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台積電衝上500元大關重回高點 朝歷史新高挺進

我新冠境外移入+4!11月至今幾乎天天有病例

【極短篇】鍾玲/雪霽

孔銀娣在禪堂打完坐,第一個念頭是她要請老和尚接受她出家。銀娣三十歲,個子高䠷,削瘦,小眼睛、高鼻梁,著淺黃色上衣和黑長褲。她臉上流露一副堅決的表情。你會問,為什麼她的名字像張愛玲筆下的人物?她生於1970年,父母都是大陸出生的山東人,1949年隨家人撤退來台灣時,他們還不到十歲。山東魯地是儒家的發源地,世世代代堅信傳宗接代的觀念,父母為銀娣起這個名字是希望下一胎生男,她原來叫引弟。

銀娣在佛學院做學員,聽講了三個月,非常歡喜。是的,要時刻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要去執迷、捨己為他、化煩惱為菩提,有一天要渡眾生!寺院的生活嚴謹而清苦,她反而覺得自在。下午三點她看見老和尚一個人坐在客堂的方丈椅上,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她進去向老和尚合十後坐下,用堅定的口吻說:「師父,我很想出家。」

老和尚國字臉,高大健壯的身形,看不出已經八十多。他眼中射出深邃的光芒,說:「不要急著下決定。你家裡接受你出家嗎?」

銀娣的臉發白了,心底一暗,她母親肯定反對。老和尚說:「你得到家裡的諒解再說。」

老和尚方說完,客堂裡的電話響了。銀娣去接,知客說:「孔學員嗎?有一位女士找你,是你母親。」銀娣想,來得那麼巧,該面對的就面對吧。知客室前站著一位六十歲左右高瘦的女人,一看你會想,銀娣老了就是這模樣。她沒有說一句話,只用不信任的、責備的目光斜眼盯住銀娣。銀娣招手把她帶到一百公尺外花園的涼亭裡。

母親一坐下就開口,語氣緊繃:「你又在逃避責任。一家那麼大的店要我一個人管。你以為躲到寺院就可以逃避嗎?我做這家店培養你讀大學,有什麼用!生女兒就是沒用。」

銀娣不像以前那樣跟母親爆發爭執,她慢慢地說:「這店就收了吧,競爭不過超市的。做那麼久已經存不少錢,足夠養老,我一分錢也不跟你要。在這裡我過得很好。」

母親說:「忘恩負義,女兒就是不孝。給你一間大店完全不感激。兒子會不一樣。」

銀娣說:「我想出家。」

母親眼中流露氣憤:「就知道你會這樣,跟你父親一樣,說離開就離開。」頓了頓,低聲喃喃說:「昨天醫院說我得了肺腺癌。」

銀娣腦裡頭轟一聲,一句話浮現了,「業要化解」。她想了片刻,堅定地望著母親說:「我跟你回去。」

回程的客運車上,銀娣問:「醫生怎麼說?」母親答說醫生要家屬一同來聽細節。銀娣知道這才是母親到寺院找她的原因,她是母親唯一的親人。

母親很乾脆地說:「沒關係,什麼結果我都要聽。死就死吧!」

醫生告訴他們,是肺腺癌末期。走出醫院,母親的臉烏雲密布,忽然烏雲散了,她說:「都是因為你們,癌症是心理壓力造成,我得癌症因為你父親,拋棄家庭,還有因為你,你如果是兒子他就不會離婚。」銀娣知道她指那女人生了男孩。

在佛學院銀娣學會跳脫自己的情緒。這一刻她才真正了解母親:她總責怪別人,那是因為她沒有勇氣面對不順遂的事。事事怪別人的個性實難相處,所以丈夫、女兒、朋友一一離開她。越孤立,她越怪責人,這種惡性循環令她充滿怨恨。還有,人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很難擺脫。銀娣想通了以後,逆來順受就不難了。

過幾天,母親出現氣喘,肋膜的部分劇痛,銀娣說:「雖然是末期,還是可以做化療的。要不要試試?」

母親一面喘一面說:「化療!你存心……害我痛死!」

銀娣平靜地說:「不是的,醫生說新的藥物副作用少,不會太痛。」

母親說:「不會痛?腫瘤長在你身上試試看!你只會替自己著想,我做化療,你博得孝女的聲名。」

銀娣受了冤枉,要是以前會激動地反駁說,「你又誣賴我!好心沒好報!」但是現在銀娣只平和地說:「那就不做化療吧,你的事當然由你決定。」

過了半個月,因為病情惡化,母親瘦到剩下四十二公斤,走兩步就走不動,住進了醫院。銀娣每天到醫院陪她十二小時,另外十二小時雇看護。因為用了止痛藥物,所以母親有精神生氣。對看護,她發大脾氣,像是摔杯子;對女兒她發小脾氣,說責怪她的話。但是因為會喘氣,只能斷斷續續地罵。銀娣心痛她身心的折磨,對她態度更柔軟。

母親只撐了一個月。戴上氧氣罩第四天,在昏迷中,呼吸停止了。銀娣記得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在戴氧氣罩以前。母親辛苦地喘著說:「你以為這樣……我會……原諒……你?」但是看見母親眼中出現一絲柔軟,像是依賴的東西。

