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普通人的白宮戰爭…楊安澤 美國總統大選「華裔臉孔」

揭祕!北捷禁食不為乾淨…而為一項安全問題

【亂彈古典】蔡詩萍/紅樓夢裡的絕色奇女子——尤三姐

2019-08-28 06:10聯合報 蔡詩萍

曹雪芹塑造尤三姐,本來應該是對照尤二姐的。

誠如賈寶玉對柳湘蓮稱讚這一對姊妹時所說:「真真一對尤物!」

姊妹都是頂尖大美人,卻出身寒微,性格迥異,姊溫順,妹剛強。但,步向悲劇,則命運偕同。而尤家雙姝的際遇,又都是封建社會,男尊女卑,女人除了原始本錢美貌,藉以憑靠來拉攏一段姻緣外,幾乎沒有任何外在的資源,可以翻身!

這是封建,傳統年代,美女的悲哀,尤其是,家境清寒,處境卑微之美女的哀歌!

尤二姐,尤三姐,這一對「尤物」,美貌沒有幫助她們太多,反而迫使她們淪為權勢男人的禁臠,姊姊悲情吞金以求解脫,妹妹勇於自戕以死明志,都以不同方式,為「紅顏薄命」多添了註腳!

尤家兩姊妹,是尤氏同父異母的姊妹,尤氏雖屬正房,不過,毫無主見,心心念念,旨在討好老公,在大觀園中角色並不突出。

她的姊妹投靠她,實乃無路可走。無才無能,只剩美色。

尤二姐,與賈珍搞曖昧也便罷了,連賈珍之子賈蓉都被叔叔賈璉聽聞「父子共狎一女」的醜聞。賈蓉數度公開言語輕薄,尤二姐也只能玩笑話的接球,可見她迫於現實的隱忍。

賈蓉精打細算,把尤二姐「薦給」叔叔賈璉,瞞著鳳姊在外另闢小公館。他那色瞇瞇的老爹賈珍,盤算的也是把尤氏姊妹,「圈在」小公館「豢養」的牢籠之內,讓她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但千算萬算,唯一沒算到的,便是尤三姐完全不是尤二姐的翻版!當二尤,與母親搬進小公館之後,賈珍賈璉三番五次的言語薄倖,步步進逼,沒想到,這時,曹雪芹筆下的尤三姐,遂突然間「光芒四射」起來!

真真不僅是尤物,甚且,是一位花中奇葩,短短綻放,令人久久不忘!

尤三姐真正的主戲,是在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五回。篇幅不大,但spotlight一照射,丰采畢露,顯現了一位美貌的奇女子,如何審度險惡的環境,以「潑辣豪邁」的奇招,震懾男人的錢權誘惑,而一心一意要「鎖定」一位奇男子,當終身伴侶,不料命運作弄,得而復失,最終落到以死明志!

整個過程高潮迭起,「尤三姐」遂成曹雪芹筆下,遠比晴雯的悲壯,更添壯烈的色彩!讀之再三,不忍掩卷。令人怨嘆,想見恨晚!

她不像尤二姐,委屈想求全,委身以求安身,卻仍中了計,被王熙鳳騙入大觀園,活活逼死。尤三姐不作此圖,她看穿了賈府上下的虛矯,看透了大觀園裡的虛幻。打從心底,便鄙視她姊姊腦海中打的算盤。

當尤二姐與賈璉,聽她說早有意中人時,腦海中立刻聯想的,都是那「萬人迷」賈寶玉。孰料,卻換來尤三姐的一陣笑罵:「我們有姊妹十個,也嫁你弟兄十個不成?難道除了你家,天下就沒有好男人了不成?」眾人聽了都大感詫異。

是啊,在尤家一門三女,不,連尤老娘一塊算上,應該是一門四女,都靠賈家吃飯的情況下,尤三姐的話,當然令在場之人詫異。

但更令他們詫異的,也令讀者讀到這一段時,會非常好奇的,是:那誰是尤三姐的心上人呢?

曹雪芹不愧是說故事高手,他行文至此,當大夥都很詫異,尤三姐看不上賈寶玉,卻另有愛慕者時,他卻突然打住,讓故事轉向另一段插曲。

這一番轉折很重要,迫使我們讀者,必須去想想:是啊,即便全天下女子的確都心儀財大勢大的賈府男人,但很抱歉,就是不能把尤三姐算進去!抱歉,她就不是這樣的女人!她既看不上賈府男人,那,她看上的,會是完全與「萬人迷」賈寶玉不一樣的男人形象嗎?

賣了關子的曹雪芹,公布答案後,我真是非常意外的,那男人絕非《紅樓夢》裡的大腕,出場時間也極少,但,當他的名字出現在尤三姐的嘴裡時,連形象一貫色瞇瞇的賈璉,都拍案叫好:「怪到呢,我說是個什麼人,原來是他,果然眼力不錯!」

連有心染指尤三姐不成的賈璉,聽到這男人名字都要稱讚,你說你能不好奇嗎?

原來就是「柳湘蓮」!那個長得很俊,武藝高強,曾被登徒子,紈褲子弟薛蟠誤以為也有「斷袖之癖」,頻頻騷擾,後被他計誘,打得鼻青臉腫的奇男子,柳湘蓮!

