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最早發病者零接觸史 美媒質疑新冠肺炎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

為績效而瘋狂:員警「騙票」的三種模式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會議記錄】鳥人的晉級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委員:楊照(左起)、范銘如、陳育虹、向陽、楊澤、傅月庵、駱以軍 。(圖/本報記者曾吉松攝影)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委員:楊照(左起)、范銘如、陳育虹、向陽、楊澤、傅月庵、駱以軍 。(圖/本報記者曾吉松攝影)

時間:2019年6月29日下午2點

地點:聯合報總社204會議室

決審主席:向陽

決審委員:向陽、范銘如、陳育虹、傅月庵、楊照、楊澤、駱以軍(按姓氏筆畫序)

主辦單位:聯合報、聯合報系文化基金會

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已於7月2日公布,由生態散文作家劉克襄獨得101萬元獎金。每一屆被提名的作家都是文壇備受矚目的創作者,他們在評審委員眼中的風格、形象與定位,會不會影響到他們未來的寫作方向、布局或策略?這次同時獲得兩位評審委員提名的張貴興,在最後一輪投票時以一票之差而與大獎失之交臂,究竟在哪一個環節失分?評審會議記錄所透露的訊息,可提供讀者作為觀察的線索。

白樂天╳臉書

向陽推薦鴻鴻:台灣現代詩發展到90年代之後,新人輩出,新的寫法也不斷出現,但鴻鴻近年以寫實主義原則,突破眾多寫實主義作家的窠臼,針對台灣從解嚴之後的亂象,透過詩,誠懇、尖銳地提出他的看法。鴻鴻兼具詩人、劇作家、導演與社會運動者等身分,把現代主義或更前衛的後現代主義技法放入作品,形成與70年代之前台灣鄉土文學的主流不一樣的風格。他幾乎以白樂天為導師,詩集叫《樂天島》,兒子也取名「樂天」。

陳育虹認為鴻鴻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值得肯定;但以短詩寫時事畢竟較難寫得深入,創作可預測性也較高。

范銘如指出鴻鴻的詩具有現實性,捕捉到台灣一二十年來的社會現象與社會運動的情緒。

楊澤認為鴻鴻這些年有成長,投入政治也很勇敢,但是《暴民之歌》有一些太像臉書貼文。傅月庵也認為,詩的文字與情緒可再沉澱。楊照認為政治詩對於描述現況的苦悶可以有更多層次,對不同理念、不同位置的人可以更寬容。

駱以軍相信寫詩這件事,在高度壓力下依然可以保持藝術性,求新求變,或者保有古典時期那種對詩的尊崇,以及對工匠技藝的情感,雖然確實是不容易的。

台灣史╳羅曼史

范銘如推薦鍾文音:從「島嶼百年物語三部曲」看鍾文音,第一部《豔歌行》以女性情愛故事包裝歷史;第二部《短歌行》開始突破,以男性的視角敘述,從清朝移民來到台灣寫起,歷經228、白色恐怖,是一個女作家對自己的挑戰;第三部曲《傷歌行》寫祖母、母親的世代,從政治受難者家屬的角度看台灣史,以上一輩女性的角度去想事情、去說話,清楚描繪出台灣上一代女性群像。《想你到大海》更令人驚豔。一般的台灣史不是政治史就是戰爭史,打來打去,缺少人味。台灣史中還有一個重要的元素常被忽略,就是宗教,傳教士是台灣史中重要的一環。《想你到大海》從馬偕身為一個人的角度,描摹他來到島嶼之後如何與其他人接觸。把馬偕的妻子張聰明樹立為要角,在台灣以歷史為題材的小說中也是創舉。《想你到大海》在語言上有三種設計,當代女性米妮用現代的語言;傳教士日記寫出台灣當時有點蠻荒的熱帶島嶼意象;島嶼妻則是另一種口吻,與前二者不同。三種角度、三種語言搭配得宜。如果能刪除一些米妮與外國人之間的羅曼史,更精實一點會更好。

向陽讚賞《想你到大海》從女性的角度寫男性的歷史,是一大突破。歷史小說寫的本來就是今人眼中的歷史,政權改變、詮釋者改變,歷史亦隨之改變。歷史小說作者不是歷史學者,但必須從歷史的不確定性與不穩定性中凸顯自己的觀點。此外,《想你到大海》中的夢婆角色形成一種魔幻氛圍,從閱讀的角度來看是比較有趣的設計。

