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千年前有電鍍…假到太荒唐 一流大學博物館滿滿贗品

無力...核汙水不是最慘 核災擊不垮的福島人為這事大撤退

馮傑/畫胡辣湯記——兼說白胡辣湯

2019-09-17 00:04聯合報 馮傑

圖/馮傑
圖/馮傑
分享

玉米粥我們稱作「糊塗」,如喝糊塗。有一種湯近似「糊塗」的表親,叫「胡辣湯」。

中原胡辣湯多是葷的。接近紅塵霧霾,這湯泥沙俱下,翻江倒海,我請蘇州淑女和揚州紳士們來喝胡辣湯,乾們坤們觀望之後,猶豫一下,往往會被嚇住。烹飪協會會長對我說,據會內食物專家分析,從營養角度說這湯辛、辣、鹹,狠,不符合養生標準。胡辣湯是平民之湯,大清早百鳥朝鳳,萬民朝市,萬象更新,平民不喝胡辣湯能去喝何湯?「梨園春」有個說單口相聲的兄弟稱,若一個人有錢成功後要張揚,標準就是買兩碗胡辣湯,喝一碗倒一碗。

印象深的是早年我請二大爺喝胡辣湯,我說你只管加餅,加湯,再加餅,我兜裡有十多塊錢!

馬老闆不識趣,提前給講了喝胡辣湯的五大好處。

我二大爺說,連說啥呀,喝湯為了暖和,沒那麼玄虛,不過是亂配湯。

飲湯史裡,最長知識的一次是2009年冬夜和三位有文化的書友醒酒,他們都懂大篆,金文,籀文,要去馬家老店喝胡辣湯,馬老闆高興時說他老家胡辣湯三國時期都有,劉備曹操們都喝過。喝胡辣湯有利於農民起義。我只管埋頭喝湯一直不吭聲。放下碗後我對朋友說我和馬老闆是熟人,別聽他胡呲,賣胡辣湯者的高尚之處只有一條,只管把湯精心做好喝即可,其他談文化談歷史捎帶某某名人光臨都是閒扯蛋。曹操的操,我說胡椒唐代才傳到中國,楊貴妃時開喝,主要行氣祛寒,調經暖胃。曹操當時喝的是汽水湯。

張角帶領黃巾軍沒喝過胡辣湯照樣幹大事。

從攤位上講,河南到處都是胡辣湯,遍地開湯,各地做的胡辣湯都因有自己某種特色而著名,舞陽北舞鎮胡辣湯、南陽胡辣湯、汝州胡辣湯、魯山胡辣湯、淮陽胡辣湯、駐馬店胡辣湯,我大胸懷,一一喝過,到一個地方多是先喝湯,再說正事。人生正事就是喝湯,這樣便於記憶。數量上講,彷彿河南一億人都泡在一鍋會唱豫劇的胡辣湯裡。平常湯友們說最熱鬧的胡辣湯是西華逍遙鎮的。裡面有胡辣湯料、胡椒、辣椒、牛肉、麵筋、麵粉、粉條、黃花菜、木耳等。一碗胡辣湯往桌子上一放,是一碗皺紋,一碗皺眉,包含滄桑,紅塵滾滾。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胡辣湯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談胡辣湯體會,我喝過的胡辣湯順序是一碗五毛,一元,兩元,五元,十元,水漲船高湯也高,再高就屬於生命和愛情了。據說,東區一家逍遙鎮胡辣湯店開發有百元一碗之「精品胡辣湯」,包含魷魚、海參。胡辣湯讓我思考。小吃若攀比精裝,和喝起喝不起無關,屬於方針不對,必然原味皆失,操辦者引導時尚,如二大爺帶領鄉紳把一部村志弄成金屬封面。現在開發的旅遊點長得都是如此五官。

記者馬波羅給我播過新聞,有一年媒體請某一善講動物的著名主持人來喝胡辣湯,客人興致勃勃光臨,坐定,上桌,端碗,加醋,周圍潛伏一圈媒體同行狐狸,搭窩築巢,把相機、錄影機支好,單等主持人喝第一口胡辣湯,手在空中。項目裡還有要讓主持人對胡辣湯評論和感受。

天下凡食色時皆不可有旁者觀瞻,動物世界除了,喝湯和開研討會不一樣。主持人起身,絕湯而去,馬記者說,看你們策畫這期算是「喝搭啦」。

「喝搭」不是「喝大」,是北中原話。

小鎮平民喝湯好,風平浪靜,不用擔心鏡頭像一匹恐龍忽降,還可以把哨棒放在桌腿邊不去考慮老虎。世上好感覺是你萬里歸來和湯湯水水融合的那一刻。飯桌周圍可以人歡馬叫,新聞聯播也能暫忍,最好不能有國際歌和《聖經》。

想起還有另外的一湯,異化的白胡辣湯。

長垣城西街路北小巷裡的胡辣湯竟然是白胡椒湯,風格是素湯,配方獨到,湯底沒有牛羊肉湯成分,只是加海帶絲,加洗過的麵筋,一把小麻花握碎撒入,最後淋醋和小磨香油。這風格的白胡辣湯波及開封、濮陽一帶,在其他地方我沒喝過,主題為白,賣白胡辣湯那老頭懂膳時,把時間選在下午「申時」,十字口擺卦的智者說,申時津液最足,利吵架。

為講品質,白胡辣湯一天只賣一缸。

我在縣城的中國農業銀行當一名不稱職的信貸員,酒後填完報表,騎一輛舊自行車親自喝湯,把車支起來,坐在小木墩上喝一碗白胡辣湯,再把車支架一踢,一抹嘴,便走了。

老遠了,白胡辣湯老頭後面喊道,你還沒交錢。

霧霾農民萬里自行車愛情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