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鍾玲/中土第一位尼師

中土第一間佛教寺院建立於西元68年,就是東漢明帝為印度僧人攝摩騰、竺法蘭在洛陽建的白馬寺,請他們翻譯佛經。中土第一位尼師的故事發生在四世紀初,西晉末年,距離白馬寺建寺已經兩百四十年了,你以為佛教已經廣傳中國了。但是首部大乘佛經是在西元180年左右,由貴霜國僧人支讖在洛陽翻譯的,才一百多年。所以西晉末年佛教尚未流行民間,那時已經有少數中國比丘,但是女居士要出家卻難如登天,為什麼呢?

西元311年首都洛陽貴族居住區的邊緣,一間小院落門前停著兩輛華麗的馬車,車身雕滿菱花紋、垂著絲簾。是尚書令家兩位小姐來跟仲令儀女傅學彈古琴。仲令儀是寡婦,才二十一歲,出身書香世家,母親從小教她琴棋書畫,父親曾任武威太守,但是此時父母已經過世。她先夫的地位如何?夫家為世襲的伯爵府第,但是她嫁的是庶子,結婚一年後丈夫就病逝了。仲令儀的琴藝和書法京師第一,她靠授徒維持家計。許多高官、貴族家的小姐都拜在門下。

小院落的門開了,尚書令夫人和兩位小姐出來,後面跟著一位年輕女子送客,她從容不迫,個子高䠷,目射精光,著淺藍布衣、墨綠綢裙,她就是仲令儀。身世孤熒熒,卻神采奕奕。尚書令夫人告訴她,逆漢王劉聰的軍隊已經占領了洛川地區,時局不穩,女兒要暫停學藝了。

仲令儀回到書房,攤開絹本手抄的《四十二章經》繼續讀。《四十二章經》就是攝摩騰、竺法蘭在白馬寺翻譯的佛經。她讀到:「使人愚蔽者愛與慾也,夫不絕愛慾即為前境所轉。既為前境所轉,則愛慾習氣依然復生。故使真智蒙蔽,無由證覺矣。」腦中先出現丈夫的臉,吻她,令她情迷;又出現丈夫臨終前的虛弱眼神,令她哀絕。是的,三年來在痛苦中煎熬,是愛與慾令她蒙蔽。她要追求解惑的智慧。

才過一個月,洛陽就淪陷了。劉聰的軍隊擄走西晉懷帝,殺害宗室、官員三萬多人。仲令儀卻躲過大難,因為她家的門面狹小破落,賊兵連搶掠的興趣都沒有。聽說她夫家府邸被搶一空,公婆、大伯、二伯被砍死,妯娌被擄走;她的門生大部分也被掠走,包括尚書令的兩位女公子。她因而徹底看破榮華富貴。

兩年後仲令儀聽說高僧法始在洛陽舊宮城西門邊建了光明寺,她天天去聽他講經。法始看她一點就通,特地為她講支讖翻譯的《般舟三昧經》,她開始了解「四事法」,即如何修習內心不散亂的定,即三昧:「一者所信無有能壞者。二者精進無有能退者。三者智慧無有能及者。四者常與善師從事。」仲令儀想全力投入修行,想出家,她向法始跪拜,說:「《般舟三昧經》說,來聽佛陀說法的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既然比丘尼跟比丘同列,當然優婆夷也可以出家為比丘尼。懇請大師渡我為尼。」

法始的眼中流露遺憾,說:「聽說在西域有比丘尼眾,但是中土還沒有比丘尼出家的戒法。」

仲令儀問:「比丘跟比丘尼並列,為什麼戒法就不同?」

法始說:「我聽人說,比丘出家守二百五十戒,比丘尼出家守五百戒。我問問師父智山和尚。」

智山和尚是北印度犍陀羅國人,寬廣慈悲。他告訴法始,比丘尼的戒律跟比丘的大同小異,但是沒有比丘尼戒法就不能傳戒。仲居士可以跟一位大和尚受十戒,也可以落髮,但是沒有辦法完成出家,因為沒有具和尚地位的尼師來傳比丘尼的具足戒。

的確,中土連一位正式出家的尼師都沒有,遑論和尚尼師了。但是仲令儀的意志堅定,一半出家也要進行。受她的感召,有二十四位女居士一同受十戒。由智山和尚主持受戒禮、說戒,她們落了髮。仲令儀法號淨撿。她們在法始的光明寺附近找到一塊地,蓋了竹林寺,是中國第一座尼庵。這是西元315年,在混亂的五胡十六國時代,幸虧胡人國君大多不反對佛教。

竹林寺中的落髮女居士沒有尼師可追隨,她們有事就問淨撿。因為淨撿勤研佛經,總能找到答案。她帶著她們嚴守十戒,並從比丘的兩百五十戒中挑選一些來遵行。信眾的捐款,淨撿除了購買佛經,捐出大部分款項救濟城中貧民。竹林寺清雅有則,落髮的女居士多達一百人。

三十年來,淨撿對受具足戒一直掛在心上。在她五十二歲時打聽到僧建法師由西域古月氏佛寺帶回梵文的比丘尼受戒法和戒本。她跟僧建法師合作把它翻譯為漢文,因此竹林寺落髮居士有機會勤習比丘尼戒律。最後在淨撿六十七歲那年,東晉升平元年,請到西域僧人曇摩羯多和尚開設比丘尼戒壇,因為他以前在西域為比丘尼傳過戒。竹林寺一百多位女居士都準備好出家了。但是東晉的道場法師親自北上見曇摩羯多,說「《戒因緣經》中說,佛陀准許賤民種姓之女缽吉蹄出家,是由比丘尼大愛道給她授具足戒。你身為比丘。絕對不可以在這塊土地上給女眾授具足戒,這不如法!」因此比丘尼戒壇還是開不成。