陳育虹感覺讀《想你到大海》如讀維多利亞時代巨作。鍾文音在歷史與田野調查之外,添加新元素,更以形式結構契合內容,並且凸顯了小說的女性意識。

傅月庵認為鍾文音從自己身邊寫到時代與歷史,《想你到大海》是藉歷史抒懷,不算歷史小說。書中都是她個人的氣味,這是她的特色,卻同時也可能是她的局限。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決審會議後,最後由劉克襄獲獎。(圖/本報記者曾吉松攝影)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決審會議後,最後由劉克襄獲獎。(圖/本報記者曾吉松攝影)

經典╳新格律

陳育虹推薦夏宇:從80年代開始寫詩,夏宇始終走在詩壇最前方。她的創作企圖、續航力、個人特質的可辨識性、跨世代∕跨界的影響力有目共睹。加拿大頂尖作家艾特伍(Margaret Atwood)寫小說也寫詩,她說寫詩需要繆思,寫小說則未必。寫詩需要許多靈光一閃的時刻,而究竟要多少靈光一閃才能集成一本詩?詩創作易開始而難持久,夏宇一直在嘗試翻新語言、突破自我,每一部作品都表現出對語法、體例的開拓想像,對內容、形式融合的追求。創作者要找到新風格,必須像西洋棋盤上的騎士:直走、橫行,靈活邁步。夏宇的文字調度自如,樹立了她在台灣詩壇的「騎士」形象,更難得的是能在大破大立中,仍保有古典的抒情基底。堅持藝術自主,脫離道德束縛,顛覆傳統觀念、生活、文字,為藝術而藝術,與主流文化決裂,自覺的國際人,心靈的異鄉人,生活與創作渾融拼貼……這些現代、後現代主義特徵,在夏宇的創作中含蓄地表露。《第一人稱》從似乎不具詩意的日常提煉文字,以飄忽的影像詮釋腦海中抓不住的念頭,這些文字影像除了記錄生命情思,也可視為夏宇對詩的反覆探討。打散規格,為移動的瞬間做記,表達接近抽象時空的感受,她現在要呈現的可能已不只是詩,而是「詩意」——藝術的最高境界。美國現代主義詩人史帝文斯(Wallace Stevens)說詩人是這理應快樂的世界裡一群不快樂的人,我們的創作有百分之九十幾是不快樂的;但夏宇的詩是快樂的。不管現實有多大的壓抑感傷,夏宇以她的黠慧大膽揮灑,永遠不沉重。

楊照強調,夏宇已經奠定經典的地位,她的經典地位比今天所討論的任何一位作家的作品都要穩固。但閱讀《第一人稱》讓人很困擾,攝影與編輯都不夠專業。

向陽看夏宇,不流俗、不從俗、不媚俗;《第一人稱》的詩有對仗,有些甚至還押韻,似乎在醞釀一種新格律。

本格派╳哥吉拉

傅月庵推薦朱和之:冀望藉由提名類型書寫的作家,讓台灣文學發展更健全,同時期盼這個獎可以把年輕優秀的作者往上推。在台灣,歷史小說很缺乏,因為史料包羅荷蘭文、日文、西班牙文,難以解讀,所以台灣的歷史小說一直不發達。歷史小說也很難寫,因為非虛構,必須閱讀大量史料,史料與史料之間的縫隙又必須以虛構去填補,必須有想像力但不能偏離史實,想像力太豐富又會變成穿越小說。朱和之的歷史小說堅守本格派原則,他寫《樂土》和《逐鹿之海》不僅融會史料,亦前往日本、荷蘭考察,以客觀的立場書寫。

范銘如認為類型小說應該要大眾化一點,但《聯合報》文學獎應該是高度藝術競技的場合,歷史材料只是一種元素,最重要的還是看作家如何運用藝術性、哲學性,把格局做大。文學的本質,是要展現藝術家的態度、立場,而非客觀地還原歷史。

陳育虹覺得「歷史小說」除了對應「歷史」事件,應更偏向「小說」的主觀表達和創作想像。小說家必須疏離又陷溺,把讀者帶進一個異於平凡世界的夢幻國度。《逐鹿之海》的務實讓那樣的國度相對遙遠。