銀娣在母親過世的時候,不斷口誦:「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她想母親在怨念中生活,也在怨念中去世,希望她來生遇到更多的善緣,化解她的怨恨。

銀娣用心辦好母親的喪禮。又辦遺產繼承,還找到買家,把母親的中型雜貨店出盤。一切辦完後,她坐上客運車去寺院,心中想,「很感恩,能陪母親走最後一程,我不會有遺憾。母親應該感到我的關懷,儘管她嘴巴硬。」她耳邊響起小時候學的歌,「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現在可以放心出家了。

和尚 癌症

延伸閱讀

影/罹骨癌化療仍勤學湧百萬愛心捐款 國中女含淚感恩

印尼女看護廚房整理碗盤 狼雇主燃慾火竟推到牆邊性侵

影/50萬愛心滿了別再捐 骨癌化療後她回校上課好高興

骨癌女國中生化療愛心湧30萬 媽籲別再捐請給其他孩子

相關新聞

林谷芳/十年一夢(下)

說夢,不指它虛幻,這夢,是「作夢中佛事,建水月道場」!…… 也因此,團隊問我可以如何?我仍以日本天臺宗開祖最澄的名言相贈: 「一燈照隅,萬燈照國」,期許他們在另個角落,另作一隅之燈,另築一個十年一夢……

林谷芳/十年一夢(上)

其實,說例外,是從行外看;真行內,這例外,正是種回歸。 真教藝術,就知道:「藝術,是不行的人拉不起,行的人壓不下的。」 你只能這樣,將行的人聚在一起,相互激盪,以成就想像與傳奇……

侯吉諒/宋徽宗的粉絲與假瘦金體?

瘦金體是宋徽宗獨創的書體,其風格和成就在書法史上可謂獨一無二。宋徽宗的瘦金體在歷史上雖然占據一定地位,但因為政治評價的關...

席慕蓉/記憶或將留存

坐在我對面秀麗的蒙古女子停止了她的敘述, 淚珠仍在她的眼角閃耀。 我本是無言以對地靜靜凝視著她, 但是突然有一句話自己越過了我的一切思維 向她說出來了: 「就是因為妳對牠的想念, 才把牠留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離開。 牠一直在妳的想念裡活著,就是活著。」……

方秋停/帶朵茶花去旅行

少年讀書多為興趣與知識,年長則為生命況味的尋探。閱讀呈現另種人生經歷──各階段的成長、起始彎轉,靜定的追求。選喜歡或認為好看的書,起心動念時便已歡喜。若遇契合的文字與情節,靈性便被喚出,渾身細胞全都精神了起來……

王安祈/向內凝視《閻羅夢》

1988年我在清華大學任教,同時為雅音小集和陸光劇隊新編京劇劇本,每天在課堂、研究室、戲院、排練場奔波忙碌,直到那一天,...

高苦茶/巴黎解放,解放巴黎

在香榭麗舍大道飽餐一頓後, 散步遊賞約1.5公里到這頭來又想上廁所了。 幸好公園內有公廁。乃一般建築式。 有位非洲裔女員工負責打掃收費。看到價目表,心臟一沉: 收費不分男女每人1.5歐元(約新台幣54元)……

王浩一/寂寞沙洲冷

詩人葉慈說:「年輕時,我曾經浪蕩度日,如今我就要凋謝並走入真實。」蘇東坡說:「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我卻在葬禮開始思索:所有的亡者,「他是怎麼成為現在這個人?」他有恨?他有遺憾?他有過熱情?當他凝視逼近的死亡,他想了什麼?……

【今文觀止】母如得人 兒請父事——新冠疫情使人無意間在紐約遇上張幼儀

1939年阿歡滿21歲時,張幼儀問他想要個什麼樣的妻子,阿歡回答說,「我只對漂亮姑娘感興趣。」這話使張幼儀傷心,「因為那讓我想起他父親,我一直覺得他父親要的,是個比我女性化、又有魅力的女人。」……

【文學紀念冊】鍾喬/人間變革者──在思想、寫作與行動中

雖然,這很多年,他屢屢被飄過天際的烏雲遮蔽;然則,當我在暗影中思索人與思想、文學、行動的動盪與不安時,總會拾起他的每一本書,埋下深心,重又在他的書寫文字中,與波濤激湧的世界再次重逢並且探索……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10】胡靖/西元兩千年,簽到

我以為兩千年代,便是一如開挖一條地下通道那般地形塑而來, 眼見樓起,眼見盛放,但在一切勃發之前, 是九○年代暗地裡的慢慢醞釀——政治解嚴、經濟發展、社會氛圍逐步開放, 一件一件的材料蒐集齊全了,時間輕輕將覆蓋住的蓋子揭開。 許多物事至此浮出了它的輪廓,快速抽長起來……

【追憶似水年華 2000年代之9】陳柏言/小說的準備

高三學測推甄, 我在志願表上只填「政大中文 系」一項,簡直忠貞不貳。 與我相當要好的英文老師, 還在課上對我呼告: 「陳柏言,你只甘心於此嗎?」 當然甘心啊。我在心底大喊。 上台北面試時, 我便深深愛上了那座山林。 我預感那籠罩著雲霧的山, 除了將考驗我四年的腳程, 必會帶來更多的東西……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