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陳銘磻/我是貓,在旅途

2019-11-07 00:13聯合報 陳銘磻

人生偶遇美景,心眼因風景而開的體驗,催促我以文字寫生,「旅行又旅行,秋風盡在旅途」,比起後悔沒把旅途遇上的秋風拍攝下來,不如先寫了再說……

被流浪貓撿回靈魂的男人

大佛次郎記念館貓俑燈座。 圖/陳銘磻提供
大佛次郎記念館貓俑燈座。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人的內心終歸沉睡有見不得光的黑暗,以及讓人嫌憎反感的一面;這些陰翳適巧被能輕易辨識人心,訕笑人性醜態,夏目漱石創作的《我是貓》撞見。要是不喜歡見不得光的黑暗被發覺,就把它藏起來,埋在心裡,含混過一生!但是唯獨不能欺瞞自己,就算誰都不知道,自己也必須承認,其實心裡早已存在這樣汙穢的一面。

位於早稻田南町的「漱石山房記念館」,是為紀念國民大作家夏目漱石誕辰一五○周年而建,二○一七年九月開館,這裡同時是文豪寫作《我是貓》的地方。

當年和家人生活的「漱石山房」,原址改建成「漱石山房記念館」,主建築後方「漱石公園」立有文豪半身雕像、根據《我是貓》製作的「貓塚石塔」、道草庵等。

早稻田漱石山房記念館。 圖/陳銘磻提供
早稻田漱石山房記念館。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漱石山房貓塚。 圖/陳銘磻提供
漱石山房貓塚。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設立「貓塚」,象徵《我是貓》與夏目之間的文學因緣,不禁聯想這隻擁有比人類更能看清逸民愚昧賦性,充滿智慧,能觀察人類言行,卻連老鼠都捉不住,沒名字的貓。當看穿人心無趣,覺到人間無聊,偷喝啤酒,失足掉進水甕淹死,是否意味夏目對大惑不解的人性,只能以表象遮掩苦澀,用詼諧傳述悲痛?作者形容:「這部書,既無情節,也無結構,像海參一樣無頭無尾。」是風趣吧!

重建的記念館展示夏目著作、墨跡、寫字間原貌;一樓咖啡座、販賣部,屋外清俊的野薔薇。唷,好多貓,好多文學商品、漱石稿紙。對貓和夏目文學的喜愛終究沒重複,我豈能說走就走!

222貓咪

二月二十二貓咪日,在澀谷TOKYU HANDS東急手創館,買到十二隻像極了我豢養的多多貓圖案的桌曆。每個月頭一天,書桌更換不同款式、隨時笑顏迎人的紙板貓,容或紓解一時片刻的愁悶。

每個月能有一天流露單純笑容就已足夠,人進入一定歲數,是該安穩於心,貪戀不得。

明白工作不是生活全部,偶爾興起玩物心,或能重現某個使人懷念的年代。

旅途匆促,見物思念,突然發覺人生已走到這麼長、這麼遠,設若還能幽居玩物,顧景解頤,宣洩被道德抑制的嗜慾,不也沾得一點趣味。

過往鄙事常翻出來講沒意思,可幸眷戀一下純情意,便不必背負一生都償還不清的活命罪戾。

每回到日本,不管去關東轉關西,只要得有機會,喜歡走一趟手創館,看東看西,買東買西,這裡的商品配製雅正,僅能以愛不釋手形容。

或許不知其中玄奧的人感到奇妙,到底是怎樣的人喜歡到手創品分類精細、樣樣幽雅的商店購買價格不菲的名品;我不是有錢人,過去不是,現在依然如此,每次逛街,一定會到這裡走走,這一家被認為販售高性能、高品質生活用品的多元商店,我喜歡沉浸在動手做一本書、一筆箋、和紙、紙雕卡片等設計精緻的創意紙品櫃,看藝能美學,從而歡喜心醉。

過去紛紜雜沓做過幾十年出版人,從未認真在意紙製品,就算現在,見到紙板印製的桌曆貓,才會突然想起別人提到,原來自己曾是個喜歡編輯紙本書的人。

橫濱港見丘公園。 圖/陳銘磻提供
橫濱港見丘公園。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好想把這片風景藏在身上帶走

日本鐵道通達便利,舉世聞名,車站販售的多款「駅弁」便當,點綴旅途最奢華的驚奇。

從東京搭電車前往橫濱,不為中華街肉包,不是要乘坐復古巴士遊街,只想舊地重遊橫濱港,到山下公園、港見丘公園、玫瑰花園看風景,散步霧笛橋,去大佛次郎記念館和神奈川近代文學館訪尋文學丰采。

