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砸錢送女兒上史丹福 山東首富身價2個月縮水114億

G20焦點:習近平的美中貿易「城下之盟」

【大叔齊步走】徐國能/火焰的三層結構

2019-05-25 11:19聯合晚報 徐國能

多年來,向蠟燭學習,如何當一枚小小的火焰。

第一次知道火焰的結構是上國中的第一天,當時還須理個大平頭,穿著非常不合身的制服,過於僵硬的新書包裡沒幾本書,卻有著滿滿的惶恐,升學高壓的年代,「升國中」幾乎就是人生的分水嶺,許多童侶從此陌路,許多記憶與情感很快便被嚴格的試題與分數抹去,人生第一場戰役,現在想來非常可笑。上學的第一天其實還是暑假,那名為「暑期輔導」的課程伴隨蟬聲與搖頭不止的電扇,透顯出了某種制度性的乏味,一位頗有年紀的女老師在黑板上畫了一支蠟燭,並很快用紅、黃與藍的彩色粉筆點燃它。

學這一課首先必須知道:可燃物、助燃物與燃點這些名詞及作用,就像我在後來的人生裡,也不斷嘗試確認自己可燃否?而能為我帶來燃燒現象的物質或條件又是什麼?那位女老師自言姓「葛」,她說她都跟別人說是「諸葛亮」的「葛」,結果很多人都以為她姓「諸葛」,全班似乎只有我笑了出來,可能我的燃點比較低一點,然又或許,是許多人已屬不可燃物了。

蠟燭之火,最熱的部分是顏色幾乎透明的「外焰」,葛老師用黃粉筆為它打上輪廓,說那是因為和空氣直接接觸,氧氣燃燒完全,所以你要煮東西,和火焰尖端有一點距離加熱反而快。而「內焰」,葛老師以紅粉筆為它著色,說它溫度雖不比外焰,但亮度最亮的,能夠為我們照明的便是這個部分。我想我可能就是在此刻,愛上了蠟燭的火光,也決心要以火為師,向它學習。

爾後的日子雖然難過,低落的成績經常被懷疑此生是否一無是處,成為人類或學校之恥,當考試完畢同學晏然歡欣,準備迎向璀璨未來,獨我自向暗中,枯對心中那支蠟燭散發熒熒輝光。我亦想讓自己充滿光明,為他人驅走黑暗。倘若能去解釋、去闡述那些在暗影中不甚明確的事物,讓大家洞悉它的樣態、理解它的構成與可能性,那該是多有意義的一件事。若能進一步與世界直接接觸,提供最高的溫度,使人感覺到溫暖,或是為他燒開一壺水,泡好一杯茶——那也足以證明自我的確為人群所嚮往的美好,奉獻過那麼一點點的心力;「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

葛老師接著說,燭火的最內部,是「 焰心」,她用藍色的粉筆描繪出焰心的樣態。因為燃燒最差,焰心低溫而黝暗,但是,它卻是提供內焰之明亮和外焰之溫度最主要的部分。這麼多年來,我也將我低迴的心,隱藏在高溫與光亮之中,那幽幽的藍色或是我的憂鬱,無法供給世界所需,只是默默將蠟燭的油脂與棉芯轉化給火焰,讓火在世人前永保優美的形狀和完美的功能。

如今葛老師早已下課,但畫在黑板上的蠟燭卻被我移植在我的心裡繼續燃燒。我當時有一來不及提出之疑問:何以吹滅燭火,會有一縷青煙直上,它們將飄去何方?如今我已經明白,終究有一天,有人將我吹熄,而我醞釀心中,尚未全然燒盡的心思或情感,便會這樣似歌似舞地化為質量輕微的語言,騰空擴散。初時,或有人凝視感嘆,但隨時間流動,遺忘便很快來到,「煙消雲散」也許就是這一課最後的結論。

向蠟燭學習燃燒並不容易,這麼多年來,在許多燭光的明滅中,我才慢慢放下驕傲,學會無須計較內焰的光能照耀多遠,也不必計算外焰的熱可提供多少能量,謹守焰心裡的那一點微溫,給笑容和淚水同等的愛與慈悲,無須評量, 應該也就學會燃燒(或稱氧化還原)這一課了吧?

制服低溫高溫語言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