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登山活動大眾化後,如何從一日登山客成負責任的山友?

政府安心旅遊竟成物價下跌推手 主計總處點出這原因

【閱讀‧小說】鍾玲/禪宗一脈四百年——序《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九歌出版)

《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書影。(圖/九歌提供)
《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書影。(圖/九歌提供)

祖師們的利他精神、百折不撓的堅韌、追求真理的奮勇,像各宗教的聖賢一樣,是人類的楷模。描繪這十三位祖師,是身為作家的我向他們由衷地致敬,也是作為佛弟子的我向他們學習的過程……

《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是一部小說創作,但有禪宗祖師傳記的成分,也有歷史成分。這部小說我寫了四年,部分根據史料,加上創意的插曲、細節,希望能塑造活生生的祖師們。有些根據古書上記載的傳說,強化其靈異的成分,寫成傳奇。例如在〈達摩一葦渡長江〉這一章中,就把僧人神光在長江邊目睹未來師父達摩渡江的傳說,寫成一則傳奇。有些故事絕大部分內容是用想像來建構的小說世界。〈百歲慧可的天竺式行腳〉和〈獵人隊伍中的禪行者惠能〉兩章就創造了這樣的小說世界。希望這本傳奇小說能帶給讀者驚訝、感動和省思。

《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共三十章。除了描繪六位禪宗祖師:達摩、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惠能;也寫了惠能的師兄神秀,和惠能的徒弟神會。因為我的師父白雲禪師(1915-2011)是臨濟宗第四十代傳人,所以我由惠能祖師順流而下,寫臨濟宗的源流,由惠能的徒弟南嶽懷讓開始,傳馬祖道一、傳百丈懷海、傳黃檗希運、最後傳臨濟義玄。本書總共寫了十三位祖師的故事。由年輕的達摩祖師於五世紀初在印度受師父囑咐東去中國傳法,寫到晚唐第九世紀的臨濟義玄禪師,跨越四百多年。

在我寫作的最後一個階段,我問自己,為什麼寫禪宗祖師這個題材?祖師們的利他精神、百折不撓的堅韌、追求真理的奮勇,像各宗教的聖賢一樣,是人類的楷模。描繪這十三位祖師,是身為作家的我向他們由衷地致敬,也是作為佛弟子的我向他們學習的過程。如果能寫出一點禪宗祖師們的音容和精神,主要是因為我有幸蒙白雲老和尚親炙,也有幸拜見幾位佛教大師。如果不是接觸過當代高僧,像我這樣還在學佛路上摸索的在家弟子,是無論如何也不敢下筆寫宗教大傳統的題材。

自從1998年二月在台南關廟菩提寺拜見白雲老和尚,學習佛法,我在個性上、在本質上起了變化:自我意識變得比較輕,常試著修正自己的念頭。今天之為現在的我,今天能寫這類小說,都跟白雲老和尚的教誨有密切關係。雖然他已經離開人間快九年,跟他學的佛法我這輩子實踐不完。另一方面,這本小說中那些超世俗的、神祕的、以心接心的度人場面,大都是揣摩白雲老和尚的行止和境界想像出來的。

六位祖師每位的音容面貌背後的境界都很高深,我怎麼可能用文字形容?在〈三祖僧璨、四祖道信面貌不同〉中,我這麼描寫道信眼中的僧璨師父:「他的眼睛像蔚藍天空一樣廣闊,透藍的智慧,廣闊到包山包海、包萬物生靈。」那是因為我見過這種眼睛。1998到2003年間,我常到高雄市裕誠路白雲老和尚的道場拜見他,請教佛法,有幾次見到師父的眼睛就是這樣。那次我定下心來,問師父《金剛經》裡我不懂的一句,他望著我回答,他的眼睛忽然變得像大海一樣深邃,裡面含有無窮的法意,那種深邃震撼我。

