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直播/我新增1例境外移入確診!50多歲女美國出差遭感染 累積443例

許閔淳/黑色的歌

那些遠處的燈光飛著、散著,在我的瞳孔裡留下一道流星般的光弧,我不會知曉他們過著怎樣的人生,將趕往何處。距離所產生的美幻,那些飛翔的車燈在我心中留下一股莫名的希冀感:原來人生有這麼多方向可以前往,可以馳行……

灰塵落在身上,並不是真正的灰塵。

但不知怎地,總是一段時日,用手指往肩上一抹,指紋便被染成灰色,彷彿身體是一只櫥櫃,透過玻璃看進去,裡頭有許多他人留下的物品。又或者像是皮膚表層長出鱗片似的,其實無有重量,卻又分明感覺被什麼給輕微壓制。

提著包包走在街道上時,總感覺得到那些鱗,片片映著光線,反射出殘留的話語、淤積如淺灘的情緒、隱伏在生活裡的是非……。然而對於在乾燥陸地倚靠肺呼息的人類而言,鱗顯然是餘贅的。於是走著走著便渴求走得更快,那種幾乎像是要跑起來的速度,去抖落那些附在皮膚上的事物。

我會在夜裡騎上一輛靠卡感應便能逼一聲牽出的橘色腳踏車。對於沒有摩托車的我而言,這樣子的橘色腳踏車真是城市裡最好的發明了,我喜愛它身上那些小小的曖昧,例如無須記起的車牌號碼,因為在幾個小時後它將不屬於我;又例如可以騎著它到寬綽一些的人行道上,在車與人的紅綠燈之間,我僅需跳下椅墊,緩緩牽著它便能夠享有逆向的便利。

喜歡在空無人車的寬廣道路上,用盡力氣的踩踏板,像是將原先撐起身子的空氣全然抽空那樣,然後整副身體的鬆開,水母般墜入漆黑之中,像是手上扶著滑翔翼般的在夜裡漂浮。那些覆蓋在身上的灰塵也好,鱗片也好,皆會一點一點地脫落。我把那些他人的物品移開了,櫥櫃回復成人型,又長出了火紅心臟,撲通撲通的輸送血液。

有些朋友知道我有如此行徑後總是露出小小的吃驚,我想我只不過想扭開身上的閥,切換一種速率,用另一種不同於平常日子的速率去清理自己,或是剝開一顆橘子般,尋求那些生活裡,被掩蓋過去的多汁亮橘色。也有少數的朋友在聊天時不經意地說:「你以後還是別開車了,覺得你是那種開著開著就忽然會飆起車來的那種。」

我笑了,但這句話對錯參半,指向對的那端是那潛伏在心底泥沙,漩渦般的衝動,然而那始終會被我所熟稔的理智超我技術給擊散。最常落幕的結局是:形體內捲起一千次浪,形體外則我還是原來的我。

那些在心中湧動,被抑止的浪是否在生活中化為另一種形式,悄悄的返回平凡的時日呢?我想在那些漆黑的路途中是可以覷見答案的吧。

黑色的路發散著浸泡在黑色芯蕊的幽光。

經常感受到被一股不明所以的內在驅力,整個人便來到了漆黑之中,如同魘術。最好的狀態當然是騎著腳踏車,在漆黑之中感受不同的速率,彷若游著、飛著,那種不同於常軌的移動形態,然而後來我發現倚賴雙腳行走也能夠達到那種彷彿吸食一條黑色路途後,猶如被淨化的愉悅。

於是也經常在漆黑中行走。像是我的身體是一個軸心,將那些漆黑的路走著騎著便捲到了身上,整副身體於是錄音帶般的就唱起了歌,好似只要懂得轉身翻面,便可以一直歌唱下去。

體內一片安靜,寂然。低頻的嗡嗡聲響起,星火劃過。墜入一片很深的天空或是海裡,泡泡碎成無數細小發光的沫,環繞周身宛如飛機在天空留下的尾跡雲。長出翅膀或另一種有別於陸上的鱗,可以感受水中波動、流向的鱗。無論是天空還是海,重要的是於我而言,那都稱得上是另一個世界了。

轉彎後,便能見到城市裡勉強被視作「河」的大排水道,在黑暗的庇蔭下,一旁的路燈與廣告招牌在水面上灑下不同色澤的光,我會繞到樹較多人較少的那側窄路,一路輾壓地面的葉子與果實,慢慢滑動輪胎,將視線停佇在那些水面上的光波。出了河樹之路,便會來到一大馬路與交流道,我喜歡看著車子在高升而起的路上疾行,一座又一座的路燈如鷗鳥展翅。

