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提槍打暴徒?香港洗腦改造的「國安教育日」

舒力基不侵台 吳德榮:反而周日至下周四天乾物燥

【浮生人物誌45】王正方/賀校長

圖/阿力金吉兒
圖/阿力金吉兒

他是位「學生至上」的校長。初中部的同學按規定繳童軍費,某個學期快結束了,卻沒有任何童子軍活動,同學們要求退還童軍費,沒有結果,就去找校長,賀校長了解情況之後,親自去初中訓育組說:「把錢還給學生!」然後舉辦了碧潭童子軍露營、烹飪比賽……

父親對建國中學的新任校長老賀推崇備至。老賀就是賀翊新,字仲弼,河北省人,早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國文系,曾任河北省教育廳廳長,父親與他在河北省省政府共事過一段時間。

前教育廳廳長來到台灣當中學校長,豈不是太屈就了?那時候從大陸來台灣的各方人才充塞,群雄聚集,粥少僧多,工作安插困難,能有自己喜歡的專業工作,已屬難得,誰在計較名位?

1948年我哥哥在建國中學上初中一年級F班。第一天放學回來堵著嘴不高興,說A班才是最好的一班,F班是臨時湊出來的,全是外省小孩,班上同學的年齡差距不小,大個子的坐在後排,上課時互相大聲講話,吵得要命,他們都十五六歲了,每天講男女之間的事情。上課時台上台下同時講話,這個學校哪裡比得上他在北平上的北師大附屬中學呀!爸爸說:「這是日據時代台北最好的中學,現在大陸撤過來的人太多,突然要接納那麼多學生,會亂一陣子,等局面穩定了,一切就能上軌道。」

F班上的故事真多。有位上海來的同學,講話完全沒有捲舌音,在周記上把「擦屁股」寫成「插屁股」,老師糾正他的錯誤,班上嘻笑作一團,下課後同學們拿著短樹枝頻頻戳他的臀部。

教生理衛生課的女老師既年輕又時髦,坐在後排的大個子老是問奇怪的問題;做了什麼事才會得梅毒、硬下疳又是什麼呢?又有一次上生理衛生課,幾個大個子在後面低下頭不知道在玩什麼好玩的,唧唧咕咕笑成一團,根本沒聽課。老師多次叫他們靜下來,無效。漂亮女老師生氣了,走到教室後面只看了一眼,臉就刷的一下子變得通紅,快步走回去,喘著氣,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原來他們那幾個渾小子,各人掏出硬梆梆的「那話兒」來比大小。

初一F班的同學只是愛胡鬧不用功讀書而已,當時建國中學的高中部不時發生械鬥事件。有個吊兒郎當的富家子,穿著上等卡其布制服,把大盤帽弄得歪歪趴趴的,很帥氣,同學們跟著學。他隨身帶著一把亮晶晶匕首,在班上結黨成派,上福利社請客,出手大方得很。某次在紅磚大樓的二樓走廊上,他與一位同學口角,互不相讓。富家子突然掏出匕首來,對方並不示弱,冷笑以待,說:「有種的你就砍我呀!」嗖的一刀劃過去,那同學的臉頰上見血。一個逃命,一個持刀緊追,走廊盡頭無路可走,逃命的縱身從二樓跳下去,落在草地上一個翻身就爬了起來,富家子也一躍而下,揮刀繼續砍。

草坪剛剛有工人割過草,一把鋒利的鐮刀就躺在草坪上。受傷的同學抓起鐮刀,轉過身來就與富家子放對,互相虛砍了幾次。兵器的長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富家子連連倒退,還是被鐮刀劃開了上嘴唇,鮮血如注的流出來,他摀住嘴拚命的跑出校門去。據哥哥說,富家子自此沒有再出現過。

台灣最早的外省青年幫派叫「十三太保」;比「竹聯幫」、「四海幫」、「血龍幫」等要早得多。當時建國中學就有好幾位忝列「十三太保」的行列;二太保是高班的李同學、有位劉同學是十三太保老么,孔武有力,武功底子結實,械鬥時狂揮日本軍刀,殺進殺出的創出了威名,單憑一個「狠」字!