2007年2月24日高齡九十三歲的白雲老和尚在台南菩提寺主持「古梵密護摩法會」,為天下祈福。那時我在香港浸會大學任職,飛回台灣參加法會。到場的出家在家眾近萬。老和尚禪密兼修,這次行的是古印度的梵密法。他帶領眾僧尼在三寶殿前列隊,隊伍即將由此出發到寺外的護摩壇大廣場。我擠在群眾中觀禮。老和尚領著隊伍前行,忽然我感覺前面走過的老和尚,像來自另外一個時空,像一座移動的、具有巨大能量的熔爐。在〈達摩一葦渡長江〉中,我描寫達摩在神光面前出現,用了我腦海中這個老和尚的印象,小說描繪達摩的出場:「神光感覺細銳,覺得像在十公尺外,突然出現一座大熔爐,落葉由黃慢慢轉褐色,法師們身後站著一位身材高大、凸額深目的番僧。」

因為我有幸受教高僧,寫禪宗祖師才有依據來想像。1998起那五年我在高雄中山大學任教,只要白雲老和尚講經說法我都去聽。曾聽他一字一句講《心經》,也跟蔡麗環居士,藏身最後一排,聽老和尚對出家弟子講《四十二章經》。次次都學到一些道理方法,指引我的行為。我還聽老和尚的侍者若朴和蓮盡多次說,老和尚常常晚上沒有時間睡覺,她們聽見寢室中傳出老和尚說法的聲音;中斷了片刻,又傳出老和尚回答的聲音。原來是他在向亡魂說法。老和尚這事蹟提供我靈感,編出〈僧璨不一樣的立化圓寂〉中三祖僧璨為亡魂解除疑難的故事。

1997年三月,在單德興教授推薦下我參加聖嚴法師主持的三日禪修營。聖嚴法師身形削瘦,聽說他身體受各種病痛折磨。但是當他帶著我們三十多人打坐時,孤瑩瑩的身影透露為道的堅韌和強大的心量。當我描寫二祖慧可的形象時,聖嚴的身影在腦海中浮現過。三日禪在金山法鼓山簡樸的道場舉行,那裡的土地是1989年募捐的。在「聖嚴法師數位典藏電子網」上,我查到在1989年:「法師於是帶領千位僧俗四眾弟子共同持誦〈大悲咒〉二十一遍,期望獲得安定、長久之道場用地,三日後好消息傳來……一周後便與土地所有權人代表全度法師簽訂土地轉讓契約。」可見聖嚴法師的念力修持超強。我是用他這種念力修持來理解和描寫〈道信解救圍城〉中,四祖道信帶領吉州城民眾誦神咒,以念力請來天神,嚇退圍城的賊兵。

2007年七月在香港的願炯法師帶領下,到廣東省北部乳源縣的雲門大覺寺,探訪八十五歲的佛源方丈,當時我已經知道他是禪宗史上的人物,就是他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冒死搶救給破壞的六祖惠能真身。在《佛源老和尚法匯》一書的〈自述傳略〉中佛源記錄下搶救過程,看得我心驚膽跳。佛源個子又瘦又小,身體虛弱得像落葉,精神卻堅強如百煉鋼。他是虛雲大師的關門弟子之一,雲門宗的傳人。我把佛源老和尚護教的事蹟,寫進〈六祖的真身歷經滄桑〉。

佛光山的永芸法師是我的作家朋友,2012年夏邀我到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參觀。原來紀念館這麼親民、這麼現代化,結合了道場、文物館、教育單位、現代遊樂場的功能。星雲大師的胸襟無比寬闊,令我聯想到高大敦厚的五祖弘忍。永芸法師還安排我2012年八月九日在佛光山個別拜見星雲大師。大師坐在輪椅上,很投入地、溫煦地跟我談小說寫作、談傳記寫作,原來大師很喜歡文學。七年多後我真的寫出這本小說式的祖師傳記。此外虛雲大師弟子編撰的《虛雲和尚年譜》和印順大師寫的《中國禪宗史》都給我不少啟發。

