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新詩】夏夏/環形廢墟

《群像》書影。(圖/麥田提供)
《群像》書影。(圖/麥田提供)

推薦書:吳岱穎《群像》(麥田出版)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陳奕迅這樣唱著。滄海桑田,十年近似永恆也像一瞬,又會在一個寫作者身上留下/帶走什麼?

近年特別有感,寫詩的人變多了。有時在掌心的螢幕隨意翻讀幾則,斑斕、絢麗且不失自信所帶來成熟,令人不禁羨慕這些早慧的筆。更有時,不禁幻想十年、二十年……後,還有幾枝筆會繼續寫著?會寫些什麼?老實說,我有時懷疑「詩人」這個身分是有保鮮期的。因為浪漫愛情終究敵不過麵包,況且麵包有沒有用假麵粉還是個問題。我總是好奇著。

或者,應該換一個角度來提問。是什麼原因,讓詩人經歷了數十載光陰浮沉,仍沒有放棄寫詩?

詩人吳岱穎暌違十年的詩集《群像》在高彩度封面包裹下,有著最樸實、坦誠的獨白。全書更分為四輯,其中第二輯「病識」,詩人雖自白乃記錄病中心情,然而讀來更像是一系列關於作為一個平凡的詩「人」,如何「活著」。

在來到生命之輪的中段,既無法再跳輕盈的舞步,卻還沒辦法就此超脫成一尊無慾無求的佛,肉體與心常不自覺地散發腐敗之氣,那些真實而殘酷的、遍體油膩膩且下垂的、破損與皺褶的、不計形象的,都在其中,被詩人以坦蕩的詩句明明地指出。因為病,為了活下去,學習退去多餘的裝飾,「它虛無的指掌與肩背比現實更有力/摸索著我生命的邊緣。描繪/悲傷的形狀。它扛起這些/像是一擔劫後的餘燼」(〈共生〉),學習與「我」共生。吳岱穎在序中提到,反覆的日常猶如了無新意的SOP,像是身處一座環形廢墟,既無法逃離也無法停下。「它」是每日通勤時坐在旁邊醒著夢遊的人,是你每日每日站在浴廁裡望進鏡子所看到的那張臉,抖落一身灰塵後卻仍模糊且灰白,才終於領悟到「我透明的恐懼原只是一杯白開水……味此無味之味,像一棵樹/靜靜吸納此生所剩無幾的冬天」。(〈處死〉)

然而吳岱穎寫來並不自棄,亦不自卑,僅僅是忠於現實的「肉身書寫」,帶點幽默地自嘲而後產生的接納。此時,身體主導心靈,心靈則已練就成一個有開關切換的外加裝置。曾經說風便起風,說雨便雷電交加,如今風和雨漸漸成為寒暄時無傷大雅的開場白,人生再無更多波瀾可徹夜傷神,但一杯茶卻可能讓你整晚失眠,「此刻,活著再也不是問題/肉體終究成為一種堅持的幻想」。(〈大節〉)

於是陳奕迅又唱,「十年之後……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那麼讓我們回過頭來再問,是什麼原因讓詩人終究繼續寫了下去?

或許只因走過風風雨雨,無數次撚熄了蠢蠢欲動的火苗,又無數次誠懇地守住了微弱的火光,最後換得了「終於懂得」的會心一笑,遂以簡潔明晰的詩句,描繪出映照在「群像」中的那幀獨照。

詩人 失眠 愛情 書寫

相關新聞

【書評‧傳記】魏可風/終極平反

推薦書:李黎《白鴿木蘭:烽火中的大愛》(印刻出版) 「獅子將與牛一樣吃草。吃奶的嬰兒將遊戲於蝮蛇的洞口,斷奶的幼童將伸手探入毒蛇的窩穴。在我的聖山上,再沒有誰作惡。」(《聖經舊約‧依撒意亞十

【聯副不打烊畫廊】陳偉毅漆畫作品〈日光浴〉

「劉再興釉彩的天空vs.陳偉毅漆畫的世界」於福華沙龍(台北市仁愛路三段160號2樓)展至2月4日。

【書評‧新詩】夏夏/環形廢墟

推薦書:吳岱穎《群像》(麥田出版)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陳奕迅這樣唱著。滄海桑田,十年近似永恆也像一瞬,又會在一個寫作者身上留下/帶走什麼? 近年特別有感,寫詩的人變多了。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