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憂疫情衝擊企業營運 美股受挫道瓊下跌227點

【書評‧散文】阿潑/遇見花小香

《遇見花小香》書影。(圖/有鹿文化提供)
《遇見花小香》書影。(圖/有鹿文化提供)

推薦書:廖鴻基《遇見花小香──來自深海的親善大使》

(有鹿文化出版)

我並不是個愛海的人,但在花蓮讀書那三年,天天都能從宿舍窗邊看到海的生活,現在想來都有些奢侈。或許這因緣引我在研究所畢業後,立刻得到鯨豚協會的工作──不知是這組織大膽,還是我太天真,作為一個不識海的社會科學畢業生,茫然了一個多月,還是另覓他職,辜負了這緣分。

當時困住我的,倒非死亡鯨豚解剖的血腥,而是幾個無法得到解答的文化難題,例如賞鯨:當時時常跟著主管到各個漁港,和漁船船長們交換意見,勸說他們轉而經營賞鯨業,試著讓這種第二級產業,升級為觀光服務業。據我遙遠且稀薄的記憶,那是因為許多漁夫視鯨豚為敵,憎恨他們搶奪漁獲,於是下手獵捕──那為何不將鯨豚視為朋友?讓他們成為自己的生計來源?我卻疑惑:這樣子就能解決問題嗎?賞鯨不會對海洋造成紛擾,成為另類災難嗎?

這些疑問被我收在心裡,沒有想要找到解答,只覺這不是我想做的工作,於是離開。而賞鯨經濟與海洋生態的呼聲,日漸增大。整整十四年後,我在《遇見花小香──來自深海的親善大使》看到了彷若當年自己的那些質疑,同時也聽到了廖鴻基、黑潮解說員,以及船長們誠摯的解答與說明,讓我不禁有些羞愧,但也很是羨慕。深深被打動。

我猜想,廖鴻基藉著一個解說員與一頭抹香鯨的相遇,想告訴像我這樣的人:若不是在現場,若沒有同等經歷,不要輕易論斷某些事。他也想再次對這個社會說明:處於四面環海環境的台灣人,要學習開放面對海洋、建立海洋文化,而不是綁在陸地上想像一切,創造各種拘束,甚至謀殺各種可能。所以,他要發動一個計畫。這本書,可以說是為了這個計畫而寫的。

這一切的起源,是從一頭名為「花小香」的抹香鯨開始,這個少年抹香鯨頻繁出現在花蓮外海,不斷與解說員和賞鯨船相遇──在無邊無際的海洋,這是非常珍稀的緣分,更特別的是,花小香只要看到這些賞鯨船,非但不躲避,還會主動親近,與人們互動。

去年,花小香再次出現,同樣以牠習慣的方式和這些人類朋友打招呼,這次幾艘賞鯨船圍著一頭抹香鯨的照片傳了出去,引起媒體抨擊,生態作家也發文質疑。當事人無從說明情況,卻因這起新聞風波而受傷,廖鴻基於是將這些賞鯨船上人們的情感與「智慧」細細收攏在這本書裡,向那些不求真相、不明就裡、輕易就能評論一切的現今世界,發出滔滔之言;也像是以一本書來對抗短促細碎不花力氣卻傷人如刃的社會。但筆卻溫暖,寓意如海洋深邃。就像花小香帶來的友情與信任一樣,這樣的書或許也能跨越人類自我逐起的心防。

讀完此書,誰能不被花小香圈粉呢?我可是立刻搜尋怎麼加入廖鴻基在書末提及的「花小香計畫」呢。

賞鯨 抹香鯨 鯨豚 解答

相關新聞

【出版者言】朱亞君/這個時代的出版精神疾病診斷書

一個編輯在經過長年專業打磨累積出來的經驗,與眼光。讓你對你的工作敬重,對你自己敬重,你懂得「有所為,與有所不為」,這一點敬重,就是編輯的尊嚴。……而如今這一點編輯的尊嚴,正在被周銷報、月業績,砍殺到你只能蹲在地上,掩面挨刀……

【書評‧散文】阿潑/遇見花小香

推薦書:廖鴻基《遇見花小香──來自深海的親善大使》 (有鹿文化出版) 我並不是個愛海的人,但在花蓮讀書那三年,天天都能從宿舍窗邊看到海的生活,現在想來都有些奢侈。或許這因緣引我在研究所畢業後,

【書評‧小說】魏可風/岌岌流風

推薦書:阿城《遍地風流》(新經典文化出版) 1986年前後,要買劣印禁書很簡單,課堂上總有一張粗表格在座位間傳遞,李澤厚、黑格爾巴金還是老舍應有盡有,登記者有姓有名,都收得到錢,中介學生拿得到兩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