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921廿周年專題/「棉被裡哭一哭就好」134個地震孤兒長大了

柏林圍牆倒下30年:「次等公民」極右大反撲

鄭培凱/骨董茶碗

2019-09-11 06:55聯合報 鄭培凱 文˙圖片提供

懷仁窯的窯變油滴碗。
懷仁窯的窯變油滴碗。
分享

杭州吳山廣場附近有個古玩城,離人山人海的河坊街只有兩三個街口,經常受到人潮的波及,龍蛇雜處,魚蝦蚌蛤也會隨波而來。古玩城後面偏遠之處,卻在法國梧桐的夾道林蔭庇護之下,有幾家隱蔽的古玩店,不聲不響,從簾幕深深的縫隙中,靜觀吳山歷史的雲淡風輕,倒也是個異數。我到訪杭州的時候,偶爾傍晚有空,會約了幾位愛好文物的朋友,一道去喝茶。有時運氣好,會買到一隻日本人豔稱為天目的建窯茶碗,幾絲兔毫呈現的褐色條紋十分明暢,也買過一把昭和時期的爛銀茶壺,將將盈手,細緻的象牙把手如彎彎的月牙,優雅得像《浮生六記》裡芸娘回眸時的風采。

古玩店老闆小雲上個月發來圖片,說正在出清存貨,知道我喜歡文房雅玩,要送我一方宋代的抄手硯,還有一隻茶褐色的水盂,大概是遼金時期北方窯口生產的。趁著到杭州開會,傍晚時分,就約了幾個朋友一道去喝茶,更重要的,當然是去賞玩骨董。阿廖喜歡家具和金銀器擺設,看到一整套檀木圈椅,發出黑褐色的油光,木質像是上了一層大漆一樣,更像是建窯的黑釉,就問,這檀木是新拋光的,怎麼又有如此養眼的包漿呢?小雲說,這幾件圈椅的工藝特別好,木頭是非洲黑檀木,是朋友前幾年從西非弄回來的。我不禁想到,曾經在飛機上和一位馬來西亞的木材商聊天,他說上好的木頭很難找,東南亞已經不多了,巴西還有些,非洲倒不少,而且非洲黑兄弟工錢低廉,每天賞他一瓶酒,就死心塌地,到原始林裡砍伐珍貴木料,是最容易獲利的買賣。店裡的這一套六張黑檀木圈椅,雖非骨董,卻完全按照明代式樣打造,美觀大方,絕對可以媲美博物館裡的明代精品。可惜我生活在香港,居處逼仄,沒有上千呎的茶室,要不然,真想扛回家去,每天坐在賞心悅目的圈椅上,喝喝茶,讀讀莎士比亞與蘇東坡。

不過,小雲送我的抄手硯十分古樸,晶瑩如玉,比我手掌略大,硯心稍稍凹陷,觸手光滑柔膩。英子說,這塊硯台這麼潔淨,用的時候得小心,別弄得汙糟了。我說,可以拿來當筆掭用,讓筆鋒在上面劃拉幾下,帶上宋代的煙霞。至於水盂,小雲說,前不久來了個朋友拿走了,給你補上一隻硯滴吧,是龍泉窯的。我們看了看,不能確定是明初的,還是明代中期的,反正釉色厚實溫潤,是個好東西,可能更勝過那隻水盂,倒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然後就看店裡的茶器,看到一隻繕了金的龍泉蓮瓣斂口茶碗,釉色是淡雅的天青,比一般的龍泉瓷顯得舒朗,有一種難以言宣的姿態風神,美得讓人忘記了歲月流逝。使我冥想到,陶匠製作這隻碗的時候,一定是在雨霽天青的時候,望著村前山溪潺潺的流水,想鄰居妹子會不會撐著油紙傘,跨過村頭的小橋。我跟太太說,這隻茶碗姿態優雅,很有點汝窯的灑脫,可算是龍泉的精品,可惜有了瑕疵。她的眼瞳發出柔美的光芒,嘴角閃過一絲溫馨的笑意,說道,繕了金才有獨特的缺陷美,顯示了歷史留下的痕跡,是最真實的時間寫照,記錄了光陰見證的滄桑。我就知道,她心底已經決定,這隻茶碗是屬於她的了。

還看到一隻建窯兔毫茶盞,拿到手裡,沉甸甸的,就如蔡襄《茶錄》裡寫的,「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厚」。這隻茶碗的品相實在是好,整體烏青,油光燦爛,只在碗沿邊上稍稍帶點醬紫,但也是我所見過的精品了,絕對可以媲美許多博物館矜誇不已的展品。要價八萬,倒不算貴。一隻吉州窯的玳瑁碗,花色散漫,有點像岩壁上長滿了地衣,讓人看了心裡發毛。最特別的是一隻窯變的油滴碗,油滴擴散成紅褐色的鐵花,在烏黑晶瑩的表釉之下,發出璀璨的暗紅色星芒。相比於日本國寶的那幾隻曜變天目,這隻窯變油滴碗有點灰撲撲的,呈顯了時間磨蝕的風霜,好像刷了一層薄薄的滄桑,別有一種暗晦沉潛的歷史感。小雲問我們,知不知道是什麼窯口的,我說看起來像北方黑釉,英子說應該是山西窯口,很像渾源窯系統的油滴碗。小雲就說,一定是山西的黑釉,或許屬於山西懷仁窯系統。我們都上了手,翻來覆去地琢磨,都覺得不錯,雖然器型不大,卻品相端正,而且比南方窯口的黑釉來得古樸豪放。問了問價錢,要大十幾萬。

喝了茶,我們買了那隻繕金的龍泉蓮瓣碗,感到晚風習習,愜意萬分,施施歸去。

非洲博物館馬來西亞西非莎士比亞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