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鍾玲/中土第一位尼師

中土第一間佛教寺院建立於西元68年,就是東漢明帝為印度僧人攝摩騰、竺法蘭在洛陽建的白馬寺,請他們翻譯佛經。中土第一位尼師的故事發生在四世紀初,西晉末年,距離白馬寺建寺已經兩百四十年了,你以為佛教已經廣傳中國了。但是首部大乘佛經是在西元180年左右,由貴霜國僧人支讖在洛陽翻譯的,才一百多年。所以西晉末年佛教尚未流行民間,那時已經有少數中國比丘,但是女居士要出家卻難如登天,為什麼呢?

西元311年首都洛陽貴族居住區的邊緣,一間小院落門前停著兩輛華麗的馬車,車身雕滿菱花紋、垂著絲簾。是尚書令家兩位小姐來跟仲令儀女傅學彈古琴。仲令儀是寡婦,才二十一歲,出身書香世家,母親從小教她琴棋書畫,父親曾任武威太守,但是此時父母已經過世。她先夫的地位如何?夫家為世襲的伯爵府第,但是她嫁的是庶子,結婚一年後丈夫就病逝了。仲令儀的琴藝和書法京師第一,她靠授徒維持家計。許多高官、貴族家的小姐都拜在門下。

小院落的門開了,尚書令夫人和兩位小姐出來,後面跟著一位年輕女子送客,她從容不迫,個子高䠷,目射精光,著淺藍布衣、墨綠綢裙,她就是仲令儀。身世孤熒熒,卻神采奕奕。尚書令夫人告訴她,逆漢王劉聰的軍隊已經占領了洛川地區,時局不穩,女兒要暫停學藝了。

仲令儀回到書房,攤開絹本手抄的《四十二章經》繼續讀。《四十二章經》就是攝摩騰、竺法蘭在白馬寺翻譯的佛經。她讀到:「使人愚蔽者愛與慾也,夫不絕愛慾即為前境所轉。既為前境所轉,則愛慾習氣依然復生。故使真智蒙蔽,無由證覺矣。」腦中先出現丈夫的臉,吻她,令她情迷;又出現丈夫臨終前的虛弱眼神,令她哀絕。是的,三年來在痛苦中煎熬,是愛與慾令她蒙蔽。她要追求解惑的智慧。

才過一個月,洛陽就淪陷了。劉聰的軍隊擄走西晉懷帝,殺害宗室、官員三萬多人。仲令儀卻躲過大難,因為她家的門面狹小破落,賊兵連搶掠的興趣都沒有。聽說她夫家府邸被搶一空,公婆、大伯、二伯被砍死,妯娌被擄走;她的門生大部分也被掠走,包括尚書令的兩位女公子。她因而徹底看破榮華富貴。

兩年後仲令儀聽說高僧法始在洛陽舊宮城西門邊建了光明寺,她天天去聽他講經。法始看她一點就通,特地為她講支讖翻譯的《般舟三昧經》,她開始了解「四事法」,即如何修習內心不散亂的定,即三昧:「一者所信無有能壞者。二者精進無有能退者。三者智慧無有能及者。四者常與善師從事。」仲令儀想全力投入修行,想出家,她向法始跪拜,說:「《般舟三昧經》說,來聽佛陀說法的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既然比丘尼跟比丘同列,當然優婆夷也可以出家為比丘尼。懇請大師渡我為尼。」

法始的眼中流露遺憾,說:「聽說在西域有比丘尼眾,但是中土還沒有比丘尼出家的戒法。」

仲令儀問:「比丘跟比丘尼並列,為什麼戒法就不同?」

法始說:「我聽人說,比丘出家守二百五十戒,比丘尼出家守五百戒。我問問師父智山和尚。」

智山和尚是北印度犍陀羅國人,寬廣慈悲。他告訴法始,比丘尼的戒律跟比丘的大同小異,但是沒有比丘尼戒法就不能傳戒。仲居士可以跟一位大和尚受十戒,也可以落髮,但是沒有辦法完成出家,因為沒有具和尚地位的尼師來傳比丘尼的具足戒。

的確,中土連一位正式出家的尼師都沒有,遑論和尚尼師了。但是仲令儀的意志堅定,一半出家也要進行。受她的感召,有二十四位女居士一同受十戒。由智山和尚主持受戒禮、說戒,她們落了髮。仲令儀法號淨撿。她們在法始的光明寺附近找到一塊地,蓋了竹林寺,是中國第一座尼庵。這是西元315年,在混亂的五胡十六國時代,幸虧胡人國君大多不反對佛教。

