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士林夜市風光不再!22年元老店星巴克將走入歷史

【高教自砸腳/下】法規綁死大學教授? 當社區管委都要報備

【翰墨知交情】莊靈/靜農世伯的文人慧業

圖一、1970年代,莊靈為臺靜農教授造像,攝於「歇腳盦」書房。(圖/莊靈提供)
圖一、1970年代,莊靈為臺靜農教授造像,攝於「歇腳盦」書房。(圖/莊靈提供)

聽夏生說,那天臺伯伯笑呵呵地拿出一疊他的畫稿,說是本來要丟給一位專門到府收廢棄物的老先生的;但當他看到老先生竟在那裡挑來揀去時,臺伯自己便也跟著選了一些回來。這張〈四友圖〉,就是那回夏生陪三嫂去臺府即將辭出時,臺伯交給她的幾張畫稿之一……

今年三月九日,台灣好基金會的徐璐小姐偕同策展人谷浩宇來舍下,說五位藝文好友林文月、施淑女、蔣勳、林懷民和許悔之,為追懷臺靜農老師辭世三十周年,擬於五月間在台東池上的穀倉藝術館,舉辦一場定名為「我們敬愛的臺靜農老師」的小型紀念展;展出他們五位收藏的臺老書法墨寶和書信等珍貴文物。基金會為了讓觀眾也能同時看見靜農世伯的當年丰采,希望筆者能提供若干照片在現場同時展出。我因世伯原是父親莊嚴(慕陵)先生的北大同學、一生至友,兩家原有通家之好;更何況世伯還是二哥莊因念台大中文系所時的老師,也是指導內子陳夏生學書漢隸最尊敬的長輩;而世伯的幼子臺益公和我又是電視老三台時代的友台攝影記者同業,因此當場就馬上答應下來。之後筆者便選了十幾張當年我為臺伯個人(圖一)、他和伯母、他與父親還有大千世伯一起的生活影像,提供給基金會;但願能為這個紀念展增添一點「如見臺教授本人」的感受。

大家都知道靜農世伯除了國學,是最著名的書法家;其實他的詩和篆刻,也同為識者所稱頌;尤其他的繪畫,才更令人驚豔。世伯的畫傳世不多,畫幅也不大,大多是信筆揮灑的寫意小品;以梅花最常見,其他尚有蘭、竹、菊、荷、水仙、瓜果、松柏、山水,偶爾還會戲筆生活器物和羅漢。他的畫大都簡單數筆,線條生動靈活,墨色濃淡變化有致,感覺上高雅脫俗,充滿文人逸趣。臺伯的畫幾乎全為遣興之作,除非至交好友或親近後輩,是難有機會見到或寶藏的。他從來不說自己會畫,更不認自己是畫家;筆者以為世伯不僅是畫壇高手,畫中境界也遠非許多當世成名畫家可達。

圖二、臺靜農將自己所畫的本子題名為「文人慧業」。(圖/莊靈提供)
圖二、臺靜農將自己所畫的本子題名為「文人慧業」。(圖/莊靈提供)

筆者手上有一本用洋紙釘成,被臺世伯親題為「文人慧業」的畫本(圖二),裡面全是他的畫作。這本集子一直是父親的珍藏,而且1966年(丙午)父親不但為它包了一層封皮,還在封面上題了「靜者逸興」四字。畫本是1965年父親隨北溝故宮文物剛遷到士林外雙溪時,有一次他和臺伯一塊到麗水精舍探訪三位年輕的畫家朋友喻仲林、孫家勤和胡念祖時,喻仲林送給父親的空白洋紙畫本;父親大概當天就把這本空白的本子留在臺伯處請他隨意寫畫,沒想到隔沒多久,老朋友就已將它畫滿送回(共有三十幅之多),而且琳瑯滿目美不勝收。

圖三、臺靜農寫意戲作〈酒與菊〉。(圖/莊靈提供)
圖三、臺靜農寫意戲作〈酒與菊〉。(圖/莊靈提供)

