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高教自砸腳/下】法規綁死大學教授? 當社區管委都要報備

憂中芯國際遭制裁 傳高通將轉單台積電等3公司

【浮生人物誌 50】王正方/我是槍手

圖/Fan
圖/Fan

大學頭一年暑假來臨,毫無計畫,終日惶惶然,同自幼的幾個同班同學泡在一起無目的亂混,感嘆如果交上個女朋友該多好,已經上大學了還是處男,真說不過去。有時也評論天下大勢,又能怎地?

孫學長約我去師範大學宿舍餐廳,本月的飯票多出來好幾頓,不幫他吃掉就廢了。那裡的伙食極差:兩菜一湯,地瓜葉呈萎縮狀,另一個菜裡找到肉皮連著肥肉、末端有一小坨瘦肉的東西,一鍋湯是清水加了點醬油。我說:「每天就吃這個,你營養夠嗎?」

「唉!基本餵豬,可以去那邊加菜。」

孫學長指著餐廳外的幾個小攤販,我去買了幾條煎魚、兩塊肉。

母親在大陸當某小學教務主任的時候,孫學長是她的學生。老孫曾經頑劣不馴,我老母將這野孩子,教化成為用功上進的好學生。之後孫學長與我們失聯,沒想到有一天他突然出現在台北我們家門口,見到他的恩師,立即下跪行大禮,聲稱若不是牢記您的教導努力讀書,他無親無故隻身在台,怎麼可能考上師範大學數學系?老母時常在親友面前說:

「我有個學生姓孫,比這不聽話的兒子強得多了。」

孫學長比我年長好幾歲,當然事事都要聽他的。大學聯考填志願,我聽從孫學長的建議,第一志願填台灣大學電機系,居然僥倖上榜,大大出乎父母親的意料之外,老爸高興得到處去說:

「沒想到這小方居然臨危不亂,考上第一志願,嘿嘿嘿!」

親友們隨之湊趣:「那當然,虎父無犬子嘛!」

孫學長吃完了最後一條油炸小魚,擦了擦嘴巴說:

「你再去考一次大學好不好?」

「什麼?我沒那麼無聊。」

「幫個忙,我的好朋友小陳想上XX專科學校,但是憑他那點程度,肯定考不上,你就給他當個槍手吧!」

當時全台灣的大學聯合招生,專科學校不包括在內,自行招考。

孫學長是抗日軍人遺族,他父親在台兒莊戰役中身先士卒,率領弟兄們攻占日軍堡壘,中彈犧牲。老孫在大陸讀遺族學校,隨著部隊撤到台灣。遺族學校的同學都是孤兒,彼此互相扶持,感情特別深厚。小陳就是孫學長遺族學校的好哥們兒之一,我知道這事恐怕賴不掉了。我說:

「考上個專科學校不難,你幫他護航就行了。」

「哎呀!小陳原來是要我替他護航的,你看我都快大學畢業了,考大學的那些東西早就忘得光光,你去年才考過,而且成績不錯、記性又好,隨便翻翻書就能應付了。」

幾天後,老孫和我在師大宿舍餐廳等人,迎面來了個身材五短看似幹練的年輕人,他向我拱手說:

「敝姓陳,事成了我請大家喝酒。」

「槍手」有二種,其一:「冒名頂替」,我拿著小陳的准考證入場,兩天考下來若監考官沒有察覺,大功告成。其二:「護航」:我也報名應考,如果座位排在小陳的前後左右,現場就來個偷看、快速照抄、傳遞紙條等老套招,一樣能達成任務。

「冒名頂替」通常是將兩個人的大頭照底片疊在一起,洗出來的照片,既像這個人也像那個人。現場出現的只有我,監考官核對照片,會覺得那人當然就是我!但是我和小陳的長相差距很大,小陳很有經驗,他說:

「你的臉長我的臉特別短,底片疊在一起洗出來的照片就像一頭怪獸!」

大家一致決定「護航」是最妥當的辦法。他們告訴我「護航須知」:

1.在考場彼此裝著互不認識。

2.答卷上的字儘量寫得大一點,字體不可潦草。

3.警覺性要高,動作要快,隨時注意監考老師在哪裡。

4.答案抄好了,護航者立刻把它塗改或刪掉。

5.不要提早或延遲交卷。

為什麼要把我的答案塗改掉?

