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美國新冠肺炎死亡破萬人! 逾四成在紐約州

來自台灣的他 N95口罩之父守護逾10億人健康

吳宏一/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郁達夫詩詞的代表作(下)

他詞後附註所說的舊作〈十一月初三〉,是為首句「小丑又登場」作說明的。那是他一九二四年農曆生日滿二十八歲時寫的一篇小說。其中有如下一段話:

若把這世界當作個舞台,那麼這些來往的行人,都是假裝的優孟,而這個半死半生的我,也少不得是一個登場的傀儡。若以所演的角色而論,那麼自家的確是一個小丑的身分。為陪襯青衣花旦,使她們的美妙的衣裳、粉白的臉子,與我相形之下,愈可見得出美來的小丑。為增加人家的美處而存在的小丑。

他說他自己是為陪襯美人兒存在的小丑角色。這樣的自賤自辱,是他終生未改的作風。美人,就比興而言,可指女人,可指君子,也可指事業功名;用到這首詞中,應該是指他又要回上海整頓「創造社」出版部之事。重作馮婦,難免覺得羞見故人。

詞的上闋,先用詼諧的口氣,感謝朋友的餞別盛情,希望大家都能題題詩,寫寫字,留供他年回憶。「踏雪鴻蹤,印成指爪」二句,是套用北宋蘇軾的「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落花水面,留住文章」二句,也是套用元代翁森的「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雖然都從古人詩句脫化而來,卻契合無縫,極為貼切。

下闋扣緊三十歲生日,說「明朝三十一」。古人說:「三十而立」,他卻自覺不是如此。「數從事前業,羞煞潘郎」,是說自己已滿三十歲,即將回上海「創造社」,仍然負責出版,仍然創作小說,沒有破舊立新,只是「從事前業」,實在不長進。而且自覺年齒徒長,容貌已衰,比諸晉代大文學家潘岳,潘岳到三十二歲「始見二毛」,才有白頭髮,而自己不過三十歲,卻已「兩鬢青霜」,鬢髮早已灰灰白白;要論文學成就,潘岳是詩賦大家,名傳後世,回頭看看自己,詩不必講,其他也只不過留下「幾篇小說」而已。「羞煞」之餘,實有自己碌碌無成之憾。他一九一八年所作〈自述詩十八首并序〉的第六首,回憶他九歲就能作詩,他的母親曾撫其肩說:「此兒早慧,恐非大器。」因此他詩中曾如是說:「誰知早慧終非福,碌碌瑚璉器不成。」這首詞下文說的:「諒今後生涯,也長碌碌」,即承此而來。「也長碌碌」的「也」字,是關鍵字,不宜輕輕放過。至於「老奴故態,不改佯狂」二句,則是他的一貫作風,自賤自辱,以「老奴」自謔。「故態」,指其不改佯狂裝瘋的老毛病。結語「君等若來勸酒,醉死無妨」二句,正是他「不改佯狂」的最佳註腳。

郁達夫的這首詞,筆調明暢自然,情感則沉鬱悲涼,和上述的〈釣臺題壁〉對照來看,此詞表現的是漂泊南北的浪子情懷,〈釣臺題壁〉那首詩所表現的,則是動亂時代的文人心聲。寫作的年月,詩在後,詞在前,前後相差,不過短短幾年而已。然而同樣寫與朋友喝酒的題材,前者說:「老奴故態,不改佯狂。君等若來勸酒,醉死無妨。」後者則說:「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作真。」變得非常戒慎恐懼,逃難離開上海前寫的詩不敢發表,還要等一年多以後,到釣臺去玩,才題在高牆上,而且改題為〈釣臺題壁〉。多愁善感的文人,生活在風雨飄搖的時代裡,其遭遇通常是值得同情的。讀這樣感人肺腑的詩詞,我覺得還是宋代詞人晏幾道說得最好:「欲將沉醉換悲涼,清歌莫斷腸。」旨哉斯言!(下)

