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劉羽軒/小環與骨灰

2019-07-19 00:03聯合報 劉羽軒

他說要去做婚戒之前,我長久審視自己的左手無名指,試著想像,那裡將被套上一個銀色的環。涼涼的、細細的。

三天兩夜的東部旅行,民宿在海邊,一片黑暗中,浪濤聲如爆炸太空灰的筆電播放《波希米亞狂想曲》。佛萊迪翻開絨布盒之前,他從行李挖出小盒子,替我戴上戒指。友人曾問我,「妳想過如果被求婚嗎?」「沒有。我想他不會這麼做吧。」──真正被求婚的那刻,我只是笑著,也為他戴上戒指。

據說日本餐廳不供應溫水,是因不冰不燙的水,好像棄置許久才拿出來,沒禮貌兼不衛生。戒指沒有預期中那麼涼,一旦戴久了,比溫水更礙事。也許是這樣,他在睡前把我們的戒指收好,在盒子裡面,它不會變溫,不會受損,永遠都是剛好套得進無名指的銀色小環。

曾看綜藝節目介紹過多種處理骨灰的方法,其中一種是做成鑽石。受訪的老人皺起眉頭,「太麻煩了。把我的骨灰丟到垃圾桶就好。」那並不需要拋磨出亮光──但戒指不一樣。戒指被製造出來,便是要比我們之中任何一個,活得更牢固、更閃亮。我想起母親手上的環,反覆拿去銀樓洗淨了,看起來仍是全新的。

「你想怎麼處理自己的骨灰?」他側躺著,背對我,可能再一分鐘就會睡著,「我要灑在海裡。從船上灑下去。」閉上眼,我開始想像如塵的粉末落在海上,某些角度看來,像小魚翻騰。那日是東部午前常有的大晴天,日光照在海上十分刺眼,我沒戴墨鏡,只得用手遮住半邊視野。

銀樓太空行李爆炸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