「閱卷的人都精明,」小陳做權威性的解釋:「如果他看到答案完全相同的兩份考卷,會有什麼想法呢?」

我對「護航」有個疑問:怎麼能保證小陳和我在考場上的座位一定會是一左一右或一前一後呢?如果小陳坐在我前面,他必須回過頭來看,那個動作太大,豈不是很容易就被監考官逮到。小陳胸有成竹的說:「據我們的經驗,一同去報名;報名的時候必須裝著彼此不認識,通常安排的座位多數會在一起,如果我在你前面,那就得靠傳紙條的功夫了,哈哈!」

「哦,我們要一起去報名?」

「不用,」孫學長說:「你把高中畢業證書、照片、圖章什麼的交給我就好,我同小陳後天去報名。」

三個人握手,預祝「護航」成功。然後又在師大宿舍餐廳吃飯,孫學長拿出飯票卡來,管理員打了三個洞,小陳在小吃攤買來一大堆魚肉,今天三個人的營養都夠了。

翻看去年考大學的書籍筆記,念不到一個多鐘頭就開始發睏。唉!不是自己的事,實在提不起勁來,走著瞧吧!  

一大早躡手躡腳的出門,這事兒讓父母知道了還得了?孫學長睡眼惺忪的在台北車站等我,我們搭乘往基隆方向的火車。XX專科學校依山面海,環境優雅。手持准考證進考場,小陳面色嚴肅一眼也不看我,他就坐在我的左側平行的位子;太理想了,我以右手寫字,小陳的視力好到可以考上空軍飛官,只要我放下左手來,考卷上的答案他一目了然。

頭兩場的考試是國文、三民主義,進行順利,監考官沒有怎麼注意我們。小陳眼明手快,記性好,隨便瞄幾眼就一口氣抄好了,國文考試的那篇作文,他也抄寫完畢,我隨即將作文完全塗掉,再胡亂寫了幾句。

接下來考數學,小陳告訴我過,他的數學只有算加減法的程度,這堂考試的挑戰性最高。數學考題不難,我匆匆的做好了一半以上,把左手放下來,考卷向左邊移過去,以眼角餘光看小陳;他完全不理我,還裝模作樣皺著眉頭作苦思狀。我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小陳快速的瞄了我一眼,轉頭尋找監考老師,那人站在教室左前方窗前,呆呆地看木瓜樹。小陳指了指他考卷的右上角,一時不懂他的意思,他又比了個交換的手勢,朝著我的考卷噘了噘嘴,我仔細看自己的考卷;啊!右上角是小陳的准考證考碼。

為了保證考試的公平,那時採取的是「密封考卷」制度:考卷上不准寫考生的姓名或號碼,一條細紙條橫向並排印同樣的兩個考生准考證號碼,左邊的號碼用一張小紙封住,貼在考卷的右上角,連在一起的右方號碼露在外面。考生入場前,監考官依照考卷右上角的號碼,發考卷到每個考生的座位上,考生答寫那份有他正確號碼的考卷。交卷時監考官應當一一核對考卷上的號碼正確無誤後,把右上角露在外面的號碼撕去,處理後每份考卷都沒有姓名或號碼,閱卷老師秉公打分數。最後校務人員將考卷密封著的號碼揭開,誰得了多少分方才真相大白。

鐘聲響起,考生們紛紛同時趨前繳卷,監考老師忙著收考卷,沒有時間作核對。小陳的數學基礎太差,一直擔心抄也會抄錯,經過觀察,他眼明手快在數學考試進場時,趁著人多監考官的視線被擋住,迅速把放在我們桌面上的兩份考卷互換,真是膽識過人!

我慢慢的把每個數學題有條理的演算出來,答案寫得工整,側眼看見小陳在低頭作苦思狀,間或也在考卷上寫寫畫畫的。時間到了,隨著眾考生擠到前面繳卷,沒有出任何狀況,頭一天的工作順利完成。

第二天的頭一堂是史地科,題目相當容易,我匆匆寫好答案,小陳抄得順利,超時完工。但不可以提早交卷,想起來應該塗改答案,還得故意寫些文不對題、言不及義的話,實在煩人。其中一題是:「中俄密約的前因與後果」。我對這段歷史比較熟悉,也曾看過些課外讀物,有人為李鴻章打抱不平,弱國無外交,怎麼能把責任都推在李相國身上?何不在此寫它幾段,但是幹嘛在這裡大發議論?

