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目前抵台疫苗莫德納較AZ多怎打? 陳時中:將朝兩方向擴大

陳時中:美國政府捐贈250萬劑莫德納新冠疫苗 傍晚抵台

【極短篇】鍾玲/三祖僧璨對動物和亡魂說法

七十多歲的三祖僧璨為了接引傳人,在西元590年收拾衣物,包括傳法袈裟和〈信心銘〉手稿,掮著個褡褳到位於今安徽省司空山脈裡的百年古剎山谷寺掛單。山谷寺位於天柱山之南,近處有山崖奔溪,四圍荒莽,寺旁常有虎狼出沒,僧人嚇得除非結伴,不敢走出寺門。毒蛇、毒蟲也會爬入寮房裡,僧人嚇得晚上全都關緊窗門。但是自從僧璨入住以後,雖然是夏天,蛇獸等卻絕跡了。你以為大蛇、毒蟲、猛虎、豺狼是因為有聖僧入住此寺,就自動撤離嗎?非也。

僧璨住進山谷寺第一晚打坐時,在入定中看見三隻老虎在寺門前徘徊,一條三公尺長的王錦蛇由屋頂探頭下他窗外,好奇地偷窺他,因為生靈們覺察這寮房裡透出不尋常的強光。

僧璨的神識問牠們:「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把人們嚇壞了?」

三隻老虎中帶頭的在寺門外蹲下,昂首傲然地答說:「我不知道我們會嚇壞人,幾萬年來我們都在這片山林自由來去。我又沒有吃人,是人自己嚇自己。」

僧璨輕聲細語地勸導牠說:「引起恐懼是不善的行為,何況這些人正在修行。如果你們避開,讓他們專心修行,就是積功德,你們來世會轉生去上三道,那你們下輩子也可以學習修行了。」

窗外那條王錦蛇問說:「修行就會變成你這樣?像神一樣慈眉善目的,發出光芒?還可以告訴大家道理?」

僧璨對牠微笑說:「是啊,不斷地用心修行就會跟我一樣。」

有些還沒入睡的僧人,聞到絲絲腥味、聽到不像樹葉沙沙響的淅淅瑟瑟聲。原來聽僧璨說話的蛇蟲、猛獸已經聚集了一大堆,層層圍住山谷寺。牠們聽懂了,從此全部撤離寺院的周圍。

僧璨八十四歲的時候,已經找到禪宗法脈傳人,把傳位袈裟傳給了弟子道信。他決定像他自己師父二祖慧可一樣,外出行腳。他背了個竹箱子由山谷寺向南走。二十天以後,由安徽南下越過大庾嶺,再進入廣東惠州風景秀麗的羅浮山,他在飛瀑流泉前,在白雲高峰上,打坐入定,夜宿石洞中。在定中他對猛獸說法,幫流落山中的冤魂解疑難。

一個悶熱的夏夜,僧璨到一個懸崖突出的大岩石上坐下,那兒涼快,吹陣陣風,夜空無雲無月,只有滿天星斗。他背對懸崖下的萬丈深谷,面對山壁,瞑目打坐,進入圓同太虛的境界。

入定的僧璨默知有一個心懷恨意的黑影子由山徑走向他,黑影子充滿怨憤,一心要把僧璨推下懸崖。黑影子在五公尺外被僧璨發出的光芒擋住了,他知道站在光圈外那個黑影子的心七上八下。這是採藥人何至賢的鬼魂,他在八十五年前不小心從這個懸崖墮下身亡。

「我竟然有二十年不知道自己已經由懸崖掉下來摔死了。那二十年我一直背著採藥簍子在山裡面盲目地兜來兜去,找不到回家的路。我的妻子死了,兒子才一歲,由生病的母親帶,他們祖孫倆等著我回去,但是我不知道我已經死了。直到一個月夜,我站在這個致命的懸崖上,光輝四射的滿月照著我一邊臉,我發現地面上我沒有影子,站了差不多半支香的時間,我忽然憶起墮下山谷時,我的心在刺耳風聲中的驚恐,記起落地時全身支離破碎的劇痛,我才知道我已經死了。

我覺得太冤枉了,自從十三歲開始採藥十多年,不像那些獵人殺生,我是從事救人的營生,為什麼不輪到作惡的獵人死?竟然輪到我死?為什麼有二十年我連自己死了都不曉得?等到我的魂回家探望,母親早已經病死,兒子不知被賣去哪裡。不公不義的老天為什麼懲罰我無辜的家人?為什麼我等了六十多年都等不到一個人來到這個懸崖,讓我抓他為替身?為什麼終於有一個人來到這個危險的懸崖,我竟然近不了他的身?」

僧璨在入定中,聽見何至賢一連串充滿怨憤的話,就觀想何至賢的兒子在二十一歲時的境遇,心鏡上出現這兒子是廣州城一官宦人家的書僮,正陪著公子去探友,主僕二人走在街上有說有笑。何至賢的眼前好像出現海市蜃樓一樣,他看到在城裡兒子陪少主人的景象,兒子笑得開開心心的,知道兒子過得還不錯,心安了一半。幻象消失了,眼前還是銀色光圈裹住懸崖上的一個老僧人。

那老僧回過頭來問他:「你為什麼會掉下懸崖呢?」

何至賢想了想,說:「我發現在懸崖下面的凹處,長了五株鐵皮石斛,非常珍貴的藥草,但是把它們挖出來,要半個身子懸空才能使勁……記起來了,是有一陣大風吹來,把上半身懸空的我,颳下懸崖。」

僧璨柔聲問他:「採藥經驗豐富的你,沒想到會颳風嗎?」

何至賢懊惱地說:「是啊,我應該環腰綁一條固定在大樹幹的繩子,是我的疏忽。」

僧璨問:「現在還想找替身嗎?」

何至賢面現平和的神情說:「不找了,別人也是無辜的。謝謝大師,我去投下一輩子了。」

懸崖上只剩下面對山壁打坐的僧璨,星光中的天地一片寧靜。

延伸閱讀

「腹黑神秘客」入侵雞場 員警纏鬥20分鐘制伏

「非我家人、入住索命」 南部最凶豪宅求售

聯合報黑白集/山川異域,共結來緣

從跆拳道高手變餐飲股王 40年前教練1句話讓他打造出瓦城傳奇

相關新聞

【聯副不打烊畫廊】詹賀油彩作品〈鋼琴師〉

●「荒謬劇──疫情下的獨白」於南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F)展至6月5日。

【剪影】薛好薰/綠肥秋光

一大片波斯菊緊鄰著垂墜澄黃的稻作,分庭競秀。

【文學台灣:新竹篇 之1】黃文鉅/青衫落拓九降風

自從有了社群媒體,政治正確陡然變成一樁大江大海,略比名人猝逝少轟動些的事蹟。不需要誰來饒富深意,寫字的人無端端冒出了為故...

【今文觀止】張作錦/孫中山若見了李鴻章就不革命了?

孫中山倡導革命,推翻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後人尊他為「國父」。某些研究歷史的人認為,如果孫中山〈上李鴻章書〉能被李看到,...

沈信宏/愛著愛著就忘了

這幾天,IZ*ONE在線上演唱會無預警地解散了。

【跨界時代】黃麗如/以酒與聶魯達相遇

傍晚,行走在Maruri街,天空已露出點點彩雲。朋友一直遊說我搭纜車到聖克里斯托瓦爾山的聖母教堂看城市暮色,他說:「在那...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