「文人慧業」冊內有多張畫作都記載著他和父親的一輩子情誼,像第七頁上畫的是用重墨勾繪的大半個酒罈和右下方兩只簡筆淡墨酒杯,旁邊橫躺著一枝盛開的菊花(圖三)。畫面雖側在左邊且看來似不完整,但簡單數筆,無論內涵意趣都韻味無窮;看起來較白石老人似乎更多了一分文人的率真和逸氣。畫幅右上是臺伯自題的四行行草:「慕老下榻歇腳盦,書常三嫂詩扇,益念常三哥;不知何時得晤言也。」下署「靜者」二字並鈐「歇腳盦」印一方。題字當時是民國五十四年,根據臺伯自題「文人慧業」於畫本扉頁上的紀年是乙巳初冬,也就是1965年。當時故宮文物雖已遷到台北,但父親因尚需料理北溝各項善後事宜,和母親還住在北溝的宿舍「洞天山堂」,常需因公往返中北兩地;每次到台北都住在溫州街十八巷六號老朋友的「歇腳盦」;公餘兩人更會同出訪友、到牯嶺街舊書攤尋寶,或者去東門吃餃子,非常愜意自在。至於所題常三哥和常三嫂,則是1920年代父親和臺伯還在北大念書時的至交學長常惠(維鈞)夫婦;常伯是國學門的師友,也是歌謠專家;抗戰前莊、常兩家還是親密的好鄰居,但1949年後常伯一家始終留在北京。

冊內第三頁畫一株斜放著的水仙,長長的葉叢雖全用淡墨勾繪,線條卻流暢有力,洋溢著飽滿生意;微張的葉梢內露出初綻花兒四朵,花瓣雖亦用淡墨勾邊,花心卻用濃墨圈點出盛開樣態與精神。特別水仙根部圓頭,先用中墨賦形,再用深墨點染左上端與葉根接合處,以及用細筆畫出圓頭下方的三小蕞根鬚,並利用之前未乾墨瀋,連同株頭下方三點落下水漬,自然滲暈出立體感和濃淡變化墨趣 ,十分美妙傳神;若無深厚繪畫功力技巧,絕難達成。左上角是臺伯自題款「歇腳漢戲墨」和「乙巳十月」九字,鈐同前的「歇腳盦」印一方。右下方則是父親後來再看此畫時,以近褚、趙融合體行草所題的自作七言絕句一首:「君居城郭我山林,常記當年對榻吟;今日無端見圖畫,暮雲春樹思尤深。」後接題記「丙午二月偶閱此冊戲題 移家雙溪忽焉數月 與靜農仍不能常聚 思之悵悵」下署「六一翁 嚴」鈐王壯為伯為父親所刻「六一翁」印一方。

看時間,臺伯這幅水仙繪於1965年(乙巳),父親題詩則是次年的1966(丙午)。那時筆者雙親已從霧峰北溝遷到士林故宮新館對面山腳下外雙溪畔的一長列二樓租房(即今「至善天下」大樓後方的臨溪舊址);當時故宮宿舍尚未建成,父親還為這處臨時居所起了一個好聽的齋名,叫聽水軒。當年因從外雙溪故宮去台北城南需要換三趟公車,加以故宮開館未久院務繁忙,反而難與老友見面;因此父親才會在這幅水仙旁邊題上這首自作詩遣懷。

圖四、臺靜農畫莊嚴題〈四友圖〉。(圖/莊靈提供)
圖四、臺靜農畫莊嚴題〈四友圖〉。(圖/莊靈提供)

