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聲明全文/蘇震清宣布退出民進黨:直到以清白之身再重回

3月2日解封雙鐵等交通運具可飲食 台鐵便當將恢復車上販售

【書評‧小說】夏樹/私の李伯大夢

《私の悲傷敍事詩》書影。(圖/九歌提供)
《私の悲傷敍事詩》書影。(圖/九歌提供)

推薦書:李紀《私の悲傷敘事詩》(九歌出版)

張愛玲有一經典散文〈私語〉,揚聲吐氣道出自己「永遠在那裡的」,家事、家人、家世,這些我們都愛聽,祖師奶奶攤在陽光下的「心腹話」,一下子沉入水底削肉剔骨,一下子浮出水面今夕何夕,最後以一句「在舊夢裡作著新的夢」堵歲月悠悠之口。這樣的夢,「可愛又可哀的年月呵」,千年來更深人靜,拍板「托,托,托,托」的,還在耳邊響起。

如果說,張愛玲「嘁嘁切切絮絮叨叨」的私語是舊夢裝新夢(或說新夢裝舊夢),那「充滿作者主觀情感色彩」的私小說,更是夢的方程式了。舊的不去,新的又來,睡夢、白日夢,美夢、噩夢,思春的,迷失的,遺忘的,夢遊,夢囈,主或客,蝴蝶還是莊周,有解無解,已知未知,甚至前世今生,他鄉故鄉,都可以在想像和自敘的年月裡,找到隱身之所。

詩人李敏勇以李紀筆名寫「我」──「一個戰後世代文學青年的青春腐蝕畫」──《私の悲傷敘事詩》,就極具大隱隱於夢的私小說意味,「在虛構與非虛構之間存在」,有我無我,夢耶非也。從序曲到終章,歷經青春成長,情愛收放,時代探索,以十四個私密短篇,撫今追昔,緣起幻落出一長篇的李伯大夢。先回憶,再想像,先鋪陳,後解構,從初心到蛻變,起於浪漫,終於悲傷,一路走在夢的時光之河。

李敏勇寫詩寫文,夢想所到,人事時地,當然與文學追尋相為交映。〈浮雲〉過眼何去,人生〈逆旅〉何從,浪跡立志,形塑自我,藝文風潮裡漂流半生。戰後世代我們的島,政治社會大變遷,李敏勇藉著〈浮萍〉一般的往事,丈量出詩境、心境,與現實的距離。《草笠》,《現代詩》,《藍星》,《創世紀》,凡走過必有自己的影子,主流、非主流的詩之孤獨國,我們為之嚮往,也為之迷惘。自畫像,自敘詩,兩條主軸應許一生,手心是私的掌紋,手背是詩的肌理,反掌之間,在同輩詩壇文人旋身錯手,宛如走馬燈的時空背景中,不時明來暗去你我之間的情感教育,相當迷人,也是唯一。幾個篇章寫初戀梨花,春天女孩,繾綣朱夏,此岸與彼岸,我幸與我命,漫漫長路,悠悠我心,沒有什麼比此時此刻,這樣的曲終,更讓人悲傷如詩了。

說是不一樣的李敏勇,卻有著無法抹滅的個人色彩。「是我,也不盡是我」的小說筆法,對照張愛玲的「永遠在那裡」,多了點創作想樣的閱讀興味,但耳邊響起,傳聲入密的心腹話可一點都不少。「私の回憶」恍然入眼,「詩的回憶」默然於心,不教條,不譁眾,豈止有「某種世代像和時代像」,更撐住了每個薛西弗斯心中的滾動巨石,在人生半山腰,停下來看看今晚的月亮。

我們是越看越清醒,越看越懂得,李伯大夢的背後,慢慢消蝕的,是明天的月亮。

張愛玲 詩人 青年

相關新聞

【剪影】薛好薰/綠肥秋光

一大片波斯菊緊鄰著垂墜澄黃的稻作,分庭競秀。

【書評‧散文】林妏霜/江湖在走,有貓沒有

推薦書:楊佳嫻《貓修羅》(木馬文化出版) 網路上有過一部影片,完全複製與模擬了貓咪們時時日日做的那些行為模式,只是將演繹的動物主角換成在家人類。曾經跟上潮流地看了,突然明白了自己對人類情感的承受

【被遺忘的一本書】廖玉蕙/時在念中——由《粟廬曲譜》想起

前幾日,去紀州庵參與「21世紀上升星座」頒獎典禮,巧遇白先勇先生。典禮後,蒙「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周昭翡之邀,和他們一...

【當代小說特區】張錦忠/返鄉記(下)

一批馬華青年離開半島,來到台北,發現那是一個比馬華更大的文學場域,更多的書店,校園內外更多文學活動、更大的文學競技場,觸發了他們強烈的創作慾望……

【當代小說特區】張錦忠/返鄉記(上)

在這濱旁/懷念著/那塊/已經完全離棄的土地

黃庭鈺/氣味

我甚至覺得失去天使綠、肉桂卷、 瑪德蓮氣味的記憶, 是我對自己、對這世界的惡意, 表面上是我不相信快樂是生活之必要, 實則是不願憑藉這些氣味, 記起匆促慌亂的青春是如何被 不懂事的自己給浪擲掉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