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臨時中常會開會前夕 邱毅聲明退出不分區

12強Live/七局下護國行員吳昇峰讓美敲兩分砲 中華2:3落後

【畫評】蔣伯欣/東西融合開創新境——論陳正雄的抽象藝術

2019-11-09 06:44聯合報 蔣伯欣

陳正雄《愛在林梢》系列一,2019 年,壓克力、畫布,115x260 cm。(圖...
陳正雄《愛在林梢》系列一,2019 年,壓克力、畫布,115x260 cm。(圖/陳正雄提供)
分享

結識陳正雄先生是很晚近的事情。他總是一襲藝術家的西裝,搭配他的黑帽子與抽象圖案的領帶出現,是其招牌造型。二十多年前,當我開始接觸戰後台灣美術史研究時,便已對「陳正雄」這個名字,留下深刻的印象。陳先生在1960年代,便在報章上發表相當有系統性的抽象藝術論,在當時一片朝向國族論述發展的現代繪畫運動下,顯得格外特殊,完全就藝術學理而論,他毫不受當時流行的論述所影響。

一、早慧的藝術青年

陳正雄在1935年出生於台北市大稻埕。及少,考入建國中學,在校期間便展露其文藝才華,天資聰穎,創辦美術社、且參加合唱團,音樂對其日後創作影響至深。

1956年左右,正值青年的陳正雄,便以其優異的外文能力,直接閱讀了岡本太郎的《今日的藝術》,啟蒙了他對現代藝術的概念。這本書介紹了超現實主義與抽象藝術。岡本太郎的傳統觀,迥異於崇尚自然主義的台灣本省籍畫家,這段期間,陳正雄受郭雪湖推薦,進入李石樵畫室學習素描。他在1954-1956年間,就以簡筆畫風,勾勒出神祕多彩的內心風景〈池畔〉,隨後更以具鮮明個人風格的〈山在虛無縹緲間〉(1958)、〈檸檬〉(1960-1964),作為他跨入抽象的初試啼聲。服役期間,陳正雄又直接閱讀了里德(Herbert Read)的《現代藝術的哲學》,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論藝術的精神性》等西方名著,使他自始便透過自學,掌握了正確的創作方向與原理。

二、初出藝壇

1964年,陳正雄與畫家陳銀輝等人組成了「心象畫會」,也在《聯合報》上發表宣言。他認為,繪畫與其說是視覺的描繪(visual descriptive),不如說是視覺的隱喻(visual metaphor)。由此可見,他的畫風在跨入抽象之際,便已初步掌握了內在真實的要義。

此時,陳正雄的作品,也開始獲得全省美展、台陽美展等入選,並七度獲獎。1967年,也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舉行個展,並為其出版個人全英文的畫冊,在1960年代後期,便已獲得了國內相當的聲譽。

這段期間,也是他發揮優異外文能力,密集地在報章雜誌發表《風靡歐美的歐普藝術》(1965)、《戰後國際藝壇動向》(1967)、《漫談抽象藝術》(1967)、《論抽象藝術》(1968)、《抽象藝術之先驅:立體派與未來派》(1968)、《抒情抽象與幾何抽象》(1968)、《談抽象畫派》(1970)……等專論。1970年代之後,陳正雄的藝術評論主要集中在藝壇活動與團體,特別是現代藝術的推動上。

陳正雄在1968年獲得日本藝評家朝日晃的肯定,由東京保羅畫廊邀請個展,成為他首次在國際上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較少人知道的是,陳正雄憑藉著國際上的人脈,推動了許多現代藝術的活動。包括與日本藝術界的交流。1970年代後期,他曾推動了多屆「台灣現代畫家十人展」。1990年代後期,他又推動兩屆「巴黎今日大師與新秀展」。今年4月,他更推動「兩岸當代抽象藝術交流展」。他也是引介林壽宇作品回台的伯樂,甚至引介韓國首爾畫派(當時稱為「新漢城畫派」)與單色畫家朴栖浦(Park Seo Bo)等人在春之藝廊的聯展,都是陳正雄居間促進國際交流的重要美術活動。

三、作品風格

在創作方面,陳正雄中期抽象的油畫作品,仍有部分中國山水畫的留白痕跡。本展中,〈霽色系列〉(1969)、〈志在四方〉(1973)皆帶有宇宙洪荒的亙古,恣意揮灑的筆觸,在畫布上留下蕭颯的動勢,凝結了永恆的時間。〈花開的天空〉(1983)則彷彿在歡愉的世界中,留下色塊間的多彩匯聚,皆是畫風轉折期間的關鍵性作品。他也謹守抽象藝術的原則,均以不具辨識性的無形象,來從事純粹自由的形式創作。

