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美喬治亞州長官邸遭示威者圍堵 亞特蘭大市宣布宵禁

影/又是酒駕!台中BMW躲警飆速追撞 1死3傷4車毀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上)

地獄變相‧計畫(上)。(圖/陳裕堂)
地獄變相‧計畫(上)。(圖/陳裕堂)

充斥著近乎完美的瘋狂狀態……「地獄變相。計畫」必然是一個過度好奇人間業障深重的恐怖千年大展,或許,也只是承認種種長久以來策展當成修行的困惑,策展了太多年的老道,在「地獄變相。計畫」前頭始終那麼困惑地逼問自己……

一開始只是追溯一個千年歷史的痕跡……困惑苦苦相逼的什麼……逼問為何召喚吳道子的千年前畫聖藝術譁變成「地獄變相。計畫」的千年後行動藝術引發的恐怖分子式宣言……啟示錄般地布道以殺人來救人、以滅世來淑世,引用祕密宗教信仰救世軍救苦救難的犧牲奉獻心力成就……即使費解的可能被誤解近乎瘋狂的恐怖計畫,但是卻是後願想來完成千年前的小乘佛法進入大乘佛法的經變使命,解決業障深重苦難糾纏來得道升天……

如何妄想重新打造古代吳道子的「地獄變相」?用一種當代藝術的深入時代恐慌必然複雜激動許身允諾。找尋唐代的地獄變相圖一如經變圖地講經弘法,為了千年後再度一如吳道子在唐朝廟中畫壁畫十八層地獄的萬般艱難折騰,重新在千年後入世來救世啟發那些讀經讀不懂的世人充滿惡念叢生的世道人心……找尋「當代:人間就是正在不斷持續發生的……地獄變相」神經兮兮的假想命題的觀念行動藝術的發生。

用一種電影《明日邊界》《全面啟動》逼問自己為什麼還困在這裡離不開又想不開的苦難、用一種波赫士式的「永恆史」的「彷彿一個夢中想喝水為何不管喝多少水都不能止渴的人,彷彿是一個身在河中卻被乾渴焦灼至死的人……」那種焦慮(或是波赫士引用關於「交媾謊言」的「他們的腦荷葉意識到那是絕望的虛榮和浪費,但就是在被那巨大的慾望不斷變化的時間裡,個人被投進去而產生『歷史或未來的回憶』的激情所驅策,投擲進那不願意其消失的『極限的光焰』,交換貨幣或籌碼成那個『永恆』」的那種恐懼)來逼問……

用種種更深入結界的自欺來面對這種「『地獄變相。計畫』的永劫不復的永劫回歸」式逼問……用一種佛學修煉的體驗悖論式地入世入手,一種參悟困難重重的自覺這展的藝術家就是前世冤親債主找上門的惶惶不安「緣分越有就是業障越深」的瘋狂自嘲……一種地獄變相是為了渡眾生也就是為了同時渡自己的永遠必然無能為力的超渡就是「必然要挖肉飼虎救人犧牲自己成全別人(其實還必然自欺理解成就是成全自己)」的苦衷……

「地獄變相。計畫」更是一個恐怖主義式的恐怖計畫……但是更深入地逼問入世的世人,死前最後一瞬間的懺悔莫名的慌亂,投胎轉世前的無法逃離承諾業報揪心的畏懼,無限逼近而永遠逼身地逼問:恐怖到底是什麼?烈士遺骸的烈士紀念碑式的理解的糾紛揪心……一世的承諾,多世的承諾……甚至,藝術家就是恐怖分子是女媧補天那麼艱難一如通天的巴別塔工事必然被詛咒而失敗的特殊工種,甚至,更抽象近乎孤獨地等待天譴的孤注一擲地……補天補剩下的一塊石頭的更艱難逼問,天怎麼破了?天哪裡破了?天怎麼補?那彷彿都需要天機才能知曉……的恐怖計畫。(每一個人都被恐怖分子威脅,但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恐怖分子,像是目蓮救母放出百萬枉死城孤魂野鬼,就會下輩子投胎轉世變成黃巢再殺百萬人回地獄去……的那種業報的無奈,死生的逆轉,或是殺生的無法控制,善良與邪惡,神或是魔,佛或是鬼……修行或是造孽,都需要天機不可洩漏的自嘲或是自暴自棄……)

