣介石關係。傅斯年在民國36年曾有一篇知名文章〈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痛批當時的行政院長宋子文,認為他的施政讓能看到遠景的人,完全失望,「徹底覺得在『魔鬼和大海之間』,也只有等死而已」。忘掉傅斯年的人,可能也不記得宋子文何許人,他是蔣介石妻舅。宋子文的前任是孔祥熙,他是蔣介石姻親,是蔣夫人的姊夫,也是傅大砲轟下台的。傅認為孔祥熙集團貪汙,他蒐集證據,並有詳細帳目,他怕這些資料被人盜取,隨身攜帶在公事包中。當時蔣介石曾宴請傅斯年,試圖轉圜,蔣問傅是否信任他,傅爽快說:「絕對信任」,蔣說:「那就信任我用的人」,傅答:「因為我信任你,也就該信任你所任用的人,砍掉我的腦袋,我也不能這樣說」,不久,孔祥熙即下台。宋子文繼任,工業政策、黃金政策、人事,無不被詬病,傅斯年直轟,今天政府嚴重問題不在黨派或國際,而在自己,「第一件便是請走宋子文,並且要徹底肅清孔宋二家侵蝕國家的勢力,否則政府必然垮台」,文章見報半個月後,宋子文下台。宋子文辭職當天,傅斯年另一篇文章在雜誌刊出:〈論豪門資本之必須剷除〉。

他對蔣介石及國民政府遣詞用句之霹靂,接連轟下兩個都是蔣至親的行政院長,有人曾形容這是當年知識分子和買辦階級鬥爭的最高峰。傅斯年曾說,「我擁護政府,不是擁護這般人的既得利益,所以我誓死要和這些敗類搏鬥,才能真正幫助政府」。

陳誠在他任台大校長時,極其支持他,台灣財政困窘,時任省主席的陳誠優先給台大150億元修建校舍、購買儀器。但當陳誠接任行政院長組閣時,傅斯年對閣員名單極其不滿,寫了一封嚴厲的信給他,先是謝謝陳誠昨天對他「重拂虎威,不蒙譴責」,可見已痛快淋漓先罵過一輪,但「意猶未盡,再說幾句」,他直言內閣陣容親痛仇快,並點名副閣揆是「政渣、炭渣」,表示不解那人是如何「奉承吾公」,又說以陳誠自信極強,大概不會改變對人好惡,但此職非等閒,陳誠性格,「有時忽其所不當忽」,且據昨天談話,他說陳誠「個人主義,更為顯著」,此內閣實為「兄一人之內閣」,最後一段,他說,「良辰美景已無多」,痛切表達了一個知識分子對國家操危慮患之急迫和沉重。

與其說,他支持蔣介石或國民黨,毋寧說,他是愛國家,怕中國亡,亡在共產黨手上。他曾在給胡適的信中說,「使中共不得勢,只有今日政府不倒,而改進」。他曾去延安訪問,更認清了毛澤東和共產黨的真面目,他在那裡看到一大堆捧毛的旗幟,忍不住譏諷他「堂哉皇哉」,他回來後告訴友人:「毛澤東爭權奪利、假仁假義,絕不配談社會改革」。他認為共產黨的階級鬥爭論只是一種說法,其實,是以階級鬥爭「發揮自己的野心」,他認為「人類的進步是靠愛之一念」,但階級鬥爭論卻把「恨的一念擴大到最大限度」。中國前途不但不可以寄望共產黨,他甚至認為,「我們為保持人類的自尊性」,「我們為人在世界上活著有意思」,都「不能不向蘇共中共拚命反抗」。

他反共的決心有多強?他在中國大陸淪陷前,正在美國治病,人多外逃,他在國外卻堅決返國,「絕不託庇異邦」,共赴國難。他其實是悲觀的,他民國37年11月給友人李田意的信中說,「我對於中國之命運是很看透的」,他所能做的只是每天照常辦公、看書、編稿子,他說自己絕不早跑,但也絕不會讓自己落入共產黨手上,若有萬一,「我自有辦法,絕不受辱」。其他友人憶述,他的「辦法」,是帶著一罐安眠藥,隨時準備一死。