1978年開始,陳正雄開始使用壓克力。因為壓克力顏料快乾、又可覆蓋的特性,使陳正雄如魚得水,展開更為自由狂放的變化。此時期的作品如〈市夜〉(1983)、〈海舞系列〉(1985)等,均為在黑暗背景下對比出的迸發之作。

1990年代起,陳正雄駕馭壓克力彩的技巧更上一層樓,更能盡情揮灑多變的自由動態與速度感,他以畫筆或點、甩、潑、洒、濺、滴流等技法,在畫布上留下各式躍動的痕跡。例如:〈花季〉(1991-1993)、〈春天裡的春天系列〉(1993)、〈綠野香頌系列〉(1992)、〈愛的回流〉(1993)、〈山谷的回音〉(1993)。而畫在紙本上的〈冬吻〉(1994)、〈朦朧的河〉(1994),其黑色線條在斑斕的色彩痕跡上交錯,如同抽象表現主義的纏繞、迴旋,彷彿藝術家內心的慾望迷宮。

1990年代後期開始,他使用補色的對比,加上格子狀的構圖,強化其現代感的視覺性。格子(grid)作為現代主義的象徵,早已成為戰後現代藝術的一大特點,〈數位空間系列〉的雙聯畫(2000)與三聯畫(2002)中,陳正雄則是巧妙運用了補色,同時,他引用了中國的狂草圖式,形成類似塗鴉的效果,並將方格引入了畫作,產生微妙的平衡。

2000年以後的作品〈窗系列〉中,陳正雄並不強調這些方格的幾何邊界,色彩線條甚至溢出了方塊,使方塊在悠遊的線條世界中,彷彿飄浮了起來。可以看到畫家輕鬆駕馭了色彩的各式力量,在控制與放任之間,找到巧妙的平衡,這些潑灑出的斑點、線條與痕跡,展現了藝術家內心的強大力量。

近期的大幅作品中,高彩度的運用,搭配各式技巧的協調與對話,如同生命的歡愉感,彷彿在歌頌著生命的喜悅。這種極致繽紛的形式配置,表現出生命各種激昂、流動的過程,也呈顯出高度的音樂性。在漸強與漸弱之間,如同交響曲般的和聲與共鳴,展現了藝術家邁向創作高峰的生命力。

四、國際各方讚譽

這些力量的來源,顯示了陳正雄自始接觸《藝術的精神性》時,便自覺尋找生命的靈性。他很早便開始收藏原住民藝術,並在1976年成立了台灣原始藝術館,出版《台灣原始藝術精選集》。他也從1985年起連續四年在《自立晚報》及《聯合報》上發表原住民藝術的專文百餘篇,已是國內原住民藝術的專家,他不僅從中汲取了原始的造型美感,更找到了康定斯基最早提倡抽象藝術時,企圖捕捉的內在驅力。

正是在這樣的認知與實踐道路上,陳正雄發揮了他的長才,除了在1980年代初創辦中華民國現代畫學會、台北藝術家聯誼會,擔任理事長,他也是國內少數對抽象藝術研究有成、著作等身的藝術家。陳正雄曾巡迴中國各主要大學演講,受到熱烈回響。作品也廣受國際間主要藝術機構收藏。眾多國際間極為重要的藝術家及藝評家,也都是他經常往來交遊的畫友。

陳正雄分別在1999、2001年兩度獲得《佛羅倫斯國際當代藝術雙年展》「終生藝術成就獎」及「偉大的羅倫佐金章」。2014年,陳正雄亦榮獲「國家文藝獎」,囊括了國內外最高的獎項。台灣創價學會藝術首席顧問王秀雄教授,稱讚陳正雄為「享譽國際藝壇的抽象畫大師」。台灣美術史權威學者、成大歷史系教授蕭瓊瑞,也將陳正雄與趙無極、朱德群三人並譽為「抒情抽象華人藝術三傑」。而今在台灣創價學會的邀請下,得見藝術家一生迄今的傑出作品,衷心期盼他未來更精采的創作發展。

●「東西融合‧開創新境──陳正雄抽象藝術展」於花蓮美術館(花蓮縣花蓮市文復路4號)展至11月29日。

藝術家原住民青年美術館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