曇摩羯多和尚問淨撿:「道場法師說不能在震旦的土地上為比丘尼開戒壇。但不在這土地上如何?你有什麼想法?」

淨撿一愣,然後說:「讓我想想。人開鑿的運河,應該不算是山川大地。戰國時期魏國開的鴻溝,由彭城流入泗水一段,現在還通船。我的家鄉就在彭城。」

淨撿引領曇摩羯多和尚及三位落髮女居士東向走了七天,來到鴻溝通泗水之處。和尚說這裡不是山川土地,是人造境界,可以在水上開戒壇。淨撿租了一艘船。並用木頭搭簡單的戒壇安放船上。當曇摩羯多和尚為淨撿等四位授具足戒的時候,整艘船散發梅花的清香。淨撿在落髮四十二年後,終於完成出家。西元357年中國出現第一批正式受戒的比丘尼。

和尚 法師 佛教

延伸閱讀

影/放生變殺生!上百尾黑鯛命喪和平島 基市將開罰

影/監察院提名風波 呂秀蓮:當家的拜託不要汙染民主

憂疫情擴散 馬丘比丘7月暫不解封

鍾玲費4年力作「餘響入霜鐘」 敘說13禪宗祖師傳奇生平

相關新聞

羅任玲/是身如夢

更早以前,父親的童年,夏日環抱青山的傍晚,老虎會到村外高高的巨岩上曬太陽。收工的大人,嬉耍的小孩,這時候會靜靜看著遠方山崖上的老虎,在夕照中將自己的毛色曬得閃閃發亮,像夢一樣……

【2020第17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組首獎】陳其豐/留神

●楊牧有〈疑神〉,陳育虹有〈閃神〉,這篇談〈留神〉,很多人都寫過論詩詩,但這首詩確實有找到新意。前四節很有層次,標點上也...

【閱讀‧散文】舒國治/我的美國——《遙遠的公路》自序

一九九八年,長榮航空與《聯合文學》辦了第一屆「長榮寰宇文學獎」(也是唯一的一屆),我寫了一篇東西投去。後來得了獎,也就是...

【他鄉‧故鄉】沈珮君/這樣的傅斯年(下)

傅斯年有強烈「省籍意識」,他直言自己「常常以培養台灣的人才為念」,因為台灣人最有可能留在台大服務。

張大春/我的老台北——和平東路一段、龍瑞紙行、畫山水的人和狗眼中的世界。

他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要學著像狗一樣,趴到那麼低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說著說著,他就俯下了身,接著便像狗一樣地趴在騎樓廊 下了。我向他告別,答應他盡快看完,給他意見,再到這裡來找他。他坐回去,瞇著眼,不住地點頭……

【文學相對論8月 二之二】隱地vs.亮軒/文學盛世和人生虛實

都賣過報紙 隱地:亮軒兄,對我來說,你雖小我六歲,卻比我早慧,且開悟得早,才六歲就獲得國語實小低年班演講比賽冠軍,七歲讀《伊索寓言》和《吳鳳畫傳》,八歲讀《俠隱記》、《唐吉訶德》和《苦兒流浪記》

廖玉蕙/送禮的大學問

她觀察入微,聽見阿嬤成天大呼小叫:「我的眼鏡呢?」呼聲未歇,已舉家動員起來。 從三歲起,她和姊姊海蒂每年的生日願望中,總有一個是這樣的:「希望阿嬤找得到她想找到的東西。」 所謂的「東西」裡,眼鏡是其中之「最」……

【作家身影】陳子善/冰心老人、瘂弦先生與我

關於周作人先生,我實在沒有什麼話說,我在燕大末一年,1923年曾上過他的課,他很木訥,不像他的文章那麼灑脫,上課時打開書包,也不看學生,小心地講他的,不像別的老師,和學生至少對看一眼。

【浮生人物誌 50】王正方/我是槍手

大學頭一年暑假來臨,毫無計畫,終日惶惶然,同自幼的幾個同班同學泡在一起無目的亂混,感嘆如果交上個女朋友該多好,已經上大學...

【翰墨知交情】莊靈/靜農世伯的文人慧業

聽夏生說,那天臺伯伯笑呵呵地拿出一疊他的畫稿,說是本來要丟給一位專門到府收廢棄物的老先生的;但當他看到老先生竟在那裡挑來揀去時,臺伯自己便也跟著選了一些回來。這張〈四友圖〉,就是那回夏生陪三嫂去臺府即將辭出時,臺伯交給她的幾張畫稿之一……

【閱讀‧小說】陳濟舟/得是夢便好——從《陶庵夢憶》、《金瓶梅》和韋勒貝克看《明朝》

在pastiche和剪夢的雙重作用下,我們不應該僅局限於被借鑑文本所帶來的「有」,即它們提供的各類信息,而更應該考慮這些文本所帶來的「沒有」,即這些文本為什麼和怎麼樣被駱成功(或失敗)地借鑑,是否幫助作者說了他想說的話,講了他想講的故事……

【出版者言】王桂花/閱讀即療癒‧療癒即成長——我與出版的親密關係

德蕾莎修女在《來作我的光》說到:「若我有一天成為聖人,我定會是『黑暗』的聖人。我將長時間不在天堂,而在地上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們的光。」我的出版之旅,也期待在每一個盡頭,覓得微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