即使到了台灣,韓戰爆發,局勢一度緊張時,他跟祕書那廉君說,自己很鎮定,「必要時一瓶安眠藥做個結束」,他在渡海時即知「余必不返矣」。一個親戚赴美移民,他去送行,友人說,希望早日和他在美相見,傅斯年正色以告,「我要留在台灣,絕不去美國」。

傅斯年很重視貧富不均,他以一己之力儘量補上那個缺口,他在台大校長任內,不斷為貧生爭福利,直到倒在省參議會為止,而他自己窮得在去世前一天還在趕稿,想靠稿費做一條禦寒的棉褲,他告訴太太「我冷得受不了」。傅夫人俞大綵在他去世近三十年第一次寫紀念文,說他常約見有才華的學生談話,有一次,發現一人有深度近視卻未戴眼鏡,問他原因,學生沉默以對;傅斯年去世後不久,劉瑞恆(哈佛醫學博士,曾在大陸任衛生部長)送來一副眼鏡,竟是傅請他替那位學生在香港訂製的。屈萬里說,傅斯年也常替窮朋友想辦法,甚至為了幫助友人,不惜賣自己的愛書。中研院史語所遷台後,一度傳薪水發不出,陳槃轉述傅斯年信中的話,若有同人斷糧,他也絕不吃飯,幸而各方設法,安然解決了。

共產黨講階級鬥爭,宣揚的是階級矛盾,傅斯年眼中全無階級。很多人都認識台大司機楊先生,因為友人若要請傅斯年吃飯,他都說,「你要連我司機一道請啊,你不請他可不行」,楊先生也是他公餘之暇的棋友,屢屢贏他。傅斯年病故多年之後,楊先生去世,俞大綵還親往弔唁。傅斯年忙得要命,仍抽空教他家的小門房讀英文,鼓勵他去讀夜校。在那個年代,他即重視性別平等,他在台大時發現女生很少,希望這現象能改善,即使女生少,他也要蓋女生宿舍,否則女生就學更不便。

傅斯年猝逝,台大學生很激動,近兩百人趕去省參議會,在外面舉布條:「我們的心頭,就是您的墳墓」,「校長,您不要走,不要走」,「校長,回頭來瞧我們」。

台大當年請到的這位校長,11歲讀完十三經,人稱天才,後稱學霸,他有比人更深厚的傳統底子,卻提倡白話文,主張「容人文學」;他主修文史,重視科學,去英、德讀書時,廣涉心理學、物理、化學,甚至醫學,對數學尤感興趣。他在內亂外患的烽火之中,在經費拮据之下,擘畫創辦中研院史語所,支持規畫殷墟之發掘15次,法國漢學家伯希和在哈佛300周年校慶時演講,盛讚殷墟「是近年來全亞洲最重大的考古發掘。中國學者一下子獲得了耶穌降生前一千年中國歷史的大量可靠材料」。那個工程之龐大艱鉅,若非他的「膽大心細」,及親自去河南跟當地反彈的學者溝通,中國信史恐不易這樣往前推了幾百年,並受世界矚目。

傅斯年本來可以只做學術中人,但是,一如他對自己個性的了解,「在不自覺之間,常在多管閒事」,他對政治社會極為不滿,心冷之餘,很想放手,頗思遁入學問,「偏又不能忘此生民」。若當年他只做學問,或不致55歲即病逝。

傅斯年大去後,政府想請胡適繼任台大校長,但他認為「我沒有孟真的才能。他那樣才大心細,尚不免以身殉校」,堅決辭謝。胡適在他去世後兩年替他的文集作序,其中一段約兩百字,一口氣用了14個「最」字形容傅斯年:

「孟真是人間一個最稀有的天才。他的記憶力最強,理解力也最強,他能做最細密的繡花針工夫,他又有最大膽的大刀闊斧本領。他是最能做學問的學人,同時他又是最能辦事,最有組織才幹的天生領袖人物。他的情感是最有熱力的,……同時他又是最溫柔,最富於理智,最有條理的一個可愛可親的人。這都是人世最難得合併在一個人身上的才性,而我們的孟真確能一身兼有這些最難兼有的品性與才能。」