夏生手中另有一幅〈四友圖〉的小畫,是靜農世伯畫的紅梅和松樹,上面還有父親的行草題字「畫者一人 題者一人 共為四友」(圖四);每次展讀這幅畫都讓我們想起臺伯當年「教字」和「贈畫」的趣事。大約在1972年,夏生因喉疾辭去士林中學教職,暫時賦閒在家想學寫字;因她聽父親說習字最好從隸書入門,向上可以承接篆書,向下則可練寫楷書,所以她便從父親碑帖篋中取了一本《禮器碑》開始臨寫。大概是父親看了她的習作之後,有一天便當著夏生面跟老友臺伯說:「靜農,你就教教夏生吧……」雖然當時臺伯客氣地說:「跟妳爸爸學就好了……」夏生在一旁也一味推說不敢;但在下一次兩家人聚會時,臺伯已經幫夏生寫了一張禮器碑的字稿,而且還把自己收藏的《禮器碑》早期版本,換下夏生當時臨用的一般帖子;同時還送她一管臺伯自己用得很順手的日本玉川堂製的長鋒捲心筆,並且囑咐她要用中鋒懸肘練習。於是夏生回來後練了好長一段時間,卻一直不敢拿自己寫的字給臺伯看;臺伯也向來不催夏生交「作業」,反倒是送她和筆者各一幅禮器碑的集字對聯。之後有一回我們隨父親到溫州街臺伯家,夏生才鼓勇帶著她的「作業」給臺伯看;臺伯笑說:「很好很好,沒寫俗了,沒寫俗了……」還在她的一幅「作業」上幫她落了款,以便拿去參加民國六十七年(1978)在歷史博物館的「莊氏一門藝文展」。他除了讓夏生臨寫東漢曲阜孔廟的三大名碑《禮器碑》和《史晨碑》外,並沒要她臨寫《乙瑛碑》,意思是說寫「禮器」和「史晨」,已經含蓋了《乙瑛》的筆意。接著又要她試寫南方《爨寶子碑》的方筆字體,以便真正了解體會北方的圓筆字體。有一次他聽夏生說喜歡禮器碑碑陰的書法,於是再開始讓她臨寫陝西褒城的東漢摩崖石刻《石門頌》,以增進寫隸的厚重和氣魄(筆者按:原刻位在今褒河石門水庫大壩旁的山壁,因將沒於庫水,多年前原石已被文史單位鑿下送入美術館永久典藏) 。關於畫梅花,則是在一次夏生站在背後看他寫字時,臺伯突然有意無意地說:「寫完字,可以用筆毫和硯台中殘留的墨畫畫梅花……至於曹全(碑)嘛,不學也罷……」臺伯曾送給夏生很工筆的梅花畫作,至於這幅〈四友圖〉小畫,則是有一次從美國回台的三嫂馬浩,要夏生陪她去看臺伯並向他討梅花;聽夏生說,那天臺伯伯笑呵呵地拿出一疊他的畫稿,說是本來要丟給一位專門到府收廢棄物的老先生的;但當他看到老先生竟在那裡挑來揀去時,臺伯自己便也跟著選了一些回來。這張〈四友圖〉,就是那回夏生陪三嫂去臺府即將辭出時,臺伯交給她的幾張畫稿之一,並且一面對她說:「拿回去叫妳爸爸題字……」同時還交給她一方「澹臺靜農」的印章,意思要她自己回去蓋。這幅〈四友圖〉上的題字和印章,就是回來後夏生再請父親補題和補鈐的,否則世上恐怕早就看不到這張畫了!

算算時間,以上談的都已是四十多年前的舊事;如今重新提起,彷彿一切又回到眼前,彷彿世伯還在台北溫州街十八巷六號的台大教授日式宿舍「歇腳盦」小書齋裡,怡然地左手握著菸斗,右手正提筆用餘墨為我們畫一張小幅墨梅。

●「我們敬愛的臺靜農老師」於池上榖倉藝術館(台東縣池上鄉中西三路6號)展至9月15日。

故宮 梅花 石門水庫

延伸閱讀

國曆7月「校門關」媽媽們還好嗎? 故宮南院臉書梗圖笑翻網友

麥當勞×故宮限定「清代古畫分享盒」!再送古風桌遊

影/三倍券梅花印每張不同位置是假的?警:是真的

故宮偷襲整建「暫定文化景觀」衛勤學校? 文資團體批違法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基隆篇 之2 】宇文正/白賊七的故事