柳湘蓮角色不多,但在《紅樓夢》裡,則是少數的,男子氣概,品格端莊,威風凜凜的真男人!也是,少見的,瞧不太起寧榮二府一堆狗屁倒灶事情的真情男子。

但他獨獨對賈寶玉另眼相看。《紅樓夢》裡,他設計毒打了一頓薛蟠後,便浪跡天涯,了無訊息。等到尤三姐提到他是她的心上人時,柳湘蓮才又重回小說故事裡。巧的是,他竟然在薛蟠做買賣途中遇盜,出手相救,兩人於是重歸舊好,結伴返鄉。

尤三姐,不慕權勢的性格美女;柳湘蓮,真性情豪爽男兒的奇男子。兩人不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嗎?

是,但,也不是!

曹雪芹這一段有情人「難成」眷屬的安排,顯現了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的造化捉弄。

賈璉,這個不乾不淨的男人,難得要幫尤三姐安排她與柳湘蓮的婚事。柳湘蓮也欣然同意了,還把家傳的佩劍「鴛鴦劍」留作信物。

但,柳湘蓮一貫瞧不起賈府的男盜女娼,婚事談妥之後,反倒越想越不對。在烏煙瘴氣的賈府,在除了寶玉之外,其餘男子他皆瞧不起的賈府,有可能「存在」一位出汙泥而不染的「美女」嗎?

當他向寶玉探尋尤三姐的來歷時,問起:「你既不知她來歷,如何又知是絕色?」

寶玉顯得有點輕佻的回答:「她是珍大嫂子的繼母帶來的兩位妹子,我在那裡和她們混了一個月,怎麼不知?真真一對尤物!她又姓尤!」

柳湘蓮一聽,立刻覺得蹊蹺:「這事不好!斷乎作不得!你們東府裡,除了那兩個石頭獅子乾淨罷了!」此言雖然無心,卻說得寶玉面紅耳赤,兩人一場尷尬。

但湘蓮再追問關於尤三姐的品性時,寶玉無心為尤三姐多做解釋,則種下了湘蓮決意悔婚的念頭。

他去找賈璉,當著賈璉、尤老娘、二姐的面提出退婚,要回信物鴛鴦劍,孰知尤三姐就在房內靜聽,聽到退婚一節,她清楚明白了柳湘蓮一定是聽聞了流言蜚語,把自己當成了「淫奔無恥之流」,當下遂作成決定,把鴛鴦劍中的雌鋒,藏於手肘之後,出來向著賈璉、湘蓮喊著:「你們也不必出去再議,還你的定禮!」一面流淚一面左手將劍與鞘送給湘蓮,而同時間,右手回肘,把劍往脖子一抹,天可憐見,一個貞潔剛烈的美女,就此告別人間!死在她一心一意愛慕,卻無緣相守的愛人面前!

柳湘蓮的懊惱,可以想見。事後他反覆念著:「這樣標致人才,又這等剛烈!」竟至失神錯亂。跟著一位瘸腿道士,斷髮流落江湖去了。

尤三姐的故事,到此結束,接下來,則是她姊姊尤二姐的悲慘命運的開始。若說,尤二姐的淒涼,是自找的。那尤三姐的壯烈,則是自我的選擇!一弱,一強,姊妹同悲,但給人的印象,落差是那麼的懸殊!

看完尤三姐的故事,我知道,《紅樓夢》的高潮還在後頭,死了一位尤三姐,紅樓故事還在繼續鋪陳當中,少了一位尤三姐,於大觀園的起落,並無甚關聯,反而是尤二姐的命運,關乎王熙鳳的報復,牽繫大觀園的醜陋與自腐。

但,我總忘不了,曹雪芹為尤三姐抗拒賈珍、賈璉不斷騷擾時,那一股潑辣、懾人的蠻勁。

當賈璉不斷以言語,以敬酒,撩撥尤三姐時,只見那尤三姐,對著賈珍賈璉,立馬跳起來,站在炕上,指著賈璉:「你不用和我花馬掉嘴的(花言巧語的意思)!咱們清水下雜麵,你吃我看(意思是我只看不吃),提著影戲人子上場兒,好歹別戳破這層紙兒。你別糊塗油蒙了心,打量我們不知道你府上的事呢!這會子花了幾個臭錢,你們哥兒倆,拿著我們姊妹兩個當粉頭(妓女)來取樂兒,你們就打錯了算盤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難纏。如今把我姊姊拐了來作了二房,偷來的鑼鼓兒打不得。我也要會會這鳳奶奶去,看她是幾個腦袋?幾隻手?若大家好取和兒便罷,倘若有一點叫人過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兩個的牛黃狗寶(指兩兄弟的醜事)掏出來!喝酒怕什麼?咱們就喝!」

說罷,拿起酒壺,自己喝了半盞,剩下的,揪過賈璉就要灌他,嚇得賈璉酒意全醒!

接下來的場面更精采。尤三姐,喝了酒,脫了外衣,酥胸半露,把兩兄弟勾得心猿意馬,卻又被她的氣勢給震懾,完全不敢造次。而三姐則是一杯一杯的喝酒敬酒,高談闊論,喝足了,就趕出兩兄弟,自己回房關門睡覺了!

自此,賈珍賈璉二人,完全不敢對尤三姐有覬覦非分之想!這不是奇女子,誰還是呢!

尤三姐,是《紅樓夢》裡,被忽略的一位絕美奇女子,我們應該記住她,出汙泥而不染,處劣勢而奮進的美麗奇女子,尤三姐!

紅樓夢醜聞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