藝術家就是恐怖分子的恐怖源於自身於逆境求生意志堅定支撐的覺醒,成仙前必然大病……一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空乏其身行弗亂其所為使其動心忍性堅毅其所不能」的無限折磨,要到這不順太久的大流年小流年都過了之後才會比較好,用力諸事依然不順的過度,即使覺得已經變得比較好,但還是無法太快地改變,只是開始有一點餘地,不會事事再那麼不順,鬼打牆一樣地出錯,繞行,兜圈子,後來藝術家自己感覺生病厄運破財消災不了諸事不宜求不得的內心深處沮喪太久的犬儒自嘲太久的對別人甚至自己永遠不自覺地尖酸刻薄……終究才能深刻體會發現「人間就是地獄」前方的路、自己的人生的可能切換的什麼……輪廓比較清晰的思緒混亂太久之後端詳許久的遠方,霧中風景的終於接近的腳步聲愈來愈清楚,一如上萬塊的巨大拼圖要在用心用力拚了很久很久,到了最後才隱約看出全貌縮影「地獄變相。計畫」的隱約輪廓……

也變成一種「人間就是地獄」更弔詭的自相矛盾的悖論……變成更激進的面向改變,可能變成……更崇高的,大多人都只是在找尋或在猜測,是不是有跟隨到真主或只是類真主……也可能只是走火入魔,或許差一點就得道升天,但是走火入魔或許在巨大人間拼圖悖論也可能就是得道升天……

「地獄變相。計畫」不是解釋業報,可怕的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又進入另一個循環,沒有辦法控制(一種「人間就是地獄」平行宇宙式的循環)兩難局面莫衷一是的宿命也始終無法理解為何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或解釋,不是清楚的揭露出命和運的規矩應驗的可以成住壞空式的演變成為某種定局的……毀滅又重生……卻也更又跟表面的輪迴轉世不一樣。業報的紛歧的可能,不是那麼明顯果然果報……不是像喇嘛一樣的活佛上師加持之下的轉世,而只是,更多的可能只是猜測的想像及其有意無意之間的偽裝「人間就是地獄」拯救或被拯救,集體進入一個國度,升階到成仙,但是卻也可能只是岔路,變成走火入魔,無意識的覺醒組團,更因為政治宗教的原因,沒有什麼……太多太多群眾的狂熱的狀態……都只是把自己當成是其中一個角色的被救贖地感人側寫情緒起伏但是永遠失焦……

一如唐代的中土對佛教宣導世人的宗教救世說話圖繪,稱以「變」,或「變相」。這種「地獄」勸世歌勸世符籙用刑殘忍一層一層陰影籠罩的罪與罰的深入絕境十八閻羅天子殿的恐怖果報絲毫沒有憐憫諒解的可怕累世冤親債主找上惡行重大的一生充滿傳奇故事圖繪,或許「地獄變相。計畫」也本來就像是吳道子的「地獄變相」壁畫依典故種種報應用刑可怕揪心的古代歷史殘忍故事人物情節場景畫出挖心吞火刺瞎眼灌耳聾酷刑「地獄」顯現變成令人目睹的無限精密描繪的恐慌隨行將複雜又難解的大乘經典畫出栩栩如生一幅幅教化人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式的大壁畫……一如佛釋迦牟尼樹下降生樹下得道樹下涅槃或是講經菩提下千佛萬佛或是眾生聽佛法的華麗冒險,形成當年盛行的流向的所謂經變或「變相」圖繪主流。也延伸出更後來的法華經變相、觀無量壽經變相、華嚴經變相……到了當代「人間就是地獄」卻也變相成種種錄像藝術行動藝術裝置藝術鬼當代藝術的經變奇觀……

「地獄變相。計畫」仍舊是一種卡夫卡式絕症的業的內心戲……

一如王家衛《一代宗師》眾多門派高人撥點仙人指路式的展技金樓過手,或是一個艾珂式《玫瑰的名字》小說的中世紀僧院的神學解經辯論,甚至像一個藏教開沙畫曼荼羅的活佛降世護教法會的啟蒙開光……