並不是一開始我就有宏圖撰寫禪宗大敘述。三年零十個月以前第一篇祖師的故事〈惠明和袈裟〉,於2016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台灣《聯合報》副刊和香港《大公報》副刊,同時登刊。當時寫〈惠明和袈裟〉純粹因為在《壇經》裡惠明搶奪六祖惠能袈裟這一段事蹟本身,就含驚險、懸疑、轉折這些小說因素。之後兩年每當我找到有關祖師適合寫小說的體裁,就寫一篇故事。一直到2018年三月我由澳門大學退休,比較有閒暇,才萌生念頭寫一脈相承的禪宗傳統。那年六月忙完《深山一口井》極短篇集出書的事,開始全神投入把三十篇小說梳理成一本首尾串連、不違背基本歷史材料,禪宗大傳統的傳奇。這八個月來日思夜夢都為這本書。

由2016年四月到2020年四月間在台灣和香港的報刊雜誌上發表過三十篇有關祖師的小說。報刊上發表的版本跟《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一書中的版本不同,結集書中的每一篇都增加了內容,所以全書的篇幅長很多。本書共三十章,是由報章上的重組改寫而成。書中篇章的題目也跟報章發表的題目略不同,以作區分。有關重組改寫部分,報章上的兩篇〈慧可神奇的坐化〉和〈二祖到四祖面貌各異〉增添改寫為書中的三章:〈慧可在水面坐化〉、〈平凡又不平凡的僧璨〉和〈三祖僧璨、四祖道信面貌不同〉。報章上的〈三祖僧璨對動物和亡魂說法〉是由書中兩章增添的部分組合的,那兩章為〈三祖僧璨、四祖道信面貌不同〉和〈僧璨不一樣的立化圓寂〉。

在整理出書的階段,由2019年六月到2020年二月,進行了祖師們歷史資料的查勘和考據,見本書的〈禪宗祖師傳奇劄記〉,所以小說內容上增添了史料,增添了歷史事件和場景。又為了讓三十章首尾相連,成為整體的禪宗大敘述,我增添了篇章之間互相呼應的片斷。此外為了讓祖師的人物塑造更為立體、豐腴,增添了一些富人情味的修行故事。因此這三十章出書的版本篇幅增加,由發表在報刊上一千八百多字一篇,增加到每章平均兩千七百多字。因為這三十章環環相扣,首尾相接,所以在架構上、敘事上、情節上都具有長篇小說的特色。

感謝一路鼓勵我把書寫出來的陳素芳,也感謝寫「各界推薦」的八位好朋友,是他們給了我信心。更感謝奚淞,多次跟他在長途電話中談禪宗祖師小說裡要表達的佛法。奚淞看過部分小說,建議一些我沒有想到的觀念,像是〈平凡又不平凡的僧璨〉中以下這一段就是消化奚淞的想法寫成:「得悟的傳人到達一種不可言傳、泯然宇宙的境界,到達了一種文明巔峰的高度……」

我向奚淞求封面書名的題字,他欣然揮墨。本書書名是跟他討論出來的。本來我想用「霜鐘」二字作書名,奚淞建議用李白詩〈聽蜀僧濬彈琴〉「餘響入霜鐘」整句詩作書名,因為這句有傳承的含義;「禪宗祖師傳奇」作為副題。我覺得《餘響入霜鐘:禪宗祖師傳奇》雖然字數多些,但貼切主題。「餘響」是指峨嵋山上的蜀僧用綠綺古琴所奏曲子的餘響,可以理解為佛法的餘韻。「霜鐘」的鐘字又跟我的姓鍾字諧音。可以說,禪宗大師的餘韻傳入鍾玲正結霜花的心,引起回響,寫下這本書。你說用這句詩作書名巧不巧妙!

和尚 聖嚴法師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

延伸閱讀

環保葬成趨勢新北免費協助身後事 可省喪葬費25萬

老爹+曼尼締造傳奇 誰是雙門神剋星?