1949年賀校長來到建國中學,整個校風隨之改變;太保學生不見了、打架鬧事減少許多、學業成績普遍提升、上課時同學們不再胡鬧;幾年後建中的升學率升高,學生和老師的表現優異。體育項目也不弱;建中一直是全省高中的橄欖球冠軍,賀校長時期,建中籃球隊,曾得過一次全省高中籃球聯賽冠軍!自此建國中學名氣響亮,成為全台灣頂尖男子中學,數十年下來,建中一直是許多男同學的第一志願。賀校長怎麼做到的?

多年後,追憶賀翊新校長的文字有不少,幾乎每篇文章都提到;賀校長一臉祥和,不善言詞,講話的聲音低沉,沒有人見過他發脾氣。遇到他不同意的事,他總是低聲的說:「這個、這個──不行、不行的。」決定了的大小事,堅持做到。不喜歡在辦公室坐著,一有空閒就在校園裡行走,身材不高,背著手慢慢的走。上課的時候,每班的同學們都曾發現,校長會靜悄悄的站在教室窗外,背著手聽、看教室裡面的情形,又靜悄悄的離去。

某次有位老師監考,他坐在那裡昏昏睡去,賀校長在巡視中抓到一名考生在偷看書本,沒收學生的書,把書交給監考老師,沒說一句話轉身走出教室。

賀校長來到建國中學,帶著教務、訓導、總務三處的主任,還有吳冶民老師;他曾任河北省國立第一中學教務主任,編著的化學教科書,全大陸的中學普遍採用。這幾位都是賀校長舊日的河北幹將,之後又來了不少河北省籍的老師。

安排大批新到職教職員的住處是個問題,賀校長決定將木造樓邊的二十幾間舊教室修建為宿舍,住進幾十家人去,那地方叫「河北大院」。因為是木造舊建築,裡面不准生火做飯、燒水,每個房間只准裝一盞電燈,共用洗手間,條件簡陋。入住時賀校長語帶抱歉的說:「這是臨時的安排,大家都在逃難,同舟共濟,請多多體諒,學校一定會想辦法解決住的問題。反正我們馬上要反攻大陸了。」

當年全台灣推行「克難」運動 ,勤勤懇懇克服當前的困難,沒有辦不到的事情,不抱怨,幹好分內工作,反攻大陸指日可待。

賀校長個子矮小,氣魄卻大得很。原來建中的初中部只有十九班,他來了一年就擴充為三十班,同時還有夜間部、補校。他是位「學生至上」的校長。有一次訓導處把學生的壁報扯下來沒收,大概是因為壁報內容有不妥之處。同學們去校長那裡申訴,賀校長聽明白了之後,立即要訓導處把沒收的壁報拿過來看,然後單獨和訓導處開會。你們為什麼沒收?必須得向學生清楚的解釋沒收原因,如果說不出道理來就不該沒收。後來那份壁報原封不動的貼了回去。

初中部的同學按規定繳童軍費,某個學期快結束了,卻沒有任何童子軍活動,同學們要求退還童軍費,沒有結果,就去找校長,賀校長了解情況之後,親自去初中訓育組說:「把錢還給學生!」然後舉辦了碧潭童子軍露營、烹飪比賽。

這件事我記得好清楚,那年我在建中念初二B班,我們那一組是烹飪比賽的倒數第二名,負責生火的是我,因為一直下毛毛雨,撿來的樹枝都是濕的,怎麼也點不著。五個人睡一頂帳篷,被幾個人的臭腳給薰得暈過去,半夜還下起大雨來。賀校長來看我們,帶了兩箱水果,一面烹飪優勝錦旗,和同學們一塊吃那些男孩子做的半生不熟的飯菜。據說校長買水果、來回碧潭坐車的開銷,都是掏腰包用自己的錢。

他不喜歡放假,爭取同學多上課。不分主副科,什麼全不能缺,體育更不放鬆,他會曬著太陽看學生上整堂的體育課。有老師說:「多上一節課,學生又能多學點什麼?」不善言詞的賀校長回答:「多休息那一節課,老師又能痛快多少?」

