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專訪/李佳芬:蔡能贏韓450萬票?「一個笑話」

【閱讀‧人文】祁立峰/即文藝即政治

2019-09-28 00:00聯合報 祁立峰

《藝文中的政治》書影。(圖/臺灣商務提供)
《藝文中的政治》書影。(圖/臺灣商務提供)
分享

推薦書:黃寬重《藝文中的政治》(臺灣商務出版)

如今的學院科際分殊明確,政治、社會、哲學、歷史與文學自成一家,但真正的學術研究與瞻之彌高的學者大師,往往兼容會通,如此方能體貼古代士人的樣貌與生活日常。黃寬重老師《藝文中的政治》一書即呈現如此視域與架構。書中分為三大輯,「議題篇」、「研究篇」與「評述篇」,聚焦於南宋至元的士人在藝文風尚、家族與同好的藝文活動,收藏古物,聚會等社會現象與政治活動。幾篇雖然標目有別,但實則談的都是深切的歷史課題,透過嚴謹的學術方式來呈現。

歷史非我專長,南宋政治亦不甚熟悉,但讀過《藝》我以為書中架構嚴縫密切者,在於談樓鑰家族的文物蒐藏傳承,並由此延伸,談南宋〈蘭亭序〉的收藏大家尤袤、沈揆、王厚之、汪逵的身世與藝文教養,再收束來談南宋與元代士人的追溯當年逸少丰姿,模擬仿跡的蘭亭聚會。由於我自己研究的是中古文學集團,本書給我最大啟發的莫過於〈南宋與元代士人的蘭亭雅集〉一章,東晉當年的蘭亭集代表的是雅韻、風流,但到了殘山剩水的偏安南宋,以及蒙古統治、科舉舉罷不時的元代,蘭亭集還能如前代那樣曲水流觴,感嘆生命無常,彭殤妄作嗎?黃老師指出:

「南宋士人的雅集性文化活動較之前代更為多樣。南宋業儒任官的士人增多,人際往來頻繁,聚會綿密……各種耆老會、率真會、詩社、棋社、鄉飲酒禮。同年同僚之間以節慶如中秋茶酒為名的聚會,普遍流行……由於南宋士人參與的群體活動趨於多元,即便仍有以蘭亭為名,與東晉原貌相較,亦多變異;這種現象或與士人在仕進過程,異動頻繁,必須不斷參與各類聚會以排遣時光、結交同道、經營人脈,而發展出雅俗有別的文化活動,關係密切。」

至於元代治下士人的心境就更加紛紜複雜,蒙古征服南宋,北方士人官員參與雅集顯得較輕鬆,這樣的貴遊活動有了官方意識;相對來說「部分江南士人在政權交替之際,因曾經歷戰事蹂躪或心懷亡國之念,其集會瀰漫悲愴」,這顯然是新亭對泣的另外一種續衍或深度互文。政治、士族以至於文學作品產生聲部交混,這也是研究古典時期文學流變不可或缺的觀測點。

道家在講太極、道和有無時,有時會用一個詞「即」,我們如今的語法用即就是等於,但道家的「即」應當作相即且相離之解,這其實有點詭辯,但意思就是說即與離就如同磁吸,是不斷疊加且交互串演的。對古代士人而言,藝文與政治即如此的關係。一方面說詩文是餘事,貴遊活動是閒散且縱意的;但另一方面文學集團又同時是政治集團,寫作即政治,生活即政治,這些應制酬作必須得在政治權力的全景敞視之中運作,符應政治正確或同溫層的意向,或甚是今日所謂的意識形態。而這可能也是文學創作探討到最內裡的機榫。(超譯一下就是:古代作家很多1450你敢信?)看似最自由的體類,卻又有著不自由的限制,或許我們該詰問的是,哪裡會有真正的言論或思想自由的時空呢?

蒙古文物中秋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