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專訪/列民眾黨不分區 新光金公主吳欣盈:柯市長認可我

桂冠出版負責人賴阿勝爬山驟逝 文化及地方人萬般不捨

【〈普羅旺斯行腳〉四之一】鄭培凱/塞尚工作室

2019-10-21 06:00聯合報 鄭培凱

安排普羅旺斯住處的時候,我以普羅旺斯的中心埃克斯作為據點,找一家靠近火車站的酒店,以便四處遊歷,打算抽空到阿維農、阿爾勒、尼姆等地逛逛。二十多年前遊歷普羅旺斯,是自己駕車走南闖北,經常住在鄉下旅館,行李有車子運載,每天換一個地方,大概是因為年輕,並不覺得費事。這次到法國南方旅行,決定乘坐高鐵,在一個據點多留上幾天,省去搬運行李的勞累。盤算來盤算去,找到了埃克斯火車站附近,離市區中心不遠,在雨果大道上,有一家塞尚精品酒店。後來才發現,法國高速鐵路建了一座新站,離市區有二十公里之遙,而原來的火車站已經成為舊日的記憶,落寞地縮在街邊,好像法國電影裡不施鉛華的棄婦。不過,酒店沒有了往日車站附近的熱鬧與紛擾,顯得特別安靜與舒適,藏身在林蔭大道的僻靜處,不失為擺脫塵囂的好去處。酒店打著塞尚的名號,講究藝術風雅,倒頗合乎我們的口味。

酒店取名塞尚當然有其道理,因為埃克斯是塞尚的家鄉,他出生在此,受洗在此,結婚在此,上學在此,開始習畫在此,最後建的畫室在此,逝世在此,葬禮在此,也長眠在此。走出酒店不遠,沿著雨果大道往北,大概走三分鐘,還沒到市區中心的戴高樂廣場,就是畫友之家(Société des amis des arts),塞尚晚年曾在此做過三次畫展。往東去不遠,也就是一箭之遙,是他當年讀書的中學,同學中就有他畢生的摯交,著名的文學家左拉。在城裡逛一逛,到處都可發現塞尚的足跡,從他呱呱墜地,到離開人世,從1839到1906,塞尚在這裡呼吸普羅旺斯清新的空氣,曬著普羅旺斯豔麗的陽光,喝著普羅旺斯鮮醇的泉水與美酒,融入了埃克斯的天宇與大地。

埃克斯城北,有塞尚晚年的工作室,現在修整成為展覽館,儘量保持二十世紀初的原貌,可以供人參觀。這間工作室與塞尚晚年的畫作關係密切,因為他親自設計了工作室的格局,對光線如何射入畫室,做了清楚的安排,在此畫了許多室內的靜物畫。更重要的是,他對附近的聖維克多山(Mont Sainte-Victoire)發生了癡迷的興趣,經常背著畫架,爬上起伏的山丘,從不同角度,觀察山勢的崚嶒起伏與陰晴光影,汲取靈感,為後期印象主義開拓出新的局面,引向了抽象的畫風與立體主義的傾向。也就是因為他晚期繪畫的啟發,畢加索深受影響,認為他是西方現代派繪畫的開山祖。

我們乘坐市內公交車,沿著這座古城外圍東側,一直繞到城北。車上都是本地乘客,非常熱心,指指點點告訴我們,塞尚,塞尚,快到了。到了站,他們說可以下車了,往前走,左轉就到了。真不遠,就是一棟土黃色兩層的小樓,藏身在蒼翠蔭翳的松樹與雜木之中。走到近前,是赭紅色的大門,嵌入灰色石塊的水泥牆上有銀灰色的牌匾:「塞尚工作室」。我們剛要進門的時候,有位中年婦女走上前來,詢問我們是否預定了參觀時間,我們回答說沒預定。她解釋,塞尚的畫室不大,每次只能容納25人,每半小時一輪,現在是十一點十分,下一輪十一點半,已經預定滿額了。假如我們願意,現在可以進去,不過只能參觀二十分鐘了。我們欣然同意,也就得以進入塞尚的畫室。

畫室實在不大,最顯眼的是一張頂到天花板的畫梯,大概有三米多高。沿牆羅列了塞尚靜物畫的各種道具,有三個骷髏頭、十來個陶罐。五斗櫃上有酒瓶、丘比特石膏雕像,以及隨意擺放的水果。一張方桌、幾把椅子,桌上置放一個果盤,擺了一些蘋果與橘子,正是他那幅名畫〈蘋果與橘子〉(pommes et oranges)的樣本,那幅畫現藏在巴黎的奧賽博物館。

在畫室停留了二十分鐘,也沉思了二十分鐘。一顆純粹的藝術心靈,生活得如此簡單,如此樸實,也如此偉大。

火車站法國行李結婚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