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伊格言/深淵也凝視著你(下)

2019-06-20 00:23聯合報 伊格言

不,不一定。你分不出來。你心中已無青紅皂白,因為你已經殺紅了眼。或者,更趨向於惡的是,殺戮的目的已不在於打擊敵人,而是為了維持自身的存在感(網路聲量?)。於是在高舉看似正義之大纛時,我們變成了深淵本身──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我必須指出,這值得任何自居正確的倡議者們(任何以口筆、以言論為刀劍者)戒慎恐懼。小說中的藝術家文森正是在藉此批評「那些」革命派「以另一種粗暴對抗原本的粗暴」──等等,不對,文森在批評他們嗎?不,文森甚至不是在「批評」他們;他只是在解釋自己向來「無法承受世界之粗暴」,他僅僅是在遲疑地,小聲地,期期艾艾地講述自身的溫柔或脆弱(那是他再真實不過的個人經驗不是嗎);他根本,完全稱不上是「革命派」的敵人啊。然而他卻得平白無故承受革命派之輕蔑、詈罵、鞭笞(「在來自造形藝術評議會的一位女孩的目光中,我讀到了輕蔑……我馬上明白到,她把我當成了一個有殘疾的、有病的小孩子」),犧牲並踐踏其一己之尊嚴,以獻祭予所謂「革命」,所謂「正確」。

然而,有什麼倡議值得我們隨意犧牲個人的尊嚴(無論是自己或他人)去追求呢?或者反過來說:所有「正確」的倡議,其終極目標,不正是希望捍衛每個人應有的尊嚴嗎?

這就是我所想的。我完全明白這樣的內容一點也不討喜──在這樣一個革命的時代,一個膝反射的時代(演算法對這類突然爆發的情緒性反應充滿偏好;而演算法的偏好──我們不得不承認;恰恰來自於庸眾的偏好),一個只看標題的時代,一個腦衝的時代,一個總為莫名所以的焦躁與憤怒所主導,卻毫無餘裕停下腳步深深思索的時代。一個習於找敵人,踩立場,升高砲火,賺點擊,刻意忽略脈絡,急於否認任何灰色地帶之實存的時代。一個樂於自命為神,自扮為毛澤東,自甘施暴的時代。與這當然不是文森的時代;這是馬景濤式政治表演或倡議表演的時代。更悲哀的是,所有認真尋索事物之真實核心與灰色地帶的作品,或許都不屬於這個時代。那些高貴的,歷經反覆思考打磨,不曾自我簡化任何脈絡的悲天憫人之作(一如《滅頂與生還》、《一座島嶼的可能性》,一如昆德拉那暮鼓晨鐘的斷言:「每一部好小說都在告訴你,事情並不像你所想像的那樣簡單」);那些真正大師的思索,都不屬於這個時代(我們還能記得那句話嗎?「堅強起來,才不會丟失溫柔」──諷刺的是,毫無疑問出自於一位「革命派」,切‧格瓦拉)。我的預言是,我們終將親手葬送所有的溫柔,將所有琺瑯瓷般精緻易碎卻又絢爛無匹的文明思索拱手讓人,親眼目睹自身退守至野蠻,披髮左衽,孑然一身,彷彿數世紀以來一切真正深邃之物均不曾存在。(下)

藝術家毛澤東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