百無聊賴就在考卷上畫起漫畫來:開始畫的是李鴻章,全身一品大員的清朝頂戴,苦瓜臉瘦長,鬚眉和眼睛呈八字狀下垂,滿面愁容;旁邊再畫了一名俄國老毛子,厚嘴唇鼻子奇大,面貌猙獰,指著李合肥做罵人狀;老毛子嘴邊寫著他的話:「他媽的老小子,你要給我保密。」這是簡單的「中俄密約」圖解說明。

畫得興起,又畫了一幅勃起的立體男性生殖器圖。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就將龜頭改成立方體,頂部如一塊平地,便在上面畫一座房屋,屋頂上有煙囪,那家人正引火做飯,炊煙裊裊。圖下寫有四個大字:「方枘圓鑿」。

最後一堂考理化,小陳沒有逮住機會交換考卷,那些物理演算和化學分子式等等,對他來說簡直有如天書,分明看得清清楚楚的,他還是不會抄。小陳急得滿頭大汗,怎麼辦?我也跟著著急,一時大意我就輕聲地告訴他該怎麼寫,不自覺的聲音大了些。忽然我的座前出現了一隻巨大身影,監考官如凶神惡煞般地站在我面前,不敢接觸那人的目光,我和小陳都低下頭作忙著寫答案狀。監考官走開,我見到他到了教室的另一頭,沒有往這邊看,又悄聲同小陳解釋某道題該怎麼答。

監考官大踏步走過來,叫我起身同他出去。走到教室外不遠的一棵大榕樹下,監考官怒沖沖的大吼:

「注意你很久了!作弊行為我最不能容忍,准考證給我繳出來!」

如待宰的羔羊,乖乖遞上,那人氣憤不已,接過准考證略略看了一眼,三下兩下將它撕成碎片,丟進路邊的水溝裡,然後他怒沖沖的走回考場,我獨自站著樹下發呆。

孫學長和幾個遺族學校同學,不知道是從哪裡鑽出來的,拖著我到遠處的陰涼地,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如實以告,老孫安慰我:

「別擔心,准考證已經被撕碎下了溝,你就躲在這兒別動,他們又能把你怎麼樣呢?小陳沒事吧!」

「應該沒事,但是他一題也不會做。」

孫學長低著身子跑到教室窗前,機警的探出頭來同小陳打手勢,叫他放心,救兵快到啦!他又小跑而回,從書包裡拿出紙筆,命令我:「爭取時間,快把答案都寫下來,我pass給小陳。」

一口氣的寫答案,孫學長在一旁囑咐;字寫得小一點,不要太潦草。年輕時記憶力強,一揮而就不在話下。一位遺族學校的大哥讚嘆: 「哎呀!你都記得那麼熟呀!」

他們幾個人低聲討論,想出一個方案:有位看來年長的遺族學校同學,將他打扮成學校工友,進教室找監考老師講話,孫學長趁機行事。我好緊張,在遠處遙遙望著他們執行這項計畫。

不一會兒他們回來了,說說笑笑互相推一把踹一腳的。孫學長對那位假校工說:「他媽的你那副德性還真像,以後就幹這一行算了。可是你說錯了一句,應該是總務處派你來的,你說成教務處。」

「不礙事的,那個傻屌完全相信了,還跟著我到教室外面去看屋頂,我警告他千萬小心,瓦片掉下來會砸到學生的頭。」

孫學長就趁這個空檔,將我寫就的答案搓成兩個小紙團,從窗外拋進去,小陳穩穩地都接住。

「護航」任務圓滿完成,小陳不惜血本,買了三大瓶台灣啤酒,坐在校園的大榕樹下,大家傳遞啤酒瓶子,一人一口輪流暢飲,喝到精光。

數星期後,孫學長告訴我,小陳以高分錄取,秋季入學XX專科學校機械系。我也接到寄來的入學考成績單:數學0分,當然囉!小陳寫的答案全錯;史地科也吃了鴨蛋。嘿嘿!想來閱卷先生見到我那兩幅漫畫,怒不可遏就以零分伺候,很不欣賞我的幽默感。

有一天孫學長來我家,低聲說:

「護航的事王老師怎麼知道了呢?」

王老師是台灣師大國文系教授,我爸爸。

「不可能,這件事我嚴加保密,從來沒有透露半點風聲。」

孫學長說:「就是前天,我在師範大學的走廊上遇見王老師,他一臉不高興,盤問我是不是教唆小方替別人考什麼大學了?他知道的還挺多,我筆直的站在那裡聽訓。老人家愈罵愈來勁,說:『家裡出了第五縱隊,瞞著我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小方替人代考要是被逮住,開除學籍、坐牢都跑不掉,一輩子就被你毀了!』在大太陽底下罵了至少四十五分鐘。」

