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20台北國際書展

沈志方/秋日咖啡兩帖

2019-11-20 00:05聯合報 沈志方

● 咖啡那點事兒

年輕時誰喝那杯苦水!

除了苦,就剩下絕望的黑。喝中藥起碼有希望治絕症、起頑痾,喝咖啡有啥?

我自首───這不是好咖啡的錯,錯的是時代,是長得像咖啡的進口垃圾。可這些年不同了,街邊咖啡館櫛比鱗次,比裝潢比風情比豆子比烘焙,還比「好像有故事的美麗老闆娘」!

鄙人跟著「時代巨輪」一陣亂轉之後,家中虹吸式滴漏式摩卡壺長嘴壺掛耳包……暨無數咖啡杯倚疊如山,宛如家庭版專賣店,喝時常瞬間迷路,今天該喝B?抑或輪到D?到底哪種沖煮法好喝呀?

這問題艱深複雜,升斗小民不敢回答。

若究其實,沖咖啡者,不過是將咖啡豆磨粉,然後用熱水「淋、澆、煮、泡、蒸、壓」而已矣。不同飲食文化自有不同調理方式,硬分高下,徒增煩惱,我既未領「咖發會」津貼於前,又萬無熊心豹膽開店於後,操此閒心所為何來?「科技救國」?此技不在其中。

瞧,就這麼簡單,何需義式espresso或尖嘴長壺?彎曲降溫(水別那麼燙不行呀)、出水柔緩(誰倒沸水發神經猛沖呀)?一根吊桿,一個布製濾袋……大壺輕輕靠著,緩緩傾出,小杯歡呼承接,桌邊人能不眉目間一片春山?

是了,豆子與水別太糟,同飲之人別太聒噪。杯旁有檸檬蛋糕,佳;無檸檬蛋糕,亦佳。窗外行人匆匆而過,佳;細雨迷離飄過,亦佳。若咖啡入口柔順均衡,香味盤桓鼻竇喉間不去……啊,我固不知何謂涅槃,然此刻似唯「不生不滅」方足況之。

好聞好喝就成,咖啡就是咖啡,說成一朵花還是咖啡。簡單視之,簡單快樂。

● 咖啡之歌

我最初當然不愛喝咖啡,玻璃罐裡的「世界名牌」粉粒駁雜,用熱水沖泡,便與中藥齊名,不加奶精方糖,正常人誰嚥得下?後來三合一也試過,奶糖雙多,就咖啡少。要喝只好再加「世界名牌」,對照包裝盒上疑夢疑幻的美圖,常生出悲涼之感。

近年進口原豆日增,分級日嚴,我這才漸入佳境。咖啡研磨時最最銷魂,真是香滿乾坤,連寒舍蟑螂都攜眷探頭探腦……。有回某「老情人」過訪,我磨豆方畢,正用木匙、酒精爐以虹吸式烹煮,咕嚕聲中濃香飛散,她眸光盪漾流轉;「喲,故意的吧?不讓我走了?」「歐巴桑,妳想多了……」平日人家品茶多矜持!

此茶與咖啡之別也。美女喝茶,杯唇俱小,兼以杯胚薄細、茶湯燙嘴,唯能小口啜飲,自然知性優雅。而咖啡杯風情萬種,或輕捧掌心,或玉指輕勾,配上小碟小餅乾,烈火紅唇輕吮輕吻,貝齒輕輕咬下糕點一角,多美!Latte,Cappuccino ,Espresso,Caramel Macchiato,Coffee Mocha,……再配以非洲豆美洲豆爪哇印尼豆……單品也罷,各豆混搭也罷,端杯即是期待,入口瞬間意亂,飲罷方知情迷,而喉間餘香回甘不散,一言蔽之曰:「就這樣被你征服──」!

有時半夜微倦,或清晨朦朧將醒,滾燙咖啡聞著銷魂,瓊漿玉液又熱又香,灌入口腔,再滑進食道,再暖到胃……我聽見沿途所有細胞都在歡呼!一線熱流過處,塊壘無不熨貼。而鼻竇歙張,兩眼慢慢發亮,髮根宛如電流輕輕撫過……,噫!就這樣又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喝下你藏好的毒!那英這首〈征服〉,根本就是咖啡廣告歌。

人間美麗,老賊不死,正因杯中山水可化為胸腹間山水……

咖啡館中藥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