台大幸甚。我重回傅園,在「傅校長斯年之墓」前,畢恭畢敬行了三鞠躬禮,第一次。(下)

台大醫院 共產黨 台灣人

延伸閱讀

【他鄉‧故鄉】沈珮君/這樣的傅斯年(上)

與蔣介石有不共戴天之仇? 宋慶齡不想住重慶而住香港惹各界議論

軍公教戴黑紗、五院院長扶靈…回顧那些年的高規格國葬

宋美齡目擊紅色武漢革命覺得超反感 對蔣介石與蘇俄、中共決裂大讚

相關新聞

【水果短文/詩 駐站觀察】鍾文音/豐饒與侘寂之美

聯副文學遊藝場「水果短文╱詩」徵文,共收作品407則。經駐站作家蕭詒徽初審、鍾文音決審,選出12則佳作,一首首可吃的短文,眼睛讀著,心裡也甜著。一篇篇可回憶的詩,如納芥子於須彌,小小的水果宇宙於焉成形。即日起,聯副將陸續刊出獲獎作品。(編者)

【文學台灣:基隆篇 之2 】宇文正/白賊七的故事

為了尋找暖暖印象, 我請二哥吃飯,向二哥訪談。 但他說的都是天方夜譚。 「小學前面的源遠路上 許多大貨櫃車來來往往, 有個路段常出車禍, 就有人在那橋頭上放金紙, 我跟阿耀發現的, 金紙是全新的,」 我打岔:「不然還有舊鈔嗎?」 ……

【雲起時】洪荒/我痛故我在

「好痛,好痛」,一天晚上,我被人聲吵醒, 原來是我在說夢話,醒時嘴巴還煞不住車, 不由自主要把「好痛」兩字說完。 痛,讓我越來越懷疑人生……

【閱讀‧小說】黃春明/清倉——序《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聯合文學出版)

肚子裡還有劇本,小說,童書和撕畫的腹稿。這些東西只要量力而為,都可以一個一個整理一下,成了我的清倉貨。這就是回答時間說:現在你問你還有多少時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後你能做什麼?而我的思考,我發現在尚存的記憶中,還有一批腹稿可以胡搞瞎搞,清倉……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名士風流圖(中)

那些都已活得比魯迅老的魯迅的生鏽鐵粉,其實相當期待從他臉上看到活得實在不夠老的魯迅老年的樣子。紅吱吱可能也會擔心,如果真的老態畢露也許就不像魯迅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組二獎】洪心瑜/原來是一池的荷花

背著手走在菩提樹下,踩著一地細碎的陽光。

【2020第七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會議記錄】侯延卿/後人類寫作經典

會議才開始,眾人心裡有數,楊澤變心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二獎】胡可兒/女森

●有一類女性主義的詩,是用較激進的形象去對抗父權的壓迫,這首詩另闢蹊徑,以一種相對柔美的形象去完成詩中的反抗。──陳義芝 ●作者在語言、概念上都呈現出一種超齡的成熟感。──陳育虹 我害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二】陳又津、盛浩偉/文學和所有相似事物之間有沒有界線

我們不委身於任何一場遊戲,受縛於任何一種世俗所期望的目標,得以擁有巨大的自由,是因為要用這樣的自由,在相對裡發現絕對,在矛盾中發現真相……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一】陳又津vs.盛浩偉/我們還能怎麼看待虛構

當真實人物虛構自己的身分,例如田中實加冒充日本灣生後代、海倫清桃宣稱自己是越南新二代,混血身分竟然比土生土長台灣人和越南人更受歡迎。我好奇的不是她們為何虛構身分,而是我們為什麼喜歡聽,甚至願意相信這種故事?……

江長芳/飛不出去的航班

手邊這盒淡藍色、上有小兔小狗的餅乾盒子真是美麗。嘴裡嚼著死甜掉著糖粉的餅乾,即使皮膚已經因為餅乾的防腐劑而起了一些疹子,...

【閱讀‧傳記】白先勇/君臣一體,自古所難──序白先勇、廖彥博著《悲歡離合四十年》(時報出版)

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