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掌握群眾心理 是韓國瑜操弄政治的本質

【閱讀世界】林水福/河合隼雄《活在故事裡》

2019-05-20 00:14聯合報 林水福

河合隼雄在《活在故事裡》(物語を生きる)提到的物語相當多,諸如《宇津保物語》、《落窪物語》、《濱松中納言物語》、《平中物語》等。河合隼雄是心理學家,非日本文學研究者,因此,他的觀點往往異於傳統看法,每每出人意表。

本文僅就其對「物語」與《竹取物語》的觀點,略為引介。

一、物語的「物」不是「東西」而是「靈」

物語,什麼是物語?界定它不是件容易的事。解釋之一:文學型態之一。以作者想像和見聞為基礎,針對人物、事件以「說」(かたる,kataru)形式敘述的散文文學作品。狹義指平安朝時代的《竹取物語》、《宇津保物語》等創作物語,經《伊勢物語》、《大和物語》等的和歌物語,往《源氏物語》展開,到鎌倉時代的擬古物語。

物語的日文是「ものがたり」(monogatari),「もの」雖然漢字寫的是「物」,卻不是具象的「東西」,而是如民俗學家折口信夫所說的「指的是靈,像神,位階較低的各種精靈」。「ものがたり」一詞,河合的看法是「mono」(物)在「說」(語,gatari),即「物を語り」;但有另一說法是「說」(katari)「mono」,即「物を語り」。二者的「mono」皆指靈、神,這點並無歧義。因此,平安朝的物語或多或少都存在著傳奇性與非現實性因素。

二、《竹取物語》對日本後世物語的主要影響

《竹取物語》因為是日本所有物語年代最早的,因此有「日本物語之祖」之稱。《竹取物語》是一般的通稱,《源氏物語》裡的〈繪合卷〉稱它為《竹取之翁》,〈蓬生卷〉稱《輝夜姬之物語》,可知這部物語平安時代應已廣為人知。

大致內容:以砍竹製造各種器具營生的老翁,有一天發現竹子的一節閃閃發光,裡頭有三吋大小的女娃,於是帶回家和老婆小心翼翼的養育。她就是《竹取物語》的主角輝夜姬,畢竟非凡人,成長異常迅速,也為老翁帶來財富。由於是大美女,有五個貴公子競相來求婚,輝夜姬自己提出難題,如果有人可以辦到才願意與之結婚。當然沒有人做得到,最後連天皇都來向她求婚,甚至派出二千人的軍隊想阻止她回到天上;最後,沒有成功,輝夜姬還是昇天了。

對這部物語,一般研究重點在於探討物語的原型──有從《萬葉集》、《日本書記》等日本古文獻探尋,也有與中國民間故事〈斑竹姑娘〉等做比較的。還有「婚姻難題譚」、「升天譚」等是大家較為關注的部分。至於對後來的物語產生什麼影響?河合在《活在故事裡》(物語を生きる)為我們歸納了二點:

第一是不完美的結局──消逝之美。

河合提到,美與永恆是不能並存的,輝夜姬對竹取翁報恩之後,回到天上,意味著斬斷父女之情;而拒絕包括天皇在內的求婚,不是王子與公子典型的完美結局,似乎影響到後來日本文學作品的結尾。

整部《源氏物語》表面上似乎是源氏左右逢源的風流情史,其實,源氏最後的結局是孤單、寂寞的。女三宮與柏木通姦,讓源氏飽嘗情感的背叛,紫之上的逝去,體驗到死別的難堪。本居宣長稱《源氏物語》為「もののあわれ」(物之憐、物之哀)美意識的代表性文學,「正因為有不少與死亡、出家等的消逝相連結,才誘發出來的」。

其次是對另一個世界的憧憬。

除了死亡,河合隼雄把「出家」也當成是對另一世界的憧憬。

在這系譜上,首先是《源氏物語》的紫之上。如紫之上的正室地位被女三宮所奪,想出家,源氏不許。最後鬱鬱寡歡而死。而這想出家的心願能夠達成的是《宇治十帖》裡的浮舟。浮舟先是薰的情婦;然而,對薰而言,從浮舟身上追尋大君(浮舟的同父異母姊)的影子,換句話說浮舟只是大君的替代品。浮舟過的是形式大於實質的夫妻生活。有一天匂假裝是薰,進入浮舟寢室,共度一宿。此後,浮舟夾在薰與匂之間,在恐懼與不安中度日。「浮舟」之名,即從和歌描述自己如一葉「浮舟」,不知何去何從而來的。

浮舟無法拒絕二男,企圖跳宇治川尋死,被橫川的僧都救起,說:「跟輝夜姬好像!」浮舟懇求僧都,最後得以出家。河合認為:「紫式部應該是有意識地讓浮舟成為繼承輝夜姬系譜的女性。浮舟雖然沒有飛上月亮,卻實現了出家的心願。」

此外,「永井和子教授也舉《寢覺物語》的主角中之君也是『輝夜姬體驗』的例子。」中之君十三或十四歲時的八月,夢見「天人下凡」。天人在夢中預言,中之君將成為琵琶的名人,但終其一生歷經苦難。永井教授認為「中之君或許覺得自己是另一個國家天啟的特殊人才,自己跟這個世界的人不一樣。這種體驗永井教授也稱之為『輝夜姬體驗』」。

河合的觀點當然「並非全部是創見」,然而,他的著眼點與對物語系譜的歸納功夫,的確讓我們看到了《竹取物語》的特色。

婚姻結婚夫妻

留言


Top