在「地獄變相。計畫」太多太多年之後一再發生的存而不論的存在感稀薄,很難解釋以前「地獄變相。計畫」的焦慮症候,也不免同時想到以前太慘太累的多年可怕風光歷史美學廝殺攻堅,「地獄變相。計畫」拚命拚到最後還是困難重重……當代太多藝術家太難虔心地越來越稀釋地稀薄,太疲累不堪的令那一個同時修禪打坐多年苦行僧般的枯瘦「地獄變相。計畫」策展人老道說他也想到太多太沮喪的情緒:「修不了的藝術家都是策展人的業,渡不了還陪葬。充斥業障的業,策展覽與做展覽,都同時危機四伏到像是詛咒的玩笑……」

「地獄變相。計畫」在這個問題重重的時代……不免被質疑到質變成:早應該是「不是說策展人來啟動藝術家們什麼,而是藝術家們來啟動策展人什麼……」這種完全逆轉的理解種種的慌張戒慎恐懼的專注惶然……多年之後始終無法理解地老道因之入迷為什麼變同情變軟弱到近乎變節地變好心……或許老道只是更發自內心地同情而承認……「地獄變相。計畫」應該要變成了是一種為同修艱難修煉者的(太久修行過不了關而閉關)苦心的「說情」承諾、一種為其因修煉而「抵押」自己身世(放棄榮華富貴而終究變坎坷)衷心的致意的承諾……

就像太多太多意外的看完恐怖片離開才想到恐怖片開始前的種種:有一個戲院上映前庸俗形象廣告片頭是怪物遊戲很多小孩女主角們和妖精獸人一起跑入可愛卡通造型的機關的闖關的某個影城蠢形象廣告。總感覺變得很奇怪,這些假的妖怪少爺們都也變成了這部真的眾神眾妖眾鬼充斥般電影的前奏的暗示什麼……看完看完恐怖片出來,一路晃神地走好久好久,還最後路過意外看到電影院外商場廣場怪線上遊戲盛大發表會……某個角色扮演DEMO裝恐怖的血紅盔甲女妖(老道還是站在開心小孩的正在拍他們的開心母親旁邊跟著偷拍的)這樣的怪畫面……算是收驚嗎?(名為街頭競技場式的這電動遊戲很多人的現場,更多辣妹穿著爐石戰記攻略戰的眾多類黑妖白妖系的女神角色扮演美女穿著戰服在廣場,很多人想跟她一起和他們拍照留念)但是老道內心深處納悶或許她們也都是恐怖片中逃離的地獄鬼魂的某一種。

老道想的策的「地獄變相。計畫」展覽也可能始終太膚淺……

老道最大的感觸就是多年來去過西藏去過京都去過太多古國古都也是為了解除厄運看到的那都還是形象老東西的古代華麗的動人,但是「地獄變相。計畫」展覽還在台灣的不華麗但是依舊是老道的人生一生活在裡頭的當代瘟疫大火地震發生頻頻傳出小亂世般天災人禍的活生生狀態。

也或是老道太老,太累,太心虛,或是老道太久沒有這樣深入,因為老道這幾十年一直在理解人間的波折重重始終都是落陷在深淵般的存在感分崩離析的異端狀態的突破……對於老道過去一生相信的種種好像都不再像以前那麼相信……

但是,面對這樣的通靈狀態,看不見的「地獄變相」,看不見的什麼……看不見的更龐大更深入更複雜的什麼……到底老道要做什麼,到底老道在乎什麼或是老道能在乎什麼。

關於那「地獄變相。計畫」展覽的意外太多……一部部老道著迷的通靈的恐怖電影般地跟老道多年來始終無法抗拒地入魔般幻想的怪事,或是入手「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想更找尋或想更放棄的什麼都有關。(怎麼可能找地獄一如找古宗教勝地般可以馬上下決心訂計畫朝聖般地上路,但是總覺得一如多年來上路就迷路的詛咒隨身地……旅行像是修行。完全不敢相信可以找到只是等待神蹟天意可以有點突破盲點的洞口或路徑或只是方向的暗示就心存感恩無限地無奈……就像去古國古都典故中的鬼城天葬台死亡谷種種跡象傳說瘋狂地找地獄入口地必然失敗但是充滿啟發。)

或許入手「地獄變相。計畫」的策展過程也始終充滿失敗但是充滿啟發的無限奇怪,老道多年來身體始終不舒服,雖然「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是一個藝術家作品行動裝置最後法會燒王船大圓滿的結束收場……(或許未完未了只是先收場地疲累不堪只好先收),即使老道離開「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可是老道仍然覺得自己沒有離開,像是想要吞又吞不下但是吐又吐不出來的怪感覺,或許是老道被煞到肉身震盪太深無法控制情緒又無奈地無法自拔。

