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強國為何鼓勵夜生活 原來這危機已迫在眉睫

不爽籃網老闆親中 香港抗爭支持者赴NBA籃網賽場示威

【亂彈古典】蔡詩萍/你不知道有多討人厭!

2019-07-24 06:19聯合報 蔡詩萍

你的一生,肯定也見過不少人。

但怎樣的人,你記得?怎樣的人,你恨不得忘死他?!

有些人,真真令人討厭。但多年後,你不時會想起他,想起他的壞,他的賤,他的令人牙癢癢。但,真想念有些在一起的日子。

而有些人,你竟然也就忘了,忘得一乾二淨!

可是他並不壞,甚至還很好。只是,或許他太好,好到沒什麼缺點,但也就很快的,他的優點就被日夜掩蓋,被日月褪色了。

我講的,是我讀《紅樓夢》時,屢屢在薛寶釵,在林黛玉之間,往復游移,往復猶疑。

薛寶釵的優點,完全是衝著林黛玉的缺點,而來的。彷彿,你有太陽神阿波羅的明亮,我就得有酒神戴奧尼西斯的陰暗不可。否則,世間怎難全,人間怎惆悵呢!

薛寶釵的美,是陽光普照的,人人得而見之,得而感之,你必會說聲謝謝。

林黛玉的美,則陰鬱,則陰晴不定,你在對的時間,巧遇上,她的美讓你驚詫,讓你有小雨打在我身上的竊喜感。但不是人人有這麼好的巧遇,於是時機不對,你就覺得這人太煞風景,太自以為是。

整部《紅樓夢》,似乎難以見到薛寶釵的內心戲!反之,林黛玉無時無刻不在上演內心戲!一個沒有內心戲的美女,像牡丹花,美則美矣,卻總是讓你一直讚嘆,一直讚嘆,美啊~真美,美啊~真美!然後咧?

然後你就沉默了。因為,不知還能說什麼。

而我們,每一顆活顫顫的靈魂,怎會三百六十度角全部是正向陽光,正向明亮的呢?

薛寶釵的美,的好,不給你壓力,但也同時,不給你深思的空間了!

薛寶釵的美,太全面。薛寶釵的好,太陽光。薛寶釵的人,太平面了。我們經過她,是那樣輕鬆,那樣輕易。你會懂我的意思,薛寶釵讓我們輕易的,接近她,而後,輕易的記住她的好,而後,也就這樣了。

林黛玉呢?真是一個麻煩女孩。

她美,但她刺人。她善良,但她刻意刺人。她聰明,但,她以聰明壓人,於是變得不聰明起來。

林黛玉的美,有角度。你不站在對的角度看,她真令人討厭。可你一旦對了,對著她的楚楚可憐,對著她的徬徨無措,你就會知道她有多迷人!賈寶玉是懂的,他總能站在對的時間點,對的角度點,看到林黛玉淒迷,迷濛之美,之善,之好,向他迎面撲來。

我讀《紅樓夢》,看到賈寶玉、林黛玉兩人的「冤家情結」,硬是常常聯想到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托馬斯與特瑞莎的糾結。

托馬斯跟賈寶玉頗像,有女人緣。但托馬斯年長,性生活赤裸裸,不似賈寶玉,意念先行,意淫為多。但托馬斯也有跟賈寶玉頗為相近的特質,就是說到底,真正搆得上「戀人關係」的,就只有死心塌地的一個人!於托馬斯,是特瑞莎;於賈寶玉,唯獨林黛玉!弱水三千,干我何事,我只取你一瓢而飲!

薛寶釵實在太討人喜歡了。

賈母主動出資為她做生日,就看出她與林黛玉在長輩心中不同的分量。生日宴上,擺餐設宴、請戲班子,賈母讓薛寶釵選擇,寶釵優先的考量是「賈母年老人,喜熱鬧戲文,愛吃甜爛之食,便總依賈母往日素喜,說了出來。」當然,賈母遂更加歡悅。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裡,評論這一段時,刻意加了眉批:「看他(指曹雪芹)寫寶釵比顰兒(林黛玉)如何?」很顯然,作為曹雪芹的親密友人,這位脂硯齋也清楚,薛寶釵為人成功,在長輩心中夠地位。

而生日派對一開始,頭一齣戲,賈母便要壽星寶釵點,寶釵推讓不過,「只得點了一摺西遊記」,賈母自是歡喜。(別忘了,前面提過,老人家愛看熱鬧戲!)

接下來,賈母再命王熙鳳點選,王熙鳳何等精明,「亦知賈母喜熱鬧更喜謔笑科諢,便點了一齣劉二當衣。賈母果真更歡喜。」眾位看官瞧瞧,美女如薛寶釵,靚女如王熙鳳,個個都體貼入微,善解人意。那,這位林黛玉美眉呢?

好,賈母心中,女性晚輩裡,她還是疼黛玉的,黛玉點戲排第三,賈母接下來,指名她。黛玉推辭幾番,最後「方點了一齣」。然後,是寶玉、史湘雲、迎春、探春、惜春、李紈等等接續點戲。

曹雪芹厲害吧!寫完薛寶釵、王熙鳳的心思細膩後,再寫林黛玉點戲,則一筆帶過!為何?一則顯示林黛玉不精此道,不懂戲碼。再則,暴露林黛玉不懂討好長輩,體恤他人的自我意識!

舉一反三,長期下來,請問大觀園:哪個人,會喜歡她?哪個人,會挺她呢?

就連戲班子裡,兩個惹人憐愛的小旦、小丑,在派對結束後,被帶進來讓賈母打賞時,由於其中一位,讓王熙鳳聯想到模樣似某人而又不欲說破時,寶釵寶玉都心知肚明,但唯獨性格大剌剌的史湘雲點破說「像林妹妹模樣!」

這下好了,被指為像戲子,一整晚,林黛玉發作了。逼得賈寶玉,既在史湘雲面前,袒護林黛玉,被罵臭頭;又在林黛玉面前,被訴苦被抱怨連連。一個敏感的林黛玉,把整個家族聚會的場子,氣氛凝固成人人都要顧慮她的心情,她的敏感,動輒得咎。請問,有誰會喜歡她呢?

那一整晚,賈寶玉沒好氣的自生悶氣。

但又怎樣呢?

他注定是要與林黛玉「冤家一段」的!

他注定是要像托馬斯一樣,自認為是在河邊巧遇漂流至他身邊的竹籃,因而必須照顧裡面被棄的嬰兒特瑞莎!巧不巧,為何是你不是別人!巧不巧,為何是那「剛好的瞬間」!而非早一些,或晚一些?早一點,晚一點,就不是「你我」交會的「瞬間」了!

但,偏偏就那麼剛好!

所以,賈寶玉最想說的應該是,黛玉啊黛玉,妳不用這麼生氣,不用這麼在意,妳不知道你有多討人厭,但像寶釵那樣討人喜又怎樣呢?反正我愛的,我心中在意的,只有妳!只有妳!

薛寶釵人人愛,唯獨她鍾情的賈寶玉不愛。

林黛玉人人嫌,幸好她專情的賈寶玉獨愛。

這就是愛情。這就是人生。你獨一無二,你只等愛你的人。

你為誰而活呢!

紅樓夢愛情嬰兒西遊記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