「哦!後來呢?」

「後來他罵得累了,叫我跟著去學校醫務室量體重。進門就把鞋子襪子衣服統統扒掉,交給我捧著,老先生挺著肚子穿一條內褲上了磅秤,說這個磅秤不準,上次量沒這麼重呀?」

老爸怎麼知道這事?啊!孫學長經常來我家混,不時聊起護航的趣事,大聲談笑樂不可支。日本房子沒有隔音效果,老太爺側耳旁聽,把這事都了解清楚。父親是位自由主義者,孩子上了大學放任自由發展;也因為我進入了叛逆期,父母親說什麼都不甩,而且態度惡劣。他們只有暗自擔心。

當「槍手」險遭不測,孫學長本是罪魁禍首,難逃一罵。

宿舍 日軍

延伸閱讀

跨國買股!男大生以小搏大 獲利3成5背後藏風險

求救密碼?弟轉帳1658元給姊 2天後陳屍河岸

陳其邁:李眉蓁是否找槍手 指導教授也應交代

李眉蓁論文被爆狂抄123頁 鄭弘儀質疑:會不會是槍手代寫?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基隆篇 之2 】宇文正/白賊七的故事

為了尋找暖暖印象, 我請二哥吃飯,向二哥訪談。 但他說的都是天方夜譚。 「小學前面的源遠路上 許多大貨櫃車來來往往, 有個路段常出車禍, 就有人在那橋頭上放金紙, 我跟阿耀發現的, 金紙是全新的,」 我打岔:「不然還有舊鈔嗎?」 ……

【雲起時】洪荒/我痛故我在

「好痛,好痛」,一天晚上,我被人聲吵醒, 原來是我在說夢話,醒時嘴巴還煞不住車, 不由自主要把「好痛」兩字說完。 痛,讓我越來越懷疑人生……

【閱讀‧小說】黃春明/清倉——序《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聯合文學出版)

肚子裡還有劇本,小說,童書和撕畫的腹稿。這些東西只要量力而為,都可以一個一個整理一下,成了我的清倉貨。這就是回答時間說:現在你問你還有多少時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後你能做什麼?而我的思考,我發現在尚存的記憶中,還有一批腹稿可以胡搞瞎搞,清倉……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名士風流圖(中)

那些都已活得比魯迅老的魯迅的生鏽鐵粉,其實相當期待從他臉上看到活得實在不夠老的魯迅老年的樣子。紅吱吱可能也會擔心,如果真的老態畢露也許就不像魯迅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組二獎】洪心瑜/原來是一池的荷花

背著手走在菩提樹下,踩著一地細碎的陽光。

【2020第七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會議記錄】侯延卿/後人類寫作經典

會議才開始,眾人心裡有數,楊澤變心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二獎】胡可兒/女森

●有一類女性主義的詩,是用較激進的形象去對抗父權的壓迫,這首詩另闢蹊徑,以一種相對柔美的形象去完成詩中的反抗。──陳義芝 ●作者在語言、概念上都呈現出一種超齡的成熟感。──陳育虹 我害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二】陳又津、盛浩偉/文學和所有相似事物之間有沒有界線

我們不委身於任何一場遊戲,受縛於任何一種世俗所期望的目標,得以擁有巨大的自由,是因為要用這樣的自由,在相對裡發現絕對,在矛盾中發現真相……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一】陳又津vs.盛浩偉/我們還能怎麼看待虛構

當真實人物虛構自己的身分,例如田中實加冒充日本灣生後代、海倫清桃宣稱自己是越南新二代,混血身分竟然比土生土長台灣人和越南人更受歡迎。我好奇的不是她們為何虛構身分,而是我們為什麼喜歡聽,甚至願意相信這種故事?……

江長芳/飛不出去的航班

手邊這盒淡藍色、上有小兔小狗的餅乾盒子真是美麗。嘴裡嚼著死甜掉著糖粉的餅乾,即使皮膚已經因為餅乾的防腐劑而起了一些疹子,...

【閱讀‧傳記】白先勇/君臣一體,自古所難──序白先勇、廖彥博著《悲歡離合四十年》(時報出版)

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懷念臺靜農老師】施淑/蹤跡(下)

在他常被論定為「鬱結」的書藝精神之間,我總是不期然地會感受到,他那站在中國現代史的前沿,有著〈國際歌〉,有著〈馬賽曲〉,有著人間大愛的年輕鷹揚的生命形象……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