NBA/外媒評勇士隊史最佳5人 傳奇貝瑞無緣不在乎

MLB/不隨傳奇父母闖網壇 小阿格西想在大聯盟敲滿貫

相關新聞

張大春/我的老台北——和平東路一段、龍瑞紙行、畫山水的人和狗眼中的世界。

他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要學著像狗一樣,趴到那麼低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說著說著,他就俯下了身,接著便像狗一樣地趴在騎樓廊 下了。我向他告別,答應他盡快看完,給他意見,再到這裡來找他。他坐回去,瞇著眼,不住地點頭……

【文學相對論8月 二之二】隱地vs.亮軒/文學盛世和人生虛實

都賣過報紙 隱地:亮軒兄,對我來說,你雖小我六歲,卻比我早慧,且開悟得早,才六歲就獲得國語實小低年班演講比賽冠軍,七歲讀《伊索寓言》和《吳鳳畫傳》,八歲讀《俠隱記》、《唐吉訶德》和《苦兒流浪記》

廖玉蕙/送禮的大學問

她觀察入微,聽見阿嬤成天大呼小叫:「我的眼鏡呢?」呼聲未歇,已舉家動員起來。 從三歲起,她和姊姊海蒂每年的生日願望中,總有一個是這樣的:「希望阿嬤找得到她想找到的東西。」 所謂的「東西」裡,眼鏡是其中之「最」……

【作家身影】陳子善/冰心老人、瘂弦先生與我

關於周作人先生,我實在沒有什麼話說,我在燕大末一年,1923年曾上過他的課,他很木訥,不像他的文章那麼灑脫,上課時打開書包,也不看學生,小心地講他的,不像別的老師,和學生至少對看一眼。

【浮生人物誌 50】王正方/我是槍手

大學頭一年暑假來臨,毫無計畫,終日惶惶然,同自幼的幾個同班同學泡在一起無目的亂混,感嘆如果交上個女朋友該多好,已經上大學...

【翰墨知交情】莊靈/靜農世伯的文人慧業

聽夏生說,那天臺伯伯笑呵呵地拿出一疊他的畫稿,說是本來要丟給一位專門到府收廢棄物的老先生的;但當他看到老先生竟在那裡挑來揀去時,臺伯自己便也跟著選了一些回來。這張〈四友圖〉,就是那回夏生陪三嫂去臺府即將辭出時,臺伯交給她的幾張畫稿之一……

【閱讀‧小說】陳濟舟/得是夢便好——從《陶庵夢憶》、《金瓶梅》和韋勒貝克看《明朝》

在pastiche和剪夢的雙重作用下,我們不應該僅局限於被借鑑文本所帶來的「有」,即它們提供的各類信息,而更應該考慮這些文本所帶來的「沒有」,即這些文本為什麼和怎麼樣被駱成功(或失敗)地借鑑,是否幫助作者說了他想說的話,講了他想講的故事……

【出版者言】王桂花/閱讀即療癒‧療癒即成長——我與出版的親密關係

德蕾莎修女在《來作我的光》說到:「若我有一天成為聖人,我定會是『黑暗』的聖人。我將長時間不在天堂,而在地上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們的光。」我的出版之旅,也期待在每一個盡頭,覓得微光!……

【美學系列 臺靜農紀念展系列3】蔣勳/聽猿,三聲淚

臺老師寫著寫著,常常忽然停下來,笑自己寫錯字,寫漏了字,卻繼續寫,也不重寫,然後頑皮地跟我說:「以後看到沒錯字沒漏字的,大概就是假的。」……

邵慧怡/眷戀的春天

明天我就要離開了,但今天還不。今天我繼續走,踩踏海濱細緻的貝殼沙,海潮將洗去我印在灘上,深深淺淺的每一步,空氣中飄遊著海腥味,雨已默默停了,浪頭漸歇,而大地清亮……

程健雄/天橋上的人生

不知怎地,當天晚上在小旅館房間裡,想的不是今天的考試,而是這兩年當兵的所有一切能記得的,彷彿當兵和眷村的日子一樣,完全是獨立隔離的,好像那是另外一個世界。我現在走出那個世界又準備走進另一個世界,感覺無邊寬闊……

【文學紀念冊】鄭毓瑜/悲傷快樂而遙遠——懷念楊牧老師

「惟詩而已」,一個質樸的信仰,一種永恆的實踐,我懷念詩人與詩學家楊牧,以及二十年間,透過書寫言說,曾經帶給我的歡喜、苦思與啟示……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