楊照介紹布克獎的《狼廳》,作者Hilary Mantel是唯一兩度得過布克獎的作家,以小說改變人們對英國歷史的看法。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小說也不只是呈現歷史,他把歷史變成日本人的常識,更樹立了完全不一樣的史觀。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土壤太貧瘠,現實的限制是根本上的問題,不是作家的問題。朱和之有才分,有太多發展的可能性,可以更引起讀者注意、衝擊更多人,例如他在臉書寫電影《哥吉拉2》的配樂,精采扎實,不需要太把自己困在發展條件相對不成熟的台灣歷史小說環境裡。

鳥人╳檔案控

楊照推薦劉克襄:希望「聯合報文學大獎」得獎的可能人選具有多樣性,在理所當然以詩與小說為主的領域之外,對於台灣文學的創作有貢獻的作者,給予更多的肯定與關心。當台灣還沒有人開始賞鳥的時候,劉克襄就寫了《旅次札記》,三十年來,幾乎在每個不同階段都寫出了足可留傳的代表作,在台灣沒有任何一個創作者可以超越劉克襄的紀錄。續航力是這個獎的重點,這方面可以完全不必擔心劉克襄,要他不寫也很難。

陳育虹認為劉克襄作品的動人處在於文字真誠素樸。他對自然深厚的關懷來自身體力行的親驗(而不是遠觀),以及對相關知識的無盡探索和思考。這使得他的文字感知兼具,在抒情中有知識和哲思的厚度。觀鳥學者的眼中沒有國界,劉克襄的筆下也沒有國界。

楊澤記得劉克襄的第一本書《河下游》,出版後覺得不夠好,竟決定全數銷毀。劉克襄綽號「鳥人」,寫的東西充滿人味、溫度,可謂第一代「國民作家」。

劉克襄讓駱以軍想起雷驤,有一種時光的感動。不過,無論描繪販夫走卒、盲人或北投溫泉鄉,雷驤的散文在流動風景裡多了詩人之眼,不僅觀看與記錄,還有全景調度。

傅月庵認為,劉克襄的自然書寫對高中生影響最大。如果「聯合報文學大獎」要擴散影響力,劉克襄是很好的人選。

砂拉越╳殘酷劇場

楊澤推薦張貴興:從整個文學史來看,現代派在台灣叫「本土派」,國際現代派追求的是美學自由,所以會架空歷史、架空本地與現實的經驗。張貴興是現代派傳人,一定要在魯迅、張愛玲這種傳統的批判現實派與現代派之間找到平衡。他的可貴在於有所本,一方面是他國學底子厚,另方面是他對馬華社會的了解。《野豬渡河》是張貴興沉寂多年的最新力作,寫出砂華文學的「風土感」,同時又塑造出一個殘酷劇場。由於砂拉越孤懸海外的地理位置,砂華文學的風土性益發強烈,至少透過70年代的李永平和80年代的張貴興濃筆塗抹,呈現出一種極冷、極熱的性格。極冷,指的是以蠻荒天地為背景,一種荒涼的自生自滅的集體命運或宇宙觀。極熱,指的是在極冷的對照之下,傳奇色彩濃厚,極端濃烈、暴烈、慘烈的眾生相,以及自然主義的人生觀。張貴興和前輩李永平,是兩位苦行僧一般的孤峰,凝望同一個方向,但張貴興的《野豬渡河》多了更清楚的歷史層次。張貴興的作品,使得現代派本來沒有太多自覺的有關真與假,虛與實,放逐與歸來等種種問題浮上檯面。

大小說家╳你的噩夢

駱以軍也推薦張貴興:從張貴興的小說,文字風格化的極致,看到華文創作已經發生演化的分裂,裂解為台灣隊與大陸隊。我們認為好的小說,對大陸作家而言是故障的小說。駱以軍深受張貴興的影響,《西夏旅館》與《猴杯》之間有一個演化論的關聯。張貴興對小說文字極致化的追求,使《野豬渡河》成為殺戮的盛宴,每個章節都是一個非常完美的短篇,寫人跌落深處的感官狀況、人類的最低限度型態,已經不是歷史小說,而是個人的現代主義噴發,文學的極限運動。

駱以軍認為《野豬渡河》彰顯了台灣小說與大陸小說的不同,但范銘如的看法正好相反。范銘如讚賞《猴杯》把砂華文學提升到一個里程碑,文字的調度、雨林的想像,還有一種對漢民族的反思,形式與內容搭配得非常好。但《野豬渡河》那種極度華麗的文字,把暴力美學展演到最極致,其實是從莫言、韓少功、張大春、駱以軍、余華到閻連科一脈相承。就文學結構來看,還滿90年代的。現代主義小說常有厭女症傾向,書中女性角色已被糟蹋到極致了,最後大反派居然還是女的!為什麼所有壞事的發生都要女生負責?

