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黃克全/造夢人——記念母親

2019-10-02 06:46聯合報 黃克全

1.

夢境在母親死後出現:一頭不知名的怪獸追逐著母親。

假如夢是逆反的,莫非表示在另一個世界,母親是優游、裕如的?或是她反過來追逐著那頭不知名的獸?母親與獸,夢內夢外都悠忽著,但不知何處傳來一陣狺狺獸吼,不經由耳朵,卻經由那雙高懸蒼穹的瞳仁,如炙人烈焰,夢醒久久,猶灼燒著我的肌膚。

母親走時九二高齡,但現實生活裡的她,總有著一副小女孩的身骨,一副小女孩的心的姿影。生前幾年,我每天從自己家出門,走一段路去附近母親住家看她。在母親家裡,還沒坐下前或離開前,像一個儀式般的,我總站起、俯望坐在沙發裡的她,一隻年華逐漸老去、衰弱的貓。

她敘述早年「走日本」,逃避日本據金島之難,話語聲青萍般浮在水面,綠與白映照對比強烈。話語日漸遠去,一個時難將至的小女孩,隨著外婆等一家人逃難的過程,安南、廈門、鼓浪嶼……不時縈迴眼前,那終竟該成為某種隱喻或象徵吧?海峽高懸一枚藍色月亮也是,冰焰蓬蓬燃燒,所有篝火從燃燒中移除,且解開竹籜一枚露珠月升月落的祕密,也解開鐘響的謎團,即使那謎團不斷往內延伸至無限。

那其中有一位梳著包頭、髮鬢微濕的女孩,隻身站在路口。

跋涉千里,母親,終竟是妳造自己的荊棘,汗滴與血滴在前引路,夕陽與朝日沿迷迭香的悲傷與歡喜升降,穿越重重暗林,終於抵達原來出發的地方。那是不截斷的一條線,那條線走在她身上成一條路,蒼穹唱給雲雀聽的歌聲鳴囀,妳額頭鑄一山巍峨,山岩像浪花不間斷的堅持哪!

我放開緊握的拳頭,掌心的潮汐撲打上眼瞳,根根金針銀針扎人,踉蹌追尋母親腳步而去。心中暗忖:一朝醒來,妳果真來到淚水朝歡喜盪開的方向?川流造的倒影既不停留也不消失,妳臨水而立,宛如無悲喜,升騰為風中之星,星中的初夜,初夜的虔誠,在虔誠中妳彷彿再次焚身於冰凌的火,彷彿妳必然要從炙熱的灰燼中消失。

我遂再次忖想:妳走過的可是一面魔幻的鏡子?肌膚受光如千箭,盯住妳全身每一寸,呼嘯遂起自最深處的八方,山巒濤浪般湧向妳的夢,使妳在夢中不斷醒來再醒來……

2.

挽潮水於奔逝的,金與藍混合之霧在前引路——我曾經在夢中懷疑這是個夢,我依序走往三歲、七歲、十二歲母親的額頭,青絲三千,漣漪不興的肌膚,蝴蝶般的小女孩及少女回眸一笑,只是,再回頭已然是百年身。

她知道我就是她的眼睛,她的火和冰的全身嗎?一支箭矢穿過身子,剎那間,劇痛的悲歡,母親,我知道妳為什麼,為什麼一直走在一個不斷醒來再醒來的夢了。

儘管妳逃過一次次的雷擊,儘管為什麼有夢?為什麼夢和現實沒有分別?卻隱藏著人世生成的祕密。遠方岸上燈火,莫非是命運另一張臉孔。地心溫柔閃電一道道,春雲的奔走,樓台的喊喚,所有背負著汪洋大海及星空神祕的魚兒都來上那麼一陣哆嗦。

走入謎陣的造夢人哪!母親,妳何不把方向開放於擲出的柯枝,迷題與迷解都在妳胸臆,且作一枚快樂的遊魂,溫熱的髮茨美如春雲。一鑿一星圖,苦廬草滿山遍野疾走,含羞草有羞赧的靈魂,而妳有最晶瑩的露珠。野菊花沿小路擺下盛宴,布榖鳥啣走山澗的沉鐘,蒼穹垂下銅鏡,千山走盡,無邪的負痛將妳拋出,妳俯身水鏡中,妳瞳仁中有無盡的影中之影,一株臨江而臥的蘆葦,迷和悟的孿姊妹攜手走來。以聽外之聽、望外之望,將妳聽望成橫臥在自己身邊的綠川潺潺。

石造的月光的淚,倒影鑄生死串鍊,把天空看作一座牢籠吧?凡是只懂得悲哀的人不如造自己一座汪洋,用根針尖輕舉起山,那無數如今已無神祕的軌跡,妳取出自己眼珠,當落日藏燭火在昏暗光束裡,某個豐滿、無與倫比的圓將妳包圍?

夢或竟是座被歡喜囚禁的海洋?每一個洶湧的安息,指尖焚燒水,所有的光將穿過妳身子,鼻就是雲,雲就是眼,太武山的霞采歸於塵埃一粒,銅鑼聲的背面的背面,妳撞見一個被故事拋忘的時間。

喊著妳名字的所有的親人中有一個是妳自己。小女孩呀!妳走上一條永遠走不完的路。向晚的金盞花與馬櫻丹開復謝,謝復開,妳走入向晚的霞采,那道向最美開放的夕暉就是妳。

身姿逸美如有尊嚴的皇后呀!握著綠色火燄的思想,呼嘯遂起自最深處的八方,此生如羊齒蕨依序旋轉,斷想的飛翔,飛翔的斷想,每種下一朵豔麗的鋼鐵之花,所有篝火從燃燒中移除,當川流造的倒影如霧,幸福如一無所有的羽毛飄落,山巒濤浪般湧向妳不斷的夢中。下弦月開啟妳的七竅,使妳的眼瞳原是座荒蕪的島,但只一瞬間,便迤邐成滿山遍野的花朵。

夢境耳朵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