學校的各項會議,都排在放學之後開,有時候還在星期日開會,就有老師抱怨:「這不是都賣給建國中學了!」

他的記性特別好,許多學生的姓名,能連名帶姓的叫出來。初二的時候,我和幾個同學愛上了籃球運動,放學後不回家,就在土球場上鬥牛,直到夜間部已經在上課了,我們還在那裡吆喝著打球。正玩得起勁,忽然聽見球場邊有人叫道:「王正方!」帶有河北鄉音,就見到校長背著手站在籃球架下面,他正在作例行夜間部巡視。幾個毛頭小子垂手立正,齊聲說:「校長好。」「天都黑了,籃框也看不清楚還在打球?快點都給我回家去。」

很多老師都抱怨賀校長太寵學生了。但是他堅持原則,犯重大過錯、考試舞弊的同學,應該開除的絕不容情,達官貴人來說情,一律無效。那時候的男校又名「和尚學校」,響應蔣公的新生活運動,個個剃光頭。蔣孝文來建中讀書,捨不得他的一頭美髮,光頭多難看呀!與校方商量,蓄個小平頭可以吧!沒得通融,就請轉學。帥哥留著飛機頭,出現在另一省立中學。

幾年後,同學們在學業成績上有了優異的表現。那個階段建中的畢業生群,日後各自在專業領域中大放異彩的有:丁肇中(諾貝爾物理獎得主)、鄭洪(MIT數學、物理學教授,院士)、王正中(UCSF生物化學教授、院士)……等,不勝枚舉。

我們的高三C班,共四十多名同學,多數通過保送、聯考上了好大學;台大醫學院七人、台大電機系五人(該屆台大電機系本地生四十五人,建中畢業生占十七名)、台大物理系三人,其他有考入台大數學系、化學系、化工系、農化系、農工系、地質系的,上台大歷史系、商學系、經濟系、外文系的各一二人。粗略算來,硬是有超過一半同學進了台灣大學的熱門科系;其他同學去了成功大學、東海大學等。日後他們在醫學界、物理學界、工程界表現不凡、嶄露頭角的頗有不少,還出了一位文學家白先勇。

賀校長在建國中學的第一個任期是從1949年到1954年底。賀校長首次離開建國中學時,古文造詣高深的國文老師畢無方老夫子,以詩經筆法寫了一首詞,詞曰:

赫赫黌宇 髦士三千 薰陶入座 恐後爭先

大而化之 賀公是瞻 金石貞固 永記年年

賀公仲弼主校,六載春風廣,作育有方,當離別,群情悽愴之詞,刻石勛勤為垂紀念。建國中學全體學生三七五四人敬勒。中華民國四十四年元月

這首〈紅樓銘〉刻在建中紅樓的入口處。賀校長於1957年再度回校任校長,直至1967年退休,前後近十五年,是任期最久的建國中學校長。

建中 台大 體育

相關新聞

【剪影】薛好薰/綠肥秋光

一大片波斯菊緊鄰著垂墜澄黃的稻作,分庭競秀。

【書評‧散文】林妏霜/江湖在走,有貓沒有

推薦書:楊佳嫻《貓修羅》(木馬文化出版) 網路上有過一部影片,完全複製與模擬了貓咪們時時日日做的那些行為模式,只是將演繹的動物主角換成在家人類。曾經跟上潮流地看了,突然明白了自己對人類情感的承受

【俯拾皆好風景】舒國治/台北幾碗好乾麵

街巷裡的麻將聲,不多了,撐不起一個老城市。 河面上的龍舟競賽,也不足撐起老城市。 搞不好早上公園的太極拳,在台北還稱得上深厚。 但只有吃麵,台北真還算得上老練世故!……

【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白金莊園(下)

惠雯將車開向「白金莊園」, 沉重的黑閘門慢慢地拉開, 鐵軌推拉的聲像鐵鍊拖行, 她眼裡曾經的西班牙皇宮 像座高柵欄的 重犯監獄……

【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白金莊園(中)

惠雯對疫情的擴散 不太擔心, Anne待在「白金莊園」, 不會外出, 只要確保食物充裕, 孕母跟體內的 寶寶體重增加, 兩個月後就生產, 功成圓滿……

【當代小說特區】賀婉青/白金莊園(上)

在這,日子被規畫好, 每個時段自有意義, 人人在倒數 自己的生日願望, 等著一起吹熄蠟燭 實踐夢想……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