向陽視《野豬渡河》為「有文學的歷史小說」。一個小說家如果一生只寫虛構性的小說,而不去觸及他的民族命運和歷史課題,那就只是「小說家」,而不是「大小說家」。「大小說家」一定要涉及歷史、思想,加上人性底層的描繪,作品才會深刻。

陳育虹說張貴興具備了納博科夫要求於小說家的想像力、記憶力、藝術感。《野豬渡河》寫族群、人性、文明的種種衝突,場景如幻似真,彷彿描寫現實卻超越現實,極端異常卻又極具實地感,讀之如歷經噩夢,其中的暴亂、神祕,是文字力量的極致發揮,展現了張貴興的語言視野,是一部龐大且可觀的小說。

投票與再投票

在長達四個多鐘頭激烈的剖析、論辯之後,進行第一輪投票。評審同意每位評審先圈選兩票,選出二至三位領先群,再討論、做第二次投票。投票結果:

鴻鴻(向)

鍾文音(范、澤)

夏宇(范、陳、駱)

朱和之(傅)

劉克襄(向、傅、照)

張貴興(陳、照、澤、駱)

結果張貴興、劉克襄和夏宇票數接近。第二輪針對這三位作家投票,一人一票,投票結果:

夏宇(范)

劉克襄(向、傅、照)

張貴興(陳、澤、駱)

劉克襄、張貴興票數相同,范銘如掌握了關鍵性的一票。

第三輪投票,范銘如投給了劉克襄。劉克襄勝出,獲得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劉克襄 投票 陳育虹 駱以軍 語言
在家安心學 📝 影片教學x線上測驗x線上發問 學習課程免費領取

相關新聞

【2019第六屆聯合報文學大獎評審會議記錄】鳥人的晉級

時間:2019年6月29日下午2點 地點:聯合報總社204會議室 決審主席:向陽 決審委員:向陽、范銘如、陳育虹、傅月庵、楊照、楊澤、駱以軍(按姓氏筆畫序) 主辦單位:聯合報、聯合報系文化基金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心與腦之爭

心的傳說 讀古書很有趣,除了能長知識增智慧之外,裡面有些笑話可以笑死人。比方說,隋朝的文人侯白著作的《啟顏錄》,就是一部很好笑的笑話集。侯白自己愛講笑話,又很會講笑話,結果就跟同樣愛講笑話的當朝宰相

林德嘉/小心,別成為喋喋不休的大人!

從幼兒聽得懂大人講話時開始,我們就不斷地聽父母、老師,或其他長輩的教誨──要用功讀書,做事要有恆心、勤奮、誠實等。輪到我們長大成熟、成家立業後,又以類似的口吻諄諄教誨下一代。 在人類歷史上,這些教

吳彧/Tempo=72

書店是適合行板的地方。 而行板,是屬於一個人的拍調。 比如一些懶散而憂傷的下午,無恥地奢望能去一些遙遠的地方,做遙遠的事情。這種時候,我會帶著像是打開餅乾盒裡紙條的心情,前往獨立書店。隻身逛獨立書

【人生劇場】小玲/香菇塔的秘密

那年的「最佳廚藝獎」由阿強奪得,他端出的是「香菇塔」。 留學生家庭總喜歡在周末呼朋引伴到住處舉辦potluck聚餐,由每戶負責帶一道菜到主人居所,分享各家不同的風味美食,無論酸甜苦辣鹹,共同的滋味就

【心情點滴】洪彩鑾/最佳女主角美照秀

現代人喜歡用照片寫日記,鉅細靡遺拍下生活點滴,我是一個長相平凡的人,從小就是鄰居口中的醜小鴨,照相時永遠是幫襯同學的B咖角色。 先天不良的我因而養成一個習慣,無論工作、旅遊或精采生活,均會從中挑選當

【女性心聲】琦琦/中年媽媽進修趣

二十八歲婚後接連生了兩個孩子,時光在忙碌的育兒與流浪教師職場中飛逝;在中學斷斷續續教了快十年,感覺心力與體力一直在付出中耗竭,心中一直覺得有個未竟事務未完成。 念博士這個心願,是每年寫在夢想版最邊緣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