上海

相關新聞

【書評‧散文】林妏霜/江湖在走,有貓沒有

推薦書:楊佳嫻《貓修羅》(木馬文化出版) 網路上有過一部影片,完全複製與模擬了貓咪們時時日日做的那些行為模式,只是將演繹的動物主角換成在家人類。曾經跟上潮流地看了,突然明白了自己對人類情感的承受

【文學相對論4月二之二】李明璁vs.馬欣/兩個外星人的地球生存提案(下)

如果說自己關起門來的房間,就是一個遺世獨立的迷你宇宙,那麼隨身聽就是穿梭在銀河星系間的小小太空船……我必須倚賴搖滾樂的日夜接駁,才能好好存活下去……

【文學相對論4月二之一】李明璁vs.馬欣/兩個外星人的地球生存提案(上)

我房間看起來一定像個廢墟的概念,因為我總用已泛潮的書,跟疊高到已會刮到腳的CD,我將它們錯落成一個屋內的洞穴。我日日窩進去,享受著這些「不合時宜」的暖,然後培養一雙小獸的眼……

【文學紀念冊】張作錦/葉珊從花蓮到台北探望金刀——追思楊牧並懷想我們的友誼和往事

楊牧走了,我把消息告訴幾位與他相熟的朋友,包括沈君山夫人曾麗華女士。她傳電訊給我:「難過得無法言喻。眼淚不禁簌簌落下。記憶是一棵樹,不能去搖動……」

李筱涵/繁花

命運,終於還是引我來這裡, 每周課室,助教班。 一學期,又一學期; 歲月潮汐推來一波波新生面容。 每張稚氣未脫, 正形成半個成熟輪廓的臉, 都倒映出某時期的我……

許閔淳/黑色的歌

那些遠處的燈光飛著、散著,在我的瞳孔裡留下一道流星般的光弧,我不會知曉他們過著怎樣的人生,將趕往何處。距離所產生的美幻,那些飛翔的車燈在我心中留下一股莫名的希冀感:原來人生有這麼多方向可以前往,可以馳行……

【追憶似水年華──1980年代9】郝譽翔/衝浪般的狂歡:我的八○年代

關於八○年代,我特別記得的就是一九八七年,並不是因為那一年台灣解嚴——我還沒有如此巨大的歷史感,而是那一年我剛好從中山女中畢業,進入大學。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女孩子而言,進入大學的意義非同小可,那代表我終於從聯考的桎梏解脫了,可以把教科書全都扔進垃圾桶,從此青春的小鳥飛出牢籠,自由自在海闊天空。

【追憶似水年華──1980年代8】顏艾琳/1980熬成2020

1989,民國78年,一月離職,二月過完春節,經詩友吳鈞堯鼓勵,我用一年多上班賺的錢,報名南陽街台大補習班的一貫精華班……為了考上大學,停滯一切活動,朋友來電話只能講三分鐘、不上髮廊只自己剪瀏海,所有時間只有讀書讀書讀書……

【雲起時】洪荒/貓之枕戈待旦

你要如何相信這個世界不會再傷害你?或者,其實,老天就是要你永遠記得這個傷,留下堅實的疤,不要再受傷……

馮傑/北中原疫期錄(下)

隔離中社區住戶開始在微信群裡苦中尋樂,說這些天社區門衛大爺學問提升,問話都是終極哲學,命題直擊靈魂;1、你是誰?2、你從哪裡來?3、你 到哪裡去?……

【追憶似水年華1980年代】許悔之/我的夢的解析

1980年代,我那麼放膽文章拚命酒,那麼哭哭笑笑;於今,學會一點點照顧自己腳下,學會一點點隨緣隨喜隨分隨力,與有緣之人歡喜攜勉同行。 人生如夢,人生是夢;夢中繁華夢中見,夢外花謝莫要悲……

【閱讀‧世界】林水福/晶子曼陀羅

佐藤春夫(1892-1964),這名字對台灣讀者而言,雖然稱不上如雷貫耳,但並不陌生。主要是因為他曾經到過台灣,發表過〈日月潭遊記〉、〈霧社〉、《女誡扇綺譚》、〈殖民地之旅〉等與台灣相關的作品,且已有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