那些遠處的燈光飛著、散著,在我的瞳孔裡留下一道流星般的光弧,我不會知曉他們過著怎樣的人生,將趕往何處。距離所產生的美幻,那些飛翔的車燈在我心中留下一股莫名的希冀感:原來人生有這麼多方向可以前往,可以馳行。

壓過長長的斑馬線,這區覆蓋著多塊未開發的荒地,被鐵絲網細細圈描。這區的路上幾無人車,前方一片黑暗,我溶了進去,似在深海。路旁水溝蓋下的水不知怎地非常急切的流動著,從縫中吐出白色水花,像是城市反抗似的痙攣。小型的私人廟宇安靜的掩著門扉,透明玻璃裡,捻熄燈光的車行散發著巨型機械昆蟲休憩的呼吸。黑暗深處立著一幢周圍滿是大葉種樹木的私人俱樂部,造景瀑布的聲響,在藍紫色迷幻燈光下聽起來十分遙迢。

更深的黑暗荒野中巍巍聳立一排巴洛克風的住宅,無人居住的樣子,望過去像沙漠霧氣中幻影般的宮殿。

一切如此無聲而美麗。

然而身為人類,不宜一直活在夜裡。

「我其實厭惡這樣子。」黑暗之中,僅有延長線上的紅色光點微弱的亮著,沒有窗子的房間需要空調,那個人的皮膚如蜥蜴般冰涼,沉默後他問我:「但妳為什麼不敢面對自己?妳為什麼不敢?」我起身離開,走了很長的路。我不願一直在夜裡,因為我不像電影《Victoria》,我沒辦法著魔似的彈奏魔鬼梅菲斯特圓舞曲,跟隨那些旋律走進最深的夜裡、坐在頂樓邊緣、進入一個充滿槍枝的地下室。黑夜並不總美,我知道自己無法走入它帶有血色與壞毀的核心。

機房裡不知明的大型機器嗡嗡響著,我們勉強在雜草中踏出一條路,草上水氣的味道,讓人覺得會飛出透明的發光的蜻蜓,我終究和友人散著步著,就又來到了深夜,遠處住宅大樓連結而成的線條心電圖般緩緩跳動,周身皆是荒草,我們渺小了起來,如若眼球裡的陰翳,如若露珠。我們沒有石子可以追隨,就讓自己成為石子,在陌生的坡道滾動。

無方向的在雜草中前行,我們闖入一個小型公寓庭院,廢棄的泳池空空的張著,深淺不一的藍色瓷磚上,積累的落葉塵埃並不多,應是有人定期打掃。我們因為好玩和疲憊抱膝坐在裡頭,此時天空已是灰色的了。

那樣薄薄的,似乎隨時會被清晨的陽光觸角刺破的灰,令我想起在日本藝術季看見的南寺,一幢全黑的屋子,是安藤忠雄和James Turrell合作的作品,名為「Backside of the Moon」,月球的背面。

全然縝密的深黑之中,我們僅能扶著牆壁行走,人類畢竟是不會發光的生物。坐在一處等候,等瞳孔綻開,細弱的光水螅般游進來。慢慢地看見前方湧動著一片白色煙氣,冷涼如山林薄霧,無論從哪個方向望進去,皆感到雲深不知處,身後仍是漆黑。這裡是月球的背面,是否是和月球正面的光影交錯之處?

想起有次因為失眠,乾脆在天未亮的清晨出門散步,那是我經常在夜晚騎車經過的溪邊。此時天色灰濛,霧氣淺淺的布著,我彎進一條沒走過的下坡,沒想來到了陸橋下方。溪邊已有幾名看來年長的男子在準備釣具,我踩著石子來到溪水旁。真的釣得到魚嗎?我困惑地想著。霧漸次消匿了,剛醒的太陽用孩子般溫柔的光灑在溪面,那些亮白光點全都閃動起來。

我忽然明白,那些卷在身體軸心上,如卡帶漆黑的路,都是為了唱一次這樣的歌,唱白灰霧氣的湧動,唱一首歌,關於一個被生活反覆拗摺而充滿皺褶的人,如何用力甩動他的釣竿,將尼龍繩擲入那樣滿是清晨光點的溪面。但只要再次旋轉卡帶的卷軸,仍永遠有一首屬於黑夜的歌。