竹林寺中的落髮女居士沒有尼師可追隨,她們有事就問淨撿。因為淨撿勤研佛經,總能找到答案。她帶著她們嚴守十戒,並從比丘的兩百五十戒中挑選一些來遵行。信眾的捐款,淨撿除了購買佛經,捐出大部分款項救濟城中貧民。竹林寺清雅有則,落髮的女居士多達一百人。

三十年來,淨撿對受具足戒一直掛在心上。在她五十二歲時打聽到僧建法師由西域古月氏佛寺帶回梵文的比丘尼受戒法和戒本。她跟僧建法師合作把它翻譯為漢文,因此竹林寺落髮居士有機會勤習比丘尼戒律。最後在淨撿六十七歲那年,東晉升平元年,請到西域僧人曇摩羯多和尚開設比丘尼戒壇,因為他以前在西域為比丘尼傳過戒。竹林寺一百多位女居士都準備好出家了。但是東晉的道場法師親自北上見曇摩羯多,說「《戒因緣經》中說,佛陀准許賤民種姓之女缽吉蹄出家,是由比丘尼大愛道給她授具足戒。你身為比丘。絕對不可以在這塊土地上給女眾授具足戒,這不如法!」因此比丘尼戒壇還是開不成。

曇摩羯多和尚問淨撿:「道場法師說不能在震旦的土地上為比丘尼開戒壇。但不在這土地上如何?你有什麼想法?」

淨撿一愣,然後說:「讓我想想。人開鑿的運河,應該不算是山川大地。戰國時期魏國開的鴻溝,由彭城流入泗水一段,現在還通船。我的家鄉就在彭城。」

淨撿引領曇摩羯多和尚及三位落髮女居士東向走了七天,來到鴻溝通泗水之處。和尚說這裡不是山川土地,是人造境界,可以在水上開戒壇。淨撿租了一艘船。並用木頭搭簡單的戒壇安放船上。當曇摩羯多和尚為淨撿等四位授具足戒的時候,整艘船散發梅花的清香。淨撿在落髮四十二年後,終於完成出家。西元357年中國出現第一批正式受戒的比丘尼。

和尚 法師 佛教

延伸閱讀

影/放生變殺生!上百尾黑鯛命喪和平島 基市將開罰

影/監察院提名風波 呂秀蓮:當家的拜託不要汙染民主

憂疫情擴散 馬丘比丘7月暫不解封

鍾玲費4年力作「餘響入霜鐘」 敘說13禪宗祖師傳奇生平

相關新聞

王安祈/向內凝視《閻羅夢》

1988年我在清華大學任教,同時為雅音小集和陸光劇隊新編京劇劇本,每天在課堂、研究室、戲院、排練場奔波忙碌,直到那一天,...

高苦茶/巴黎解放,解放巴黎

在香榭麗舍大道飽餐一頓後, 散步遊賞約1.5公里到這頭來又想上廁所了。 幸好公園內有公廁。乃一般建築式。 有位非洲裔女員工負責打掃收費。看到價目表,心臟一沉: 收費不分男女每人1.5歐元(約新台幣54元)……

王浩一/寂寞沙洲冷

詩人葉慈說:「年輕時,我曾經浪蕩度日,如今我就要凋謝並走入真實。」蘇東坡說:「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我卻在葬禮開始思索:所有的亡者,「他是怎麼成為現在這個人?」他有恨?他有遺憾?他有過熱情?當他凝視逼近的死亡,他想了什麼?……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7】崔舜華 /忝而十年

離開百年樓的那個清晨,中庭的鳳凰樹在仲夏的催促下綻落金霞色的花朵,鍛金般的花瓣打在肩頭和髮際,落土後轉眼便快要凋萎。我想自己終於抵達了我的黃金歲月,即便僅僅是碎金贗鑽,微小卑細如花泥,卻非常非常快樂……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6】李屏瑤/松鼠之年

是有些風雨欲來的徵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5】陳思宏/極鬧極靜的2004

人間交遊,很難避免此問句:「來柏林多久了?」答案清晰,身處當下時空減去2004,就是我在柏林的時間長度。2004年六月,...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4】賴志穎/我那軋團的日子——寫給那些曾經一起軋團的朋友

「副修」農化系的我是系上一條蟲,每學期都擔心被二一,怕到我連台大正門口的「二十一世紀炸雞」都迷信到不敢踏進半步。因為怕,音樂更是讓我唯一能在絕望的課業中回神的靈丹,似乎在完成音樂的過程中,才能看到一點點人生尚仍值得追求的什麼……

【美學系列‧臺靜農紀念展7】蔣勳/鄭羲碑與鄭道昭碑

十一月九日是臺靜農老師逝世三十周年忌日,整理一些資料,希望在池上的紀念展結束前,寫一段結尾。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