為了尋找暖暖印象, 我請二哥吃飯,向二哥訪談。 但他說的都是天方夜譚。 「小學前面的源遠路上 許多大貨櫃車來來往往, 有個路段常出車禍, 就有人在那橋頭上放金紙, 我跟阿耀發現的, 金紙是全新的,」 我打岔:「不然還有舊鈔嗎?」 ……

【雲起時】洪荒/我痛故我在

「好痛,好痛」,一天晚上,我被人聲吵醒, 原來是我在說夢話,醒時嘴巴還煞不住車, 不由自主要把「好痛」兩字說完。 痛,讓我越來越懷疑人生……

【閱讀‧小說】黃春明/清倉——序《秀琴,這個愛笑的女孩》 (聯合文學出版)

肚子裡還有劇本,小說,童書和撕畫的腹稿。這些東西只要量力而為,都可以一個一個整理一下,成了我的清倉貨。這就是回答時間說:現在你問你還有多少時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後你能做什麼?而我的思考,我發現在尚存的記憶中,還有一批腹稿可以胡搞瞎搞,清倉……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名士風流圖(中)

那些都已活得比魯迅老的魯迅的生鏽鐵粉,其實相當期待從他臉上看到活得實在不夠老的魯迅老年的樣子。紅吱吱可能也會擔心,如果真的老態畢露也許就不像魯迅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組二獎】洪心瑜/原來是一池的荷花

背著手走在菩提樹下,踩著一地細碎的陽光。

【2020第七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會議記錄】侯延卿/後人類寫作經典

會議才開始,眾人心裡有數,楊澤變心了。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二獎】胡可兒/女森

●有一類女性主義的詩,是用較激進的形象去對抗父權的壓迫,這首詩另闢蹊徑,以一種相對柔美的形象去完成詩中的反抗。──陳義芝 ●作者在語言、概念上都呈現出一種超齡的成熟感。──陳育虹 我害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二】陳又津、盛浩偉/文學和所有相似事物之間有沒有界線

我們不委身於任何一場遊戲,受縛於任何一種世俗所期望的目標,得以擁有巨大的自由,是因為要用這樣的自由,在相對裡發現絕對,在矛盾中發現真相……

【文學相對論9月 二之一】陳又津vs.盛浩偉/我們還能怎麼看待虛構

當真實人物虛構自己的身分,例如田中實加冒充日本灣生後代、海倫清桃宣稱自己是越南新二代,混血身分竟然比土生土長台灣人和越南人更受歡迎。我好奇的不是她們為何虛構身分,而是我們為什麼喜歡聽,甚至願意相信這種故事?……

江長芳/飛不出去的航班

手邊這盒淡藍色、上有小兔小狗的餅乾盒子真是美麗。嘴裡嚼著死甜掉著糖粉的餅乾,即使皮膚已經因為餅乾的防腐劑而起了一些疹子,...

【閱讀‧傳記】白先勇/君臣一體,自古所難──序白先勇、廖彥博著《悲歡離合四十年》(時報出版)

大敵當前,國運阽危之際,蔣、白兩人竟能毅然放下蔣桂戰爭的前嫌,共同抗日八年,正所謂兄弟鬩牆,外禦其侮,蔣、白兩人如有共同的敵人,北伐時的北洋軍閥,抗戰時的日軍侵略,二人可以暫時拋下私怨,共同一致對外,可是一旦外敵消失,兩人之間的基本矛盾,又會重新燃起……

【懷念臺靜農老師】施淑/蹤跡(下)

在他常被論定為「鬱結」的書藝精神之間,我總是不期然地會感受到,他那站在中國現代史的前沿,有著〈國際歌〉,有著〈馬賽曲〉,有著人間大愛的年輕鷹揚的生命形象……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