(也被「地獄變相。計畫」的厄運纏身始終煞到……一如想展覽卻老失敗因為老想不完也感覺想不可能再深入一點……或是只是因為越想感覺越不對,好像一直都沒有修好細節的狀況,也碰到一些更根本的問題在跑出來又還來不及反應,想的這些好像也不是最重要的東西只是最早想到的東西,好像還會一直發酵什麼下去……)入手「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老是深陷入神又恍神的狀態……好像被啟發了什麼般地開光但是又始終難以理解地陰翳充斥地奇怪。(上)

藝術家 恐怖分子 電影
【閨蜜友情大考驗】看看你的專屬幸運色、送你閨蜜專屬好禮!

延伸閱讀

輔導老師狼爪性騷女學生 法院斥:心靈燈塔變地獄鬼火

關鍵500天 蔡英文政治行情由黑翻紅背後…「從地獄走出來」的辣台妹

Audi RS6小心!707匹地獄貓動力Dodge旅行車來了!

紳士向/NTR名作《外道勇者一行》 你敢再踏入多周目的綠帽地獄嗎?

相關新聞

劉崇鳳/祝你生日快樂

驀地想起從海邊到城市的隧道裡,他一邊開車一邊分享,某次夜航他與夥伴在星空下說的話:「你看見了嗎?海的這個方向,通往夢;火的那個方向,通往家。而飄在中途這船上的我們哪,正在夢與家的交會處。」……

【文學台灣:新北篇6】廖之韻/屬於我的中正橋

夾在台北市與有著最高人口密度的永和市(區)之間的中正橋,從橋上望去的夕陽像是被收攏在萬花筒中一樣,隨著公車移動,視線裡的夕陽也跟著變換不同樣貌,晚霞也跟著渲染而去,邊界則是日常往返的兩座城市……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下)

「地獄變相。計畫」可能也是一種內心戲所面對自以為是絕症的病……策展人一如藝術家們必須用一種面對絕症不會好轉的決心來養病般地面對「地獄就是人間」的真實……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上)

即使老道離開「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可是老道仍然覺得自己沒有離開,像是想要吞又吞不下但是吐又吐不出來的怪感覺,或許是老道被煞到肉身震盪太深無法控制情緒又無奈地無法自拔……

【出版者言】許婷婷/每一本書,都是一座島

疫情蔓延,整座城市騷動不安,今天的衛生紙被搶購一空,明天的口罩有沒有著落?但大多數人包括我如常上班,在這樣的異常裡度過日常。編輯現場依然風風火火,如果你是一個出版人,會知道手上的每一本書可能就是一扇探

【聯副不打烊畫廊】林懷民/鐵筆銀勾

我很晚知曉臺靜農先生,卻很快被他鐵筆銀勾的書法吸引了。八十年代,逛畫廊,巧遇臺先生的書法展,看到先生寫李商隱的〈錦瑟〉,馬上撲了過去。老闆笑說,已被訂走了。結果我帶回王維的「積雨輞川莊作」。很高興在這

李進文/昨夜以水波中的月光向我微笑的那人

聯副文學遊藝場「懷人詩」徵文,共收作品353首,經駐站作家李進文、崔舜華選出10首佳作。李進文指出,「既然懷人,就要靈犀互傳、真摰交心,若斧鑿太深或無感染性,也就不構成懷人詩的基本條件」,入選的這一批

【書評‧回憶錄】楊宗翰/功夫在詩外

推薦書:李魁賢《我的新世紀詩路》(釀出版)

【慢慢讀,詩】綠蒂/有些愛

有些愛

曾貴麟/到動物園看水獺

逛動物園如同觀看眾多具名的奇幻箱,以獸本身所命名,我待在獸籠外好一陣子了,告示牌寫著「水獺」。

楊明/岐江雲影偕白衣

十餘年前我來過中山,專程拜訪孫中山故居,一晃五千多個日子,餘生曾擁有的諸多時光,下次再來不知何時。我細細吃了乳鴿,在春季還沒結束前離開石岐,並且記住岐江雲影,西山遠眺……

幾米/空氣朋友

幾米【空氣朋友】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