腳踏車 人行道 失眠

延伸閱讀

清明連假 小人國六福村遊樂區周邊龍潭警將交通疏導

清明連假避開塞車 大溪警方規畫旅遊、掃墓替代道路

口罩防疫真有效?他曝捷克「全民口罩令」結果:台灣走在正確方向

人氣日劇完結篇 橫濱流星粉絲淚喊「如何是好」

相關新聞

劉崇鳳/祝你生日快樂

驀地想起從海邊到城市的隧道裡,他一邊開車一邊分享,某次夜航他與夥伴在星空下說的話:「你看見了嗎?海的這個方向,通往夢;火的那個方向,通往家。而飄在中途這船上的我們哪,正在夢與家的交會處。」……

【文學台灣:新北篇6】廖之韻/屬於我的中正橋

夾在台北市與有著最高人口密度的永和市(區)之間的中正橋,從橋上望去的夕陽像是被收攏在萬花筒中一樣,隨著公車移動,視線裡的夕陽也跟著變換不同樣貌,晚霞也跟著渲染而去,邊界則是日常往返的兩座城市……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下)

「地獄變相。計畫」可能也是一種內心戲所面對自以為是絕症的病……策展人一如藝術家們必須用一種面對絕症不會好轉的決心來養病般地面對「地獄就是人間」的真實……

【當代小說特區】顏忠賢/地獄變相‧計畫(上)

即使老道離開「地獄變相。計畫」的展覽,可是老道仍然覺得自己沒有離開,像是想要吞又吞不下但是吐又吐不出來的怪感覺,或許是老道被煞到肉身震盪太深無法控制情緒又無奈地無法自拔……

【美學系列】蔣勳/字外有字——臺靜農先生紀念展系列1

臺老師對他人斤斤計較的「藝術」,常常無意間透露一種不容易理解的隨性豁達。我問過他用什麼墨,油煙或松煙,他哈哈一笑說:「我常用墨汁,懶啊……」他的哈哈一笑,讓我想到魏晉南朝士族的佯狂,不是玩世不恭,不是草率,卻讓人覺得在「藝術」之外,臺老師心中似乎有更高的信仰與嚮往吧……

【文學紀念冊】張力/兩扇窗——懷念楊牧先生

那年我們一群人最後一次和他聚會喝酒時,楊牧高興地向大家宣布洪範書店即將成立,準備出書。有人好奇問道︰那不就是出版社嗎?楊牧解釋說︰「不是。早期上海的出版社大都叫作書店,我們將來有機會也要成立店面,還可以賣賣鉛筆、橡皮擦。」沒想到他對書店有如此童趣的想像……

【文學台灣: 新北篇3】馮平/少年的巷口

鐘錶行給人時間,而教會給人永遠。從我走過鐘錶行,又踏進教會那一刻起,就彷彿有人在巷口中為我按下一個鈕,翻動生命另一頁。我以為人不甘於停在時間,也有人從時間手上取出一把鑰匙,開啟了永恆之門。於是我站在這隱喻中間,伸開兩手,像一支竹蜻蜓,被拋入風中,飛旋再飛旋……

【文學台灣: 新北篇2】鍾文音/來回雙城

那年救護車風風火火送母親離開三重,躺成地平線的母親沒能再回來。三重成了女兒失去母親的一座象徵之城,成了如記憶核爆過後的往事之地。這城自此像魚鉤般地勾著我的血肉,刺著我的心我的眼,這個地方凝結著母親人生最後的歲月,她的掛念我的懸念……

崔舜華/若我們談論厭世,或者理想的生活

我以為我從此能夠幸福,然而幸福也僅僅只是無數慾望中最引人遐想的一種。縱使捏緊手心,不過觸及空隙……

張大春/又一枚杭鐵頭——高陽在胡雪巖生平埋下的執拗低音

高陽有一門獨到的技巧,就是盡可能讓他小說裡的人物(無論是漕幫鏢頭、姨太太、帝王師或者妓女)都能夠分擔作者那「龐大的、累積典故知識的工程」,以胡雪巖三部曲順時蠡測,高陽越到晚近,這樣的技術越見精熟老練,也往往利用角色與角色之間的衝突(無論是人性的、性格的、情感的或利益的)來顯現方方面面的扞格與牴牾……

隱地/青新哥的繪畫世界

席慕蓉在電話裡對我哥的畫讚不絕口,她說:「隱地,你知道嗎?你哥可不是普通的素人畫家,他的畫無所目的,他只是自己快樂地畫著,他繪畫的境界,正是我們許多畫畫的人最想達到而達不到的……」

林青霞/高跟鞋與平底鞋

我只見過她四次,這四次已經勾勒出她的一生。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