欣賞雅美風景並不需要靠運氣,要有不畏懼尋路的勇氣、獨創自助旅遊方式的堅毅內心。

港見丘公園坐落元町東側,山丘圓弧展望台可望貫覽橫濱港、海洋塔、海灣大橋、港未來21地區、山下公園等景色,是眺望壯闊海港的絕佳地點,圓弧展望台更是不少日劇取景地。

任何人心眼所見的同一幅風景或許不一樣;然,由於心靈相通,有時你看見的風景也可以成為他人的風景。心眼因風景而開的體驗,讓我在港見丘公園俯瞰橫濱港的瞬間,以及行走在古典歐風建築的英國館、山手111番館、山手234番館、艾利斯曼邸、收藏與服飾相關資料的岩崎博物館、外觀童話一般的山手資料館、外交官之家、法國橋,這些典雅建築周圍的林蔭散步道,看見比以往見過的任何景色,更加歡喜感動。

心都快要跌落到美景深淵了,好想把這片風景藏在身上帶走。風景時時變化,是旅行愉悅心情的緣故,是天空清澄明朗的關係,不覺使人陶醉起來。

異地旅行,設若每天能因看見亮麗風景閃爍光輝而受到感悟,便是順遂、幸福;只要這樣想就好了。

大佛次郎記念館。 圖/陳銘磻提供
大佛次郎記念館。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過霧笛橋去看湘南文學

從港見丘公園穿越玫瑰花園,面對的是一九七八年開館的大佛次郎記念館;路過霧笛橋,面臨的是一九八四年開館的神奈川近代文學館。

年少時代到過這裡,稱名詩意的霧笛橋,不就是寫作《鞍馬天狗》、《赤穗浪士》、《霧笛》、《巴黎燃燒》、《歸鄉》十餘部現代小說,名滿日本的大佛次郎的作品!當年大佛出版系列《鞍馬天狗》,人人爭相閱讀,就連改編電影,同樣叫好叫座。

買過票券進入富麗堂皇的展覽廳,館內陳列大佛的手稿、書籍、書齋,迎面而來的是被安置在大廳四方,幾盞華麗的貓俑燈座。

貓奴大佛,以寫作富於傳奇色彩的歷史事件,勾起人們爭看《鞍馬天狗》電影的熱潮回憶;哎,這是第幾回的春季旅行?記憶本身會逐漸忘卻,能想起的事越來越少,無論多麼不想遺忘的事,即使非要想起,總感覺模糊不清,然後在某一天突然發現果真已經忘掉。

年輕時,以為命還很長,其實生命不過是一串數字,數完,一生也就結束了。

想太多了,放掉沉重心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再為難自已,我要走霧笛橋到神奈川近代文學館,看「湘南文學展」,與橫濱有淵源的作家尾崎一雄、中村光夫、夏目漱石、泉鏡花、三島由紀夫、谷崎潤一郎、川端康成、太宰治、吉川英治等手稿、影像和書柬,甚而非買幾樣文學商品,以及芥川龍之介《蜘蛛絲》珍貴的復刻版手稿,聊表我確實到過這兩座前後相銜的文學館。

陳銘磻(右)與川端康成故居女管家合影。 圖/陳銘磻提供
陳銘磻(右)與川端康成故居女管家合影。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鎌倉長谷花未眠

旅行好似一列火車,有人中途下車,有人搭抵終站。夜半時分,我和妻女從梅田乘坐每個座位張掛有獨享布簾遮掩的夜巴,天明六時準點到達鎌倉車站。隨意找了家餐飲店,飽食一頓清爽的蔬果、咖啡早餐,再散步到未見遊客,一間相銜一間妝點藝術門面的個性小店的小町通,然後乘坐電車前去湛藍海岸、朝聖灌籃高手片頭電車海景。

江之島電車聲和穿過鐵橋熟悉的晃動,加深我對相模灣海岸的印記,喜歡鎌倉、江之島為範圍的「湘南」二字,喜歡陽光海岸象徵的青春逸趣,以及老舊電車平添的幾許樂趣。

鎌倉長谷川端康成故居。 圖/陳銘磻提供
鎌倉長谷川端康成故居。 圖/陳銘磻提供
分享

美好回憶常在即將遺忘時到來。去長谷鎌倉大佛參拜彼時,不由自主想起川端康成的故居就近不遠在那裡。

回首兩千年夏日某天到長谷,閃動莫名念頭,決意尋找川端舊居。這是怎樣放任而行的勇氣,膽敢敲啟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陳舊大門,冒昧跟開門女管家,說了些連自己都聽不懂的台日中英混音語,唯一願求能進入大師家庭園看看就好。

這是書迷硬闖偶像家的慣性行徑吧!

女管家聽聞來自台灣的客人,勉為其難接受,引領過柴扉,進入文豪抽菸、看日暮的庭園,又介紹《古都》、《雪國》女主角岩下志麻和川端坐過的緣側台階,我迫不及待請求女管家一起坐上文豪閒坐清雅的台階合影。

話說回來,喜歡一個作家,真的不需要理由,能進入川端故居,是離鄉背井的旅人,尊貴的榮耀,而我用莽撞做到了。

建築貓咪咖啡電影古巴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